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76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风印专修皇族秘法风云万变,风无形而云有形,诸般变化在有形无形之间,随意转化。看到配合九阶神兵夜风无影刃,更是玄妙难测。

    被高正阳禁锢了右手看,风印左手一记疾风刃直取高正阳颈部。他武魂被压制,大半身体都用不出力来,但只是掌刀之力,足以切金断玉。

    风印自忖,对方脖子就是铁铸的,他一刀下去,也会斩成两截。没想到他掌刀砍下去,就像砍在坚硬无比的神兵上。

    掌刀边缘的骨肉粉碎成泥,整只左手残了一半。

    风印的心一下沉到了底,这人是谁!没有动用元气的情况下,肉身居然如此强横。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强烈危机。

    这人太可怕了,他肯定不是对手,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对方杀死!

    风印顾不得再抵抗,鼓荡元气就像喊救命。

    铁龙车的车厢布置的极其豪华,空间宽敞,又有各种防护法阵。正常情况下,外面听不到里面一丝声音。

    风印必须要鼓动元气出大吼,才能让外面的护卫听到。

    不等风印嚎叫出声,高正阳就已经贴到的怀里。高正阳双腿已经如蟒蛇一般,缠绕在风印腰间。

    老树盘根,以双腿盘着风印腰间。既有攀附之力,又有绞缠的力量。

    高正阳的双臂同时从风印腋下穿过,从风印的耳根后面环抱过来,修长十指张开,反着把风印的大半脸和后脑都包住。

    高正阳的头正顶着风印额头,全身都紧紧贴着是风印,两人相拥的姿态就像是最亲密的情人。

    风印完全被包裹在里面,感觉就像被一个无形的罩子罩住。别说是呼吸,就是筋骨血肉,似乎的被无形力量黏住了。

    他到了嗓子眼的求救声,就被这股压力硬憋回去。

    更可怕的是,笼罩风印肢体的力量迅增强。风印有种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踩在脚下的青蛙,这样下去很可能被压爆了。

    风印不顾一切催力量,死亡的强烈恐惧刺激下,他的武魂也猛然挣脱了拳意束缚。

    高正阳的拳意虽强,可到底不是真正的武魂。能够突然压制住风印,也是因为风印自己心志不坚,遇到意外惊变心乱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高正阳出手太快太强。一招就抓住风印右手,无穷潜力催下,摧毁了风印体内大半元气运转。

    一内一外的配合,才让风印在瞬间被压制。

    等他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被杀死,情绪激烈爆,武魂也自然强壮起来,挣脱了拳意的压制。

    风印心中大喜,他觉得自己有些高估对方了。至少对方的武魂并不比他强。

    青色的风云武魂,幻化成一条巨龙状,猛然仰天咆哮,就要激全身的穴窍。

    风印现在没别的想法,只想着挣脱束缚,向外面求救。

    感应到风印体内武魂的异变,高正阳心里暗暗冷笑。

    风印真是想太多了,就是九阶强者被他这样近身缠住,也别想轻易脱身。更别说他一个区区八阶。

    高正阳也不着急,只是不断提升力量。他肉身力量何等强横,四肢百骸同时力。风印脆弱的身体立即就承受不住了。

    噼里啪啦一阵细密如爆豆的声音中,风印的脊椎、盆骨、肋骨、颈椎、颅骨,几乎同时碎裂。

    被重创的风印,剧痛刺激和强烈压力下下,他的眼睛最先承受不住,如被踩裂的鱼泡般炸开。他的鼻子、嘴、耳孔也同时喷血。

    整个脑袋已经完全变形,包括身体,都扭曲的不出样子。就像用力捏扁了面人一样。

    人的身体,是一切力量的根基。就是九阶强者的神魂,也难以脱离长时间脱离身体。

    风印的武魂能外放远游,那也是以身体为根基,用神识操控。身体被摧毁,内里的骨头、五脏六腑都都被绞缠之力拧碎,他张扬咆哮的武魂也轰然溃散。

    高正阳放开风印,任凭他身体慢慢倒下。

    “你到底是谁?”风印躺在地上,眼睛已经变成两个血洞,身体完全扭曲,气都喘不过来。却还是忍不住要问。

    “这个不重要。”高正阳伸手摸了下,把风印手上的一个古朴青铜手镯摘下来。

    宴会的时候,他看的很清楚。风印就是从这个手镯里取出的元磁飞星。

    高正阳试了下,手镯上有着强大神魂印记,拒绝着任何入侵的神识。

    “帮我个忙,打开这个手镯。”高正阳蹲下来,不紧不慢的和风印商量道。

    风印努力咧嘴做出一个狞笑,“你觉得可能么?”

    高正阳也不生气,“不帮忙也没什么,不过费点力气而已。”

    “你、是为了元磁飞星来的?”风印恍然大悟,有些激动的喊道。他突然无比后悔,为什么要在宴会里炫耀,惹来了杀身之祸。

    “是啊。”高正阳想了下道:“不如这样,你帮我把元磁飞星拿出来,我给你留个全尸。”

    “去、你妈的、我们风家绝不会放过你的……”风印大骂,他肉身全毁,必死无疑。能一直撑到现在,都是他武魂强大,强行运转元气支撑着。

    “好吧,你开心就好。”

    高正阳伸手按在风印眉心处,“再见。”

    风印却不甘就这么死了,他努力挣扎道:“我都死了,你能让我死个明白么?”

    “这个、不行。”高正阳手指力,指尖透出纯粹的元气如无形长枪,贯入风印神宫,把武魂和所有灵识一起轰杀。

    高正阳不知道风印问名字做什么,但这世上有太多千奇百怪的秘法,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风印可是风国皇子,又是月轻雪的未婚夫。说起来似乎无足轻重。但杀死一个皇子,悍然夺宝,这事情太恶劣了。

    只要事情败露,没人能护住高正阳。

    高正阳也清楚,做这事的风险有多大。只是他胆子就是大,又是穿越过来的,对天地神魔都没什么敬畏。更别说一个人族皇子了。

    至于月轻雨,却是想不到事情有多严重。才会那么兴匆匆要抢元磁飞星。

    高正阳是无畏,月轻雨是无知。两人凑在一起,才能做出这种惊天大事。

    月轻雪比她妹妹成熟多了,清楚的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她坚决不同意高正阳他们冒险。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高正阳胆子这么大,下手这么毒,就这么硬生生把事情做成了。

    不过,这件事有许多侥幸的地方。如果没有胡菲菲和师涵帮忙,就不知道元磁飞星在哪。如果不是武安王留下,就绝没动手的机会。

    高正阳知道时间紧急,把手镯收起来,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施施然下车离去。

    等高正阳走远后,风印的车也到了大门口。在例行的检查时,风印却没出声。

    护卫很警觉,立即强行打开车门,就现风印扭曲变形的尸体,横躺在车厢内。

    看到这一幕,护卫头皮都炸开了,眼前一阵阵黑。“怎么会这样!”

    突然的惊变,也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风印的贴身护卫很有能力,又是七阶高手,他很快清醒过来。当机立断道:“立即关闭大门,谁也不能走。”

    看守大门的护卫也都有些懵,呆了一下,觉得这个主意还是很靠谱的。急忙封闭大门,出最高等级的警报。

    一道赤红火箭飞空而起,在数百丈的高处,化作一朵盛开的巨大血莲花。

    同时响起的巨大轰鸣声,也把整座枫林山庄都惊动了。

    玉真公主正在静室中和人谈话,听到轰鸣声,神色微微一动,对武安王等人歉意的道:“抱歉,好像出了点事情,我出去看一下。”

    从静室出来,一个血莲卫统领就脸色阴沉走过来,“殿下,风印被杀了。就在山庄内。”

    玉真公主的脸色一下就阴沉起来,她就怕出事,才布下严密守护。没想到还是出了大事。

    这和十八峰狱不同,事情又牵扯到了风国皇子。

    那个统领急忙低头,玉真公主明显是怒极了。他急忙说道:“我已经封闭山庄,把所有人都控制起来。车队的人,也都分别看押。”

    玉真公主有些不耐的问道:“凶手是谁?”

    “不知道。”那统领头更低了。

    玉真公主一拂袖,“你立即赶过去。我很快就到。”

    打走了下属,玉真公主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只能叹口气,这事情压不住,也不能压。

    玉真公主来到静室门前,开门对里面的武安王到:“风王爷,请过来说话。”

    武安王满是横肉的黑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他人虽狂傲,可绝不是没脑子。

    他没说话,神色深沉的从静室出来。

    “王爷,您的侄子刚刚被杀了。”玉真公主有些歉意的道:“很抱歉。这事情我有责任。”

    武安王看了玉真公主一眼,对方一口承担责任,到也有些担当。但玉真公主跑不了,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事情真相。

    玉真公主也很明白武安王的想法,没多做无用的客套,直接道:“我们过去看看吧。”

    两个九阶强者,很快就赶到现场。看到武安王出现,几个被绑起来风国护卫都急忙跪下。

    武安王看都没看他们,径自来到车门前,一眼就看到侄子风印的是尸体。

    九阶强者的目光,自然能在尸体上看到很多的痕迹。

    但这还不够。武安王亲自进入车厢,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圈。越快脸色越阴沉。

    风厉不喜欢风印,他觉得这个侄子志大才疏,偏偏性情又阴狠,做事不行,做人也不行。坏人做的不怎么样,连好人也做不成。

    换做别的时候,他才懒得管风印死活。可在这里却不行。

    跟在他身边,居然被别人暗杀了!这简直是对他的挑衅。

    等武安王出来,玉真公主也亲自上去看了一圈。还出手检查了风印尸体。包括各处细节。

    过了一会,玉真公主才出来。她对手下吩咐道:“把风印殿下的护卫都放了,人交给风王爷。”

    众多血莲卫急忙给护卫们解绑。

    先来的血莲卫统领来到玉真公主身边,用神识传音道:“殿下,护卫说是月轻雪的侍女杀的人。车夫也是这么说的。”

    被解绑的护卫头子风占林,快步来到风厉面前,双膝跪地道:“属下无能,让殿下惨死。是月轻雪的侍女依依,她单独见了殿下,然后殿下就死了。就是那是依依干的。”

    风厉冷着脸道:“你看清楚了?”

    风占林抬起头,厉声道:“属下敢用性命担保,就是月轻雪的侍女依依,绝不会错。”

    武安王神色更冷,他看了眼玉真公主道:“殿下怎么看?”

    玉真公主无奈的道:“王爷,我们刚才都在一起说话,此事绝无可能。”

    刚才在静室中说话的,不但有武安王,还有月轻雪,林中泽等人。月轻雪的那个侍女依依一直在。

    依依是兔族美女,明艳绝伦。玉真公主也还特意看了两眼。要是那个依依是有人假扮的,绝不可能瞒过她的眼睛。

    毫无疑问,有人故意冒充依依刺杀风印。这心思可谓是极其阴险。

    武安王点点头,他自然也相信自己的眼睛。既然那个依依没问题,那来见风印的依依就有问题了。

    就算依依有双胞胎,也不太可能骗过风印。更关键的是,轻易的杀死风印,有这种实力的高手可不多。

    别看今天的虎飞禅威风八面,让他暗杀风印,也绝做不到这么周密完美。

    玉真公主一摆手,让其他人都远远退开。她说道:“我看动手的人是想要元磁飞星。当然,这更可能是幌子。更大的可能,是想破坏七国联盟。”

    武安王脾气暴躁,玉真公主真的有些担心,他一怒之下拂袖而去。那就坏了。

    七国会盟,可是七国早就定好的国策。玉真公主不能接受在这时候出现波折。

    她故意把这件事和七国会盟联系起来,就是想武安王冷静一些。

    当然,她也不是随口乱说。

    风印身份尊贵,却没什么实际影响力。玉真公主也不相信,世上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会为了元磁飞星杀风印。

    这里面一定有更深层的原因。

    从七国联盟的大局来考虑,也是合情合理。

    武安王沉声道:“风印被杀了,殿下,你欠我一个解释。”

    玉真公主神色一正,“这件事我一定会有所交代。”

    不管能不能找到凶手,玉真公主这会都不能推脱。

    武安王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这么说是要让玉真公主欠他一个巨大人情。

    “这件事不会影响七国会盟。”武安王斩钉截铁的说道。

    顿了下又道:“动手这个人留下的痕迹很少,殿下见过类似的高手么?”

    玉真公主摇头,“这人以蛇缠之势缠住风印,用身体把他绞死。这种手法阴沉诡秘之极。我从没听说过。”

    武安王也叹了口气,“这人留下的元气痕迹太少了,更没有武魂印记。毫无疑问,他还能随意改变身体形态,模仿任何人。这会不会是血剑阁的杀手?”

    血剑阁存在了几千年,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庞大杀手组织,这些年来愈的活跃。他们杀人的手法变化多端,防不胜防。是个只求钱财,不计手段的组织。

    各国也都扫荡过血剑阁,却始终找不到对方老巢,也找不到脑,也就默认了血剑阁的存在。

    血剑阁也很清楚底线,凡是皇族他们绝不沾手。

    玉真公主作为血莲卫的脑,对血剑阁的底细颇为了解。她摇头道:“血剑阁虽然很活跃,可还没这个胆子。”

    武安王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玉真公主,作为皇族中的强者,他知道血剑阁就是某国皇族搞出来的。没准玉真公主就是血剑阁的阁主。

    不过,玉真公主说的对。这件事应该和血剑阁无关。

    武安王沉吟了下断然道:“今天山庄中的人都不能走。给我十天时间。我要查清楚才行。”

    玉真公主觉得,对方要是能随意改变容貌身形,那肯定早就离开了。封闭山庄根本没用。

    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追究也不行。就算没用,也要表现出相应的姿态来。

    “好,这事情我来办。”玉真公主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个血莲卫从天而落,对玉真公主道:“殿下,现问题了。一个小厮被制住,扔在仓库里。而这小厮晚上一直都干活。”

    玉真公主精神一振,现痕迹就好办了。这世上的事情,只要做过就会留下痕迹。从小厮身上追查,想必能查到更多的东西。

    有玉真公主亲自带领,很快的小厮的问题就查清楚了。接着,就查到了厨房,查到了段娘子。

    在段娘子的神宫中,现了强烈的神魂痕迹。

    不过,痕迹也到底为止。

    武安王也好,玉真公主也好,都分辨不出那道强大神魂痕迹属于谁。

    强大而纯粹,并没有任何偏颇。几乎每个九阶强者都能做到这一点。没有什么可分辨的特殊力量。

    事情查到这一步,武安王不可避免的怀疑到了对方还有内应,譬如那个胡菲菲,就很可疑。

    包括月轻雪,表现的太镇定了,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干净。

    但这些怀疑,只是一种推测。显然找不到任何真实证据。

    风印被杀的消息传开,就像落入水面的巨石,不但掀起了波澜,也把水底淤泥炸出来。

    天岳都,变得更加热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