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69章 姐妹花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要看书

    两人静静相拥,感受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情人间的缠绵温柔。

    抱着月轻雪柔软的身躯,高正阳本有许多话要阔,却觉得这时候不适合再说什么。

    夜色幽深,湖水静谧。广阔的天地,似乎只剩下相拥的两个人。世间的其他事情,也似乎都变得不再重要。

    过了好一会,月轻雪才抬起头,对高正阳轻轻笑了笑,“你的新盔甲很漂亮拉风。”

    月轻雪了解高正阳的性子,一开口就说中他的得意之处。

    高正阳大笑,“还是你有眼光。”

    穿着新炼制的龙皇甲,却没有得到过任何赞美惊叹,这让他总觉得有些不爽。

    “十八峰狱的事是你干的吧?”月轻雪不想多讨论龙皇甲,话锋一转,问起了十八峰狱的事情。

    七国会盟期间,十八峰狱事情闹的这么大,真是让石国脸面全无。石国上下都要恨死那个闹事的人。如果真是高正阳干的,那可不妙了。

    “谁让他们把我送进去,这是他们自找的。”高正阳可一点不同情石国。

    “果然是你。”月轻雪虽然早有猜测,可听高正阳亲口承认,心里还是很震惊。

    月轻雪有些担心的道:“这件事闹的太大了,石国丢了面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悟空这个身份,只怕是保不住了。”

    “没事。”高正阳并不在意,“十八峰狱被摧毁,所有痕迹都会消失。只要有个合理借口,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和悟空有关系。”

    月轻雪神色有些古怪的问道:“对了,你怎么突然会作诗了?”

    “我是天才,什么都会。”高正阳哈哈笑道。

    月轻雪却不信,眼神中都是疑惑。她和高正阳一起长大,对他过去最为清楚。

    高正阳突然拥有武功,还可以说是有奇遇。可吟诗作赋,这却需要时间来学习积累。

    武功能够成,诗词歌赋的却不可能。

    月轻雪自幼就在皇天轮回六道剑中学习,对于文章诗词也算是有些造诣。和诗僧悟空相比却差的太多了。

    “好吧,这是我的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高正阳也知道这个骗不过月轻雪,只能另编一个理由,“我心佛宗历史上有位大师,文采冠绝天下,曾留下一部诗集,足有几千诗词。这部诗集从未示人,我就拿来用用、哈哈……”

    月轻雪半信半疑,高正阳说的到是挺合理。可总觉得有些不对。她很想亲眼看看那部诗集。但看高正阳笑的那么鬼祟,应该是看不到了。

    果然,高正阳有些遗憾的说道:“那诗集是夹在秘法中的,不能给你看。”

    月轻雪了然一笑,也没再追究。高正阳是很神秘,但只要两人间的感情是真的就足够了。她是个聪明女孩,高正阳既然不想说的太清楚,她也不会再去追问什么。

    “听说是石中玉把你送入十八峰狱,你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月轻雪主动转移话题道。

    “石中玉,无能的废物一个。又没智谋,武功也不行,连阴谋诡计都搞不好。”

    高正阳不屑的说道。

    月轻雪有些担心的道:“对方怎么说也是皇子,知道你没事,只怕还会找你麻烦。”

    悟空虽然名满天下,却是虚名。根基都在佛门。偏偏皇帝石破天最不喜欢佛门。高正阳要想继续用悟空的身份,还是免不了要遇到麻烦。

    高正阳无所谓的道:“他很容易解决。不用担心。”

    他牵起月轻雪玉手,沉吟了又道:“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月轻雪性格清冷淡漠,但心思却极其敏感。一看高正阳的神色,就猜到了几分。她双眉微扬道:“和轻雨有关么?”

    “是。”高正阳既然说开了,也就再没什么顾忌。从远古遗迹探险,到两人合作想抢元磁飞星,把月轻雨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这样啊……”

    听高正阳说完,月轻雪才知道事情远比她想象的复杂。

    “你怎么看?”高正阳问道。

    月轻雪淡淡看了眼高正阳,“我觉得男人都很色。”

    “什么?”高正阳有些愕然,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这都是哪跟哪啊。

    他本以为月轻雪冷静理智,看来女人在这方面都一样,哪怕是自己孪生妹妹,也要吃醋。

    月轻雪幽幽道:“帝国的王公贵族,都喜欢双胞胎美女。我原本还不明白,现在却有些懂了。一模一样的两个女子放在床上,当然别有一番滋味。“

    高正阳只能叹气,“小月,你去皇宫待了一年多,变坏了……”

    最后一句“变坏了”,高正阳的语气极其幽怨。

    月轻雪忍不住笑起来,转又横了眼高正阳,低低哼了声。她到底也是女孩,听高正阳和妹妹亲热无比,怎么能不吃醋。

    “元磁飞星的事情我不知道,不过,母亲的确是去了天元星后失踪了。”

    月轻雪想了下道:“武安王也在,这人脾气暴烈,是九阶中最难惹的之一。你们不要冒险。元磁飞星肯定会作为聘礼送过来。轻雨想要,我就送她又如何。”

    抢劫元磁飞星,说起来容易。但真实情况是,对方有九阶强者坐镇。一个不好,就会当场被打死。

    这里面的风险,比高正阳在十八峰狱闹事还要大许多倍。简直就是虎口夺食,自寻死路。

    月轻雪也想找到失踪的母亲,也不想和风印联姻。但是,她绝不会让高正阳和月轻雨去冒险。

    “真要抢元磁飞星,也不一定非要对上武安王、”

    高正阳正想说下他的计划,远方却有人过来了。高正阳不想冒险,捏了下月轻雪的手,人无声无息进入湖水中。

    “殿下,宴会的时间到了,该出了。”依依走到近前,施礼说道。

    “知道了。”月轻雪道:“你先回去准备,我很快回去。”

    依依和月轻雪虽然熟悉,却不敢多问。低头施礼后退走。

    等她走远了,高正阳才从水里冒出来,问道:“什么宴会?”

    “玉真公主在紫枫林举办宴会,邀请各国使者。”

    月轻雪解释道:“十八峰狱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石国怎么也要解释一下。”

    “紫枫林。”高正阳来了兴趣。

    紫枫林在五城东郊,有几座山峰都长满紫色枫树。一道秋天,红叶如血,风景绝美。

    有商家在紫枫林买下一座山峰,修建了紫枫林庄。一到秋天,富豪权贵争相去游玩。声名极大。

    高正阳还去过一次,虽然不是秋天,风景也是绝佳。

    五城外的紫枫林,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高正阳道:“居然有这种事,我也要去看看。”

    月轻雪担心的道:“你别乱来啊。宴会强者云集,高手无数。太危险了。”

    “我又不进去闹事。”高正阳道:“我在外面等着,等那风印落单,就弄死他。”

    “你怎么知道风印会落单?”月轻雪冷静的道:“风印地位尊贵,出入肯定会有护卫。石国也会安排的随从护卫。还有武安王,你怎么确定他在不在?”

    这个问题很现实,九阶强者何等强大,高正阳如果主动去观察,很容易就被武安王现。

    高正阳其实不介意冒险,以他乎正常生命极限的眼力,隔着几百里也能观察。武安王再强,也很难捕捉到几百里外的目光。

    但终归有些冒险,高正阳想了下道:“这样,雷我和你一起去宴会。”

    “嗯?”月轻雪海蓝的明眸瞪的很大,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高正阳居然想跟着她一起参加宴会!她身旁可还跟着一大群护卫,还有月轻云、梅公公这样的强者跟随。突然冒出个不明来历的家伙,她该怎么解释。

    “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高正阳笑嘻嘻道:“我可以易容改装。”

    月轻雪哭笑不得,易容改装怎么可能瞒过天阶强者的目光。何况,高正阳还要装作她身边的人。

    “让你看看我的绝技。”

    高正阳说着收起龙皇甲,修长英伟的身躯突然收缩,五官也迅变形。转眼间,七尺多的英伟强者就变成了肤白貌美的女孩。

    “啊!”月轻雪看着变化后的高正阳,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眼前这个女孩,赫然正是依依的样子。这不止是五官相貌上一样,包括眉毛粗细、耳朵轮廓等细节,所有她牢记的细节都完全一样。

    以她的敏锐感知,也看不出任何破绽。唯一有问题的就是高正阳的眼神。

    他的眼神沉凝、自信、有力,有着冲天的豪气和霸道。这是依依绝不可能有的眼神。

    事实上,钛极合金也不可能完全化身成别人。毕竟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太大了。在天阶强者的感知下,个人的特征都会被放到最大。譬如肌肤的纹理,汗毛的排列等等。

    高正阳有十方心佛印,能把依依所有外在特征组成投影。金刚体则让他能随意控制肌肉筋骨,甚至每个毛孔。再配合钛极极合金调整身体,完全模拟投影,这才能确保一模一样。

    他还熟悉依依。能模仿她神态举止。如果是个陌生人,就只能模仿外貌。只怕一开口,就会被高手看出问题。

    还有一个关键,就是依依并不算如何重要。也不是真正的强者。她的个人气息很容易模仿。

    换做一个天阶强者,高正阳就只能模仿外貌特征,难以模仿对方的内在气息。这还涉及到修行秘法、武魂特质等等方面。

    所以说,钛极合金这方面的作用并不是那么大。

    月轻雪呆吃惊的样子,一反平日的清冷高贵,更多了几分少女的娇憨可爱。高正阳心中一动,忍不住凑过去在她嘴上用力的亲了下。

    “你干什么……”月轻雪突然清醒过来,如雪般的脸颊一下就红了。

    “你张嘴的样子好可爱。”高正阳说着又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奴婢错了,请殿下责罚。”

    高正阳现在还是依依的样子,声音轻柔绵柔,说不出的可爱。

    月轻雪呆了下才道:“来人啊,打死这个小骚蹄子。”

    说着,她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高正阳过去牵起月轻雪的手,洋洋得意的道:“我这个样子,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睡在一起了。”

    “胡说什么。”月轻雪可没高正阳那么厚的脸皮,一想到两人同床,心里更是有点慌,急忙甩开高正阳的手。

    “大家都是女孩子,你怕什么……”高正阳坏笑道。

    月轻雪深吸了口气,正色道:“装成依依到是没有问题。可你跟着我,就不能乱来。”

    高正阳的变形易容秘法的确神奇。冒充依依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这个身份不能出事。

    月轻雪毕竟代表着月国。高正阳乱来的话,最后都会算到月国头上。那事情就严重了。

    “是有问题……”高正阳沉吟道。

    假扮依依也只是心血来潮,并没有想太多。月轻雪一说,他也意识到了问题。叹气道:“假扮女人搞掉对手,虽然挺好玩、可耻度太高了。”

    月轻雪隐隐明白高正阳的意思,这和她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她有些无奈的道:“你正经点不行么。”

    “不用担心,我都能搞定。回头见。”

    高正阳对月轻雪摆来摆手,御气飞天而起。出了灵源湖的法阵范围,他把度提升起来,向天马寺飞过去。

    回到天马寺,推门就看到月轻雪坐在床上,正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指,小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

    看到高正阳回来,月轻雨一脸惊喜的站起来,“你可回来了,我打听到消息,今天晚上玉真公主举办宴会,风印会去。不过,据说武安王也会去。”

    月轻雨转又道:“武安王脾气很暴躁嘴巴又恶毒,他们叔侄关系不好。这样的话,两人也许会一起去,却不会一起离开。”

    “等风印独自离开,我们就动手干了他!”月轻雨说着,明眸里闪着兴奋的光芒,玉手本能的握住剑柄,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高正阳道:“你确定元磁飞星在风印身上?”

    月轻雨两个羊角小辫摇的乱晃,迟疑着道:“应该在他身上吧?”

    “要不在他身上怎么办?”高正阳问道。

    “能怎么办,算他倒霉呗。”月轻雨不以为意的道。

    元磁飞星可是重宝,风印又是皇子,还有九阶强者武安王。抢元磁飞星本就没什么把握。

    月轻雨也知道成功机会不太大,就是要拼力试一试。

    高正阳笑了笑赞道:“好,有胆气。”

    杀一国皇子,这可不是小事。月轻雨说的云淡风轻的,煞气十足。这份胆气果决,却是值得赞扬。

    月轻雨不以为然的道:“风印就是废物,比我姐大了好几十岁,人又阴险好色。居然当面向我姐讨要侍女。对了,那侍女据说是你送我姐的!”

    依依出身东荒群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月轻雨消息灵通,自然早就知道。这会故意说出来,也是为了刺激高正阳。

    “这个家伙真是人神共愤,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好,我们就干了。”高正阳痛快的说道。

    如果只是为了元磁飞星,其实月轻雪的办法更稳妥。问题是对方要娶月轻雪,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也是他不能接受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元磁飞星却是必须抢到手。或者杀了风印。所以他愿意和月轻雨合作。

    听到高正阳应允动手,月轻雨欢喜跳起来扑到高正阳怀里,喜笑颜开的道:“姐夫你真好。”

    “但是,有个条件。”高正阳强调道:“这件事必须绝对听我的指挥。”

    他前世好歹做过一阵侦缉刺探的工作,并非只会无脑乱杀。月轻雨的计划,简单的如同儿戏。这可不行。

    月轻雨嘟着嘴,有些不满的道:“行了,都听你的还不行么。元磁飞星也给你。到时候给我用一下就成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高正阳满脸愉快的说道。

    月轻雨有些不服气的道:“说说吧,你有什么妙计?”

    “很简单,我混进宴会,跟着风印。确认他身上有元磁飞星,我就给你暗号动手。”

    “就这样?”

    月轻雨不能置信的喃喃道:“真是妙计!”

    “大道至简至易。”高正阳自信满满的道:“计策好用就行了,不用多复杂。”

    月轻雨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我服了。”

    幽深的夜色里,紫枫山庄灯火通明,门前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不止是山庄,整座山峰上都遍布灯火。千万盏灵光灯,把漫山遍野血叶紫枫勾勒出无数丰富光暗层次。恍如神山。

    高正阳和月轻雨远远躲在枫林里,打量着热闹的枫林山庄。

    “玉真公主真是豪奢啊!”月轻雨有些艳羡的说道。她虽是公主,可自幼离开皇宫,还真没机会感受奢侈富贵的生活。

    月轻雨瞄了眼高正阳,“听说,玉真公主是你老相好,你还给她写诗词拍马屁了!她可是个老寡妇,你口味好重!”

    高正阳淡定的道:“我其实更喜欢姐妹花。”

    月轻雨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顿时就红了,她娇媚的横了眼高正阳。似乎是羞恼又似乎幽怨。

    那鲜嫩可口的样子,让高正阳真是食指大动。

    “风印来了……”高正阳正想再调戏小姨子,却现下面来人了。

    数辆铁龙车在山庄大门前停下。铁龙车上,风国独有的大风旗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极有气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