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60章 血煞炼魂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高正阳自然没疯。鬼影觉得天大的事情,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这世上最重要一条道理就是强者为尊。简单点说,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六皇子石中玉为什么敢颠倒黑白,污蔑高正阳,硬是把他送到十八峰狱。

    说穿了还不是他势强力大,这才能完全无故法律和规则,明明白白的去欺负人。

    高正阳到不觉得仗势欺人有什么不对,这事他经常干。拼命的练武,不顾生死的去植入钛极合金,归根结底就是为了变强。

    ``

    为什么变强,在最简单层次而言,就是想打谁打谁,想干谁干谁。求的就是一个心念通达,一个痛快。

    六皇子石中玉仗势欺人很正常,但欺负到他的头上,就不行了。

    高正阳没当场发作,也不是怕石中玉。只是珍惜自己这个马甲,得来不易,不想因为点小事就浪费掉。

    但到了封闭的十八峰狱,他就不必客气了。这个地方虽有众多禁制法阵,却禁锢不了他的力量。

    十八峰狱当然有众多禁制身体力量的刑具,就像扣住手的锁魔链,其实连接肩膀、脊背、四肢百骸,锁链内部玄磁针,把全身筋骨、肌肉都强行限制住。

    就是强大的妖兽,被锁魔链锁住,肉身力量也会被限制。从老虎变成哈巴狗。

    从这个意义上说,融合钛极合金的高正阳,是另一种强大生命。

    不论是禁制元气,还是禁制血肉,都无法禁锢钛极合金。

    那些刺入体内玄磁针,都被钛极合金强行破坏。完全限制不了高正阳的力量。

    高手都被禁制了力量。狱卒,又不会有多强。在这个封闭的第四层峰狱内,高正阳现在足以吊打一切。

    至于后果,那是六皇子该考虑的失去,高正阳可不会去想那么多。

    随手杀了一个狱卒,高正阳飘然出了牢房。

    另一个矮个子狱卒,傻愣愣站在门口。他的脸上还挂着几点血迹。

    他虽然毫发未伤,却被刚刚那雷霆一击吓破了胆。

    高正阳走出来,随口吩咐道:“带路,去找你们领头的。”

    矮个子狱卒哆嗦了一下,急忙低头在前面领路。他脑子还有些不清醒,只是出于对强者的畏惧,本能的就听命行事。

    确认强大力量不可抗拒时,弱者都会本能的选择服从。这种本能,也是弱者保存自己的必要天赋。

    “这一层有多少犯人?”高正阳问道。

    “第四层共分天地玄黄四个区,每区二三百人。”

    矮个子狱卒颤声回答道。

    他的勇气都被碾碎了。现在高正阳就是要杀他,他也只能跪地等死,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连假话都不敢编。

    “第四层有一千多人,数量到是不少。可没有天阶高手,这些人也闹不起来。”

    从西川双妖和鬼影来看,高正阳觉得这里应该没有天阶高手。

    没关系,只要打通两层。后面是家伙为了出去,自然会折腾起来。

    第四层很大,通道穿插纵横,极其复杂。就像是迷宫一样。

    如果是普通人,到这里转两圈就迷糊了。高正阳却不是普通人。他走过的地方,自然会在心佛界形成投影。

    这就相当于打印出一张立体地图。想迷路都难。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没多久,迎面就碰到了两个狱卒。

    “小黑,你带犯人去哪玩啊?”

    迎面碰到的狱卒,一脸恶意笑容的问道。

    另一个狱卒也笑的异常阴险,“这和尚看起来白白嫩嫩的,不错不错。天区那有几个家伙整天想要新鲜货色,这个和尚能卖大价钱啊!”

    矮个子狱卒脸上汗都冒出来了,他紧张的要死,都不知怎么说才好。

    好在通道里光线昏暗,对面两个狱卒也没多想,只以为小黑不愿意。

    两人正想再继续威逼利诱,高正阳已经走过去,一人一拳。

    “砰”的一声闷响,两人上本身同时炸碎,血浆喷在通道黑色石壁上,染红了一大片。

    “走吧。”

    听到高正阳的招呼声,小黑又是浑身一抖。黑乎乎的脸居然变得一片煞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用了什么特效美白化妆品。

    小黑不敢再看,两个狱卒半截身体站在那的场面,也绝不好看。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

    “看来你不喜欢惊悚恐怖片啊……”

    高正阳调侃了一句。可惜,小黑显然领略不到其中的意思。

    又走了一会,小黑领着高正阳到了第四层的中心区域,也是整个第四层法阵的运转中枢。

    从外面看,这是一座圆形房屋。墙壁都是用厚重黑铁铸成。上面刻满了无数法术符文。

    这些法术符文,在幽暗中闪耀出的连绵不绝的灵光,非常漂亮。

    “李管营就在这里。”小黑小心翼翼的对高正阳说道。

    管营是这一层峰狱的最高长官,也就是监狱长。在这层峰狱里,管营可以主宰所有人生死。管营的官职不高,权力却特别大。

    小黑虽然怕高正阳,可也同样畏惧李管营。走到这里,说什么也没胆气进去。

    法阵中枢,也是要害之地。未经传唤,小黑也没资格进去。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高正阳,很希望对方能放他离开。

    高正阳一路过来虽然表现的异常凶残,但他温和清逸的样子,却是太有迷惑性了。让小黑心里总有一些侥幸心里。

    “别怕、”高正阳突然想到月轻雨喜欢说的一句话,安慰道:“一点也不痛。”

    小黑还有些茫然,整个人就被一拳轰碎。

    正如高正阳所说,他甚至来不及生出任何感觉,就死了。自然不会痛,也没来得及害怕。

    解决了小黑,高正阳迈步走到房门前。房门是符文密布,和周围墙壁几乎练成一体,连门缝都看不到。

    显然,这不是普通的房间。而是某种特殊的法器。

    高正阳研究房门时,屋子里面的人也知道不对了。

    李云峰看着天罗盘上闪耀的几点红光,脸色有些阴沉。

    天罗盘是控制峰狱法阵的中枢法器,通过天罗盘他能观察到这一层各个区域的情况。

    峰狱内的法阵层层禁制,像水镜之类的法术都被禁制住。但中央的天罗大阵下,藏着一座血煞炼魂大阵。

    只要有人死亡,血煞炼魂大阵就会吸取其神魂精魄,包括浓烈的怨念。

    要知道万年以来,十八峰狱内不知死了多少犯人。犯人又都是武功强横之辈,各个心念强大。他们死亡时的怨念积累万年,何等可怕。早把十八峰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泥潭。

    血煞炼魂大阵,就是为了炼化神魂、精魄、怨念。并在不知不觉中,吸收法阵范围所有生命的精气。

    法阵的这种炼化,并不是净化消灭。而是一种提炼纯化,把无穷怨念、残魂、精气转化为强大的力量。这些力量一部分被用来维持法阵运转。还有大半被抽走的力量,就是李云峰也不知去向。

    血煞炼魂大阵,让十八峰狱这个大泥潭变得更加污浊肮脏。任何正常人在这里待一段时间,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污染,性格逐渐变得阴沉邪恶。

    这种变化是不可逆转的,而且难以阻挡。

    李云峰是修炼是特殊秘法,能把这些戾气怨念的转化为自身修为。如果说十八峰狱是泥潭的话,他就是把自己变成了泥鳅。

    十八峰狱的特殊环境,对他来说就洞天福地。修炼起来也是一日千里。

    也正是借助这种特殊的力量,天赋平平的他才能成为天阶强者。

    李云峰对现在的情况很满意,他享受着十八峰狱里的污秽邪恶。不过,前一段日子朝廷开启天岳封魔大阵,居然找到了血魔宗,还挖出了潜伏的魔族。

    这让李云峰心里一直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十八峰狱里到底藏着什么,反正就看这种恶毒阴损手段,绝不是什么好鸟。也许是魔门的人,也有可能是魔族。

    不管是什么,李云峰家里世代都是狱卒,他家祖宗早在几千年前就上了这艘贼船,想跑是不可能的。

    所以,李云峰这段时间一直保持着警惕。

    天罗盘有了异常反应,他就知道不妙。不过,十八峰狱内的肮脏事太多了,他可不敢见光。

    从天罗盘上看,也不过是有犯人逃狱,杀了几个人而已。无需太在意。

    十八峰狱是一个完全封闭地下秘界,想要出去必须控制法阵中枢,打开进出通道。否则,对方就是把所有人都杀光也没用。

    李云峰既不怕对方逃走,也不怕对方大开杀戒,自然能稳坐法阵中枢。

    让李云峰有些生气的是,狱卒里明显出了叛徒,带着那人竟然一路杀过来到了门外。

    虽然不觉得对方有多厉害,但出于谨慎,李云峰还是不想动手。

    坐镇中枢,可以把狱卒都调集过来。甚至还可以调动几个囚犯中的高手。那些家伙,巴不得为他效劳。

    “老三,你那出了什么事?”天罗盘上摆着的传音石,传来了李凌峰粗豪的声音。

    黑色的传音石只有鸡蛋大小,上面布满了坑洞。通过法阵中枢,各层之间可以用传音石通话。

    因为之前李云峰发过警报,第五层的李凌峰就问了一句。

    “没什么大事,有人越狱。”李云峰道:“我就是提醒一声,大家小心点。”

    老李家在十八峰狱待了几千年,姓李的都是亲戚。彼此关系十分亲近。众人互相扶持,和其他几家合作,把十八峰狱经营的像铁桶一般。

    李凌峰听说有人越狱,还是颇为关心,“老三你也要小心点。这个关键时期,别出什么乱子。”

    “没事,我在天罗堂。我不出去,谁能进来……”

    李云峰话音未落,就听一声惊天动地巨响,有着十八层法阵护持的大门,竟然爆碎成无数碎片。

    狂暴之极的冲击波,余势不衰,把房门对面的墙壁轰出一个深深大坑。

    刻印在墙壁上的法术符文,不知破碎了多少。那闪耀的灵光,顿时黯淡了一大片。

    “老三、”第五层的李凌峰也听到动静,急忙发问。

    天罗堂内的法阵受到冲击太过剧烈,传音石都被影响。李凌峰的声音立即就断掉了。

    李云峰现在也没时间管传音石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大步走进来的金甲身影,努力压制紧张的情绪。

    纯金的战甲,华美、堂皇、威严。就像是帝皇的战甲一般。对方的面目,也被面甲挡住。只有通过面甲上的两道缝隙,能感受到对方深邃无情的眼神。

    李云峰和那目光一对,心里就一阵冰凉。那眼神里有太多的血腥和死亡。偏偏有深幽明净,不见一丝混乱浑浊。

    李云峰以为自己算是见过世面,他从想过一个人的眼神里就能有这么浓郁杀气。这人也不知杀过多少生命,才会变得这么可怕。

    更可怕的他气息纯粹,没有任何杂质。证明了他能完全掌握自己身心。

    李云峰怎么也猜测不到对方的来历身份。他也不会把眼前这位绝顶强者和悟空和尚联系起来。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前辈、”李云峰只是看了下对方的眼神,就失去了动手的勇气。他咽了口吐沫,按捺住紧张,极其谦卑的问道:“不知有什么是我能效劳的。”

    高正阳没理会李云峰,他目光转动,打量着天罗堂的情况。

    摆在大堂中间的巨大天罗盘,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个直径足有一丈多的巨盘,上面刻着的明显是的第四层的平面结构图。只是上面还刻着无数细微的符文。

    很明显,这个控制法阵的中枢法器。

    高正阳对法阵是一窍不通,他本来就是想搞破坏,对方用的什么法阵他也不在乎。

    只是对方的大门超乎他想象的坚硬,要不是龙皇戟有破法之威,高正阳也不敢说一定能轰开这扇大门。

    而且,打破大门的时候,他感应到了某种妖异气息。

    高正阳对元气太敏感了,法阵里那股魔气也过于浓郁。就像是突然打开发酵粪池的盖子,那股气息差点冲了他一个跟头,想无视都不可能。

    这股气息还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气息中的邪恶阴毒,很像前段时间被石破天击杀的三首魔王。

    高正阳不太敢肯定,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肯定有问题。这也让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轰杀狱卒,只是高正阳忍受不了他那种恶毒和愚蠢。

    他本想顺势大闹一场,给自己出口气。顺便搅乱十八峰狱。趁着混乱,他再用神武印跑出去,干掉风印,抢了元磁飞星。

    十八峰狱这种地方要是出乱子,几天之内都不可能结束。

    等他办完事情,还可以跑回来安静的当个受害美男子。

    本想做把坏事,可随手一捅居然捅出个毒窝魔巢来。

    高正阳也有些好笑,不知是这群家伙太倒霉,还是山国的运气太好。

    既然如此,索性玩个大的。

    高正阳自忖他只是个看热闹的,怎么能怕事大。

    “你叫什么?”高正阳目光转动着,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晚辈李云峰,第四层的管营。”李云峰弯着腰,一脸讨好的笑容。那副奴颜婢膝的样子,让高正阳都替他不好意思。

    到是李云峰本人,似乎没有任何感觉。笑的叫一个谄媚。

    “这里是十八峰狱的中枢法阵吧?”高正阳看着天罗盘问道。

    李云峰心里一沉,却不敢有任何犹豫,“是,这是天罗大阵。把十八峰狱秘界完全封闭。”

    “天罗地网啊……”高正阳感慨了一句。严格来说,十八峰狱的确是戒备森严,就算九阶强者到了这里,也未必能脱困。

    “你是什么人?找死!”门外突然冲进来十几个狱卒,一个手持长刀的剽悍家伙,才一进门就是大叫着挥刀就上,极其勇猛。

    这一下,就是李云峰脸色都变了。来了个蠢货,让局势立即失去了控制。

    李云峰也在想,要不要趁机出手。他到是没勇气对高正阳动手,而是想打开法阵,从传送通道离开。

    这个念头刚一动,一道冷冽明耀寒光就印入李云峰的眼眸。

    挥刀的剽悍狱卒,还有他身旁的十余个人,就在寒光中同时断裂破碎。

    噗的一声,血就挥洒开来。把宽大的大堂内涂抹了一片猩红。光可鉴人的青砖地面上,顿时多了一段段碎肉。

    气派不凡的大堂,转眼就成杀猪场。

    高正阳辉煌华美的金甲上,却滴血未沾。就是他手中长戟,也是没有丝毫血迹。

    直到这个时候,李云峰才注意到,高正阳手上居然有一杆凶厉至极的长戟。

    李云峰不是眼神有问题,而是对方气势太过强盛,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高正阳一出手,李云峰心里更是沉到了底。对方明明是轻描淡写随手一击,可那长戟却如雷轰电掣,迅猛有霸道酷烈,全不给人一丝机会。

    李云峰自忖,要是他站在那里,也绝挡不住那一击。

    越是能看明白对方的武技,李云峰就越绝望。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完全没有逃生的机会。

    “十八峰狱到底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

    高正阳随便走到一张干净椅子前坐下,大模大样的吩咐道。

    那样子就像是上司命令下属,口气极其的自然。

    李云峰却连憋气的想法都没有,就凭对方轰破大门,随手杀人的那种威势,就有资格说这话。

    “阁下,十八峰狱共有十八层,一层比一层大。里面一共有近百万的犯人……”

    说,十八峰狱的确是戒备森严,就算九阶强者到了这里,也未必能脱困。

    “你是什么人?找死!”门外突然冲进来十几个狱卒,一个手持长刀的剽悍家伙,才一进门就是大叫着挥刀就上,极其勇猛。

    这一下,就是李云峰脸色都变了。来了个蠢货,让局势立即失去了控制。

    李云峰也在想,要不要趁机出手。他到是没勇气对高正阳动手,而是想打开法阵,从传送通道离开。

    这个念头刚一动,一道冷冽明耀寒光就印入李云峰的眼眸。

    挥刀的剽悍狱卒,还有他身旁的十余个人,就在寒光中同时断裂破碎。

    噗的一声,血就挥洒开来。把宽大的大堂内涂抹了一片猩红。光可鉴人的青砖地面上,顿时多了一段段碎肉。

    气派不凡的大堂,转眼就成杀猪场。

    高正阳辉煌华美的金甲上,却滴血未沾。就是他手中长戟,也是没有丝毫血迹。

    直到这个时候,李云峰才注意到,高正阳手上居然有一杆凶厉至极的长戟。

    李云峰不是眼神有问题,而是对方气势太过强盛,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高正阳一出手,李云峰心里更是沉到了底。对方明明是轻描淡写随手一击,可那长戟却如雷轰电掣,迅猛有霸道酷烈,全不给人一丝机会。

    李云峰自忖,要是他站在那里,也绝挡不住那一击。

    越是能看明白对方的武技,李云峰就越绝望。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完全没有逃生的机会。

    “十八峰狱到底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

    高正阳随便走到一张干净椅子前坐下,大模大样的吩咐道。

    那样子就像是上司命令下属,口气极其的自然。

    李云峰却连憋气的想法都没有,就凭对方轰破大门,随手杀人的那种威势,就有资格说这话。

    “阁下,十八峰狱共有十八层,一层比一层大。里面一共有近百万的犯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