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49章 第三只眼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这么多天,你去哪了?”

    月轻雨微微皱着鼻子,似乎有些生气的追问着。

    七月末的夏日,暑气正盛。天马寺的侧院内虽有两颗松树,却没带来多少荫凉。

    穿着雪白剑衣的月轻雨,虽然神色有些不悦,可声音里却充满了活力。给这个沉闷的夏日午后的增添了几分的生气。

    高正阳炼体有成,实力大涨,心情正好。月轻雨的样子,没让他觉得生气,反而有种看到好朋友的那种惬意舒服。

    他笑眯眯的道:“你想我了啊,哈哈……”

    “我想死你了。”

    月轻雨被笑的小脸有些微红,嘴里很不客气的回应着。

    高正阳一去十天,毫无音信。月轻雨到真的有些担心他出意外。眼见人活蹦乱跳的,但她心里却不知怎么的就颇为开心。以至于她眼眸中都闪着欢喜都难以掩饰。

    “小姨子你不是爱上姐夫了吧,”高正阳调侃道:“我和你姐说说,就把你们姐俩一起娶了怎么样。”

    “呸……”月轻雨被高正阳看的有些羞涩,退后了几步说道:“有你这么当姐夫的么!”

    “这你就不懂了,姐夫肯定要爱护小姨子。”高正阳一本正经的说道。

    “师兄,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圆真在旁边忍不住插话道。他圆溜溜大眼睛里,带着几分不解和疑惑。

    悟空师兄,哪怕是和女子在一起,也是优雅潇洒,可不会这么轻浮。

    高正阳一笑,他炼体有成,心情大好下不免流露几分本性。和原本的悟空的确有些不同。

    他屈指在圆真脑袋上重重敲了一记,“小孩子懂什么,快去做功课。”

    圆真捂着脑袋,痛的呲牙咧嘴,又不敢多说,无奈的去正院的做功课了。

    “小和尚说的没错,你好像是有点变了?”月轻雨也是一脸是疑惑,上下打量着高正阳,总觉得高正阳和以前有些不同。却又说不出是哪不同。

    高正阳笑而不语,他肉身真正进入七阶上品,这种实质上的巨大进步,让他从身体到精神都发生巨变。

    但这种变化又极其细微,完全藏在他的体内。却又不是简单观察就能看出问题的。

    也是月轻雨武功高明,剑意通玄。和他又特别熟悉,才能发现这种细微近乎无形的变化。

    月轻雨看高正阳的样子,就知道他不会解释。心里有点不舒服。想到如果是她姐姐在这,高正阳肯定不会装神秘。不禁暗骂:小气鬼。

    心情有不好,月轻雨也不想再多说话了,她道:“你既然回来了,晚上我们去探上古遗迹。”

    “好。”

    高正阳一口答应。他左右无事,距离七国会盟也还有一个多月,陪着月轻雨去看看也好。对于上古遗迹,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一言为定。”月轻雨脚尖轻点,人就像蝴蝶一般飘飞出去。

    高正阳目送那飘然白影消失,才举步进了正房。

    晦明一如既往的坐在那,身上的那股老朽气息,似乎更浓厚了几分。

    高正阳恭敬施礼,“大师,我回来。”

    晦明自然早就知道高正阳回来,他微微抬起的眼皮扫了一眼,立即又闭上了眼睛。

    “你的进境很快,很不错。”晦明语气平淡,心里却是异常惊讶。他闭上眼睛,其实也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想法。

    十天不见,高正阳的金刚体居然又进了一大等阶。

    这有些太惊人了!

    要知道高正阳肉身天生强横,没修炼金刚体之前就已经是炼体七阶。现在他跨越一个大等阶,赫然是八阶炼体了。

    晦明甚至有些嫉妒,他从七阶到八阶用了是三十年。高正阳,总共也没用几个月的时间。这差的有些太多了。

    无相说的对,高正阳天生适合修炼金刚体。按照这个进境,也许他能突破九阶限制,肉身成圣。

    晦明想到这里,心情甚至有些激动。千年以来,再不见圣者踪迹。佛门如果能出位圣者,必将把佛门发扬光大,甚至能把道门完全打压下去。

    “金刚菩提的效果很好。”高正阳也没隐瞒,把金刚菩提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当然,他没说钛极合金的事情。

    晦明听完后沉默了下,有些歉意的道:“这事到是老僧有些疏忽。”

    晦明并没服用过金刚菩提,对其效果并不熟悉。他也只是通过金刚诀上的释义,才知道金刚菩提的情况。也没想到,高正阳和其他修炼者不同。

    “是我有些粗心,和大师何干。”高正阳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在金刚菩提上他的确有些想当然了。

    晦明却有些惭愧,高正阳到底不是他的弟子,他也就没那么上心。差点出事。

    趁着这个机会,晦明决定弥补一下。他把这么多年修炼金刚经的经验,和高正阳说了一遍。

    高正阳看机会难得,也问了一些金刚诀中始终不太明白的问题。

    晦明都耐心做了解答。并针对高正阳的情况,给予许多建议。

    高正阳觉得,大有收获。晦明到底是九阶武道强者,不止是拳法高明,在金刚诀上的见解,更是高深。有这样的大师解惑,许多修行上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短时间内,高正阳当然不可能再有什么突破。但有了这些积累,他就能看清方向,不走错路。为下次突破做好准备。

    晦明也对高正阳的悟性极其满意。有些窒碍,一点就透。在某些地方的看法,都别有新意。对他也颇有启发触动。

    晦明也暗自可惜,要是在百年前遇到高正阳,他也许有机会步入九阶巅峰。现在身老神衰,早年的伤也复发,却是再无可能进步了。

    两人一问一答,气氛愈发融洽,一直聊到天色暗黑。

    高正阳看时间不早,虽然还有许多问题想要探讨,却不好再说下去。反正来日方长,想要学习什么时候都行。

    他话题一转道:“大师,前次我和您说过,有一座神武擂台的比武场。”

    晦明点头,这种大事,他当然不可能忘记。

    高正阳接着又道:“这个比武场不是我发现的,而是练惊鸿发现。我和他发生了点冲突,现在化敌为友,愿意投身佛门。”

    练惊鸿现在是自己人,高正阳也不想神之契约的事情。随口带过,只是指出练惊鸿现在绝对可靠。

    晦明想了下慢慢说道:“这是好事啊。”

    铁甲玄兵可是好东西。有了练惊鸿,佛门和其他国家说话的底气也的足上不少。

    “现在很多人都盯着练惊鸿,还想烦请大师送练惊鸿去总坛。”

    高正阳恳请道。

    晦明点点头,“这事情很重要,老僧会把人安全送到。”

    练惊鸿地位很重要,此去佛门总坛又路途遥远,必须有人看着。晦明虽然几十年没动了,但护送练惊鸿却不容推辞。

    高正阳也很高兴,有晦明护送,练惊鸿就可以放心了。如果晦明都挡不住,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认命了。

    趁着夜色昏沉,月轻雨又没来。高正阳带着晦明去了龙门茶楼。

    才进入地下比武场,练惊鸿就迎上来。

    高正阳给练惊鸿介绍了一下,练惊鸿也很高兴,对晦明执礼甚恭。

    这种尊敬,完全是发自内心。比起对高正阳来,更多了几分自然。

    高正阳也有些感慨,练惊鸿都不认识晦明,可一听晦明的名头,心里上就跪了。本能的就给予晦明足够的尊敬。

    九阶强者的威风,由此可见一斑。

    相比之下,高正阳虽能控制练惊鸿生死,却不能让他产生那种由衷的敬畏。

    收拾了一下东西,练惊鸿就跟着晦明走了。至于这座茶楼,练惊鸿早就安排好了。也不用高正阳费心。

    等高正阳回到天马寺,月轻雨早就在院子里等着了。

    “姐夫你又上哪乱跑了,别是去会柳青歌那个骚狐狸精了吧!”

    月轻雨明眸转动,似笑非笑的调侃道。

    顿了下道:“听说柳青歌出了点事,连贴身侍女都死了?”

    高正阳无所谓的道:“是么。她倒霉你不是更开心。”

    月轻雨本是想试探下高正阳,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暗骂高正阳狡猾。

    “柳青歌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前几天山国朝廷大举出动,把天岳都藏身的血魔宗全部斩杀。魔门的情况可不太妙。”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高正阳哪能让个小丫头套出话去,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哼,我是听说魔门震怒,据说有几个强者准备来天岳都。姐夫你还是小心点。”月轻雨很好心的提醒道。

    高正阳道:“来就来,人多了更热闹。再说,也找不到我头上。”

    高正阳转又道:“你不说去上古遗迹,赶快走吧。”

    月轻雨轻哼了声,有些不满意高正阳打断她。但上古遗迹要紧,也就没斗嘴。

    “跟上我。”月轻雨叮嘱了一句,人当先飘飞出去。

    月轻雨的轻功绝妙,远在高正阳之上。她又刻意不等高正阳,一直在前面疾驰。

    高正阳虽说不上累,可只能遥遥在后面跟着,怎么也拉不近距离。

    一路疾驰,直走了快两个时辰,前方的月轻雨才停下脚步。

    高正阳几个纵跃,落在月轻雨身旁。

    “这里是天王洞,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修建的,也不知是哪一路的神仙……”

    月轻雨指着两侧的山洞,给高正阳介绍道。

    这里其实是一座小山,中间有一条天然的巨大裂缝。也不知是谁在裂缝中修了石路。又在两侧山壁上开凿山洞,雕刻了许多神像。

    夜色本来就深沉,站在巨大裂缝中,两侧都是高高山壁,更显得阴森黑暗。

    夏夜里本来还有些闷热,但站在这里,却只觉浑身发冷。

    高正阳调整眼眸,周围的光线立即明亮起来。那些深藏在山洞中神像,也变得异常清晰。

    神像都穿着盔甲,手执各式武器。因为时间太久了,神像早就风化掉一层又一层,五官什么早就看不清楚了。但从他们的站立姿态来看,都显得很是威武凶猛。

    看起来就像是给带兵将军们修建的神像。

    “走吧,上古遗迹就在里面。”月轻雨声音放的很低,在这深幽阴森的地方,她似乎也不敢太放肆。显得极为收敛。

    高正阳没说话,静静的跟在月轻雨身后。

    反倒是月轻雨不太喜欢这种幽静,她自顾说道:“我也是听说天王洞很神异,就跑过来游玩。进入这里后,我感觉到了神剑的震荡。就在这里转了几天,终于找到了入口……”

    月轻雨说完,高正阳还是没有反应。这让她有些不高兴,“你到是说话,别像个鬼影子似的跟在那,怪吓人的。”

    高正阳笑了一声,“你不是害怕吧?”

    “哼,我怕什么。”月轻雨很骄傲的扬着下巴,声音也拔高了不少。

    娇嫩的少女声音,是空荡的山洞中引发了回音。“怕什么、怕什么……”

    月轻雨说是不怕,心里还真是有点发虚。要不,她早就一个人去上古遗迹了。

    “你真不怕么……”身后的高正阳,声音也飘忽起来。

    月轻雨心里打了个激灵,她当然能看清周围环境,可这里没有人气的空冷虚寂,却让人本能的压抑不安。

    因为山洞内道路狭窄曲折,无法并行,月轻雨只能一人走在前面。高正阳故意吓唬她,更让她有了压力。

    “你别是吓唬我,没用的。”月轻雨哼哼道:“我有神剑在手,魔来杀魔,鬼来杀鬼。”

    月轻雨还真不是怕鬼,冰魄神剑可是上古传下来的九阶神兵。只是神剑本身,就能辟邪驱鬼。

    但这世上可不止有鬼,还有各种各样强大的存在。这里又是上古遗迹,谁知道里面有什么。

    越是未知,就越让人心里害怕。

    月轻雨虽强,到底也有害怕的东西。心里发虚,想的也就越多。

    “嗯、”高正阳在后面拉了月轻雨一把,把手伸到她面前。

    月轻雨很茫然,“你干什么?”

    “我看你有些害怕,把手借给你牵一下。”高正阳很温柔的说道。

    “别闹。”月轻雨脑子转了一下,才明白高正阳的意思,她气的直咬牙,这个时候,高正阳居然还想着占她便宜。真是可恨。

    高正阳道:“姐夫可是很诚心的。”

    月轻雨还想拒绝,高正阳已经一把牵起她小手,“这回不用怕了,走吧。”

    月轻雨小脸又是一红,她急忙运转元气压下沸腾气血。但她也知道,运转元气肯定会被高正阳察觉。心里更是羞涩。

    但高正阳的手修长有力又很温暖,握着有一种让人异常心安的力量。月轻雨想甩开又有些舍不得。

    她哼哼了两声,也不知该说什么。佯作想扔开高正阳的手,可对方握的到很紧。

    月轻雨也怕高正阳真的撒手,做了个样子,很快老实下来。

    两人在黑暗中这么沉默起来,一前一后的牵着手走路。

    这种姿态其实很不舒服,但月轻雨却觉得挺不错的,心里一下就安定了。她反过来紧紧握着高正阳的手,心里想法也多了起来。

    “这个姐夫,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月轻雨心里嘀咕着,不知怎么的,就有些羡慕嫉妒起月轻雪来。

    高正阳虽然出身卑微,却能从小就陪着姐姐,喜欢着姐姐。

    姐姐虽然孤单,这世上终究还是有一个人是真心爱着她的。

    月轻雨禁不住有些黯然,小姨对她虽然好,却不是那种温柔的亲情。从小长到大,月轻雨都习惯了一个人去面对所有问题。她本来也觉得,什么亲情、男女之情,都是无用的。只有手里的剑才是真的。

    “喂、”后面的高正阳突然喊了一声。

    “你喊什么?”月轻雨正沉浸在感伤中,突然被打断了,感觉极其不爽。

    “没什么。”高正阳微微笑道:“怎么样,我的手舒服吧?”

    月轻雨被问脸再次红了,本想甩开高正阳是手,可却说什么都舍不得。就只能闷头不说话,任凭高正阳调侃。

    高正阳本就是逗月轻雨玩,可看她似乎真的有些害羞了,也不好继续再说了。

    女孩子脸嫩,真被说毛了没准要翻脸。

    又走了一会,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很大的石洞,地面的很平坦。石壁上有一尊五六丈高的石像。

    也许是因为深藏在地下的缘故,这个石像的面目还颇为清楚。能看的有三只眼睛,一手拿剑,一手拿着长杖。

    “就是他了。”月轻雨指着石像道:“我在家里的一本藏书上见过这个石像,据说是我们月家的祖先。”

    高正阳看了眼月轻雨眉心那道垂针的痕迹,心里微微一动。这眉心的印记,还真的有些像眼睛。

    记得月轻雪就是眉心有一只天眼。说起来,还真和这石像有点相似。

    三只眼睛的神像,也不知的在这里待了多少时间。

    也许是地下太冷了,神像上还有几分森然寒意。

    “准备好,我要打开门了……”

    月轻雨催发出冰魄寒光剑,指着对面的巨大石像,剑光陡然一盛。

    石像额头的第三只眼睛,无声无息的睁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