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43章 神甲的威风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血神旗,永远是那么的灵动、张扬、妖艳。

    进入天岳都以来,高正阳一直就没用过血神旗。主要是血神旗是上古神器,本质极其狠毒。

    在神武擂台上,高正阳杀的那几个八阶强者,不但没能反馈元气精华,就是神魂也都被神武擂台的特殊力量吸收掉了。

    出于谨慎,高正阳没敢使用血神旗。万一和神武擂台本身的力量起冲突,就不太妙了。限制元气的战斗,血神旗也没什么大用。

    通过这段时间的温养,高正阳运转起血神旗来愈发如意。

    血神旗一出,磅礴浩荡元气汹涌运转,龙飞九天的相应穴窍全部打开运转,高正阳从六阶一跃进入七阶。

    等阶上的变化,代表着高正阳掌握了更强大的元气,能把龙飞九天的神妙完全施展出来。

    龙飞九天这一式变化,速度并不是特别快。却有一股神龙乘风御气翱翔九天的恣意、傲然。

    高正阳身如飞龙,就这么从哈勒头上飞跃而过,一去十余丈。

    哈勒目光被血神旗阻挡,心却不乱。六只手臂握着长剑,骤然逆转回去。

    由顺而逆的变化,哈勒转变的极其自然,甚至没有一丝勉强和滞涩。

    之前的疾转剑轮,似乎都是在为此刻的逆转蓄力。

    逆转回来的剑轮,剑势更加凌厉森然。雪色剑光,刹那间在空中拉出一道长虹。

    在空中飞舞飘扬的妖艳血神旗,被冷冽剑光绞碎成无数流光。

    龙飞九天可不止是飞起来好看,高正阳在空中飞行的轨迹曲折飘忽,无可琢磨。

    哈勒在后面御剑疾斩,却总是无法捕捉到高正阳的去向。越是如此,哈勒剑下愈发用力。

    寒光剑虹所过之处,数十名魔族爆成一团团血雾。

    魔族坚实的身体,厚重的重甲,在疾转剑轮下脆弱无比。

    全力运剑的哈勒,根本没有余力留手。更不会为了几个魔族而留手。

    只要能杀死高正阳,就是所有的魔族死光了又如何。

    再如何凶猛的剑势,终究也有势尽的时候。

    哈勒催发的剑轮把血神旗全部绞碎,却差之毫厘,没能伤到高正阳。

    等他剑势稍顿,高正阳人就出了古天岳比武场的大门。

    横斩虚空的冷冽剑光慢慢消散,露出哈勒巨大威武的身形。

    哈勒本就不擅长小范围腾挪,高正阳身法又太过灵动,刚才他驾驭剑轮都没能留下对方,现在就更不可能追上了。

    后面的哈赤娜恨恨的发出数十道巨大青色刀刃,追着高正阳的身影疾斩过去,在大门对面石壁上留下了数十道深不见底的痕迹。

    哈赤娜和哈勒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无奈之色。

    再如何愤怒生气,可不得不承认对方很狡猾,武技也臻于完美。

    在两个强者夹攻中,抓住电闪即逝的机会,施展身法强行突围,居然毫发无伤。这种本事,让两个魔族强者也要暗自赞叹。

    逃走一个,剩下这个可不能让他逃了。

    哈勒和哈赤娜的目光,同时落在角落里练惊鸿。

    “我要生嚼了他!”哈赤娜拿着法杖对哈勒一横,示意哈勒不要插手。

    练惊鸿修为很高,可战力太弱了。哈赤娜有十成把握,五个法术解决对方。

    让哈赤娜有些惊奇的是,练惊鸿老脸带着几分诡笑,全没有一点惊慌。

    哈赤娜正想出手时,天空上一道金光落下,罩住练惊鸿。

    “再见。”练惊鸿笑着对哈赤娜摆了摆手。人就随着金光一起消失无踪。

    古天岳比武场上方,同时出现了多面巨大水镜,显现出练惊鸿的身影。

    “神武擂台!”哈赤娜一个头颅上红发飞扬而起,化作一道冲天烈焰。她血红的眼睛中,也如同烈焰般在滚滚燃烧。

    哈勒深深的看了几眼水镜,说道:“他上去比武,总要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

    “这处神武擂台不错,可惜那人族溜走了……”

    哈赤娜说起这个,还是忍不住愤怒,头上熊熊燃烧的火焰也更盛了几分。

    要是能杀掉那人族灭口,他们也许就能占领这里。

    神武擂台之间还可以互相连通,那时候他们就能通过魔界的神武擂台,直接来到人界。

    这样的方式消耗巨大,却特别安全隐秘。让人无法察觉。关键的时刻,甚至能通过这个通道来改变战局。

    哈赤娜越想越怒,“那人族别让我再看到……”

    “让你看到怎么样,咬我啊!”

    哈赤娜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两个魔族强者同时转身,就看到高正阳大步从正门走进来,身上的金甲闪着华丽堂皇的金光,简直有些刺眼。

    “九阶神甲?”哈赤娜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火红双眸。

    纯金色的盔甲,把高正阳全身上下都严实的包裹起来,不露一丝空隙,只有脸露在外面。

    盔甲更接近是板甲风格,胸、肩等部位浑然一体,裙甲如同六片莲叶,兼具优雅美观,腿甲等部位也都练成一体。在肘部后各有一道弧线利刃,膝盖出远圆锥状锐刺。

    这套九阶神甲,既有皇者的堂皇、华美、威严、大气,又有霸者的刚猛、强力、勇悍、霸道。

    盔甲后面飞扬飘拂的血神旗,如同巨大的血色披风,又像威严的血色战旗。也给龙皇甲增添了几分飘逸优雅。

    魔族和人族的审美有巨大差异,但两个魔族强者都被高正阳这套龙皇甲所吸引。其他魔族虽然看不出神甲奥妙,却都本能的感觉到这套盔甲的不凡。

    迎着众多魔族惊呆的目光,高正阳心满意足的放下龙头盔甲的面甲,“诸位、玩耍的时间结束了。”

    纯金色的面甲,就像神祇的面容,冷漠而威严。面甲后一双幽深如渊的眼眸,冰冷深沉的让人心悸。

    无风自扬的血色披风,就像无数血色鬼神在嚎叫咆哮。

    那汹涌如海的杀气,瞬间席卷全场。

    九阶龙皇甲,可不止是给高正阳增加了一层厚实硬壳。龙皇甲和高正阳神魂融合,对他的神魂力量也有着极大的加持效果。

    强大的力量,也让高正阳逆天而行的强横神意真正释放出来,血神旗上的无尽杀气,也是第一次完全释放出来。

    血神旗的上一任主人血狼皇虽然不算绝顶强者,也是杀尽亿万生灵,把它凝炼成型。

    这件上古神器,就以喝血吃肉为生。跟着高正阳以后,却是过的颇为憋屈。也只有在魔界那次,算是吃了一次饱饭。

    上古神器,在封闭的地下古比武场,终于能毫无顾忌的释放煞气,嚣张跋扈一次。

    血神旗虽然还远没有达到全盛时期,但它释放出的煞气凶威,结合高正阳杀死千万魔族的强大杀意,已经能压制一切天阶下的敌人。

    众多魔族都是百战强兵,大都是悍不畏死。但被高正阳身上的煞气一卷,也都浑身发冷骨软筋麻。没人敢再直视那如凶戾如魔神般的霸气身影。

    天阶强者最强大的地方,就是能轻易压制天阶以下的敌人。只有组成战阵,或是有相应的防护手段,低阶才能依靠数量压制天阶强者。

    残存的一百多魔族,本来有整齐的战阵。却倒霉的被脾气火爆哈赤娜轰破,在天阶战斗中,立即就变成了一群累赘。

    别说众多低阶魔族,就是两个八阶魔族强者,被高正阳浓烈杀气一冲,也是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哈赤娜算是好杀的,但杀个几十万算了不起了。和高正阳一杀千万的家伙,还是没的比。

    两个魔族强者的武魂、阳神,被如同高正阳释放出的实质杀气淹没。虽不至于被震慑,也只能是极力自保,再无暇分心他顾。更没余力去护住其他低阶魔族。

    “这家伙到底杀过多少生灵,杀气太重了!”哈勒有些骇然的惊叹道。

    再次出现的高正阳,让哈勒有种看不透的感觉。他有种直觉,这次情况似乎不太妙。

    哈赤娜对着哈勒的那个头颅,注意到哈勒脸上露出的谨慎凝重之色。她异常不满。“你个废物,难道还怕了一个人族!”

    哈赤娜这个青发头颅激动大叫,“你让开,我来杀死这个小崽子!”

    哈赤娜正前方的红发头颅却不肯让地方,也跟着大叫道:“白痴,安静一会。看我怎么收拾她……”

    另一个白发头颅最冷静,劝道:“大敌当前,都不要激动,我们一起合力收拾他。”

    其他两个头颅却理都不理,自顾在那争吵。“让开、快让开,看你释放的火弹,连蜡烛都不如!”

    “白痴、白痴,我真想把你一起烧死……”

    哈勒脸色更难看了,三首魔族虽然三个头颅,却只有一个思维为主,其他两个头颅几乎不会有独立的思考的能力。哈赤娜为了修炼法术,把自己分裂成三个思维,实力变强大了,人也变得疯疯癫癫。

    这次施展传送法术,更是出了巨大偏差,整队人马不知怎么就跑到这个古比武场来。哈赤娜似乎在传送中受到了冲击,变得更加疯狂,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力。

    正常来说,哈勒作为武者应该冲上去,和高正阳近身搏杀。再由哈赤娜在旁边施展法术干扰。只要配合默契点,能发挥出可怕的战斗力。

    但哈赤娜这个样子,哈勒可不敢冲上去。万一她脑子抽风,把他都一起用法术砸。那就太危险了。

    哈赤娜根本没在意哈勒,她几个头颅吵是吵的,却不耽误攻击。

    红发头颅挥动法杖,接连释放了五个巨大火弹。

    熊熊燃烧的火弹炽烈的如同一颗颗小太阳,连珠向高正阳射落过去。

    火焰弹这种法术,其实等阶并不高。但随着法师的修为提升,火焰弹的威力会不断提升。所有的高阶法师,都会使用这门法术。

    哈赤娜发出的火焰弹,看着很缓慢,可只是感官上的一种错觉。火焰弹完全是由元气凝练而成,并非真实火焰。在法师强大神识引导下,百步之内也是念动既至。

    高正阳距离哈赤娜,也不过一百多步。五个火弹闪耀间,就像高正阳轰落下去。

    火焰弹即将爆发前释放出的强光,把整座比武场的照耀一片通明。众多低阶魔族在猛烈的强光下,都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

    低阶魔族的脸上,都露出绝望之色。

    在这个封闭的比武场中,五颗连发的火焰弹爆发的威力是毁灭性的。至少,绝不是他们所能抵抗的。

    高正阳也是毫不迟疑,运转龙皇戟就直刺过去。

    龙皇戟精准刺中第一个火焰弹,诡异的是,其他四颗火焰弹也同时跟着一起爆炸。

    火行元气爆发性是最可怕的,哈赤娜的五颗连发火焰弹更是有着特殊技巧,五颗火焰弹通过法阵共鸣连接在一起,任何一颗引爆,其他四颗都会同时爆发。

    五颗火焰弹叠加在一起,释放出的威力何止倍增。首当其冲的高正阳,立即被高温和强光所淹没。

    纯粹的毁灭性火焰和冲击,狂暴无比的摧毁着它们能触及到的一切。

    靠近高正阳的低阶魔族们,在强光中变得透明,然后爆裂、破碎,最终血肉都被高温所销熔,变成一片片黑炭,坚固的钢甲,则分解成碎片,在强光中燃烧飞射。

    瞬间,古比武场就成了火焰地狱。

    所有的低阶魔族,几乎都是在第一时间被轰碎。

    如此狂暴的元气冲击下,就是法师的强大神识也被涤荡一空,无法查探到高正阳的情况。

    哈赤娜神智分裂,整个人变得如同疯癫,但战斗智慧还在。她释放火弹术后,就是转移了位置,又给自己加持了逆光水镜术,把自己先一步保护起来。

    逆光水镜不但能折射光,还能折射法术和武道攻击。也是水行法术中极其高明护身法术。哈赤娜也是进入八阶后,才能施展这个法术。

    站在逆光水镜后,哈赤娜又放心的施展另一门法术。这门威力强大的千刃锁魂术,等阶更高,以哈赤娜的修为,也要一段时间颂咒才能施展。

    全心全意颂咒持印的哈赤娜,强大阳神突然生出警觉。

    她几乎本能激发了护身的火焰灵盾,这是一个储存在她手镯中的护身法术。以火为盾,是天阶法师才能运转的高阶法术。

    聚集的火焰灵光才升腾起来,一点寒星就猛然印入她赤红如火的眼眸中。

    其他两个头颅,眼眸中也都同时倒映出那点寒星。

    死亡的冰冷,让哈赤娜狂热的脑子一下清醒过来。这颗寒星是那人手中长戟!

    哈赤娜通过水镜,看到过高正阳的投枪术。但也只是匆匆一瞥。虽然知道投枪术的厉害,也没太过在意。

    直面飞射而来的长戟,哈赤娜才感受到长戟上那股气势。

    长戟所指,似乎连太阳都能射落,苍穹都能射破。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抵抗。

    哈赤娜不甘心受死,拼命挥动法杖,想要格挡开这一击。

    她挥动法杖之际,长戟就已经贯穿了她的眉心,震颤摆动的长戟,不但摧毁了她的神宫,连她凝聚成型的阳神都被轰碎。

    龙皇戟余力所及,不但轰碎其他两颗头颅,还把哈赤娜上半身都爆成一团血雾。

    不可一世的八阶法师,就这么轻易的被轰杀。

    哈勒在旁边看的眼角一抽,心里又多了几分惧意。从战力上说,哈赤娜其实要比他高不少。法师的保命手段也多。危急时刻,甚至能舍弃身体把阳神逃遁出去。

    法师到了七阶后,神魂经过日光洗练,变得异常坚韧,就成了能独立存在的阳神。其实,和天阶武者的武魂一样。只是阳神专注是真正神魂所化,施展法术的威力更强,还可以脱离肉身独立存在。

    正常来说,阳神不惧刀枪。只有强大的武魂之力,才能给阳神致命伤害。

    高正阳投枪术不但轰碎哈赤娜肉身,连她阳神都一起轰碎。这就有些太可怕了。

    不过,对方连手中神兵都投射出来,这可是个机会!

    神兵是能用神识召唤回来,但是,这种召唤可没那么容易。

    从神识牵引,再到神兵转化为虚幻,重回神宫。再从神宫中催发出来,这需要一个过程。再快,也需要两三个呼吸时间。

    哈勒三双眼睛同时闪过杀气,他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三首魔族剑客,也有着足够的决断。心思转动间,脚下发力,人就化作一道剑光直射出去。

    以剑开路,能让让速度在短时间内达到极致。

    比武场中的强光已经消散,但炽烈高温还没降下来。

    无形的空气,在高温中蒸腾扭曲。哈勒挥剑而进,剑气在蒸腾扭曲的空气中斩开一条笔直的通道。

    通道的另一端,就是高正阳。

    哈勒的武魂完全锁定高正阳,只要他敢退避,随之而来六臂雷光斩斩碎。

    强者之争,有时候就在这种细微之极的地方见胜负。也许只是一个心意变化,一个情绪波动,战斗就结束了。

    高正阳并没动,他稳稳站在那,和魔族相比极其矮小的身影,却有着巍然如山的稳重强硬。似乎没有任何力量能让他动摇。

    他身后那飞扬的血色披风,更是妖艳的刺目。就像无数饥渴的血色鬼神,正在等着吞噬哈勒的生命。

    哈勒没有被对方气势所动摇,他的武魂发出一声极其高亢不屈的历啸。

    手中九尺长的重剑,迎头向高正阳斩去。

    哈勒六柄长剑,似乎都融合到这一剑中。一剑斩落,就像一道笔直电光落下。

    高正阳甚至感觉到周围猛然一暗,因为一切光芒都被那剑光所吸收。甚至是周围所有的元气,也都被集中在这一剑上。

    包含着强大武魂和元气的一剑,沉重如山又快似电光。

    高正阳身形飞跃而起,迎着那电光猛然出拳。

    这一式拳法正是战龙在野。

    高正阳没见过敖贞战斗的样子,这一式战龙在野,完全是他自己战斗意志结合敖贞的至尊至胜气势所成。

    威势赫赫如电如光的长剑,突然分化出五道剑光。

    或刺、或斩、或抹、或切、或撩,五道神妙之极的剑刃,同时落在高正阳身上。

    被五道剑刃交错斩击的高正阳,身体立即扭曲变形,唯有他那一拳,气势反而更凶厉。

    可怕的五剑,却没能阻止高正阳出拳。

    拳到,乌沉剑刃猛然扭曲断裂、崩碎。

    拳力所及,哈勒握剑的手臂也猛然碎裂。哈勒身躯巨震,他虽还有五只手臂,可中了高正阳崩山裂地一拳,浑身都软了。空有五只手臂,也运不动剑。

    高正阳身躯一扭,如蛇般顺势挤入哈勒怀里,一式神龙探爪,正扣在哈勒胸口上。

    哈勒胸口寸许厚的地母钢甲,就像薄纸一般,被高正阳轻易抓碎。

    不等哈勒回剑,高正阳就擦着哈勒腋下飘飞出去。

    如电般明耀剑光,只是把高正阳血色披风斩开几条裂缝。

    血色披风一抖,那缝隙转眼消弭不见。

    哈勒慢慢放下手中的剑,转过身道:“我剑法比你好。”

    “然并卵,你还是输了。”高正阳淡然说道。

    哈勒眼中露出茫然之色,他有些听不懂高正阳的话。停顿了想,他胸口猛然碎裂炸开,上半身化作了一团喷涌血雾。

    血神旗在空中飞扬,似乎在无声的欢唱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