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41章 借路回家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玉树琼葩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

    悠扬乐曲声中,一群身着白色纱裙的窈窕美女,翩然起舞,一面齐声轻歌。

    她们容貌都容貌秀丽,声音甜润柔美。雪白纱裙中,领口、腰间、腿部、背部都有许多镂空,隐隐可见其中凝脂般雪嫩肌肤。

    众女美而不艳,华而不俗,在灿然银月下边歌边舞,恍如一群仙子。

    这首念无俗,是高正阳以前赏梨花时做的一首词,其实就是抄丘处机的那首。但不得不说,这首词格调极高,颇有仙气。

    由一群雪肌玉肤的年轻美貌女子来演绎,颇有几分那种皎洁、高华的仙子气象、意境。

    最妙的是这座水榭临水建,远方灵源湖波平如镜,倒映着银月,水月交融,也让水榭恍如仙境。

    高正阳参加过很多宴会,包括六皇子、九皇子组织的宴会。但在这次宴会无疑是规格、水准最高的。

    只说这些舞女,各个都在四阶以上。才能身姿轻盈如羽,做到舞姿飘逸如仙。

    而且看的出来,这群舞女是久经训练,歌、舞都有着极高的水准。

    东荒十部的各族族长也不过四阶!再看这群四阶美女,就知道这一场歌舞到底有多豪奢了。

    其他如桌椅等陈设,杯碟用具,酒菜食物,无一不精,无一不有来历说法。

    宴席上虽不见一点金碧辉煌,却无处不透着万年皇族的深厚底蕴和大气。

    高正阳也算颇有身家,见过世面,也被玉真公主的手笔震了一下。

    “法师这首念无俗,意气高洁,念之脱俗,真乃绝妙好词。”

    玉真公主举起三足青铜龙纹酒樽,对着高正阳遥遥一举,“共饮此杯。”

    玉真公主还是血红色齐胸长裙,裙子下摆极长,胸口上却露出大片雪色肌肤,样式颇为大胆。只是在长裙外面又罩着一层红色薄纱,若隐若现间又显得神秘性感。

    举杯的邀酒,大气又不失优雅。

    高正阳见多了美女,玉真公主无疑是其中最有味道的一个。

    月轻雪、月轻雨姐妹,都是天资绝伦,却还是太青涩。包括柳青歌也是如此。神武擂台的见过一个天狐族美女,到是很有几分勾魂夺魄的妩媚。却少了玉真公主的端庄优雅。

    现在的玉真公主,身体美丽又年轻充满活力,又有经历时光沉淀后的成熟。

    从心态上说,高正阳的年纪并不比玉真公主小,又有两世的经历,更能欣赏玉真公主的独特风韵。

    高正阳举起酒樽,遥遥对玉真公主示意后一饮而尽。

    如琥珀般的金君酒,内里含着多种灵药,经过大师酿制加工,窖藏了几十年后,那味道全部内敛起来。初入口时只是微微带些微甜,但等入胃后,酒里醇香逐步发挥,如火燎原,最后整个人身体都似乎被烧着了一般。

    高正阳身体强横,一杯进肚后,身上也热了几分,毛孔都被酒力打开。等到酒力完全消化,浑身上下都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坐在玉真公主下首的石桐的瞪大眼睛,她知道金君酒酒力极强,就是天阶初次喝下去也未必受得住。她本想看着高正阳怎么出丑,可让她失望的是,高正阳脸都没红。

    “好酒。”高正阳徐徐放下酒樽,由衷称赞道。

    的确是好酒,如果从药力上说,刚才一杯酒相当于一颗六阶灵药。重要的酒力能自行挥发释放,不需要刻意去炼化。

    一杯酒下去,高正阳体内的元气至少提高了半成左右。效果极其的好。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悟空法师此诗说尽人生快意潇洒……”

    玉真公主微笑道:“既是好酒,当然要尽兴才行。法师请。”

    说着,玉真公主再次举起酒樽。高正阳洒然一笑,也跟着举杯。

    如此,连饮三杯,玉真公主白玉般的脸颊上都露出一抹酡红。也让她多了几分娇媚。

    金君酒的酒力淳厚悠长,后劲更足。连饮三杯,绵绵酒力就像大江潮水般,一浪连着一浪涌来。以玉真公主的修为,没有刻意运转法力,也被淳厚酒力冲的有些微醺。

    到是高正阳身体强横,三杯酒下肚,气血活动开了,神色反倒愈发从容。

    石桐看的有些稀奇,她觉得高正阳连天阶都不是,这会就算不醉也该头晕脑胀,不知东南西北了。

    “和尚,我们也喝一杯。”石桐不给高正阳喘气的机会,跟着就举杯。

    以公主的身份,这么说话又失礼又降低自己身份。但她年纪还小,行事又素来肆无忌惮,玉真对她又疼爱,到也没人敢管。

    高正阳明白小女孩的心思,似笑非笑的跟着举杯。

    石桐被高正阳笑的有些不爽,又跟着高正阳连喝了三杯。

    “和尚、你还挺能喝的……”四杯酒下肚子,石桐小脸红扑扑的像红苹果一般,淳厚的酒力让她眼神都有些迷离了。

    她举着酒杯还想和高正阳拼酒,玉真看不过去,“桐儿,已经晚了,下去休息吧。”

    石桐很不服气,瞪着高正阳道:“我不走,我要把这光头灌倒才行!”

    说着还想站起来,可脚下发软,人差点栽在桌面上。

    旁边的侍女手疾眼快,急忙贴过来扶住石桐。

    “送云桐公主回去休息。”玉真公主吩咐道。

    石桐虽然有些不情愿,可她醉的迷迷糊糊手软脚软,被两个侍女搀扶着也抵抗不了,只是嘴里还在一直嘀咕的:“我不服气、不服气,这个光头明明呆呆的、我怎么会输……”

    等石桐走远,玉真公主才淡然道:“她素来娇惯,还请法师勿怪。”

    “不敢不敢。”高正阳不太得意这熊丫头,可也不会和她计较。当着玉真公主的面,自然更不会说什么。

    此时,刚好曲停舞止,一群舞女对着玉真公主和高正阳盈盈下拜。夜风从水面拂来,安静的美女们的衣袂飘拂,似欲乘风而去。

    高正阳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此风此月此水此人,俱都绝妙,却比金君酒更让人沉醉。

    玉真公主注意到高正阳的目光,心中一动,微笑道:“法师,她们歌舞如何?”

    “轻歌曼舞,如临仙境。”高正阳赞赏道。

    “她们都是自幼由宫廷大师教导,不止精通歌舞,琴棋书画、厨艺女红无一不通,各个都是身家清白的处子之身。法师既然喜欢,可以挑两个回去研墨奉茶,做些琐事。”

    玉真公主很随意的说道。但话里那句‘研墨’却是别有意味。似乎是调侃,又似乎是有些羞恼的讥讽。

    高正阳也不知玉真公主什么意思,但有两个贴身美女服务,随便干什么都行,这个福利真是难以拒绝。

    想当初在东荒群山时,兔族也主动送了个美丽侍女。可惜,不得不送给月轻雪。

    高正阳心里是喜欢的,可他身上太多秘密太多事情,可不能让玉真公主送过两小探子过来。而且,也没必要把不相干女孩扯进来。

    高正阳目光在众女身上环顾一圈,才正色道:“阿弥陀佛,贫僧一心向佛,不敢分心。还请殿下不要见怪。”

    玉真公主有些诧异,“法师不也说过,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法师风雅高才,又何必拘束。”

    “有所为,有所不为。”高正阳摇头道:“这世上有些事情,可能会想,但不会去做。有些事可能不想,却又不得不做。”

    玉真公主想了下,赞道:“法师见识高妙不凡,本宫佩服。”

    玉真公主众人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众多舞女、侍女、乐师,鱼贯而去。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又整齐有序。

    转眼的功夫,水榭中就只剩下玉真公主和高正阳两个人。

    高正阳也知道,这场宴会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皇兄早年和无相大师有过误会,自此越走越远,对佛门的厌恶也深入骨髓。”

    玉真公主一开始就说起皇帝石破天,也让话题变得沉重起来。

    高正阳没说话,这时候也不需要他说话。

    “本宫对佛门没有别的看法,也很尊重无相大师。值此万年大劫,人族更应该团结起来。原本不应该在小事上纠缠。但是、”

    玉真公主停顿了下,肃然道:“皇室的事,佛门不应该插手。尤其是皇位继承人,是我们的家务事。你懂么?”

    一句“你懂么?”说出来,三个字就像三柄无形利刃般,直刺高正阳心神。

    玉真公主并没有催发力量,只是语气凝重凛然,那股强大的气势就投射到高正阳的神宫内,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压抑。

    就像是晴天白日,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呼啸,电闪雷鸣。玉真公主的情绪变化,却比这个要激烈十倍,强烈百倍。

    直到此刻,这位帝国长公主,才展现出了站在巅峰之上的强者气息。

    帮助九皇子石中越的事,其实只是个计划,或者说是条线。但事情还没开始,对方反应就这么激烈,也超乎了高正阳的意料。

    这个时候,高正阳也明白了晦明当初在笑什么。他们早就料到了玉真公主的态度,却故意不说,让他来吃这个教训。还说什么要和玉真公主建立联系的话。

    对方这么强硬的态度,怎么建立联系!

    除非是和玉真睡一下,这是高正阳能想到的唯一联系方式。玉真对他颇为欣赏,春风一度也不是做梦。

    玉真公主到是极品美女,风韵十足。可惜,高正阳是纯阳之体,可不想就这么轻易送出去。

    高正阳沉默了下,微微摇头道:“殿下有些太高看贫僧了。”

    佛门是有扶植九皇子的意思,但目前这个情况,他们也不可能出多少力量。就是用高正阳联系着,等看看情况再说。

    就是这样,还招来了玉真公主的正式诘问。后续肯定更不可能有别的进展了。

    高正阳也没有否认玉真公主的指责,他只是把自己分量摆出来,告诉对方,他只是个六阶武者,对方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完全没必要。

    玉真公主嫣然一笑,“法师智深如海,岂能小觑。”

    “贫僧愚鲁,不懂的心机。殿下过誉了。”高正阳实话实说。他这人心思深,但懒得动脑,什么事都喜欢动手。

    别人觉得他智慧高,其实都是那些诗词带来的错觉。

    “贫僧已经明白殿下的意思,以后不会再和九皇子接触。还请殿下放心。”

    高正阳站起身,抬头看了眼夜空正中明月,说道:“时候不早了,请殿下早些安歇,贫僧告辞。”

    话不投机半句多。玉真公主既然没把他当回事,他也不想在这继续看对方脸色。

    玉真公主正想说话,远方天际突然升起一道冲天血光。

    那暗红血光滚滚如狼烟,又似乎似无尽妖魔堆积在一起组成的巨大通天柱,横亘在夜空中,煊赫刺目,散发着滔滔无尽的魔气。

    高正阳心里微微一冷,那股暗红魔气让他觉得极其不舒服。

    他微微眯起眼睛,调整着眼睛结构,把远方蒸腾红光不断拉近。

    仔细一看,冲天的扭曲红光实际上由三张巨大的面孔组成。那面孔表情不住变化,或笑或哭或怒。

    应该的某位绝顶强者的武魂,引发元气异变,这才能把异象传到千里之外。

    因为距离太远了,看起来只是一道冲天的光柱。

    按照高正阳估计,天岳封魔大阵早该启动了。对方居然能在元气压制下,真是了不得。其中的戾气魔气那么强,肯定是魔族强者。

    高正阳在魔界战斗过,对魔族的气息极其了解。稍作判断,就看出了对方来历。

    “天岳都居然有一位三首魔王!下网捕鱼,居然捞到这么大的一条!”玉真也显得有些意外,她叮嘱高正阳道:“今夜天岳都会有些乱,法师待在岛上不要动。”

    说着,玉真公主一拂袖,人就迈步进入虚空。虚空的空间波纹还在波动,玉真公主已经不知所踪。

    高正阳失笑,天岳都居然藏着一个九阶魔族强者,只怕是谁都没想到的事,这乐子可大了。

    换做其他人族强者,这事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不了表明身份,退出天岳都。

    可魔族就不行了。双方本就是死仇,没什么可谈的。而且,魔族已经暴露了身份。所有人都在看着,石破天就是想谈也不好开口。

    那九阶魔族也算倒霉,居然被天岳封魔大阵封住。这次只怕在劫难逃。

    高正阳很想跟过去看戏,九阶强者大战他还没见过呢。但他没有玉真公主的本事,抬脚就能横跨虚空,到达战场。

    从这个方面说,法师、术士,是要比武者高明。尤其是顶级强者,这种差距就会表现更大。

    当然,武者的强大个体战力,也是法师、术士很难比拟的。

    高正阳悠闲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他去不了战场,坐在这远远看戏也挺好的。

    一杯酒进肚,全身又热了起来。远方那通天的暗红魔气,却黯淡下去。一座黑色巨山,不知何时在天上浮现出来,把暗红魔气压制下去。

    “看那出手的气势,难道是石破天……”高正阳不认识那道如山的武魂,却能感应到其中厚重巍然气势。

    天岳都自然是高手云集,但有这种气势的只怕没几个。

    这里可是天岳都,石破天是稳稳立于不败之地。再配合天岳封魔大阵,这是必胜之战。他出来的刷刷名气也正常。

    高正阳正想着,心里突然生出一丝警兆。“不对,哪里出事了。晦明那不用说,不可能出事。真要出事,绝不会没有动静。”

    “很可能练惊鸿。”高正阳心思一转,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高正阳也有些急了,早和练惊鸿说过,怎么还会出问题。

    玉真苑和七城外的龙门茶楼,足有千里之遥。距离这么远,他就是想帮忙都帮不上。

    高正阳心虽急,却很冷静。他施展轻功出了玉真苑,人一头就扎入灵源湖里。

    灵源湖方圆几百里,水深千百丈。进入水里一直沉到底,没发现有人追来,高正阳放心的闭上眼睛。

    自从有了神武印,他还用过神武印转眼空间的力量。现在只能看看,能否通过神武印进入古天岳比武场。

    有了三级称号,打开神武印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等了一会,神武印完全催发,在高正阳神宫中就多了一个奇妙青光组成大门。

    高正阳知道,进入这大门就能直接进入神武擂台。

    他神识一动,打开了那道光门。

    周围的世界无声旋转破碎,一闪之间,高正阳人就到了巨大的石质擂台上。

    隔着金光,就看到对面是一个极其高大的身影。高正阳一眼就看出来,对方绝不是人族。

    这会他也没心情对战,再次打开神武印,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两个光门。一个是青色的,一个黄色的。

    高正阳估计,青色光门应该的是回到原地,而黄色的很可能就是去古天岳比武场。

    时间紧急,高正阳都没注意听对方的称号,只看到对方是长着双角的高大牛魔族。

    牛魔族看清高正阳后,咧开大嘴笑起来,但他笑容还没完全绽放,一点寒星已经在他眼眸中不断放大。

    牛魔族强者大骇,急忙挥动双斧狂斩,轰然巨响中,牛魔族就和手中双斧同时碎裂。

    高正阳收回龙皇戟,神识涌动人就进了那黄色光门。

    在出现时,高正阳人就到了熟悉的古天岳比武场。

    对面的练惊鸿,正满脸惊喜的看着他。只是一脸的血污,让练惊鸿看起来异常狼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