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35章 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大师,柳青歌说,近日天岳都将有大变……”

    高正阳回到天马寺,就面见晦明,把他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山国皇帝石破天,对佛门有极大敌意。高正阳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却不敢大意。

    晦明沉吟了下道:“借着天河妖兽这个理由,他们应该想启动天岳封魔阵。为九月的七国会盟做准备。提前三个月启动大阵,这一招的确是让人意外。”

    高正阳对法阵方面不了解,也不清楚天岳封魔阵到底有什么威力。但看晦明的神色,可不是什么小事。

    “天岳封魔阵到底有什么用?”

    晦明看了眼高正阳,作为佛门宗主,连世间最出名的十大封魔法阵都不知道,真是有些丢人。

    但考虑到高正阳的年纪,还有他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天岳封魔阵也不奇怪。

    “天岳封魔阵,是山国的护国大阵。平时并不运转。但只是大阵本身,就能封禁天阶力量。真正运转起来后,可以完全禁制元气。最神妙的是,只要佩戴大阵相应的法符,就可以在法阵中自如运转元气。”

    高正阳神色也凝重起来,这个法阵真的是作弊啊。一方被完全禁止元气,另一方却能自如运转元气。

    在这个法阵中,谁也打不过山国强者。

    晦明继续又道:“天岳封魔阵启动后,还能锁定大阵范围内高阶元气反应。也就是说,藏身在天岳都的所有强者,都会显露出行迹。”

    听到这里,高正阳恍然大悟。山国提前开启天岳封魔大阵,也是想把潜伏在山国的强者都找出来。

    “您要不要先出城避避……”高正阳有些担心,在一个能任意锁定元气的大阵里,九阶强者的威能也被压低到极限,这太危险了。

    晦明哑然失笑,“石破天是厌恶佛门,但他又没疯,哪敢对我出手。记住,我们佛门是一个整体。石破天能杀我,但他承受不起杀我的代价。”

    高正阳突然发现,晦明这个干瘪无趣的老和尚,也颇有几分老流氓的潜质。他这番话的意思总结起来很简单,老子是有组织的,谁敢动我!

    一直以来,高正阳都觉得佛门很软弱。当然,这里面主要是上一世的惯性思维。现在他才发现,他真是小看了佛门。

    这帮光头们,还真不是善茬。有撸胳膊挽袖子和皇帝对干的武勇。

    “不过,九皇子愿意和你搭线,又要联系玉真公主,这件事要重视起来。”

    晦明对天岳封魔阵并不如何在意,他更关心九皇子这条关系线。

    佛门在山国一直发展的不好,关键就是皇帝厌恶佛门。这里面当然有多利益纠葛,但皇帝的态度无疑也是重点。

    而佛门能在风国蓬勃发展,日益兴盛。主要也是因为皇帝和无相的好友,当年登基时得到了无相全力支持。

    扶植一个有潜力的皇子,对于佛门来说可是个好买卖。哪怕成功的机会不大,也值得尝试一下。

    “晚上你不要出去了。”晦明叮嘱了一句,就示意高正阳可以离开了。

    高正阳施礼告退,回到自己房间。晦明特意叮嘱他,那就是晚上还有事。他本想去和练惊鸿通个消息,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他前脚才进房间,隔壁的月轻雨就跑了过来。“姐夫,你一天天乱跑什么啊,是不是又去会柳青歌那个贱人了!”

    月轻雨这两个月来,大半时间都住在天马寺。她还认准了高正阳的房间。高正阳无奈,只能把隔壁房间收拾出来,把原本的卧室让给月轻雨。

    “是见柳青歌了。”高正阳随口答道。

    “哼,姐夫,我都和你说了,那贱人拿你修炼绝情天书,别看现在对你好,没准哪天就出手宰了你。”

    月轻雨一脸的痛心,一副怒其不争的架势。

    “这话你都说了一百多遍了,还能有点新鲜的么?”

    高正阳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换做别人我才懒得说呢,这不都是为了我姐么。”

    月轻雨小脸上都是悻悻之色,不高兴的哼哼道。

    高正阳一笑,“小姨子,我也有个消息要告诉你,过几天天岳封魔大阵就要启动了,你最好还是赶紧离开天岳都。”

    “嗯?”月轻雨脸色微变,想了下才道:“这个消息你是在哪听来的?”

    “柳青歌说的。”高正阳也不隐瞒,直接说出消息来源。

    从心里来说,高正阳还是希望月轻雨能尽快离开。她每天缠在这里,其实很麻烦。

    高正阳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想被别人知道。月轻雨也不是什么善茬,鬼心思特别多,不得不防。

    另一方面来说,她到底是月轻雪的孪生妹妹。高正阳也不想她在这里出什么事。那样以后都没法和月轻雪解释。

    月轻雨自语道:“柳青歌这个贱人说的,那大概是真事了。”

    顿了下,月轻雨对高正阳抿嘴一笑,“不过,我没什么可怕的。我才不走呢。我走了谁保护姐夫啊!”

    高正阳心里叹气,这小丫头真是麻烦。他问道:“你非要留在天岳都,到底想做什么?”

    月轻雨瞪着明眸,一脸无辜的道:“我不都说了,保护姐夫。”

    “再说这样没诚意的话,我们就没法作亲戚了。”高正阳冷着脸说道。

    “姐夫……”月轻雨也不怕,抓着高正阳的袖子,扭着小腰撒娇道。

    看高正阳还是冷着脸,月轻雨只能说道:“姐夫,我不都和你说过么,留在这里是为了元磁飞星。”

    “七国会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你可以出去了再回来。”

    月轻雨的话,完全没有说服力。高正阳脸色更黑了。

    月轻雨明眸转了转,还想说什么,高正阳打断她道:“废话就不要说了。”

    “哼……”月轻雨委屈的娇哼了声,“姐夫是自己人,我告诉你也无妨,你却不能和其他人说。”

    “说吧,我给你保密。”

    不知怎么的,月轻雨还真有些怕阴着脸的高正阳。犹豫了一会,有些不情愿的道:“我在天岳都来,本来是听了你的诗词不错,才跑过来的。但是、”

    月轻雨磨蹭了一下,小脸上都是为难之色,大眼睛巴巴的看着高正阳,似乎不敢在说了,只希望高正阳别在为难她。

    可高正阳神色冰冷淡漠,一点也没有缓和的迹象。

    无奈之下,月轻雨只能继续说道:“小姨就和我说,天岳城是上古战场,有不少远古遗迹,据说还有一座神武擂台藏在这里。让我在这碰碰运气……”

    “神武擂台你知道吧,据说是上古纪元的某个神祇建立的,遍布十方万界,通过神武擂台,可以得到十方万界的各种宝物……”

    月轻雨很热心给高正阳解释道。

    “我知道神武擂台,然后呢?”高正阳不耐的道:“说重点。”

    月轻雨有些委屈的撅了下小嘴,才又继续说道:“我在天岳城地下转了许久,神武擂台没找到,却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

    “就这样?”高正阳问道。

    “上古遗迹啊、不知是几个纪元前的遗迹,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月轻雨到有些激动了,瞪大明眸喊道。

    “呵呵,石家在住了一万年了,都没发现上古遗迹,你一来就发现了,你觉得这话别人会信么?”

    高正阳是真的不信,月轻雨这话里东西也太扯了。

    月轻雨气的小脸粉红,狠狠的瞪了高正阳几眼,才说道:“这个上古遗迹,必须是用冰魄神光剑做钥匙,才能打开。还有,只有我这样拥有天剑纹的灵剑体,才能感应的到。”

    说完了,月轻雨忿忿的瞪着高正阳,“这下满意了。”

    高正阳自觉挺无辜,哪就满意了。说了半天,月轻雨也就说了一个上古遗迹的事。

    其实,还是没什么实质内容。

    “上古遗迹你自己留着,我不要。”高正阳不想和一个小女孩见识,他也的确对什么上古遗迹兴趣不大。

    探索上古遗迹,危险肯定有,收获却难确定。他现在有了神武擂台,想要什么里面基本都有。而且他情况很特殊,对于外物的需求并不高。

    “那可不行,我把这么重要秘密都和你说了。”月轻雨明眸一转,又死死抓住高正阳的手握道:“姐夫,我一个人也不敢去遗迹,你一定要帮我。”

    “亲小姨子,也要明算账。”高正阳想了下道:“帮你也可以,不过呢,收获怎么分?”

    月轻雨低头考虑了一下,“三七分,我七你三。”

    “没兴趣。”高正阳一口否决,他对上古遗迹兴趣本就不大,分的又这么少,他是真不想去。

    而且,这个上古遗迹肯定有问题。否则,月轻雨怎么不喊她小姨。一个九阶强者出手,不比他强百倍。

    “四六!”月轻雨很痛快的提高了分成。

    看高正阳没反应,月轻雨又是一脸痛苦的犹豫了半天,才道:“五五分。”

    不等高正阳说话,她又激动道:“我发现的遗迹,我九死一生去探路,五成是我的底线了。”

    她那激动小样子,似乎都要哭出来了。

    高正阳笑道:“好,我们就说定了。”

    月轻雨这才转嗔为喜,“那好,趁着他们运转大阵,我们刚好去探遗迹。”

    “天岳封魔阵开启后,会禁制天地元气。我们探索遗迹,万一元气泄露。岂不是会引起皇帝的注意?”

    这种事可真不是开玩笑,真要把暴露踪迹,不但得不到东西,反而可能会被石国强者杀掉。

    月轻雨摇头道:“遗迹自成一界,除非你有打破虚空界限的力量。”

    “这个可不行。过几天我有事。”

    九皇子这条线可比遗迹重要多了。何况,遗迹什么时候探索都可以。九皇子和玉真公主却不会等他。

    月轻雨和高正阳四目相对,高正阳眼神坚定之极,让月轻雨意识到他绝不可能改变主意。

    最后,月轻雨无奈的叹口气,“好吧,谁叫你是我姐夫,我等你。”

    高正阳道:“遗迹既然那么隐蔽,放在那也丢不了。这几天天岳都局势紧张,你还是先出去避避……”

    “哼,我小姨是月紫影,谁敢碰我。”月轻雨满不在乎,停了下又道:“天岳封魔阵也没那么神,至多是压制元气。九阶以上的法器都能抵抗。”

    月轻雨自信满满的道:“姐夫只管放心,不会有事的。”

    等月轻雨欢快的离开,高正阳也收起脸上笑容。

    “九皇子石中越,魔门圣女柳青歌,月轻雨,无相、晦明,练惊鸿,神武擂台,上古遗迹……”

    高正阳沉下心,把轻重缓急梳理清楚。现在真不能乱来,一步走错,后面就难办了。

    到了子时,晦明还没动静。高正阳照例开始日常修炼。

    高正阳心神不断下沉,进入了内心深处的心佛界。

    心佛界能映照高正阳所见所闻的一切,是淬炼神识、心灵的无上秘法。

    高正阳前世就意志坚定,经过时空通道的洗练,神魂和钛极合金融合。再经过十方心佛印秘法洗练,这才能达到心灵完满圆融,近乎九阶强者的层次。

    放眼望去,心佛界天青云白,日高风清,青草如茵。更远方山峦起伏,绵延不绝。

    这个虚幻的心佛界,美景怡人,可惜,却没有任何动物。

    以高正阳的修为,可以把见过的人物、妖兽都投影进来。但心灵层次不够,这些投影很快就会消失。

    所以,在这个世界中是没有任何智慧生命的。

    高正阳心思一动,月轻雨就出现在他面前。

    月轻雨并没有看周围,她拉着高正阳,巴拉巴拉的自顾说着。所说的话,赫然是她之前和高正阳说过的那些。

    这是高正阳施展心佛投影,把之前一切重现。

    在心佛界里,高正阳能通过各种角度去观察月轻雨。甚至能触及到她的心灵层面。

    只要她表现出任何异常,在心佛界中都会被放大。

    虽然不能直接窥视月轻雨的心灵,却能通过种种手段来分析。

    除非是九阶强者,或是专门修炼过相关的秘法,能够控制所思所想的一切,才能不露任何破绽。

    对于月轻雨,高正阳其实并不信任。

    这个小姨子鬼精鬼精的,这次主动说遗迹的事,不是想坑他,就是想利用他。

    高正阳心灵完满圆融,对于危险有着强大直觉。他没感觉到危险,至少,月轻雨没有想害他的心思。

    想来应该的遗迹有一些限制,月轻雨也是被逼得没招了,才会找他帮忙。

    别看月轻雨出身皇族,但真说起来,只有月紫影这么一个小姨亲人。就是想找人帮忙,也没什么别的是选择。

    观察了一番,没发现什么问题。高正阳觉得,遗迹可以去看看。

    神武擂台就是上古纪元的东西,也许遗迹里有什么惊喜也难说。

    不过,连月轻雨都知道天岳都下面有神武擂台。可见,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大家都还没找到地方而已。

    高正阳本想着独享神武擂台,但他发现,神武擂台其实是个开放性的平台。他有了神武印,对于古天岳比武场就没了需求。

    练惊鸿没胆子冒险,比武场留在他那也没用。

    还不如把比武场拿出来,卖个好价钱。

    高正阳不喜欢当和尚,对佛门也谈不上有多少感情。但这么久接触下来,绝灭,无相,晦明,这几位的人品都极其坚挺。也让高正阳改变了对佛门的看法。

    至少,和无相他们是可以合作的。譬如神武擂台。

    高正阳正想着,心灵突然生出感应。他一拂袖,站在面前的月轻雨就无声消散。

    虚空中无形波纹闪动,晦明一步从虚空中走出来,到了高正阳面前。

    “有些事和你谈,在心佛界更方便一些。”晦明解释了一句。

    这里毕竟是高正阳的心佛界,哪怕晦明是他的师长,也不好就这么直接闯进来。这又和比武练拳不一样。

    就像去到人家做客,不论客人如何强势尊贵,都要和主人打声招呼。

    高正阳到不在意,他心佛界连打架都没问题,更别说聊天了。

    晦明并没说话,而是手持金刚印,沉喝一声,身上神光骤然大盛。

    金色的佛光冲天而起,瞬间覆盖心佛界,无远弗届。

    强大的力量,立即就冲破了心佛界的限制。

    “尼玛!”

    高正阳没料到晦明这么粗暴,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他急忙收拢力量,全力维护方圆丈许之地。勉强保住了最后这一块心佛界。

    至于外面的心象投影,已经在瞬间崩溃。

    高正阳心里都开始滴血了,心佛界虽然是心象投影,但要变成真正的心佛界,却需要消耗心力去勾画烙印。

    这个过程,就像是用心灵去绘画,过程极其复杂。

    晦明这一招,把他一年来的辛苦努力全毁了。

    高正阳心里很不爽,但对晦明却没脾气。不说别的,就说晦明传拳之恩,他就不能放肆。再说,他也打不过晦明。

    晦明看了眼高正阳的心佛,干瘪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带着一丝赞赏口气说道:“还不错,至少你的心念坚凝如石,不可动摇。”

    心佛界被毁灭,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起来,凝聚成心佛。他们脚下这块方圆丈许的土地,就是心佛力量所化。

    说到底,这个心佛界,唯有心佛是足够坚凝,不会为外力所摧毁。

    高正阳哭笑不得,“大师,您到底想干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晦明卖了个关子。

    他话音未落,虚空中又闪耀出一道金光。无相在金光中迈步走出来,来到高正阳面前。

    无相也打量了一下高正阳的心佛,如同琉璃般心佛,似乎坚不可摧。

    无相点点头,“很好……”

    高正阳茫然,不知无相怎么来了。但他隐隐觉得,将会有大事要发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