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34章 权势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一条轻舟上,高正阳对着满湖的莲花,又诗兴大发,又即兴做了一次诗词搬运工。

    好在这座碧水湖位于七城的城西,也有个西湖的别称。这首诗抄的恰到好处。

    “妙、妙、妙。”坐在高正阳对面的石中越,抚掌赞叹道。

    石中越羽冠青衣,少了平日的华贵庄重,更多了几分潇洒儒雅,就像是个普通的儒家书生。

    这次石中越出来游玩,并没有带随从在身边。所以打扮就很简单。也算是微服私游。

    “大师一首诗,却把六月西湖的美景说尽了。”石中越说着还连连摇头,似乎真的为高正阳诗词所折服,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柳青歌也轻笑着赞道:“大师诗情天纵,举世无双。吾辈望之不及,只能暗自羡慕。”

    她也穿着青衫,长发挽着发髻,用白玉法冠束着。看起来异常俊美,白玉般的肌肤由内而外的泛着光。

    因为太俊美了,把英气俊朗的石中越和温文尔雅的∞高正阳都压下去。引得船尾把舵的小女孩,目不转睛看着柳青歌。那样子似乎已经完全被柳青歌迷住了。

    “诗词小道,不过游戏。不值一提。”高正阳谦虚道。

    这大半年来,他不知听过多少人的吹捧,这类谦虚话也不知说过多少遍,说起来的异常娴熟。

    高正阳到也不是故作谦虚,他念的诗词都是抄袭的,说起来也没什么可得意的。再者,这世界终究是武者为尊。

    诗词,也就吟风弄月,没事念着玩玩。其实还真是文字游戏。

    高正阳的谦虚淡然,更让石中越和柳青歌佩服。

    石中越是皇子,见多了人心鬼蜮。柳青歌是魔门圣女,年纪不大也是阅历丰富。两人自然看的出来,高正阳这些话都是由衷而发。并不是假作客套。

    悟空以诗词佛偈名扬天下,却能如此冷静理智,并不为虚名所迷惑。

    和他的天纵才情相比,这份心性智慧才更让两人敬佩。

    尤其是石中越,更坚定了要拉拢高正阳的想法。

    “大师,我姑母极其信佛。不知大师这几日可有空暇,来我府上小住。顺便也给我姑母传法解惑。”

    石中越极其诚恳发出邀请,希望高正阳能到他家住几天。这样不但是为了联络感情,更方便在私下聊一些隐秘话题。

    高正阳有些意外,石中越居然邀请他小住几天,这和普通的吃饭宴会可是两回事。

    而且,石中越的姑母就是皇帝妹妹玉真公主。玉真公主可是九阶强者,在皇室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玉真公主,对于皇帝石破天也有着巨大影响力。

    要给玉真公主讲解佛法,从此搭上关系,这可是个机会。

    高正阳个人对石国其实没什么所求,但作为心佛宗的宗主,如果能在禁佛的石国打开天地,那意义就大了。

    虽然知道石中越找他没什么好事,高正阳还是难以拒绝这种诱惑。

    这世上不怕别人利用你,就怕你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石中越想利用他,高正阳又何尝不是想利用石中越。

    沉吟了下,高正阳点头道:“公子盛情邀请,敢不从命。”

    因为小船上还有驾船的一对母女,高正阳在称呼上也很注意。

    得到高正阳应许,石中越按捺不住兴奋,“船娘,去准备酒菜,中午就在你这船上吃了……”

    船娘也高兴的起来,柔声道:“西湖的四须鲤鱼最是鲜美,又没土腥气,自家酿的杏花酒也甘醇清甜,保准让几位贵客满意……”

    船娘也只有三十多的年纪,相貌虽不多漂亮,可肌肤柔滑微黑,笑起来银牙整齐,穿着齐膝的短裤,很有成熟女人的柔美丰润。

    她似乎是读过书,举止言谈也有种不同的气质。

    石中越对她应答很是满意,朗笑道:“就看船娘的好本事了。”

    船娘选了一处地方放下铁锚停船,她带着女儿忙乎着生火做饭。

    母子两个常年在船上生活,煮饭做菜都来的特别熟练。没用多久,酒菜就准备好了。

    船娘迎来送往不知多少游客,眼睛很毒。别看柳青歌俊美,高正阳一副高僧大德的模样。但她真正在意却是石中越。

    这个青年公子,一看就家世不凡,才是真正的豪客。

    其实伺候人这种事,最关键的是一种态度。船娘成熟又懂得风情,在旁边用心伺候着,虽然还有些地方生疏粗糙,却让石中越很满意。

    西湖风景优美,碧莲红花让人心胸开阔,悠悠碧波涤尽暑气。坐着一叶轻舟,喝两杯浊酒,吃着船娘做的简单小菜,和奢华盛宴相比,别有一番自然清新的风味。

    “船娘,相逢就是有缘,这个玉佩就送你了。”石中越喝了几杯酒,心情大好,随手就把腰间玉佩送给了船娘。

    他微服私游,身上自然不会带着太好的东西。但这件玉佩,却也是一件五阶法器。只是玉本身的价值,就值个万两黄金。更别说法器的价值。

    高正阳也不免感叹,这真是富二代,一掷万金眼睛眨都不眨的。

    船娘虽不知道玉佩真正价值,却也能看出玉佩价值不菲。忙推让道:“一些酒菜不值钱的,不敢收贵客的重礼。”

    石中越更是满意,知道进退轻重,不错不错。但他堂堂九皇子,送的东西怎么会再收回来。

    微微一笑,石中越随手把玉佩塞进船娘领口。他指尖在深深沟壑上抹了一下,心里也是不由的一荡。

    船娘脸色微微泛红,犹豫了下还是没好意思再说什么。施了一礼,退到船尾再不说话。

    “哈哈……”石中越又是一笑,这种有些青涩淳朴的风情,可是他平时见不到的。不免心里更是喜欢。

    再看船娘的女儿,肌肤更是细腻,眉目也精致漂亮许多。九皇子心里,不免就多了许多想法。

    这等你情我愿的男女之事,都是风流韵事。九皇子也毫不避讳,对高正阳笑道:“我满腹俗念,让大师见笑了。”

    高正阳微笑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太上尚且有情,何笑之有。”

    明明是猎艳,让高正阳一说,却似乎是天经地义一般。

    他故意放浪形骸,何尝没有考验高正阳的意思。

    这种事情,是一本正经,还是假作正经,或者是不以为意,每一种态度,都交给表现出人的许多想法,最容易见人本性。

    高正阳既不避讳,也不故作君子高僧,反而是落落大方,不着痕迹的帮着石中越做了解释。

    这种口才、反应、智慧,也让石中越佩服的五体投地。

    石中越觉得,自己没看错人。悟空这个和尚,绝非凡俗之辈,能成大事。何况,他背后还有无相。

    他父皇是厌恶无相,可力量就是力量。厌恶也不能改变什么。

    他本来就没机会继承皇位,借助佛门的力量才有一丝机会。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石中越兴致更好,连连举杯。正喝的微醺之际,就听到旁边有人喝道:“李氏,快把份子钱交过来……”

    一条稍大的渔船,不知何时靠了过来。这条船上站着七八个黑衣的汉子。喊话那人獐头鼠目,满脸猥琐鬼祟,一看就不是好人。

    船娘也有些发呆,没想到这伙人会突然跑过来收钱。她解释道:“老鱼,现在有客人,等客人走了再说好么?”

    被称作老鱼的斜眼扫了下高正阳他们,发现几个衣着虽然简单,可看起来都有些气度。到也不敢太放肆,放低了些声音道:“李氏,早晚都要交的,你现在拿出来就得了。”

    石中越抿着嘴,到是没出声。他何等身份,岂会会一群收保护费的小喽啰搭话。

    何况,这种事到处都有。他管的一时,也管不了一世。

    高正阳也没出声,他更是见多了这种事。不过,他们才来喝酒,就碰到这种事,不免有些太巧了。

    那船娘母子的风情,也很不一般。

    高正阳不由的看了眼柳青歌,这件事应该和这个魔门圣女有点关系。

    不过,这么计算九皇子,有些太明目张胆了。

    石中越心思深沉,并不是善辈。可能会一时被蒙蔽,但只要冷静下来,这种小伎俩很容易就能看穿。

    柳青歌似乎没注意到高正阳的目光,她脸色微沉,好像要发怒又强忍着。

    船娘李氏犹豫了下,还是不想惹事,从船底翻出一个小箱子,拿出一串铜钱数了两次,才不舍的扔给老鱼。“给你。”

    老鱼接过铜钱,掂量一下道:“这钱不够啊。”顿了下又道:“忘记和你说了,这段时间天河里来了一群妖兽,很是难惹。我们兄弟也是拼死拼活的才保住西湖平安。从今天起,份子钱多交五成。”

    船娘李氏为难的道:“长五成也太多了,我没有那么多钱。”

    李氏露出软弱哀求的神色,看着老鱼,希望对方能的放过她这次。

    老鱼咧嘴一笑,说不出的鬼祟,他瞟了眼高正阳他们,“你身子不错,好好陪陪客人赚钱还不容易。”

    船娘李氏又羞又恼,却又不敢发怒。只能垂首低声解释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呵呵,不陪客人也行,等晚上我来找你……”

    老鱼眯着眼睛打量着船娘胸口,笑的愈发。淫。邪。其他人也都跟着浪笑,“是啊,陪我们兄弟也行,钱就不用交了。”

    船娘的女儿都被气哭了,却不敢说话,只能拽着船娘衣服,求救似的看着高正阳他们。

    柔弱又纯真的眼神,让人看着就心疼。

    “什么东西,赶紧滚。”柳青歌忍不住了,双眉一扬,低喝道。

    老鱼脸色一黑,“这位公子,这是我们飞鱼帮的家务事,和你无关。”

    其他黑衣人也都是一脸挑衅的看着柳青歌,一副再说话就不客气的样子。

    柳青歌更怒了,小小的喽啰也敢叫嚣。再喝道:“滚。”

    柳青歌的声音不高,却清冷悠扬,宛如古琴。一个字里面,竟然有着五种声阶起伏。

    老鱼等人耳中嗡然震荡,一时天旋地转,连话都说不出来。

    在江湖混了这么久,老鱼等人武功不行,却很机灵。立即知道碰到高手,当下一句话不敢再说,仓惶的驾船离开。

    一直划出很远,再看不到李氏的影子,老鱼等人才停下来。老鱼恨恨道:“本来看着李氏还懂规矩,才懒得动她。今天居然敢找外人撑腰,哼,晚上我们兄弟就过去,轮了她们母子!”

    众人本来都有些沮丧,听老鱼这么一说,都兴奋起来。

    “鱼爷英明,就是要狠狠教训一下臭娘们……”

    “哈哈,晚上一起干死她们母女!”

    一群人没个善辈,七嘴八舌正说的兴奋,耳中同时响起一个尖锐之极的声音:滚!

    那声音宛如利剑一般,似乎能穿石裂云。在众人耳中越拔越高。

    等到拔高到极限时,众人双眼一翻,同时毙命。

    “一群宵小……”远处的柳青歌,低声哼道。

    她的音杀之术何等可怕,众人要是离开后不动恶念,心情平静,还没什么事。那潜伏在众人心血中的音杀术,自然会慢慢消散。

    可众人心生恶念,气血沸腾,情绪激动,顿时激发了音杀术。

    这等音杀秘术,彼此气息相连。一人的被催发,因为气息勾连,众人心血中的音杀术就都被一起激发。

    众人一死,柳青歌自然生出感应。

    石中越自然也看出柳青歌的手段,说实话,作为皇子,他不喜欢别人在天岳城随意杀人。

    可这世上,到处都是强者高手。随意杀几个无名之辈,根本不算事。

    柳青歌安慰李氏道:“你们不用怕,有石公子在,几个小喽啰不敢放肆。”

    李氏眉间浓愁难去,低声道:“飞鱼帮有几千人,在西湖这里势力庞大,无人敢惹。”

    一想到飞鱼帮的可怕,李氏忍不住开始垂泪。

    石中越皱眉,心思一转,他对高正阳道:“大师觉得该怎么办?”

    高正阳淡然道:“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这种拉帮结派,自古有之,再所难免。”

    “大师的意思是不要的多管?”石中越试探着问道。

    高正阳摇头,“飞鱼帮这种恶人,最能欺压良善。最是可恶。佛祖有云:除恶务尽。”

    石中越有些吃惊,高正阳的态度居然这么激烈,完全不像他平时行事风格。

    “救人救到底。石公子,再你而言,又何必和一匪徒纠缠。反掌之间,雷霆扫穴,涤荡群丑。”

    高正阳正色道。

    石中越却犹豫起来,“小小飞鱼帮自然不算什么,可行事如此激烈,只怕会招人非议。”

    “呵呵……”高正阳失笑,“公子,这等小事哪还需要多想。心思一动,自然让他伏尸千百,血流成河。这才是大英雄本色。其他人非议与你何干?”

    石中越不由沉思起来,他作为皇子固然天生富贵,人人尊敬。可皇族的规矩更多,更森严。就是一个眼神,都不敢乱看。

    平时行事固然一派雍容华贵,很有堂皇大气。但在他骨子里,其实是谨小慎微。

    高正阳没说话前,他也只想尽量把事情处理掉,不要别人知道。

    现在,他的心思却有些变了。“他人非议,与你何干?”这话里的霸气,让他血都有些热了。

    高正阳又道:“公子,上位者更需要不是沉思,而是决断。大丈夫就要有这种气势。若没有这种魄力豪情,又怎么能让人相信追随。”

    石中越眼中神光一盛,豪气的道:“大师说的是。”

    接到石中越传信,很快就有人从远处疾飞而至。

    保护皇子,可不是小事。跟在石中越身旁的护卫,大都是六阶精锐。配合相应的法器,短途飞行并不难。

    几个护卫一到,却把船娘母女吓了一跳。她们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会飞的高手。

    “飞鱼帮作恶多端,你们去把他们老巢捣毁掉。反抗者格杀勿论。”

    石中越大手一挥,极其霸气的命令道。

    几个护卫也有些发懵,不知石中越想干什么。但看石中越一脸坚决,几个人也不敢违抗命令。犹豫了下,都是急忙点头应是。

    称霸西湖十余年的飞鱼帮,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永远消失。

    船娘李氏母女,再看石中越的目光,也充满了敬畏和崇拜。

    石中越不是第一次使用权势,却从没有感觉到如此痛快。

    当夜,高正阳和柳青歌一起离去时,石中越却留宿船上。

    “今天还真是有趣……”

    坐在回去的铁龙车上,高正阳感叹道。

    柳青歌挽着高正阳手臂,小脸靠在他肩膀上,“我就看清一件事。”

    “嗯?”

    “你们男人都是色狼。”

    高正阳大笑,“这句话说的太对了,男人都是色狼。”

    这段时间,他和柳青歌的关系愈发亲密。私下里可以说这些暧昧情话。

    这种奇异的关系,也是柳青歌所刻意营造的。

    对此,高正阳也是静观其变。他很感兴趣,柳青歌到底要如何修炼绝情天书。信追随。”

    石中越眼中神光一盛,豪气的道:“大师说的是。”

    接到石中越传信,很快就有人从远处疾飞而至。

    保护皇子,可不是小事。跟在石中越身旁的护卫,大都是六阶精锐。配合相应的法器,短途飞行并不难。

    几个护卫一到,却把船娘母女吓了一跳。她们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会飞的高手。

    “飞鱼帮作恶多端,你们去把他们老巢捣毁掉。反抗者格杀勿论。”

    石中越大手一挥,极其霸气的命令道。

    几个护卫也有些发懵,不知石中越想干什么。但看石中越一脸坚决,几个人也不敢违抗命令。犹豫了下,都是急忙点头应是。

    称霸西湖十余年的飞鱼帮,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永远消失。

    船娘李氏母女,再看石中越的目光,也充满了敬畏和崇拜。

    石中越不是第一次使用权势,却从没有感觉到如此痛快。

    当夜,高正阳和柳青歌一起离去时,石中越却留宿船上。

    “今天还真是有趣……”

    坐在回去的铁龙车上,高正阳感叹道。

    柳青歌挽着高正阳手臂,小脸靠在他肩膀上,“我就看清一件事。”

    “嗯?”

    “你们男人都是色狼。”

    高正阳大笑,“这句话说的太对了,男人都是色狼。”

    这段时间,他和柳青歌的关系愈发亲密。私下里可以说这些暧昧情话。

    这种奇异的关系,也是柳青歌所刻意营造的。

    对此,高正阳也是静观其变。他很感兴趣,柳青歌到底要如何修炼绝情天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