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29章 小楼一夜听春雨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深夜的天岳都,春雨忽至。

    绵绵春雨,却让高正阳突发了游性。他飞身上了了房顶,顶着夜雨,飘然远去。

    “深更半夜又下雨,这和尚折腾个什么劲啊……”

    隔壁的一个密探,望着迅速远去身影,满脸不解的嘀咕着。

    不知为什么,高正阳那轻如飞鸿的身影,似乎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潇洒从容。让密探心里颇为嫉妒。

    他提笔在纸条上记道:三月初七,三更三/刻,悟空冒雨远去,不知所踪。

    淅淅沥沥的春雨,缠绵细密。雨滴声声,愈发显得夜色静谧。

    玉春楼后面的一座小楼上,柳青歌倚窗凭栏,望着茫茫夜色,玉容神色淡然,可眉宇间隐隐带着几分轻愁。

    身旁的侍女梅梅无声叹气,这个大小姐,又玩富贵小姐的那套闺怨情愁。

    修炼绝情天书没问题,可偏找悟空那个和尚。现在梅梅就怕柳青歌入戏太深,弄假成真。那就坏了!

    梅梅才想到悟空,心中就生出感应。抬头看去,就见远方一个月白身影冉冉如踏云而来。

    “这个死秃驴,大半夜跑来想干什么!”

    梅梅生出几分杀意,她一直觉得悟空不简单。柳青歌用他修炼绝情天书,她特别的不放心。

    柳青歌比梅梅修为更高,也比她更早一步感应到了高正阳的踪迹。

    她神色虽然淡然,可眉宇间那片轻愁却早烟消云散。明眸中的柔情,几乎要溢出来。

    小小的一个眼神变化,让柳青歌整个人的神采气息都改变了。

    旁边的梅梅看着更担心了,柳青歌看起来是真入迷了。情况不妙啊……

    梅梅强自按捺住心中杀意,低头垂眸,再不敢看窗外那翩然而至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柳青歌有些诧异的问道,可语气中却有藏不住的惊喜。

    “春夜轻雨,缠绵悱恻。不由动了游性,就乘兴而来。”

    高正阳站在窗外,微笑着说道。

    梅梅听了,也不得不佩服这和尚会说,真是口吐莲花一般。明明就是晚上发骚,到他嘴里一说就成了风雅韵事。

    “你衣服都湿了,快进来……”柳青歌温柔的招呼悟空进来,眉眼嘴角间,都带着一股的诱人的娇媚欢喜。

    梅梅心里更是担心,真恨不能一剑杀了悟空。让柳青歌清醒清醒。

    “快去,给大师泡茶……”柳青歌看了眼梅梅,突然觉得她好生碍眼,一点事都不懂,居然还要她出声支使。

    梅梅心里憋气,她堂堂天阶强者,又不是真的侍女。柳青歌为了个秃驴,居然对她这么不客气。她心里对高正阳又多恨了几分。

    可再不情愿,梅梅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乖乖的去生火泡茶。

    高正阳在旁边看着好笑,梅梅修为收敛的足够深,却瞒不过他现在通灵入神的拳意。刚才梅梅杀意隐现,立即被他感应到了。

    “七阶上品的天阶……”

    经过神武擂台两场对战,不知不觉中,高正阳对于强者气息有了更准确的判断。

    让一个天阶强者做侍女,这是皇帝都做不到的奢侈。柳青歌所在的魔门,底蕴还真是深厚。

    高正阳当然知道,这个梅梅绝不是真正的侍女。但能让她愿意冒充侍女,这就是魔门的底蕴。

    等梅梅离开,柳青歌笑的更是明媚,她娇躯贴到高正阳身侧,亲热又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臂道:“你有好久没来找我了……”

    柳青歌的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小小的幽怨,那样子就像是在和情人说话一样。

    高正阳也不拒绝,有个绝色美女对你一副挂念的样子,那种半真半假,带着几分旖旎几分危险,更让人觉得刺激。

    古城深夜,小楼春雨,红袖美女,古风古韵又。

    如果不是转世重生,如果不是他一路勇猛精进,如何能品尝这等风情。

    高正阳突然心生喜悦。就是要如此,才不负人生。

    想通了这一点,高正阳心胸也是为之一阔。不论以后如何,眼前的一切就弥足珍贵。

    “你笑什么……”柳青歌有些奇怪,不知高正阳突然笑什么。笑的那么隽永从容,让她情不自禁的去喜欢。

    “没什么,只是此时此景,有如画卷。几十年后,贫僧再想起来时,想必别有一番滋味。”

    高正阳也不隐瞒,和柳青歌分享着他对生命、生活的感悟。

    柳青歌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多了几分复杂,不由的默然。

    但她转即轻笑道:“你不是曾说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如此良辰美景,我们一醉方休。”

    正端着茶具过来的梅梅,听的心里一抖,差点没把手里东西扔出去。“还一醉方休,姑奶奶你想酒后乱!”

    魔门行事诡异而混乱,不少宗派喜欢放纵种种欲。望。但作为天魔宗圣女,不但不能纵欲,反而要克制种种欲。望。

    毕竟,纵欲只是人低阶的本能。克制欲。望,才代表着智慧。

    柳青歌要是放纵欲。望,和悟空睡在一起,破了元阴。不但修为大减,还会受到宗门重罚。

    梅梅作为看护人,肯定会跟着倒霉。她心里就急了,这可不是好兆头。

    今天她在这,也许还没事。可要是她不在,那怎么办。

    梅梅犹豫了下,正想出言劝解,却听高正阳道:“春夜轻雨如琴,听琴不宜用酒,清茶即可。”

    “好,就听你的。”柳青歌温柔的轻笑道。

    梅梅心里松了口气,却又忍不住暗骂,秃驴你太能装逼了,装的这么清新脱俗,老娘也是服了。

    梅梅看不起悟空,觉得他武功低微,每天像个神棍似的说什么佛法。搞的五城里到处都有人念阿弥陀佛,简直像念咒一样。听的多了,梅梅就觉得说不出的烦躁。

    但在另一方面,梅梅也不得不佩服悟空。她陪着柳青歌游历天下,见过众多强者,也见过各种天才。

    可像悟空这样,出言如诗、举止如画,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神秀气清,又不见一丝柔弱迂腐。当真是光风霁月,让人心折。

    和悟空相比,天下英雄、强者、天才,不过是一群俗物。

    梅梅的这些复杂心思,这里可没人在意。

    “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柳青歌现在就觉得梅梅碍事,挥手就把她打发走了。

    梅梅本想留下来监督着,这会又不敢多话。只能低头应是,慢慢退出房间。

    她的房间就在隔壁,一面木板做的墙壁,自然挡不住天阶强者。

    梅梅坐在床上,恨恨的盯着墙壁。目光虽然无法穿墙,但通过隔壁的各种声音,她能准确锁定两人的位置。

    “真是狗男女啊……”听到衣服摩挲声,梅梅在脑子里清晰勾勒出屋子里的情景。

    柳青歌举杯添茶,人几乎靠在悟空的怀里。高正阳虽然没什么下流举止,可也并没抗拒阻拦。应该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好在两人并没进一步干什么,只是在拿说琴谈诗,好不风雅。

    梅梅听了大半天,都是听的似懂非懂。她一直刻苦修炼,在文字方面又没什么天赋,没什么文采。而柳青歌却精通诗词歌赋,远胜于她。

    就这样一直守到快天亮了,梅梅就听隔壁的悟空说道:“天色将明,贫僧告辞。”

    “小楼里还有房间,你就在这里休息好了。”柳青歌有些不舍的挽留道。

    “不必,多有不便。”高正阳说着,人一拂袖,翩然出了窗外。

    他目光一转,落在院子里的一株盛开杏树上。吟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低沉又淳厚的话音中,高正阳月白身影已经飘然而去。

    柳青歌依靠在窗前,跟着低吟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如此反复吟咏,似乎痴了一般。

    梅梅也站在窗户旁,脸色变化不定。她水平有限,也说不出这两句诗哪好,只觉有着说不的美。两句诗,似乎能把这春夜轻雨的美景直印在骨头里。

    “妖僧、妖僧!”

    梅梅情不自禁的跟着念了两遍诗句,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

    诗词不是武功、也不是道法,可偏有深入人心的魔力。却似乎是用什么办法都难以抵抗。

    梅梅本来觉得悟空特别可恶该杀,可不知怎么的,听了那两句诗后,悟空那不染一尘月白僧衣,还有明净悠远的眼眸,就在心里浮现出来,怎么的抹不去。

    悟空所做的那些诗词,也都跟着浮现出来。

    梅梅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悟空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记。

    这太可怕了。梅梅到不是说爱上了悟空,而是猛然认识到了悟空的强大魅力。

    这种魅力近乎妖异,她完全不知该怎么抵抗。她也不相信柳青歌能抵抗。

    柳青歌选悟空修炼绝情天书,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梅梅越想越怕,她原本还觉得柳青歌修为绝强,怎么都不可能真的爱上悟空。现在看来,她想的太多了!

    “不行,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

    梅梅也知道她阻止不了柳青歌,下定决心后,她激发了房间里的法阵。

    她是武者,可她同时也是名五阶术士。术士是天生就能掌握法术,就像妖兽一样,是通过血脉继承的力量。

    法术和武功双修,让她成为天魔宗最杰出的天才之一。

    梅梅在法术上并没有天赋,反而在武道进境绝快。可惜,法武双修固然威风,却也限制了她的道路。所以,她这个法武双修的天才,只能成为圣女柳青歌的看护人、侍女。

    用法中封闭了房间后,梅梅拿出一尊三头六臂的暗金雕像,焚香默诵后,梅梅拿出符纸,激发了上面法阵。

    天涯咫尺符无火自燃,一道法术灵光落在雕像上。

    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贯通虚空,把梅梅和遥远的某种地方建立了特殊连接。

    这张法符催发起来容易,价值却极高。梅梅身上一共才有三张。只有遇到最为紧急的事情,才能激发法符。

    天魔宗总坛那面,也立即做出了反应。

    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出了什么事?”

    “魔师,弟子梅梅有要事禀报。”听到对面的声音,梅梅吓的浑身一颤,急忙双膝跪地。

    “说。”

    梅梅不敢迟疑,急忙把悟空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看柳师妹已经堕入情网,用悟空修炼绝情天书,只怕作茧自缚。如果不早下决断,柳师妹只怕难过此劫……”

    对面的魔师沉默了一下,问道:“悟空是什么来路,查清楚了么?”

    梅梅急忙回道:“悟空是金刚宗的弟子。前一段时间,九皇子石中越派人试探,悟空自称无相是他师伯。几个试探的人被吓的屁滚尿流。”

    “金刚宗……”

    魔师又沉吟了一会,才道:“此事先不要和青歌说。你先去找六皇子,让他出手。”

    “可是、”梅梅迟疑了下,“六皇子只怕不肯的得罪无相。”

    “石破天最厌恶无相,这也是他刻意打压佛门的原因之一。六皇子要是聪明人,就知道该怎么做。”

    梅梅还是有些迟疑,“可柳师妹把情种放在悟空身上,冒然杀了他只怕也不妥。”

    “这种小辈,如果随意就被杀了,也没资格承担情种。何况,痛失所爱,也是一种绝情之道。”

    魔师最后道:“不过,此事不要急。再有几个月就是七国在天岳都会盟。那时候鱼龙混杂,就用这个悟空来做引子……”

    魔师说的颇为隐晦,梅梅也不敢多问。只能连连应是。

    “对了,练惊鸿你们踪迹没有?”魔师问道。

    梅梅心里发虚,叩头道:“六皇子并不如何配合,原本利用悟空找到练惊鸿。可柳师妹又陷入进去……”

    “无能。”魔师有些不满,“练惊鸿一定在天岳都。务必要找到他。”

    梅梅暗暗叫苦,魔师说的容易,可天岳都有亿万人口。想找个隐姓埋名的八阶强者,简直是大海捞针。

    宗门在这里实力又不强,六皇子也不太配合。更不可能找到了。

    但梅梅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磕头应是。

    “哼……”

    魔师说道:“七国会盟,是人族七国的大事。到时候必将重新启动护国大阵。天岳封魔阵一开,天阶以上强者都无所遁形。”

    梅梅有些发懵,这样一来,她和柳青歌不也暴露了。而且,天岳封魔大阵的不可能由她们掌控。

    就是发现了练惊鸿,也没他们什么事。

    “练惊鸿身上有乾元灵火炉,这也件是九阶法器。到时候他一定会激发这门法器抵抗法阵。”

    魔师道:“你们手里的玄冥针,专门克制乾元灵火炉。到时候,拿着玄冥针去找就行了。”

    其实,这件事早就交代了柳青歌。但梅梅一个小报告,让魔师觉得柳青歌可能会出问题。又再次交代了一遍梅梅。

    梅梅心中一喜,好歹有个线索,至少不是胡乱碰运气。

    等法符力量消散,无形的联系切断,梅梅也轻松了许多。

    打了小报告,她的权限无疑提升了一些。虽然还不能和柳青歌相比,至少在魔师那留下了印象。也知道了宗门的秘密手段。

    砰的一声,门被退开。防御法阵也被强行撕开。

    柳青歌走进来,玉容上神色阴冷,似乎是挂了一层寒霜。

    “你在干什么?”

    梅梅来不及收起雕像,只能坦然承认,“联系魔师大人,禀报情况。”

    “和你说过多少次,我的事不要你管。”柳青歌冷然道:“你为什么总自作聪明。”

    梅梅心里虽怒,可又不敢真和柳青歌翻脸。勉强挤出个笑容,“师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是你的看护人,神魂都连在一起。咱们两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绝不会害你。”

    看护人这个名头很好,但在实际上,就是柳青歌的护卫。经过天魔秘法,梅梅神魂都和柳青歌绑在一起。

    柳青歌若死,梅梅必死无疑。反之,梅梅死了,柳青歌却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种主从关系,也让梅梅必须听柳青歌的。

    梅梅原本还觉得柳青歌前途无量,可看她和高正阳缠在一起,那种缠绵的样子,可不像是在做戏。

    柳青歌微微摇头,“师姐,你还真是……”

    梅梅的自作聪明,让柳青歌极其厌恶。但梅梅说的没错,她们两个一荣俱荣。梅梅到不可能故意阴她。

    强压下怒气,柳青歌耐心解释道:“悟空超凡脱俗,我才能以真情为种。若不真心相爱,又谈什么斩情断爱。我爱愈深,他日成就越高。此中道理,我已经和你说了一遍。”

    “可是,我看悟空似乎有股妖异魔力,我怕你真的深陷其中……”

    话既说开了,梅梅也直接说出自己的忧虑。

    柳青歌冷幽幽一笑,“世上唯有力量最真实,其他种种,不过云烟。”

    柳青歌看着窗外天空上露出一丝天光,“这个道理,悟空明白,我也明白,只有你才不明白……”

    梅梅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悟空,吟风唱月到是天才,真要懂得力量至道,他也不会才是五阶。换句话说,他就是懂的道理,做不到又有什么用!能挡我一剑么!”

    ,我的事不要你管。”柳青歌冷然道:“你为什么总自作聪明。”

    梅梅心里虽怒,可又不敢真和柳青歌翻脸。勉强挤出个笑容,“师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是你的看护人,神魂都连在一起。咱们两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绝不会害你。”

    看护人这个名头很好,但在实际上,就是柳青歌的护卫。经过天魔秘法,梅梅神魂都和柳青歌绑在一起。

    柳青歌若死,梅梅必死无疑。反之,梅梅死了,柳青歌却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种主从关系,也让梅梅必须听柳青歌的。

    梅梅原本还觉得柳青歌前途无量,可看她和高正阳缠在一起,那种缠绵的样子,可不像是在做戏。

    柳青歌微微摇头,“师姐,你还真是……”

    梅梅的自作聪明,让柳青歌极其厌恶。但梅梅说的没错,她们两个一荣俱荣。梅梅到不可能故意阴她。

    强压下怒气,柳青歌耐心解释道:“悟空超凡脱俗,我才能以真情为种。若不真心相爱,又谈什么斩情断爱。我爱愈深,他日成就越高。此中道理,我已经和你说了一遍。”

    “可是,我看悟空似乎有股妖异魔力,我怕你真的深陷其中……”

    话既说开了,梅梅也直接说出自己的忧虑。

    柳青歌冷幽幽一笑,“世上唯有力量最真实,其他种种,不过云烟。”

    柳青歌看着窗外天空上露出一丝天光,“这个道理,悟空明白,我也明白,只有你才不明白……”

    梅梅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悟空,吟风唱月到是天才,真要懂得力量至道,他也不会才是五阶。换句话说,他就是懂的道理,做不到又有什么用!能挡我一剑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