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19章 传法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天岳都是山国的国都,是山国中心,住着亿万黎民。在天岳都中,自然不可能有强大妖兽。

    高正阳也只是嘀咕一句,他也知道在天岳都不可能找到合适妖兽。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练惊鸿犹豫了下道:“其实天岳都也有贩卖妖兽的,只是价格比较贵。”

    “要是有合适妖兽,也可以买啊。”

    高正阳对价格其实不怎么在意,他手里的黑昙金一两就价值二十万两黄金。

    随便卖几斤黑昙金,什么都有了。

    东荒群山中有数不尽的妖兽。但真正高阶的妖兽却并不好找。至少,高正阳在东荒群山转了那么久,也没碰到过天阶妖兽。

    炼制铁甲玄兵,需要完好的活妖兽。这就更难捕获了。

    而且,就算抓到妖兽。想要长途运送回来,也极其麻烦。相比之下,还是直接买更省事。

    “三城的万寿楼,专门买卖各种妖兽。内里还设有斗场,让妖兽彼此厮杀争斗为乐。据说,还经还会让人入场和妖兽厮杀。那里也聚集了大批权贵富豪……”

    练惊鸿在天岳都待了几十年,对天岳都的情况颇为了解。他的茶楼什么样客人都有,总能听到一些隐秘的消息。

    “万寿楼,进去需要什么资格么?”高正阳虽名满天岳都,可没什么根基,对这些一无所知。

    “以妙僧的名气,想去到不难。可想买天阶妖兽却有些问题。”

    练惊鸿毕竟经验老道,哪怕没去过万寿楼,也知道里面的情况,指出高正阳这么做行不通。

    天阶妖兽,都极其凶悍。一旦出事就会酿成大祸。悟空的身份只是五阶武者,还是佛门僧人。他要天阶妖兽干什么?又哪来的钱买妖兽?

    万寿楼要不调查清楚了,怎么敢随便出卖天阶妖兽。

    高正阳也立即醒悟过来,不错,他不可能用悟空的身份去买天阶妖兽。

    他这两个月辛苦造势,好容易让悟空拥有了巨大声名。自然不会为了购买妖兽这种小事而露出马脚,惹人怀疑。

    “这还有些难办……”高正阳有些感叹,他在天岳都的根基还是太浅了。

    练惊鸿安慰道:“妖兽的强弱,直接关系到铁甲玄兵的品质。这事急不得。我先去想办法弄到万寿楼的请柬,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嗯,那就不用着急。”高正阳道“先帮我炼制一套重甲防身。”

    黑昙金足够多,留着也是浪费。不如先炼制一套重甲来用。

    “我这里珍贵材料不多了,炼制铁甲玄兵还不够。大人想先炼制重甲,不如简单一点,免得浪费……”

    练惊鸿几十年都蹲在这没动,家底有限。他觉得高正阳没必要太浪费。

    黑昙金到可以反复铸造,可其他的珍贵材料却不行。

    高正阳想了下,从心佛界取出一枚戒指,递给练惊鸿道:“对了,这个地灵戒有封印,你帮我打开。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

    土黄色的方形地灵指环,造型古朴大方,看上去更像是护手的扳指,却比扳指更精致。仔细看里面又带着斑驳的光点,有一种悠久沧桑的古老气息。

    练惊鸿接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会,神色愈发凝重。

    地灵戒里面的神识气息,浑厚苍茫如厚土大地。只有领悟了元气真谛的九阶强者,才能有如此强大的神识。

    而且,地灵戒的外形风格很古老里面的符文法阵也是他从没见过的。也不知高正阳从哪得到的。

    “这是九阶强者的封印?”练惊鸿忍不住问道。

    “是啊,魔界里杀死了一个九阶强者,这是他留下的。”

    这枚指环是土离的,高正阳杀死土离后,没能打开里面的封印,就一直扔在心佛界里。

    练惊鸿说没有材料,他才想起还有这个指环。

    土离身为九阶强者,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又权高位重。这里面也不知有多少好东西。

    高正阳说的轻描淡写,落在练惊鸿耳中却像惊雷一般。

    这个指环居然是从九阶强者手里夺来的!

    别看练惊鸿是八阶中品,距离九阶只差一个层次。但他和九阶强者却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九阶强者,对于九阶以下拥有着绝对优势。这种优势本质层面上的。很难用数量去弥补。

    进去七阶,就有资格称为强者。但只有成为九阶强者,才是所有种族都共同承认的强者。

    九阶无敌,能杀九阶的只有同阶或是更强者。

    万年以来,从没有人能打破这个限制。

    高正阳不但杀死了九阶强者,连九阶强者的随身法器都抢过来。这太凶残了。练惊鸿无法想象高正阳是怎么做到的。

    输给高正阳,练惊鸿的确感觉到很憋屈。这不是神级的天平契约能解决的。

    但看到高正阳一点点展露身家,练惊鸿才发现他和高正阳是有着巨大差距。

    八阶炼器大师,和高正阳相比似乎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连九阶强者都栽在高正阳手里,他输给高正阳就太正常了。

    想到这点,练惊鸿心里不由的平衡了。

    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妙。练惊鸿的处境并没有任何改变,但看到更倒霉的家伙,心情一下就变好了。

    “原本的主人既然死了,他留下的神识封印就很容易破解。”

    练惊鸿自信满满的说道:“至多两个时辰。”

    高正阳也想看看里面有什么惊喜,他在旁边耐心等着,一面翻检心佛界里面的东西。

    在东荒群山他大杀特杀,尤其是山国朝廷的高手杀了一大堆。其中天阶就有好几个。再加上魔界众多高手。数字多的数不过来。

    杀了这么多的人,高正阳也搜刮了不少东西。心佛界足够大,他一直扔在里面懒得摆弄。今天正好趁机会整理一下。

    六阶兵器,就找到两件。一个是承影剑,一个六阶斩石剑。

    承影剑是血莲卫高手的,在天岳都这绝不能用。

    到是斩石剑,是在月国试炼那次抢来的。估计没人认识,可以随便用。

    其他的就没什么好东西了,零零碎碎的金银珠宝有不少。还有各种魔界的粗糙武器,奇异材料。

    高正阳翻到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三十多块金色元石。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也是某个天阶血莲卫留下的好东西。

    那会高正阳还不懂,现在却能看出元石品阶极高,至少也是七阶的元石。

    练惊鸿刚才夸下海口,可解开封印时才发现里面神识厚如厚土,只怕在短时间内是打不开了。

    正踌躇着要不要和高正阳说时,看到他受到金色元石。他不由惊喜的道:“这是八阶元石,品质真好!”

    一块完好的八阶元石,至少可以换十块七阶元石。

    元石还要分各种等次。高正阳手中的元石,金色纯正,正是元气精华极其纯粹的表现。其元石品质可以说是八阶中最高的。

    高正阳笑了笑,这东西是杀人抢来,也没什么可炫耀的。想来那天阶强者不知用了多少手段,才弄到这些东西,到是便宜他了。

    练惊鸿厚着脸皮道:“大人,这个封印有些复杂,借我几块元石,摆个法阵……”

    “都给你用。”高正阳那这些元石没什么用,很大方的都给了练惊鸿。

    练惊鸿犹豫了下,拿出三块元石递给高正阳,“大人,这几块元石留着防身。”

    对于高正阳的小命,练惊鸿还是很上心的。有几块元石,关键时候也许就能用上。

    高正阳也没推辞,有备无患也是好的。

    有了八阶元石,练惊鸿很快设好法阵。冲天灵光闪耀中,地灵戒上的层层灵光无声破碎。

    “哗啦啦……”地灵戒的禁制被解开,里面装的各种东西一起冒了出来。

    什么盔甲、兵器、元石、妖兽骨骼等等东西,猛然把房间塞的满登登的。高正阳和练惊鸿都被埋起来。

    “六眼灵猴眼,碧血石心、夺魂魔角……”

    高正阳看不到练惊鸿,只能听到不远处练惊鸿那惊喜的声音。

    突然冒出来的这些东西,显然让练惊鸿异常惊喜,甚至变得有些失态。

    这其实不怪练惊鸿,作为炼器大师,他对于各种珍惜材料有种偏执的喜爱。

    这里的材料的土离的珍藏,大部分是在魔界都极其罕见的好东西。人界更是看都看不到。

    练惊鸿也只是在记载中看过,突然看到实物,自然是欣喜若狂。

    天亮之前,高正阳回到天马寺。他并没避开周围的密探、眼线。以他五阶的修为,神出鬼没的也容易让人怀疑。

    接下来几天,高正阳恢复了正常生活。白天待在寺院,晚上偶尔会出去赴宴应酬。

    练惊鸿老奸巨猾,也不用他操心。炼甲说是容易,也要两三个月才能炼成。

    短时间内,高正阳不想再去了。他晚上频繁消失,已经引的很多人注意。现在还是安静的做个美男子。

    安静悠闲的日子,过的总是特别快。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来到了三月时节。

    三月份,春风清冷,冰雪消融,草木初发。正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时节。

    憋闷了一冬天的人们,也纷纷走出家门。不但街市上热闹了许多,就是天马寺的香客也陡然多了十几倍。

    高正阳不讨厌香客,但比较烦那些专门来找他讨论诗词的。

    总有不少自忖有才学的年轻人,想要在诗词上压过他,好一朝扬名。

    高正阳对此都是笑而不语,心里暗骂,哥就是一一诗词搬用工,和你有个屁讨论的。

    对方要是纠缠不休,高正阳就说阁下高才,贫僧自愧不如。

    他这么一说,周围人总是是大声称赞,说什么高僧风范,大师气度。

    弄的那些挑战者,面红耳赤,最后不得不怏怏而去。

    久而久之,众人都称赞妙僧悟空虚怀若谷,谦逊不争。他的声名反而愈来愈盛。

    高正阳也明白了,所谓的名士就是如此,不管做什么都有人帮你解释,帮你洗白,帮你吹嘘。

    高正阳并不喜欢出名,但作为心佛宗宗主,他却必须要有巨大声名。

    这段时间,口诵阿弥陀佛也成了一种流行。

    高正阳眼界开阔,又知道许多佛教著名典故,还擅长各种心灵鸡汤。

    又有高僧大师的名头,忽悠信众真是无往而不利。

    天岳都始终是反佛的,信众固然虔诚,其数目始终有限。

    高正阳又针对这一点,想到了一招狠辣毒计:传销。

    什么是传销,就是上线带下线。上线为什么要带下线,就是因为下线能不断扩散积累,给上线丰富的回馈。

    阿弥陀佛传的不够广,也是因为信众并没有发展下线的心思。

    所以,高正阳举行了一次公开法会。当众重新解释了传法要义。

    传法者,每传一次法就能得到一份福缘。被传法者所做善行善举,传法者也能分享到部分福缘。

    所以,传法者传法越多,福缘就能不断积累。

    有了这个动力,那些喜欢口诵佛号的信徒,就充满的动力,向所有认识的人传播这些。

    就因为这个举措,这一个月来,口诵阿弥陀佛的人暴增了几十倍。而且,还在不断的蔓延扩张。

    这种情况,也引发了一些道门的不安。

    如纯阳宗,天门宗,真阳宗,这些位于五城的道门,都受到了冲击。

    道门都供奉神祇,需要大量的信徒香客。有着这个基础,他们才能建立宗门,招收弟子。

    高正阳用的毒计,让许多都改信了阿弥陀佛。当然,大部分人是有神就信,并不觉得有什么冲突。

    但对道门来说,这却是不能容忍的。

    纯阳宗这些道门,名义上隶属天师府。但在实际上,都是宗门。他们遇到问题,也都尽量自己解决。

    道门因为宗门太多,始终是一盘散沙。也正因为如此,道门实力虽比佛门强十倍百倍,对上佛门却没多大的优势。

    纯阳宗宗主吕钧,真阳宗的宗主许青,天门宗的宗主马继兴,几个宗主一商量,趁着春暖花开,一起结伴到了天马寺。

    几个宗主到天马寺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

    日光温暖明媚,清冷的春风也多了几分温柔。

    天马寺的门前,排着两条长长的人龙,一直排到长巷外很远。

    这些香客提着篮子,背着箱子,或是手拿香烛,简直像是集市一般,热闹之极。

    几个宗主看了,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么寒酸的地方,聚集的香客信徒可比他们宗门多不少。

    “妙僧悟空可在,老道吕钧求见。”吕钧客气的扬声说道。

    当着这么多的普通香客,吕钧再不待见高正阳,也要保持宗主的身份。

    吕钧中气充足,一说话就把数千香客的杂声压下去。

    这片区域内,一时间只有吕钧的声音的回荡不休。

    众多香客都吓了一跳,四处张望着,不知发生了什么。

    也有见多识广的,低声对周围人说道:“吕钧是纯阳宗宗主。了不得的大人物。”

    “大人物还不是要主动来拜见悟空大师!”一人不屑的说道。

    那人摇头道:“佛、道素来不合。这次吕钧过来,只怕是不怀好意……”

    “道门就能不讲理欺负人了!”

    “他们想干什么,没王法了……”

    一听这个,周围的人都不干了,个个义愤填膺的抱不平。

    这些议论,吕钧可不在意。吕钧身旁带着的弟子如石玄通等人,则满脸不爽。瞪着周围的香客,气势凌厉。

    香客都是普通人,石玄通等人武功高明,只是把武魄气息一放,就像深冬的刺骨寒风,一下把所有躁动都压下去。

    周围的人虽然都很不满,可没人敢和石玄通对视。

    天马寺院子中高正阳,闻声说道:“吕宗主驾到,有失远迎,快请进。”

    高正阳早就料到了,道门的人迟早忍不住,会来找茬。

    听到高正阳的声音,吕钧哼了一声,拂尘一摆当先走出去道:“听到没,请我们进去呢。”

    其他两个宗主也都满脸不快,他们好歹也是宗主,悟空这和尚居然不上来迎接。真是无礼。

    不过是他们主动上门找麻烦,对方虽然无礼,也不能就此拂袖而去。只能跟在吕钧身后,一起进来长巷。

    吕钧武功何等高明,他大摇大摆长驱直入。挡在前面的长长人龙,就被元气推挤的向两侧分开。

    吕钧所过之处,就像分水破浪一般,黑压压的人群硬生生闪开一条通道。

    众多香客虽怒,可看吕钧气势不凡,也没人敢出声。

    毕竟,再如何信佛,终归是小命重要。现在出声完全是找死,只怕阿弥陀佛也保佑不了他。

    几个道门宗主和一群弟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穿过人群,进去天马寺。

    天马寺本就极小,只是道门的人就把院子占的满满登登。加上其他香客,院子里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吕钧等人神色严肃,气势汹汹。

    高正阳却一脸微笑,从容问礼道:“吕宗主驾临,不知是礼佛还是有什么指教?”

    吕钧脸色又是一沉,他一个老道,悟空居然是问他是不是来礼佛的,真是骂人不吐脏字。

    “悟空,听说你佛法精绝,老道这次过来,就是想和你论论道……”

    高正阳谦虚道:“吕宗主过誉了,贫僧不过才入门而已,何谈精绝。惭愧惭愧。”

    吕钧打量着高正阳,老眼中幽光流转,心里暗想着怎么才能折服这个和尚。

    九皇子曾经交代过,让他别惹悟空。不过,这次九皇子却改了主意,让他出面当回恶人。然后,找机会收服悟空。

    九皇子所以改变想法,也是因为看到悟空传法手段妖异而特殊,有种掌控人心本性的奇异魔力。对于悟空的智慧,极其震惊佩服。

    原本不在意,那是因为悟空不过是个诗僧。吟诗作赋,这种风雅事玩玩就好了。不需要认真。

    可悟空智慧如此高明,让九皇子起了爱才之心。

    他手下不缺武道强者,就缺少这种对于人心掌握入微的智者。

    想要收服悟空,最好办法就是先压住他,让他吃个大亏。

    智者再聪明,没有相应的力量配合也没用。

    吕钧接到任务,就鼓动其他两个宗主一起过来找麻烦。

    另外两个宗主本就对悟空极其有意见,自然是一拍即合。通等人武功高明,只是把武魄气息一放,就像深冬的刺骨寒风,一下把所有躁动都压下去。

    周围的人虽然都很不满,可没人敢和石玄通对视。

    天马寺院子中高正阳,闻声说道:“吕宗主驾到,有失远迎,快请进。”

    高正阳早就料到了,道门的人迟早忍不住,会来找茬。

    听到高正阳的声音,吕钧哼了一声,拂尘一摆当先走出去道:“听到没,请我们进去呢。”

    其他两个宗主也都满脸不快,他们好歹也是宗主,悟空这和尚居然不上来迎接。真是无礼。

    不过是他们主动上门找麻烦,对方虽然无礼,也不能就此拂袖而去。只能跟在吕钧身后,一起进来长巷。

    吕钧武功何等高明,他大摇大摆长驱直入。挡在前面的长长人龙,就被元气推挤的向两侧分开。

    吕钧所过之处,就像分水破浪一般,黑压压的人群硬生生闪开一条通道。

    众多香客虽怒,可看吕钧气势不凡,也没人敢出声。

    毕竟,再如何信佛,终归是小命重要。现在出声完全是找死,只怕阿弥陀佛也保佑不了他。

    几个道门宗主和一群弟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穿过人群,进去天马寺。

    天马寺本就极小,只是道门的人就把院子占的满满登登。加上其他香客,院子里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吕钧等人神色严肃,气势汹汹。

    高正阳却一脸微笑,从容问礼道:“吕宗主驾临,不知是礼佛还是有什么指教?”

    吕钧脸色又是一沉,他一个老道,悟空居然是问他是不是来礼佛的,真是骂人不吐脏字。

    “悟空,听说你佛法精绝,老道这次过来,就是想和你论论道……”

    高正阳谦虚道:“吕宗主过誉了,贫僧不过才入门而已,何谈精绝。惭愧惭愧。”

    吕钧打量着高正阳,老眼中幽光流转,心里暗想着怎么才能折服这个和尚。

    九皇子曾经交代过,让他别惹悟空。不过,这次九皇子却改了主意,让他出面当回恶人。然后,找机会收服悟空。

    九皇子所以改变想法,也是因为看到悟空传法手段妖异而特殊,有种掌控人心本性的奇异魔力。对于悟空的智慧,极其震惊佩服。

    原本不在意,那是因为悟空不过是个诗僧。吟诗作赋,这种风雅事玩玩就好了。不需要认真。

    可悟空智慧如此高明,让九皇子起了爱才之心。

    他手下不缺武道强者,就缺少这种对于人心掌握入微的智者。

    想要收服悟空,最好办法就是先压住他,让他吃个大亏。

    智者再聪明,没有相应的力量配合也没用。

    吕钧接到任务,就鼓动其他两个宗主一起过来找麻烦。

    另外两个宗主本就对悟空极其有意见,自然是一拍即合。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