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13章 小贼看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天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龙门茶楼里,站在高台中间的一个说书人,正抑扬顿挫的念着一首诗。下面一桌桌的客人,大都仰头看着那说书人。

    能坐在龙门茶楼喝茶聊天的,大都有点身家,年纪不小,也都有些见识。自然能听出这是一首好诗。

    可这些人终归都是底层,在文学上并没有多高的鉴赏力。对于整首诗词的意思,其实也是似懂非懂。

    说书人念过诗词后,得意的环顾一周,并没急着讲解,诗词的意思。

    下面就有不少人起哄,“老八胡,你就别得瑟了,快给爷们解释解释……”

    “老八胡,你那臭美什么,又不是你写的,快说下文……”

    说书人留着两撇浓浓的八字胡子,总喜欢摸着胡子装文雅。久而久之的,就有了老八胡的外号。

    下面坐着的大都是常客,都知道他的外号。叫起外号来是一点也不客气。

    老八胡矜持微笑,还想卖下关子,下面已经有人等不及,开始扔瓜子、柿饼等小吃了。

    老八胡有些狼狈的护住脸,嘴里忙道:“诸位爷别急别急,这不说着呢么……”

    下面又是一阵哄闹,气氛极是热闹。

    茶楼的老板和两个老朋友坐在二楼,看着下面热闹的情况,都是一脸轻松笑容。

    “老洪,你这茶楼还真兴旺……”袁子君笑着说道。他这人喜欢热闹气氛,可又不愿意参与进去。所以,他特别喜欢龙们茶楼二楼这个雅座。

    另一个老朋友徐亚说道:“这首诗听起来风韵清雅又意味深厚,不会又是那个妙僧所做吧?”

    茶楼老板老洪点点头,“正是他。”顿了下又解释道:“妙僧现在风头正盛,哪怕随口说一句话,都有许多人感兴趣。何况是这样正式的诗词。上到皇子王族,下到贩夫走卒,都喜欢妙僧的诗词,也真是怪了……”

    老洪年纪不小,容貌清癯,灰白头发挽着整齐发髻,头戴纱冠,灰色长衣。虽是茶楼老板,坐在那却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说起妙僧悟空来,语气也有几分感慨中又带着几分钦佩。

    两个老朋友对悟空到不怎么在乎,总觉得这和尚不好好念经四处放荡,不是好和尚。但他们也知道,老洪特别推崇悟空。

    徐亚叹气道:“这应该是首情诗,和尚念情诗,真是……”

    “和尚又不禁嫁娶,念个情诗有什么,听起来似乎很有深意……”

    袁子君对诗词一知半解,他自觉这首诗不错,却又不知真正妙处。

    其实徐亚、老洪也都差不多的水准,仅止于爱好者的水准。也就是勉强能明白个大概意思。

    说书人在下面开始讲解了,“这首诗是妙僧携柳大家同游武圣陵时,在痴情剑圣画像前所作。他说是剑圣固然武功绝世,超凡入圣,让人倾佩。但能矢志不移,痴爱一人,才更见圣者本性。所以作下此诗,遥祭剑圣。”

    “原来的祭奠剑圣大人的,可听起来有些古怪啊!”

    “你懂个屁,这是称颂剑圣大人专情不移……”

    “没听出哪有称颂的话?”

    不等说书人说完,下面的人就吵成一团。

    “啪!”

    说书人老八胡拿起惊堂木,在桌子上狠狠的一拍,清脆巨响立即把所有杂音都压下去。

    “是你们说还是我说?”老八胡不满的道:“您要是懂,就上来说……”

    “你说你说……”下面的人有些窘迫,急忙点头退让。

    老八胡压住下面的看客,心情大好,一脸得意的说道:“这首诗意味深长,肯定有许多人听不懂。我呢,就给大家解释解释。”

    这会下面就没人说话了,都竖起耳朵认真倾听。只有听明白了,才好回去和其他人显摆。

    能念一首妙僧的新诗不算什么,还要把诗解释明白了,那才是算厉害。

    人就是这样,都喜欢跟风。大家都在说妙僧悟空,你要不说两句就太丢人了。

    现在,悟空就代表着一种层次,一种流行。这个热潮被制造出来,声势愈发浩大。成为了不可阻挡的潮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天山不是云。这两句的意思是,经历过沧海,其他的江河湖泊就不会在意。见过了天山的云海,其他地方云雾就再没意义。”

    不等老八胡说完,下面就有人忍不住议论道:“沧海是哪,这么牛逼,天山的云海又是哪!我要去看看……”

    “白痴,这明显不是实指某处,都是另有意义……”又有人解释道。

    老八胡怕众人又吵,急忙道:“沧海就是泛指味广阔大海,天山云海应该的说痴情剑圣大人的故乡,不过,在这里也是另有意义。”

    老八胡是说书的,说话声音洪亮又吐字清晰,说的时候又带着抑扬顿挫,很有吸引力。他一说话,下面自然安静下来。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两句是说从花丛中经过,却不会去多看,一半是因为修道一半是因为你。”

    老八胡最后总结道:“从全篇来看,这首诗就是说男人无比爱妻子,他的心里除了修道是妻子,再不会在意任何美女任何事。”

    这首诗的意思其实不复杂,却深情隽永,有着极其内涵深刻,有着对人生的觉悟和智慧。并不是普通的肤浅爱情诗词。

    龙门茶铺的客人,大都年纪不小。明白了这首诗词的真正意义,不禁都心生感慨。

    一时间,茶楼中竟然静默无声。

    “好诗。”一个矮胖男人猛然大叫了一声,站起来扔下铜钱,“突然想起来,家里的老娘们还在等我,走了。”

    说着,矮胖男人就这么大步出了茶楼。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结账。

    “是啊,深更半夜的,还是回家搂老婆去。”

    “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点酸,走了走了……”

    十多张桌子的客人,很快走了大半。剩下几个老男人,坐在那也是长吁短叹,纷纷回忆着年轻时的爱恨。

    二楼上是老板老洪三人,也都一脸感叹。

    就是看不惯悟空的徐亚,也忍不住赞道:“真是好诗,情深不腻,哀而不伤,余味悠长不尽……”

    “呵,你又懂诗了。”袁子君调笑道。

    以徐亚的水准,也就勉强能读懂诗。要做评论,未免有些不够格。

    徐亚老脸微红,他也知道自己不够资格评论。“你这老家伙,自己不懂又说什么酸话!”

    徐亚说着一拂袖,起身和老洪告辞:“洪兄,我先走一步。”

    “哎哎,你就家伙,还当真……”袁子君有些无趣,独自坐了会也走了。

    老洪听了诗词解释,心中一片怅然。对于亡妻的深深思念,从心底最深处泛起。

    回忆就是这样,一旦进入这种思绪,不论是何等的强者,都难以自制。

    在这个时候,老洪也没心思理会两个老头。等两人离开,老洪就回到自己房间。

    在怀里取出一块通透玉牌,老洪轻柔的摩挲着玉牌,脸上露出深情温柔之色。

    玉牌的亡妻留给他的,里面存着亡妻的一段神识。这么多年过去了,老洪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在玉牌中去看亡妻的音容笑貌。

    “玉如,今天这首诗真好。你要是活着,一定也会特别喜欢。”

    老洪对着玉牌中妻子说道。神识凝成的投影,自然不可能说话。老洪看了一会,清癯面容上老泪纵横。

    第二天上午,老洪带着一个伙计,提着香烛、糕点等礼品,坐车来到天马寺。

    天马寺的门前,排着长长人龙,大都提着礼物。

    老洪看到这种情况,也是微微一愣。虽然知道悟空很出名,可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香客信徒。

    “你去打听下……”老洪打发伙计去探问情况。

    旁边有个抄着袖子中年人凑过来,赔笑道:“这位大爷,想问什么我都知道。”

    老洪什么眼力,一眼就看出对方是干什么的。他扔给对方几个铜钱,“我就想问下,进去后能见到悟空大师么?”

    “阿弥陀佛,谢谢您老。”那汉子接过铜钱,喜笑颜开的念了个佛号,又点头哈腰的说了谢谢。样子颇有些古怪。

    老洪有些奇怪,问道:“你念的什么?”

    “阿弥陀佛?”

    那汉子笑嘻嘻的道:“这个可是悟空大师传下的大道。常颂阿弥陀佛佛号者,可往生极乐。拜见悟空大师,都要信这个。现在信这位的是越来越多了……”

    老洪点点头,念佛号就算修行,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门道。

    凭着两百年的经验,老洪觉得这个不简单,似乎有很深意思。但一时又说不明白。

    这就像悟空做的诗词,都是意义深刻,别有韵味。悟空这位妙僧,真是不简单啊!

    老洪想到这里反而笑起来,到他这种层次这个年纪,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么长的队伍,等进去了能见到悟空大师么?”老洪问起最关心的正事。

    那汉子道:“这些香客进去就是上香祷告,速度很快的。正常情况下,大师都会在。你这个位置,是应该能见到大师。”

    洪历见汉子说的还算明白,又给了几个铜钱算是谢意,把那汉子打发走了。

    那汉子离开后,和窝在旁边的几个同伴对了下眼色,微微摇头。

    几个人用眼神的微妙交流,让老洪看在眼里。

    这几个人的身份,应该是朝廷密探。这周围可能还有其他势力的人。

    老洪也不在意,想找他的人多了。他身份来历经得起调查。除非是九阶强者蹲在这守着,才有可能一眼认出他来。

    九阶强者,能去伪见真。他这身修为藏的再深,也难以瞒过九阶强者。

    可哪个九阶强者不是傲气冲天,谁会躲在这等着他。老洪不信。

    老洪不着急,慢慢在外面排队。冷了就去旁边馅饼铺坐会,让伙计在那继续排着。

    天黑之前,老洪终于进了天马寺的大门。

    院子里有十几个香客在上香,还有几个女眷在大殿跪拜祷告。

    小小院子进来这么多的人,不免有些拥挤混乱。

    但老洪还一眼就看到了悟空。悟空站在大殿中,修长的身材和月白僧衣,让他颇为显眼。

    悟空的神色温和平静,只是站在那默默诵经,并不和人搭话。这种静立,自然有着肃穆庄严,让人不敢轻忽。

    所以,也没人敢冒然和悟空搭话。

    老洪看了一眼,就立即收回目光。的确是神清气秀,高逸超凡。所以能做出盖世文章,无人可及。

    老洪也就是来看看,并没有其他的心思。和其他人一样,上了几柱香,念了两句阿弥陀佛,老洪就离开了。

    不过,在出门的时候,老洪觉得有道目光在背后刺来。他回头看时,却没有任何发现。

    老洪虽觉得有些不对,也没太在意。悟空就算天资灵秀,修为也不过五阶,怎么也不可能看穿他的身份。

    回到龙门茶楼,天已经黑透了。

    高台上老八胡正在讲解诗词,下面的看客依旧不少。

    龙门茶楼说是茶楼,实际上还提供小吃和各种酒。在这里每天都有说书或是戏子唱戏,来的人也都是附近住户,跑来就图个热闹。生意不算多好,可也一直不错。

    老洪到也挺喜欢这种悠闲生活,炼器一辈子,临死这二十年,他也没什么兴趣再炼器了。

    袁子君和徐亚都在,看到老洪回来都特别高兴。

    “听说你去看妙僧了,怎么样?”袁子君最好奇,性子也外向,开口就问道。

    老洪慢条斯理的点头道:“看到了,名不虚传。”

    “你一眼就看出名不虚传了!”徐亚有些不信,觉得老洪太夸张了。

    “你去看了就知道,悟空这人一看就是那种天纵奇才,这些诗词也只有是他这样的人才能做出来……”

    “这么厉害,早知道和你一起去好了……”袁子君一脸遗憾的说道。

    老洪正想说话,突然生出一丝感应,不由抬头看了眼窗户。

    冬天风硬,窗户早就用棉纸糊上好几层,一丝风都不透,更不可能看到什么。

    徐亚奇怪的道:“老洪你看什么呢?”

    “哦、没什么……”老洪失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出神了……”

    距离龙门茶楼二十余里外的天马寺内,晦明也慢慢闭上眼睛。

    “不愧为炼器大师,虽然只有八阶修为,感应却无比敏锐。”

    高正阳问道:“他发现您了?”

    “感应到了。”晦明淡然道:“不过,他不会猜到哪里出了问题。”

    炼器大师感觉再敏锐,在九阶强者面前也会被压制住。何况,晦明并无恶意。老洪就更感应不到什么了。

    高正阳笑道:“他就是再聪明,也想不到您在这里守着呢。”

    找到了炼器大师练惊鸿,高正阳的心情大好,也开始拍马屁了。

    晦明道:“他既然生出感应,也许很快就会离开。”

    “嗯,我晚些就去找他。”高正阳不知道的练惊鸿的身份,可只看他衣着打扮就能猜个大概。

    “外面盯梢的人很多,你不要生事……”晦明警告道。

    高正阳连忙答应,“弟子知道。”

    高正阳也不想惹麻烦,他还要继续在天岳都待一段时间。

    练惊鸿的身份很重要,泄露出去会很麻烦。高正阳要想和练惊鸿做些交易,就要保住这个秘密。

    等过了子时,高正阳完成每日功课,也不换衣服,直接飞身上了房顶。

    他展开轻功,乘风拂袖,一直向西飞掠而去。

    幽深的夜色中,高正阳那月白僧衣颇为显眼。密探们距离很远,也能看到那一抹白影。

    “悟空出门了?”一个密探试探着问道。

    “看这个方向,也不是去玉春楼啊!”另一个密探说道。

    “怎么办,还要跟着么?”

    “跟个屁啊,他轻功那么好,这会都没影了。”

    “其实给他身上放个定位符牌,找他就容易了。”

    “这是九皇子的贵客,结交的也都是权贵。下符,你是找死吧!”

    其他密探不敢说话,又不让暴露行踪,又不派高手来,还不让用法术,那还怎么跟。

    “算了,不用管他。我们盯紧这里,主要是看有没有行踪鬼祟的人过来……”

    高正阳甩掉几个密探,一路西行进了绿水渠畔的一处密林。

    在密林中高正阳催发钛极合金,改变了身形,又在心佛空间中取出件黑色紧身衣换好。

    高正阳又停了许久,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从另一侧悄然出了密林。

    按照晦明所说的方位,高正阳一路疾驰,赶到位置。

    这是一片居民区,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灯光。

    天岳都虽没有宵禁,子时过后,也不会有人在出门了。

    这时候在外面晃荡的,大都是窃贼。

    高正阳叹气,就凭一个方位想找到人,这有点太难了。

    好在他见过老洪,哪怕不知道身份,等天亮了转一圈,打听一下应该就能找到。

    高正阳站在一座三层高阁的飞檐上,双手抱胸,迎风而立。这让他找到了几分黑暗英雄的感觉。

    现在,最好来两个毛贼,让他过过大侠的瘾头。

    “不对!”高正阳突然心生感应,急忙转身。

    就看到一抹白影飞掠而至,“小贼看剑!”

    他展开轻功,乘风拂袖,一直向西飞掠而去。

    幽深的夜色中,高正阳那月白僧衣颇为显眼。密探们距离很远,也能看到那一抹白影。

    “悟空出门了?”一个密探试探着问道。

    “看这个方向,也不是去玉春楼啊!”另一个密探说道。

    “怎么办,还要跟着么?”

    “跟个屁啊,他轻功那么好,这会都没影了。”

    “其实给他身上放个定位符牌,找他就容易了。”

    “这是九皇子的贵客,结交的也都是权贵。下符,你是找死吧!”

    其他密探不敢说话,又不让暴露行踪,又不派高手来,还不让用法术,那还怎么跟。

    “算了,不用管他。我们盯紧这里,主要是看有没有行踪鬼祟的人过来……”

    高正阳甩掉几个密探,一路西行进了绿水渠畔的一处密林。

    在密林中高正阳催发钛极合金,改变了身形,又在心佛空间中取出件黑色紧身衣换好。

    高正阳又停了许久,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从另一侧悄然出了密林。

    按照晦明所说的方位,高正阳一路疾驰,赶到位置。

    这是一片居民区,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灯光。

    天岳都虽没有宵禁,子时过后,也不会有人在出门了。

    这时候在外面晃荡的,大都是窃贼。

    高正阳叹气,就凭一个方位想找到人,这有点太难了。

    好在他见过老洪,哪怕不知道身份,等天亮了转一圈,打听一下应该就能找到。

    高正阳站在一座三层高阁的飞檐上,双手抱胸,迎风而立。这让他找到了几分黑暗英雄的感觉。

    现在,最好来两个毛贼,让他过过大侠的瘾头。

    “不对!”高正阳突然心生感应,急忙转身。

    就看到一抹白影飞掠而至,“小贼看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