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09章 诗动故人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师傅怎么能这样……”回到房间的石玄通,喘着粗气,眼睛发红,忿忿不平的抱怨道。

    “啪啪啪……”

    叶流云冷着脸,连搧了石玄通几记耳光。他手上发力,把石玄通打的脸当时就肿胀的老高,满嘴流血。

    石玄通傻了,畏惧的看着叶流云,一句话也不敢说。

    叶流云厉声训斥道:“谁给你胆子,敢在背后非议师尊。”

    石玄通和叶流云关系一下亲密,从没见过叶流云这样强硬冷厉,心里一下就虚了。忙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

    没等石玄通说完,叶流云又给了他一记大耳光,“啪”的一声脆响,石玄通整个人都被搧飞出去。

    这一下更狠,石玄通半边牙都被打飞了。他在地上滚了两圈,又是不解又是委屈,眼泪哗啦啦冒出来。

    “师尊既然说了,我们就遵命而行。哪有什么废话。”

    叶流云停了一下,又道:“这段日子你是得意忘形了,连师尊的话也不想听了。”

    “我、不是、绝没有别的意思……”石玄通委屈无比,说了两句,发现叶流云脸色又冷下来,忙又说道:“我这就去赔礼道歉。”

    叶流云这才脸色稍缓,“师尊一言一行都有其深意。不是你能揣测的。你乖乖听话就行了。”

    石玄通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服气,可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哪还敢说什么,乖乖点头应是。

    第二天,叶流云和石玄通就带着一队人,拿着礼品,大张旗鼓的来到天马寺。

    一队人步行穿过赵家园子,此时正值中午,赵家园子闲人极多。不少好事之人,都跟在后面看热闹。

    看到叶流云等人进了深巷,众人就明白了,这是找天马寺悟空大师的。

    随着高正阳名动天岳都,地处偏僻的天马寺,每天都热闹不凡,宾客不断。小小天马寺的名声,反而盖过了赵家园子。

    赵家园子里的饭店酒楼,生意都因此好了不!

    说起悟空大师,是尽人皆知。

    “又是来拜访悟空大师的……”

    “成名就是好,这么多年了天马寺都默默无闻,这一下就火热起来!”

    “这群人抬着礼品这么隆重,不知要干什么?”

    看热闹的人围在队伍不远处,嗡嗡的议论着,丝毫没有顾忌。

    最前面的石玄通听的满脸臊红,好在他脸部紫肿,到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叶流云警告似的看了石玄通一眼,石玄通忙低头垂眸,做出乖巧听话的样子。他是被收拾的狠了,也知道吕钧不会改变主意,哪敢再硬挺。

    对于石玄通的态度,叶流云还算满意。不管心里如何想,至少脸上绝不能露出来。

    指挥所有人排列站好,叶流云在大门前稽首扬声道:“纯阳宗叶流云、石玄通求见悟空大师。”

    院子中的圆真,早就注意到了门外这群人。他眼睛很尖,一下就认出了石玄通和叶流云。

    还没等叶流云出声,圆真就跑进旁边院子去找高正阳。

    等高正阳出来,就看到才叶流云在大门前恭敬施礼。

    说真的,高正阳还是有些意外。纯阳宗在天岳都也是有名有号的道家宗门,颇有些实力。

    正常情况下,对方就是不想再斗了,只要发个帖子说些场面话,这事就算过去了。

    毕竟,所谓妙僧也不过是个虚名。并没有任何真正的依靠,也没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力量。

    对方让弟子跑来当众道歉,有些过火了。或者说,对方其实另有目的。并非是单纯的要是道歉赔礼。

    中午的太阳正盛,房顶墙头的积雪反映下,光线明亮的有些刺眼。

    高正阳出现后,那一袭明净的月白僧衣,却似乎比周围的明光还要夺目,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严格来说,高正阳并不是光芒四射的那种强势,而是明净出尘超逸如仙。

    纯阳宗众人虽是衣着华美鲜亮又整齐划一,气势不凡。可在高正阳面前,众人就像沙硕尘土一样黯然无光平平无奇,高正阳则是沙硕尘土上的明珠,温润通透明净,矫矫不群。

    区别之大,一眼可见。

    叶流云目光和高正阳一对,发现高正阳的眼神一如雨后初晴的星空,高广澄净又有无尽玄妙。

    叶流云也有些奇怪,几天不见,悟空和尚的气度似乎更多了几分玄妙意味。他又觉得,可能是对方名声鹊起,才会给人这种错觉。

    却不知高正阳这几天吟诗装逼,把性格中的另一面也挖掘出来。对于本性的进一步认识,也让他神识通灵,拳意愈发精纯。

    受元气的限制,武魄上没能得到突破,但神魂层面的确有了进境。

    妙僧悟空的样子,本来是高正阳强行装出来的。现在却与他部分本性贴合。所以,展现出的气度更加真实动人。

    叶流云心里厌恶痛恨对方,可也不得不承认,悟空和尚这种风姿,一下就盖过他们所有人。

    “大师,前次是我们愚鲁狂妄,犯下种种大错。今次我们登门道歉,还请大师能宽恕我等。”

    叶流云说着,一脸诚恳的稽首施礼。他身后的石玄通等一众弟子,都跟着一起稽首施礼。声势颇为浩大。

    众人态度极其诚恳,礼节也特别正式。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叶流云的态度很明白,这么多人当众道歉,给足了你面子。你作为高僧,能好意思说别的么!

    高正阳清楚对方的小心思,他只是心里暗笑,你们这是送上门给我刷名气啊。既然对方有这算计,他也不用客气。

    当即微微一笑,亲自扶起的叶流云和石玄通,说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活。两位少君能有此心,可见般若真性。贫僧佩服。”

    高正阳一副笑抿前嫌宽容淡泊的高僧派头,又口颂佛偈,意味玄妙难尽。

    叶流云虽口才不错,可也不知如何应答。只能诺诺连声,做出恭敬顺服的样子。

    石玄通等弟子更是晕头晕脑的,他们到也想说漂亮话。可连高正阳说的都听的晕晕乎乎,哪会说什么。

    叶流云拒绝了进屋喝茶的邀请,只是把礼物抬到院子里,又恭敬施礼告辞。有些匆忙的带着众人离开。

    高正阳客气送出深巷,高僧架势摆的十成十。

    纯阳宗弟子登门道歉,妙僧悟空随口念诵发人深省的佛偈,了解双方恩怨。这一故事再次迅速传播。也让高正阳本就火热的名头,变得更加炽热。

    尤其是那句“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极有佛高妙隽永禅意,又有蕴含着生活的深刻智慧,传播极广。

    “师尊,我给您丢人了。”纯阳正殿中,叶流云跪在地上,满脸惭愧的说道。

    叶流云大概能猜到师傅的心思,纯阳宗和悟空不过是意气之争,悟空名声远扬,纯阳宗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去做恶人。

    趁早低头道歉,还能换个明是非守仁礼的好名声。

    但他们这次过去,事情办的太丢人了。完全成了悟空和尚的陪衬。不但没能趁机扬名,反而把纯阳宗的名声当梯子,把悟空托的更高。

    吕钧睁开老眼,眼神平和,再没有那种锐利如剑的神光。他微微叹口气,“这人是真有智慧,你们不是对手也正常。”

    叶流云有些不甘心的道:“师尊,这事就这么算了么?”

    “你想怎样?”吕钧有些嘲讽的道:“动武也不行,斗智也不行,难道要为师亲自出头去报仇么?”

    叶流云连道不敢,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一脸抑郁。

    吕钧淡然道:“悟空那日踏雪寻梅,吟诗时九皇子就在旁边。据说,悟空和九皇子相谈甚欢,让那位极其推崇。”

    顿了下又道:“昨天,就有位老朋友特意来和我说了这件事。”

    叶流云悚然一惊,他是聪明人,立即就明白了吕钧话里的意思。这是九皇子特意派人来警告他们。

    和悟空斗气没什么,九皇子却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对方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家破人亡断绝传承。

    叶流云心里憋闷的要死,恨不能拔剑给自己来一下。

    吕钧摆手道:“脾气到不小,多用点心练功去吧。等你到了九阶,皇帝也要给面子……”

    纯阳宗的事情过后,来拜访高正阳的人越来越多,访客的层次也越来越高。

    高正阳谈禅作诗,辩才无碍。每次聚会,总有名言绝句传出。

    有人生若只如初见’婉约,有‘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洒脱,有‘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豪气。

    其智慧绝伦、风雅入骨的风姿,不知引得多少贵妇名媛倾心。就是一些道门高人,也都称赞高正阳有大智慧,不同凡俗。

    短短几个月中,悟空之名从下而上又从上而下,不但天岳都人尽皆知,甚至传到了其他人族各国。

    月国,月神都,皇宫,清心阁。

    “人生若只如初见……”

    穿着华美宫装的依依,捧着一卷书反复读着,精致绝伦的小脸上满是迷醉之色。

    念了几遍还不觉得余味未尽,又忍不住对端坐在旁边的月轻雪道:“殿下,这句诗真是美极了,读起来只觉回味无穷……”

    月轻雪淡然摸着玉笛,眼神悠远,似乎没听到依依的话,又似乎毫不在意。

    依依早就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继续道:“这个作诗的居然是个叫悟空的和尚,真是让人怎么也想不到。”

    “悟空……”

    这个名字就像一道闪电般,在月轻雪识海中猛然闪过,唤起了她的记忆。

    高正阳说过,他在佛门的法号就是悟空。

    月轻雪顿时来了兴趣,“依依,你把悟空的事详细说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