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08章 名动天岳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这两句咏梅诗中的千古绝句。哪怕换了个世界,哪怕不如何懂诗的人,也能理解其中澄澈清雅的绝美韵味。

    高正阳也是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这两句诗词。

    前后两世,他都痴迷武道。在文学上却没什么造诣,却绝不是不懂的文字之美。

    高正阳少年的时候,文学青年最高端最受欢迎。他心里一直也有个文学梦。可惜,他的天赋都在练武上,写出文章诗词都惨不忍睹。

    用悟空这个身份吟诗赋词,满足了高正阳小时候的文学装逼梦。

    柳青歌那副倾倒迷醉的样子,更让高正阳心里暗爽。

    至于下面游船上有人称赞,高正阳并没在意。赞叹叫好,就是这些路人的本职责任。

    问题是下面的路人可没这么想,他赞叹之后,忍不住邀约道:“此诗绝妙,我这有醇酒美食,上面的两位雅士,何不下来共饮一杯……”

    柳青歌黛眉微蹙,突来邀约让她觉得受到了打扰。但一想到对方也是为高正阳诗词所折服,心里又颇为自豪骄傲,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高正阳没兴趣应酬,扬声道:“阁下也是雅人,今夜有缘,我等已共饮此诗,又何必饮酒。”

    游船上那人愣了下,才感叹道:“是啊,共饮此诗,就已熏熏然。何必再饮酒!到是我落了下乘……”

    顿了下又忍不住问道:“还没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天马寺,悟空。”高正阳没落下柳青歌,又介绍道:“贫僧身旁的这位是玉春楼柳大家。”

    不等对方说话,高正阳直接说道:“今日兴尽,他日有缘再聚。”

    说完,高正阳牵着柳青歌的手,飘然远去。

    高正阳这次说是来踏雪寻梅,其实是想借机解决纯阳这个宗麻烦。

    用拳头解决纯阳宗很不难,可无相在天机碑上把他名字封印了,不适合再显示武力。

    高正阳也是尝试着,用诗词佛偈给自己造势、扬名。声名这种东西,在真正强者面前不值一提。可纯阳宗不过是个小宗门,哪有无视一切的魄力。

    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些迂回曲折,却很有趣。

    果然,千古绝句一出,柳青歌就被彻底折服。就是旁边的路人,也为之倾倒。

    高正阳深悉人性,他只留下一个名字,就带着柳青歌飘然离去,对方就会因为没能见到人而遗憾。

    这世上,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对方回去之后,肯定会念念不忘。这可比他露面的效果强十倍、百倍。

    “果然是高人风范……”

    游船的甲板上,一位金冠华袍的英俊青年赞叹道。

    旁边一位黑衣护卫微微鞠躬道:“九爷,属下可以把他们追回来。”

    英俊青年一摆手,“那又何必。高人说的好,今日兴致以尽,再见面反而没了余韵回味。”

    黑衣护卫躬身低声应是。

    “对了,你们也不用去调查他的身份,没有必要。”英俊青年想了下又吩咐道。

    站在后面的黑衣人恭谨道:“九爷,这是老爷定下的规矩。”

    黑衣人态度恭敬,语气却有着不容动摇的坚决。这种事上,他可不敢听这位爷的。

    “算了,随你们……”英俊青年无奈叹气,他性格温和,也习惯了下属这样,到也不会强行下什么命令。

    一位华裳美女才船舱中走出来,对青年微笑道:“九爷,大家都在等你呢,外面天寒,还是进去喝酒吧……”

    华裳美女体态婀娜,声音甜美轻柔,轻轻拉着九爷的手,温柔娇媚的姿态让人不忍拒绝。

    九爷一笑,“好,回去喝酒。刚刚听到两句千古绝句,正要和你们分享……”

    “千古绝句?”华裳美女有些不信,脸上的笑容不禁多了几分怀疑。

    “当然,绝对是能流传千古而不朽的绝句……”

    第二天,咏梅的绝句就是不胫而走,在天岳都上层圈子传播开了。

    人族以武为尊,但万年积累的文化底蕴也足够深厚。

    何况,这两句诗不但意境绝美,用词也是精致秀雅。哪怕不懂其中意思,读起来也会觉得有着特别动人的美感。

    悟空的名字,也随着诗一起传播开。

    原本悟空的妙僧之名,就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只是传播的圈子层次不高。这次由上而下,也把妙僧悟空传播的更广。

    柳青歌在玉春楼也跟着发力,她根据两句诗编了踏雪寻梅的琴曲。一经演奏,立即赢得无数赞扬。

    周家的周玉、周云婷,看到机会,也忍不住跟着炫耀,把高正阳装逼的那几个佛门金句宣传出去。

    据说,连皇帝陛下都听说了,还亲口称赞其文采。

    这些消息当然都没有任何证据,却是所有人喜闻乐见的。口口相传,让妙僧悟空之名愈盛。

    一时间,妙僧悟空竟了几分名传四方,声势极盛。

    绿水渠畔的纯阳观中,在缤纷盛开的梅树下,石玄通和叶流云沉默对立,神色阴沉。

    他们两个怎么也想不通,诗词这种无聊的东西,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就这么两天的功夫,悟空的名声更上一层,隐隐有了名动天岳都之势。

    到了现在,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动手的胆气。只能躲在纯阳观中生闷气。

    “两位师兄,宗主命你们去大殿见他。”一个青衣小道童,跑过来传话。看两人神色不好,也不敢多话,说完了就急忙转身走开。

    石玄通脸色更难看了,“师傅也知道了……”

    叶流云没好气的道:“师傅早就知道,只是懒得理会。”

    石玄通最怕宗主吕钧,苦着脸道:“师兄,我们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任凭师傅处置吧。”

    欺负人不算问题,可欺负人不成反而被打脸,那就是问题了。事已至此,也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叶流云再如何不甘,也只能认命了。

    纯阳观占地十余亩,共有五进,纯阳正殿就位于最中心的位置,高十丈有余,大殿房顶的瓦片都是由黄铜所铸。

    在上午的阳光,纯阳大殿的金顶反射的光芒,哪怕远隔数里也能看到。

    纯阳正殿前一片巨大平坦广场,广场上数百穿着道衣的弟子正在整齐的练剑。

    穿过广场,还要登上三重台阶。每一重共有十阶台阶。大殿周围,是白色的玉石栏杆。

    纯阳正殿巍然宏大,气派不凡。一般人走到这里,都会不由为大殿气势所慑,生出敬畏之心。

    就是石玄通这样的弟子,也是打心里敬畏这里。不是宗主召唤,他很少会主动过来。

    叶流云和石玄通两人,在大殿外洗手、净衣、换鞋,浑身上下收拾的干净了,才轻步进入大殿。

    进了正门,迎面就是真武圣帝的金身塑像。真武圣帝右手下侧,是一位穿着赤红道袍的背剑道人。

    这位道人就是纯阳宗开宗祖师吕纯阳。传说当年也是位纵横天下的绝世剑客。

    继承了纯阳宗主的吕钧,按照记载已经是第七十七代宗主。

    吕钧就坐在祖师金身雕像下方,枯黄的老脸就像是一块干瘪老姜,他的眉毛几乎掉光了,只剩下两个不明显的黑点。稀疏的灰发勉强挽成一个道髻,完全盖不住他发亮的头皮。

    “师傅。”叶流云率先跪下叩首拜见。

    石玄通跟在身后一起跪拜,却连声都不敢出。

    这个浑身老态的老者,慢慢睁开眼睛。他的目光锐利森冷,如两道剑刃在吞吐不定,让人胆寒。

    被他的目光一扫,石玄通就觉脸上一热,就像有一柄无形剑刃直刺入脑海,剧烈刺痛几乎让他喊出声来。

    石玄通苦苦忍耐,连痛苦的表情都不敢露出来。他知道这是师傅在教训他。

    吕钧最厌恶软弱无能,如果他敢叫出声,下场一定会更惨。

    叶流云英俊的脸上,都是汗珠。他修为高明,受到的压力也越大。

    好在吕钧很快收回目光,他慢慢闭上眼睛,“你们去给悟空赔礼道歉,此事到此为止。”

    石玄通愕然,吕钧一向护短,怎么会这样?

    “是,谨遵师尊法命。”叶流云磕头领命,起身离开时,又把还发懵的石玄通拽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