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201章 剑碎胆破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谁?”周云婷柳眉倒竖,喝问道。

    “呵呵……”一声轻笑,外面的人推门就走了进来。

    这人五官俊朗,身材虽不高却很匀称。身上羽衣鹤氅,头带星冠,背负古剑,举止之间颇有几分飘然清逸之气。

    只是双眸中冷光闪耀,锐气逼人。被他目光一扫,周玉等人都觉得脸上微微发热,不由自主的低头避让,没人敢和他对视。

    就是有几分泼辣悍勇的周云婷,也本能低了一下头。

    在那人气势压迫下,围坐的一群人甚至都站了起来。

    唯有高正阳和圆真,都安坐不动。

    对高正阳来说,对方气势不过是迎面清风。圆真是专心在吃,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舍不得放下吃的。

    “叶流云,你想干什么?”周云婷自知失态,小脸气的通红,嗔怒的高声叱喝道。

    叶流云没理周云婷,目光落在端坐的高正阳身上,“和尚眼生的很,如何称呼?”

    叶流云问的颇为无礼,但他气度潇洒,到不会给人蛮横霸道的感觉。

    “贫僧悟空。”高正阳似乎没有感受到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神色平和的答道。

    “就是这个和尚……”石玄通等人从门外跟进来,指着高正阳说道。

    叶流云摆摆手,示意石玄通他们不要出声。才继续说道:“和尚,我这师弟少不更事,但轮不到外人教训。”

    等叶流云说完,高正阳还是毫无反应,这让叶流云有些生气。这和尚太狂妄了。

    “和尚,你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叶流云神色一冷,质问道。

    室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周玉等人都不由的屏住呼吸。周云婷到是想说话,可被叶流云的武魄气势所压,气息都喘不匀,哪有力量开口说话。

    就是圆真都紧张起来,嘴里含着一块蜜饯,瞪大眼睛看着叶流云,小拳头紧紧握着。

    他心思很简单,对方敢动手他就不客气。

    “交代什么?”高正阳微笑着反问道。

    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叶流云更是恼怒。

    一个不知哪冒出来的野和尚,在他面前还敢摆架子。真是不知死活。

    叶流云脸色微沉,他到真有几分欣赏这和尚。不论是谈吐还气度风姿,都超尘拔俗,让人印象深刻。

    可惜,和尚和周玉勾搭在的一起,就犯了他的忌讳。自然不能再客气。他又自恃身份,不想随意出手。

    他淡然的道:“和尚,我看你是个妙人,也不欺负你。给我师弟磕头道歉,三天之内离开天岳都,这事就算了。”

    叶流云自觉还算宽厚。换做别人,他肯定要打成重伤,叫他一辈子都躺在床上。就这么让和尚平安离开,他已经算是惜才了。

    后面的石玄通有些不忿,嘀咕道:“这也太便宜秃驴了……”

    周玉气的手直抖,可他又没什么底气说话,只能在那抖个不停。

    “叶流云,你别太嚣张了。”周云婷比周玉强多了,她高声喝道:“悟空是我周家的客人,看谁敢动他一下!”

    方文秀没说话,悄然走在高正阳身旁,小手死死握着腰间短剑剑柄。她觉得这一切事情都因她而起,决意要和高正阳并肩站在一起,共度难关。

    叶流云对周云婷矜持一笑,“你没资格和我谈。”

    周云婷性子泼辣,哪肯认输。正想继续理论,叶流云手在袖子里暗捏剑诀,强大武魄转化的剑意落在周云婷身上,把她要说的话全堵了回去。

    周云婷小脸涨的红紫,可力不如人,被剑意死死压住武魄,连站都站不稳了,哪有余力说话。

    一旁周玉壮着胆子才想说话,叶流云突然道:“你要自讨没趣,我就扒掉你衣服扔到大厅去。”

    周玉脸一白,要是真那样就太丢人了。按理说叶流云不敢这么放肆,可看叶流云冷厉森然眼神,周玉也没勇气尝试。

    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开口说话。

    周玉这副没用的样子,把周云婷气的半死。她狠狠瞪着周玉,心里大骂弟弟是个绣花枕头。

    周玉也有些不明白,不过是个偶遇的和尚,死了也没什么,姐姐这么激动干什么。他低下头再不看姐姐。

    到是叶流云看明白了几分,悟空风姿不凡,周云婷这是喜欢上了,才这么用心维护。

    叶流云不由笑起来,转对高正阳道:“我耐心有限,不要让我改变主意。”

    高正阳一直在旁边看戏,叶流云也没什么高妙手段,完全以六阶之力,把周氏姐弟拿捏住。以力压人。

    反过来说,叶流云有这么大的优势,也无需用别的手段。

    高正阳站起身,悠然道:“借用施主的一句话,你没资格和贫僧说这些。”

    高正阳一动,就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撕破了一眼,发出裂帛般的撕裂声。

    叶流云眼神一凝,他锁定众人的剑意,就这么被高正阳漫不经心的破掉。

    从实力上说,对方至少不逊于他。

    “大意了……”叶流云本以为高正阳是五阶修为,能够稳稳吃定对方,没想到高正阳比他猜测的要强大的多。

    叶流云反应也快,都到了这一步,自然不能再退。他反手拔剑,冷冽剑光如水银泄地,瞬间淹没了所有人。

    刺骨的冰冷剑气,让众人如堕冰窟,只觉血液冻凝,连人似乎都冻僵了。

    纵横剑气下,似乎随时都会被杀。死亡的恐惧,让众人都惊慌起来。可满目剑光,众人就是想躲都无处可躲。

    正不知所措之际,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掌,突兀的出现在剑光中。

    那手掌微微划了个圆圈,似乎要把什么收拿起了。

    满室纵横剑光就突然一收,重新化作一柄银色剑锋。剑锋的前端,正被高正阳一手扣住。

    银色剑锋如蛇般不住扭动,可怎么也脱不开高正阳的掌握。

    叶流云身上鹤氅鼓荡,向后飞扬而起。

    站在他身后的石玄通等人,都被鼓荡元气不断向后推。

    石玄通等人一脸骇然,那和尚居然这等强横,叶师兄似乎都落在了下风。

    周玉、周云婷等人也都是一脸震惊,再如何高估高正阳,也没想到高正阳能压制的叶流云。

    “是把好剑,可惜了。”

    高正阳轻叹声中,如银蛇扭转的剑锋上出现一道道龟裂纹路,接着就无声崩断、碎裂成千百碎片,洒落在地板上。

    飞云剑是叶流云的命根子一样,剑器突然碎裂,人就像被雷击了一样,整个人呆了下,才猛然醒悟过来。

    “你、你……”叶流云气急败坏,指着高正阳失声大叫起来,英俊的面容扭曲着,显得颇为狰狞可怖。

    高正阳微笑收手,看着叶流云一言不发。

    叶流云也很快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刚才的短暂交手,他还没看出高正阳深浅,飞云剑就被打碎了。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有剑在手尚且接不住一招,更别说剑器碎了。

    叶流云一身的武功都在剑上,没了剑战力至多剩下三四成。心中虽然恨极了高正阳,他却不敢再动手了。

    “这次我认栽了,我们走。”叶流云也有决断,说了一句场面话,转身就走。

    叶流云现在很怕高正阳把他留下,也玩磕头道歉。那就算以后能杀了高正阳,也洗刷不了这个耻辱。所以,走的那叫一个痛快。

    石玄通等人还有些发愣,等叶流云出了房间,几个人才明白不对,急忙向门外冲去。

    那种狼狈姿态,看的周玉、方文秀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几个人中最清醒的周云婷,她拍掌笑道:“这群家伙怎么像丧家之犬,跑的这么快……”

    转又对高正阳道:“大师,你对他们太客气了。就应该让他们也跪下道歉。”

    周云婷刚才被叶流云剑意压的说不出话,真是气坏了。叶流云又故意折辱高正阳,更让她感同心受。高正阳就这么轻松放走对方,她很替高正阳不忿,觉得高正阳太大度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高正阳一副云淡风轻的高僧样子,说着这金句名言。

    东神州也有儒家,修的浩然正气,练的是春秋剑法。在儒家经典上,和高正阳上一世的儒家有巨大差异。

    这句话中包含的仁、恕之道,和佛门思想是共通的。作为流传千古的名言,这句话推己及人,更包含着深刻而朴素的做人道理。

    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哪怕是在这个世界,依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周玉、周云婷等都是四季学院的学生,年纪虽小,在文字上颇有功底。立即就听懂了其中的意思。

    “大师高德,周某佩服。”周玉心悦诚服,深深鞠躬施礼。

    周云婷明眸闪闪放光,心里的爱慕已经难以掩饰。

    方文秀同样也很激动,小脸灿若桃花,到没在意同窗的失态。

    吴涛强自赔笑着,目光不时偷瞄周云婷和方文秀,眉宇间一片阴郁。

    “师兄,你说的好高深好有道理的样子……”圆真也颇为意外,高正阳平素说话都很随意,这样的高正阳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高正阳摸摸圆真,对他神秘一笑。心说师兄在装、逼,这事却不能和你说清楚。

    石玄通、叶流云,两个压在头顶上的大山都被高正阳推倒,周玉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舒服痛快,就像喝醉酒一样,总觉得一切有些发飘。

    重新分宾主落座,周玉大发豪气,告诉侍者弄一桌上好酒席。

    等酒菜上齐了,周云婷突然道:“大师很欣赏柳青歌,去,把柳青歌喊来,给大师弹奏一曲。”

    侍者有些为难,“柳大家很少出面招呼客人……”

    周玉前面表现不好,急于找回面子,补偿高正阳。他一拍桌子,喝道:“放肆,把你们掌柜的喊来。”

    “七弟,怎么这么大火气……”一个青年,大步从门外走进来,笑着问道。

    这人身披半身银色鳞甲,腰佩长剑,五官和周玉有五六分相似,只是更多几分勇毅果敢,英气逼人。

    被来人说的脸有点红,周玉急忙起身迎接道:“三哥,你来了。”

    周玉又急忙给介绍道:“三哥,这是天马寺高僧悟空大师。”

    又给高正阳介绍道:“这是我三哥周博,现任羽林卫统领。”

    周博有些奇怪,周玉少有这么郑重其事的介绍同伴,又称什么大师。天马寺他从没听过,高正阳看年纪也就二十上下,称为大师不免有点滑稽。

    只是看对方的气度风姿,又的确如朗月清风,让人心折。

    似乎看出周博的疑惑,周云婷忙在旁边说道:“三哥,你来晚一步。刚才叶流云带着石玄通过来欺负人,被大师出手打跑了。连他的剑器都被大师打碎了,哈哈……”

    周博目光一转,就落在地板中间那亮晶晶的剑器碎片上。刚才侍者要收拾,周云婷故意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给周博看。

    周博虽然沉稳,眼神也是一变。连叶流云的剑器都打碎了,这和尚真有本事啊。

    想到这他脸上露出笑容,对高正阳拱手道:“见过悟空大师。”

    高正阳合十还礼,“周统领客气了。”

    周博朗笑道:“什么统领,不过是个芝麻大的官职,说出去让人笑话。”

    “来来、大家都坐。”周博伸手示意,让所有人都落座。他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就挨着高正阳身边。

    周云婷撒娇道:“三哥,大师欣赏柳青歌的琴艺,你把她喊来弹奏两曲……”

    周博失笑,“柳大家可不是普通人,三哥真没这个面子能请动她。”

    “不过是个琴师……”周云婷不以为然。

    周博摇头,柳青歌的出身背景很复杂,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正说着话,门外有人敲门,一个轻柔圆润声音说道:“青歌冒昧来访,还请诸位勿怪。”

    众人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