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93章 花开见我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雪后初晴,午后的阳光明亮的刺目。

    几个走进来的男女,前面几个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衣着光鲜,眉宇间都带着股高人一等的傲气。

    后面的两个中年人,举止老练,气息沉稳,应该是护卫。

    笑出声的是个身披白狐皮裘的少女,她眉细眼活,相貌颇为精致。只是颧骨略高,看起来有些强势。

    方文秀披着一件绿色大氅,站在那少女身旁。她没料到同伴会如此失礼,小脸上都是尴尬之色。

    圆真到底是小孩子,正在似懂不懂的年纪,被一个美貌少女笑话,又是羞涩又是尴尬。手脚都不知该放哪了。

    高正阳到不在意有谁旁观,但女孩笑的那么轻蔑,也让他有些不爽。

    缓缓收了拳势,高正阳才对方文秀道:“方姑娘来上香啊?”

    方文秀微微一福,略带歉意的道:“这段时间功课很忙,今天放假才有时间来探望大师。来的仓促,还请大师别见怪。”

    方文秀年纪不大,却有几分落落大方的气度。几句话说出来,不但说明了来意,也委婉的替同伴表达了歉意。

    其实,这已经是方文秀第三次来探望高正阳了。对于这小女孩的心思,高正阳也明白。

    少女情怀如诗,这并没什么不好。高正阳到挺欣赏方文秀的个性。

    “方姑娘太客气了。”高正阳微微一笑,“院子简陋,无处待客,到是贫僧失礼。”

    方文秀见高正阳没有生气,心里也松了口气。一个小孩教高正阳练拳,是有些奇怪。但不论怎么说,在旁边偷看也就罢了,取笑就过分了。

    她忙给介绍道:“这几位是我四季书院的同窗。这位是周玉,这位是吴涛,这是我好友周云婷。”

    站在最前面的周玉,五官俊秀,面如冠玉,也披着一件雪白狐裘,显得异常俊美优雅。

    周玉对高正阳微微颔首,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矜持和骄傲,又掩饰不住的少年特有的青涩。

    “是有些装腔作势的权贵子弟。”高正阳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真实身份。而那个周云婷,毫无疑问和周玉姐弟。

    至于吴涛,相貌虽然也很英俊。但眼神灵活,神态中自然带着几分恭谨油嘴,肯定是周玉的狗腿子之流。

    后面站着的两个人,方文秀都没介绍。

    高正阳并不讨厌这几个人,相反,他对此颇有兴趣。几个人对他来说,就像是新鲜有趣的游戏。

    “你就是采菊东篱下的采菊僧悟空?”

    周玉声音很清朗,语气中还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意味。

    高正阳忍不住笑了,采菊僧,这少年知道采菊是什么意思么!真喜欢采菊的,周玉还真是个很好的对象。

    周玉虽不知高正阳笑什么,却觉得高正阳笑的有些古怪,不像是好事。他不禁微微皱眉。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诗真是太好了。周玉也是忍不住好奇,想见见做诗的和尚是何等人物,能写出这般杰作。

    方文秀也总是说悟空大师如何气清神秀,不同凡俗。

    可才一进来,就看到高正阳在练金刚拳。这种入门武功太过浅陋,没有高手会练金刚拳。

    最可笑的是,指点高正阳练拳的居然是个十三四岁小孩子。

    周玉一下对高正阳失去了兴趣。只是出于礼貌,也是出于对方文秀基本尊重,他才开口问了一句。

    没想到高正阳不乖乖答话,反而笑的那么古怪,让周玉更是不快。

    “和尚,有什么好笑的?”周云婷性子好强,小嘴更是刻薄。所以,她刚才笑的那么无礼。但别人这么对她时,她就无法忍了。

    “笑天下可笑之人。”高正阳随口答道。

    周云婷性子不怎么好,可人却聪明。知道再问就是自找挨骂了。可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应对。一时语塞。

    周玉几个人听了,也都脸色一变。

    这句话听起来粗俗,却又透着大气和智慧。并不是简单的骂街或讥嘲。

    方文秀有些着急,她本是好意,想帮着高正阳引见几个同窗。周家姐弟出身不凡,若能得到他们帮衬,高正阳很快就能在天岳都站稳脚跟,可以早点离开这个贫苦的小寺院。

    谁能想到双方一见面,就并不愉快。

    这个时候,吴涛眼珠一转说道:“佛门说众生平等,花草也是生命,和尚你为了一己之欲就摧残花朵,真是大错特错。”

    “花开见我,我见如来。”高正阳淡然道:“此中道理你懂么?”

    吴涛愕然,高正阳句句禅机。简简单单一句话,似乎有种种深意。他隐隐懂都一些,可又说不上来到底懂了什么。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周玉、周云婷都很骄傲,自觉天赋超群。正因为如此,愈发不肯仗势欺人,就想着用智慧折服高正阳。

    几个人都是苦苦思索,想着怎么漂亮的回击高正阳。

    却不知道,几个人都被高正阳带到沟里去了。

    佛门最擅长就是讲禅辩机,高正阳在上一世虽没学过佛,却听了不少佛门经典金句。那是千年以来佛门众多高僧的智慧结晶。要说起来,每一句都有着深刻智慧。

    反过来说,这些终究是谈玄说虚。也就是嘴炮。和心灵鸡汤没多少区别。

    周氏姐弟虽然聪明,可哪见过这个。一旦进入这种谈玄的模式,立即就被秒杀了。

    不止是周氏姐弟的发懵,就是正房中盘坐的晦明,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是好诗,但这是个人情怀,写的雅致淡然。也就算了。

    笑天下可笑之人,却是坐看世间百态的的超脱,到了“花开见我,我见如来。”这里面就有直指妙境的大智慧。

    对于毁灭来说,他当然不会考虑诗词的工整、用意。玄之又玄的“花开见我”才是他的菜。

    晦明一生练拳,在佛法上悟性本就差了一筹。在天马寺枯坐三十年,慢慢领悟自己的修行之道。却在昨天被高正阳一句话说破。

    这点破了那层薄纸,让晦明对自己修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但也让晦明颇为尴尬。

    换做其他人,晦明都要感谢对方。高正阳却是绝灭弟子。这更让晦明难过。

    如果说昨天高正阳那番话是当头一棒,今天的“花开见我”就是狮子大吼,振聋发聩。

    晦明修行的《金刚经》并不讲顿悟,而是渐悟。就是不崇尚谈玄,更注重实际修行。在修行中不断的去领悟道理。

    心佛宗相反,更注重悟性。悟性够了就能修炼十方心佛印。悟性不够,修炼一辈子也没用。

    从根本修行理念上说,金刚宗和心佛宗就是冲突的。

    晦明修炼两百多年,积累雄厚无比,差的就是那闪耀灵光。

    “花开见我,我见如来。”就像是一点光,虽然微不足道,却照亮了黑暗,让晦明看到了前路。

    晦明手捏金刚印,闭目凝神,进入了一个玄妙难言的境界。

    院子里的高正阳,感应到了一闪即逝的空明气息。他心思一动,晦明老头似乎有什么变化!

    晦明的气息固然深沉,却像山岳一样坚凝,隐隐中又带着几分晦涩。

    给高正阳的感觉就像是笼罩在阴影中的高山,巍然凝重又很阴沉,缺少生机。

    突然间的气息变化,好像是阴影散去,阳光普照,陡然多了几分生机。

    “这老头还挺有悟性的……”

    对付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高正阳自然没必要乱用金句。他这么做更多是在晦明面前显摆。想不到却触动对方灵机。

    周玉等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该如何对应。周玉又很骄傲,不好意思耍赖。低眉垂眸的拱手道:“今日冒昧打扰了,我等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周玉转身就走。周云婷脸上有几分不甘心,犹豫了下还是跟着她弟弟一起走了。

    周云婷人出了小门,忍不住说了一句,“和尚不用得意,改天再来找你。”

    吴涛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高正阳,也急忙跟上周玉。

    留在最后的方文秀,颇为尴尬。她既想和高正阳解释,又不好意思把同窗们撇下。站在那里犹豫难决。

    “贫僧这里没事,你先去送同窗吧。”高正阳温和笑道。

    方文秀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多事,把他们引来,给大师添麻烦了。”

    “无妨,凡此种种,皆是机缘。”高正阳一副高僧派头,淡然说道。

    高正阳说的云山雾罩,方文秀听的晕晕乎乎,也不知高正阳到底什么意思。

    这种不明觉厉的感觉,让方文秀愈发崇拜高正阳。

    方文秀晕乎乎的从天马寺出来,就发现周玉几个人都在门口不远处,并没走远。

    “文秀,我们还以为你要住在里面了……”

    周云婷看到方文秀出来,嘴角微翘调笑道。

    方文秀和周云婷做了几年同窗,知道她嘴一向刻薄,但被这么调侃小脸也有些发热,有些无奈的道:“婷姐别乱说。”

    “看你脸红的,心虚了吧。”周云婷牵着方文秀的玉手,低声道:“这和尚神神叨叨的,我觉得还是离他远点的好。”

    方文秀忍不住辩解道:“悟空大师是好人。”

    “没说他是坏人……你激动什么!”周云婷坏笑两声,有些狭长的凤眸中露出沉思之色,“但是说真的,这和尚绝对不简单。”

    周玉在旁边忍不住道:“这和尚句句禅机,智慧高妙,真不是凡俗之辈。只是他怎么会去练金刚拳,真是莫名其妙……”

    “谁知道?”周云婷也有些疑惑,“我看他元气气息稳定内敛,肯定比那小和尚厉害……不知搞什么鬼!”

    “应该是五阶的高手。”面貌老成的护卫周忠突然说了一句。

    周忠做事老练沉稳,修为也高达五阶。周玉对他也颇为倚重。听他这么说,周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周玉家世高贵,从小就有名师教导,各种灵药辅助修炼。可就是如此,他也才勉强凝炼出武魄,进入四阶。

    看高正阳的年纪,也不比他大多少。居然是五阶高手了。这可不一般。

    十七八岁就进入天阶的天才,亿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

    那都不能以常理而论。

    正常来说,这样的少年都称得上天才了。至少,以后有机会进入天阶。在任何一个宗门,都是重点培养的天才。

    “这个和尚的确是有点意思,查查他的来历跟脚……”

    周玉想了一下,避开方文秀,低声对周忠吩咐道。

    周忠犹豫了下劝道:“此人行事高深莫测,我看没必要得罪他。”

    “我不是要和他斗气。这样的人才,我想结交一下。”

    周玉微微扬着下巴,有些骄傲的道:“当初,风无行在少年时结识佛皇无相,最后也是有无相帮忙,才登上皇位。可见,这世上最难得的就是人才。我看悟空此人不凡,日后肯定有出头之日。”

    一旁的周忠只能应下,心里却暗自苦笑。自家这位公子想的也太简单了。你连悟空的话都听不大懂呢,还想用小恩小惠去拉拢对方,真是……

    风无行和佛皇无相的之间,那是佛门找机会介入皇权。后面有着各种大势力在暗斗。可不是无相和风无行有交情,就会帮他当皇帝。

    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了,复杂到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周忠也没那个本事和周玉说清楚。

    悟空这人很不一般,能接触接触也好。在天岳都是这里,他们周家再怎么也吃不了亏。

    一行人越走越远,很快就出了长长的胡同。

    鬼鬼祟祟趴在门口的圆真,直等着众人不见了踪影,才松了口气,一溜烟跑回院子。

    “师兄,他们都走了。”

    “嗯。”高正阳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圆真有些奇怪,“师兄你怎么不在意啊?”

    “在意什么?”高正阳反问道:“你是不是看女孩子漂亮,喜欢上了?”

    “啊、”圆真的圆脸立即一片火红,简直像要烧着了一样。

    “没有、不是……”圆真不知所措的胡乱辩解着。

    “安啦安啦,我会给你保密的。”高正阳保证道。

    越是这样,圆真越觉得不安心。他还想解释,“师兄,我其实没那什么……”

    “呵呵,我们可是连手都不会牵的纯洁和尚。”高正阳正色道。

    “本来就什么都没干好么……”圆真很无力,让高正阳一说好像他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师兄懂的。”高正阳给了圆真一个会心的诡异笑容。

    “师兄,我们还是练拳吧……”圆真知道说不过高正阳,再说下去真的掉到坑里爬不出来了。

    “第三式是金刚枪,第四式金刚斧,第五式金刚鞭,第六式金刚锤,第七式金刚刀,第八式金刚剑,第九式金刚甲,第十式金刚印……”

    说起最熟悉的拳法,圆真也慢慢放松下来,耐心的给高正阳讲解拳法中的要义。

    “金刚枪,是以肘为枪,金刚斧,以腿为斧,握手为锤,竖掌为刀,横扫为鞭,重斩为斧,护体为甲,养气为印……”

    高正阳看圆真打了两个月拳,可直到圆真讲解,他才明白这套拳法的精义。

    金刚拳这种以身体为武器,模仿刀枪鞭锤,招式简单,威力却大。

    高正阳用了一天时间,记住整套拳法。以他拳法宗师的眼光来看,金刚拳至坚至强,融汇各种兵器招式为一炉,化繁为简,使之更适合人族身体特点。可谓高明之极。

    就算一个蠢笨的人,如果刻苦修炼,也终究能学会金刚拳。

    八极如枪、八卦如刀,高正阳上一世所学拳法中,就有极其类似的拳理。

    包括太极拳中,也有模仿钢鞭、重锤的手法,极其刚猛酷烈。

    金刚拳本就简单,讲的是由外而内,更注重对身体的淬炼。元气运转方面,反而并不那么重要。这也是金刚拳被列为低阶拳法的最重要原因。

    这个世界上,天地元气才是一切力量的根源。不能运转天地元气的拳法,再如何高明,也只是身体动作的变化。仅此而已。

    高正阳精通拳理,等到晚上的时候,这套金刚拳就练出了味道。

    金刚杵的要义捣,所谓金刚捣杵。

    高正阳十指交叉,双拳直捣,在空中激荡起隐隐的风雷之声。

    他并没有用力,只是拳意传神,出拳时有股金刚捣杵的威势。

    旁边的圆真,不由呼吸一滞,大眼睛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师兄这拳法,好像比他练的还要精深。他站在旁边,感觉到高正阳好像变身成金刚,手持山一样的铁杵,猛然直捣前方。

    刚猛就不用说了,最可怕是那股不可阻挡的雄浑,似乎一杵下去,什么妖魔鬼怪都能捣碎成灰。

    那种凛凛神威,让他有种跪拜的冲动。

    高正阳没理圆真,继续练拳。

    金刚轮的要义是转,所谓天轮常转。转则圆,是一式防护周身的防守招式。金刚枪,就更简单了,以拳代枪,重在捅、刺。以坚破面,以凝破散。

    金刚刀,金刚鞭,金刚斧,金刚锤,金刚剑,高正阳施展起来也都把拳法打到骨子里去了。

    就像是一坛浸泡多年的药酒,浓厚入味,只是闻一闻,就让人熏然欲醉。

    旁边的圆真,就真的要醉了。他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是觉得很震撼,以为拳法中滞涩不懂的地方,在高正阳展示中,全都豁然贯通。

    坐在房间中的老僧晦明,也睁开眼睛,“这拳法已经入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