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90章 法不轻传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天岳都,红林港。

    九月的凉爽秋风,带着独有水面特有的腥咸气迎面而来。港口的喧哗热闹的嘈杂声也随风而来。

    站在客船的甲板上,远远的就能看到港口前高挺桅杆如林。密密麻麻的大小船只簇拥在一起。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特别热闹繁盛的感觉。

    “看到港口那连绵如火的红林没有,这里的红林一年四季红艳如火,所以这里叫红林港。也是天岳都十大景观之一……”

    方文秀指着那一片红林,秀美的小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红林景色她看过很多次了,但能给悟空大师介绍这些美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兴奋。

    顺着方文秀手指方向,高正阳看到一片绵延向向前的红林。从树干到树叶,都有着浓郁的血红色。明媚秋日下,看起来异常的艳丽。

    “是很美……”高正阳由衷赞叹着。

    东荒群山中也有红叶,大片红叶能延绵千里,极其壮观。但是,这里的红林却和建筑、人协调成一体。给这里的繁华增加了自然的明丽。看着另有一番滋味。

    一旁的瘦脸青年撇嘴,低声嘟囔道:“花和尚。”

    青年声音不高但也不低。方文秀一心指点风景,又站在高正阳这面,并没有9∝听到。

    高正阳就听的清清楚楚。他知道对方故意说给他听的。这两天他也知道了青年的名字,叫石炼。听到对方报名字时,高正阳几乎笑出来。

    石炼其实挺有意思的,喜欢表现又特别羞涩。想引起方文秀注意,手法又拙劣可笑。他自己都不知道,种种表现落在女孩眼里,只能是让人生厌。

    这是一个急于炫耀美丽尾巴的孔雀,却总不合时宜的把屁股和菊花先露出了。

    高正阳侧过头对石炼咧嘴一笑,说了一句:“是啊,贫僧最爱采花。”

    他的声音很低,石炼能听到可旁边的方文秀却听不到。

    石炼却激动了,指着高正阳喊道:“你、你、你真无耻。”

    石炼声音很高,不止方文秀听到了,甲板上的其他人也大都听到了。

    众人诧异的看着石炼,不知他想干什么。

    “你胡说什么!”一旁的方文秀不高兴了,紧绷着小脸质问道。

    窘迫之下,石炼瘦脸涨的发红,忙解释道:“这是个花和尚,刚才还承认了最喜欢采花。”

    高正阳笑而不语,他眼清神正,月白僧衣一尘不染,站在那自然有股超尘拔俗的高华气度。

    石炼站在他身旁,就像明月旁的萤火,一在云霄一在地,从相貌到气宇风姿,全方面被碾压。

    又一副结结巴巴满脸通红的蠢样,众人哪会信他的话。

    再看秀美的方文秀,众人大都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次,不少有人看石炼的眼神甚至多了几分同情。

    东神州的佛门,大半是不禁嫁娶的。石炼这个样子,明显是想争夺旁边的女孩。可惜,他的对手太强了。他注定了失败。

    出于对弱者的同情,众人到能理解石炼有些愚蠢的污蔑。

    “不要责怪石施主。”高正阳温和的劝解道:“刚才贫僧的确说了那句话。”

    方文秀更不信了,她就站在旁边,怎么没听到。转念一想,高正阳应该是怕石炼难堪,这才出言为他开脱。

    这么一想,方文秀更佩服崇拜高正阳了。

    其他人也大都这么想,对高正阳也都多了几分敬佩。就算原本有些怀疑高正阳的,也都转变了想法。

    “明明是自己占理,这和尚也承认了,可众人怎么一副是他错了表情!”

    石炼更生气了,他本就没什么口才,更没有急智。被气的头昏脑胀,更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一张脸涨的愈发红了,简直像火烧的一般。

    高正阳更是好笑,和高手厮杀相比,逗弄普通人也是很有趣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高正阳轻吟一句陶渊明的诗,才道:“采花本是雅事,做个采花僧又有何妨。”

    这世上当然没有陶渊明,更没有这首著名的田园诗。

    两句诗淳朴自然,清新隽永,不见一丝雕琢痕迹,颇有禅意。

    甲板上的众人,哪怕没有多少欣赏水平,也能感受几分诗的意境。

    一时间,俱都无语。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方文秀低声念了一遍,大眼睛更亮了。

    人族以武立国,最重武勇。但万年的发展,文化方面也有了深厚积累。只是相比较武道法术而言,文学地位始终要低一层。高正阳记忆中那些古代诗词拿出来,足以秒杀一片。

    这个时候,随便拿出两句来。果然,就引得众人一片倾慕崇拜。

    石炼也被震住了,他是讨厌高正阳,但基本的欣赏水平还是有的。这两句诗哪怕不是高正阳写的,也足以展现高正阳的文学境界。的确是他所不能比拟的。

    但石炼还是不服气,刚才高正阳说话时那表情神态,绝对是色迷迷的不怀好意。

    石炼也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人会信了。

    旁边方文秀忍不住了,问道:“大师,这诗是谁做的?”

    高正阳合十胸前谦逊的道:“是贫僧游戏所做。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惊叹,有才华的人总是会得到尊重。何况高正阳卖相极佳,让人无可挑剔。

    能在这种普通的客船上,遇到这样的高僧,众人都觉得很荣幸。等回到家里,又有的刻意吹嘘了。

    “我不写诗,我只是诗词界的搬运工……”高正阳在心里暗暗调侃,这种抄诗完全没心里负担,只会让他觉得特别爽。

    站在甲板侧方的一个水手,特别认真的打量着高正阳。同时默默的记住了这两句诗词和“悟空”这个法号。

    他们这些人,有一个职责就是专门负责收集各种消息。像高正阳这样特殊的人,必定会在档案上记录一笔。

    高正阳一鸣惊人,立即成为了众人的中心。

    不少人纷纷上来请教高正阳一些佛经问题,高正阳也都耐心的一一回答。

    高正阳并不精通佛法,但他看了太多的心灵鸡汤。挂着佛经卖鸡汤,那滋味绝对酸爽。

    众人哪听过这个,一个个被说的心悦诚服,就差泪流满面了。

    当场就有人磕头礼拜,说什么都要奉上钱财,请高正阳收下。

    高正阳也不严拒,和尚本就是要化缘的。只是取了一点钱财,表示收到众人的心意。

    众人更是惊叹,真是得道高僧。

    直到从红林港下船,众人才和高正阳告辞离去。

    等众人离开,方文秀也松了口气。众人崇拜高正阳让她很开心。可众人围着高正阳,她都插不上嘴,又有些失落。

    “大师,你不是去七城的天马寺么,我送你过去。”

    “是啊。”高正阳道:“不过,你把路告诉贫僧就可以了。”

    “七城还有很远的距离,我们还是坐车过去。”

    方文秀对这里很熟悉,熟门熟路的带着高正阳上了一辆铁轨车。

    巨大的木质车厢,足能做上百人。但没一会的功夫,车厢就站满了人。

    这车有些像公交车,连内部座椅布局都差不多。高正阳真的有些意外,天岳都居然还有这种东西。但想到用轨道滑行上山的大船,他也就释然了。

    有了那种技术能力,再弄个轨道车就很轻松了。

    在开车之前,石炼突然冲了上来。硬挤到高正阳身旁,就那么一站,也不说话。

    坐在里面的方文秀皱起眉头,对石炼更是厌恶。只是这轨道车可不是个人的,交钱就能上来。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车到是挺有趣的?”高正阳看气氛有些尴尬,对方文秀说道。

    “这是鲁公车,据说是有二阶妖兽来拉车……”

    方文秀道:“天岳都内,大部分区域都有这种车。来问很方便。价钱也不贵。外城有天运河,环绕全城,就是我们乘船进来那条长河。如果想游玩,在天运河上乘船转一周也是极好的……”

    “真是了不起……”高正阳由衷的赞叹道。

    能在这种条件下,用简单易用的交通工具,通过轨道和运河,把天岳都内内外贯通,让这座占地数千平方公里的雄城能运转起来,真是天才的设计。

    “我们天岳都,可是炼器可是天下第一……”

    方文秀极其自豪,指着窗外道:“距离红林港不远处就是九城的火炉城区,占地百里,终年烟气冲天……”

    在狭小的窗口上,隐隐能看到那个方向漂浮着一层黑烟。

    其实高正阳早就去看到了,红林港停的大都是货船。运送的也大都是铁锭。

    “炼器天下第一么……”高正阳沉吟起来,他手里刚好有几百斤黑昙金,借着这个机会,也许能找到可靠的人帮忙打造一套盔甲。

    以他的身体,对盔甲并没有太多需求。不过,多一层盔甲保护总是好的。黑昙金打造出的盔甲,不会比他的钛极合金逊色多少。

    最关键的是,穿着盔甲很拉风。和龙皇戟也更搭。

    好吧,这才是高正阳需要盔甲的最重要理由。

    “鲁公车还是挺快的,再有两个时辰就能到七城……”

    方文秀小嘴不停,一路上给高正阳讲了很多天岳都的事情。

    等到黄昏时候,高正阳和方文秀终于到了七城。

    黄昏柔和的光芒下,青色的石板路,青色的墙壁,青色瓦片,来往的人也大多穿着青色衣衫。

    这里的建筑大都是以巨大青石为材料,所有建筑都显得很古朴。但和铁林部相比,这里建筑更为精致更为有序。更有古城的沧桑韵味。

    “从这里沿着长路走两里路,到金水渠桥上桥又转,再到赵家园子,天马寺就在一条长巷的尽头……”

    方文秀给高正阳说了一遍路,又有些担心的道:“路有些复杂,大师你能找到么?”

    “放心。”高正阳道:“贫僧找不到还可以问。”

    方文秀想了下也是,天色也快黑了,不好再坚持送高正阳。“大师再见,有时间我会去探望大师。”

    离开的时候,方文秀有些担忧的看了眼石炼,却终究没说什么。她觉得高正阳可以处理这个问题。

    毕竟,和高正阳相比,石炼显得太弱小了。完全没有威胁。

    “有缘再见。”高正阳微微点头,目送着方文秀离去。

    那天回来后,他在方文秀身上施展了天魔秘法。就是从血莲卫统领身上夺得的那门天魔秘法。

    方文秀其实什么都不知道,高正阳只是给她做了简单暗示,就让她忘记了许嵩林那个胖子。对她并不会造成伤害。

    “方姑娘走了,你还要跟着贫僧么?”高正阳对石炼问道。

    石炼冷硬的道:“我家就在天马寺附近,知道路,可以送你回去。”

    “那好,多谢施主。”有人愿意带路,高正阳自然不会拒绝。

    虽然石炼看起来没有好心思,可又能怎么样?

    高正阳甚至有些希望他能带来点惊喜。

    石炼板着脸不说话,闷头在前面快步疾行。他走了一会,完全听不到后面的声音,以为高正阳跑了。急忙回头去看,却发现高正阳就在身后。

    松了口气的同时,石炼心里也有些发慌。这个和尚可比他想的厉害多了。

    天岳都真的很热闹,尤其是进入赵家园子后,大街上人来人往,街道两旁都是叫卖的小贩。

    从针头线脑到糖人包子,吃的用的玩的,一应俱全。

    这里的人虽然大都神色轻松,身上有一股不愁吃穿的悠闲气息。这是铁林部人绝对没有的气质。

    当然,这里穷人也不少。不时就能看到衣衫褴褛的乞丐,跪在地上祈求食物。

    穿过热闹的街区,三转两拐的到了一条长巷深处,走在前方的石炼停下来,对高正阳道:“到了。”

    高正阳抬头看过去,两扇破旧的木门朱漆都快掉光了,露出内里木头的原色。

    木门上挂着一个横匾,写着天马寺三个大字。时光的侵袭,让三个大字看起来有些模糊。

    门前三阶青石台阶,到是被磨的颇为光润。两面的青石矮墙,也有些歪斜。不知有多少年没整修过了。

    从外表看上去,天马寺颇为惨淡的样子。

    方文秀早透露过天马寺的情况,高正阳对此并不意外。

    不管这寺庙如何破旧,里面的人一定不简单。

    时至今日,虽然没人明确和高正阳说过什么。他差不多猜出老僧的身份了。老僧既然让他来拜师学法,一定有他的道理。

    推开大门,高正阳慢步走进去。

    迎面是个不大的天井,青石铺地,中间摆着一个一人高的黑铁香炉。

    对着天井的就是大雄宝殿了,虽然天色昏暗,高正阳也能看到里面供奉的世尊如来。

    世尊如来是佛门创始人,也是佛门最高果位的觉悟者。佛门十宗虽对经义理解不同,却都尊世尊为共主。

    大殿两旁,还有两间小小偏殿。高正阳对这里佛门研究不多,只能看出是两尊佛像,却不知到底是谁。

    高正阳正打量着,一个灰衣服小和尚从偏殿旁的偏门走出来,才想开口,看到高正阳的样子又闭上了嘴。

    他愣了下,才合十问礼道:“小僧就圆真,见过、大师。”

    圆真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打量着高正阳,觉得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看高正阳的气度,又像的得道高僧。本想叫师兄的,又不敢失礼。犹豫了下喊了大师。

    高正阳合十还礼,“我佛慈悲,不敢当不敢当。贫僧是来拜见晦明大师的。”

    圆真乌溜溜大眼睛一转,小脸上露出一丝亲近的笑意,“原来是找师傅的,请进。”

    圆真带着高正阳穿过偏门,转到旁边的小院子。

    院子这里有三间正房,两间厢房,门窗破旧极其寒酸。院子里拉着的绳子上,还挂着几件僧衣。

    一看就知道,这里是和尚们住宿休息的地方。

    进了正房,迎面就看到一个干瘦老僧盘坐在蒲团上,眼睛半闭半睁,手里拿着紫檀念珠,身躯微摇,一副睡着的样子。

    “师傅、师傅、”圆真喊了声没反应,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

    “嗯、”老僧慢慢睁开眼睛,不悦的瞪了眼圆真,“何事喧哗!”

    “师傅,有人来找您。”圆真也不怕老僧,笑嘻嘻的说道。

    老僧这才抬起浑浊老眼,看了看高正阳,有些疑惑的道:“你找老僧有事?”

    “贫僧悟空,受师伯之命,找大师学法。”

    高正阳正色合十问礼,把他来意说清楚。对方虽然不起眼,他可不敢小觑。

    “悟空……”

    晦明眯着老眼想了一会,才道:“哦,想起来了。好吧,既然你都来了,就在这住一段日子再说。”

    晦明对圆真道:“去,帮悟空找个床铺,安顿好。”

    “是,弟子这就去。”圆真到对高正阳很感兴趣,动作很麻利的跑去了厢房。

    晦明对高正阳招招手道:“你过来,老僧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等高正阳靠过来,晦明不紧不慢的道:“法不轻传,世尊也说过:世间第一要紧的就是钱财。你明白吧?”

    高正阳有些愕然,他到没想晦明开口就要钱。

    晦明光头无发,眉毛稀疏,下巴上是光秃秃的。人又小又瘦,裹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黄色僧衣,一副贫苦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贪财的人。

    不过他转即笑起来,“这是自然,需要多少钱,大师只管明示。”

    “钱财身外之物,却能见你诚心。”晦明想了下又道:“一文钱、一文货。”

    偷偷跟着过来的石炼,在旁边听的瞠目结舌。这老和尚真够直接的!

    石炼过来本想告状,晦明这样子却让他明白了,这老头更无耻。

    一转,小脸上露出一丝亲近的笑意,“原来是找师傅的,请进。”

    圆真带着高正阳穿过偏门,转到旁边的小院子。

    院子这里有三间正房,两间厢房,门窗破旧极其寒酸。院子里拉着的绳子上,还挂着几件僧衣。

    一看就知道,这里是和尚们住宿休息的地方。

    进了正房,迎面就看到一个干瘦老僧盘坐在蒲团上,眼睛半闭半睁,手里拿着紫檀念珠,身躯微摇,一副睡着的样子。

    “师傅、师傅、”圆真喊了声没反应,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

    “嗯、”老僧慢慢睁开眼睛,不悦的瞪了眼圆真,“何事喧哗!”

    “师傅,有人来找您。”圆真也不怕老僧,笑嘻嘻的说道。

    老僧这才抬起浑浊老眼,看了看高正阳,有些疑惑的道:“你找老僧有事?”

    “贫僧悟空,受师伯之命,找大师学法。”

    高正阳正色合十问礼,把他来意说清楚。对方虽然不起眼,他可不敢小觑。

    “悟空……”

    晦明眯着老眼想了一会,才道:“哦,想起来了。好吧,既然你都来了,就在这住一段日子再说。”

    晦明对圆真道:“去,帮悟空找个床铺,安顿好。”

    “是,弟子这就去。”圆真到对高正阳很感兴趣,动作很麻利的跑去了厢房。

    晦明对高正阳招招手道:“你过来,老僧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等高正阳靠过来,晦明不紧不慢的道:“法不轻传,世尊也说过:世间第一要紧的就是钱财。你明白吧?”

    高正阳有些愕然,他到没想晦明开口就要钱。

    晦明光头无发,眉毛稀疏,下巴上是光秃秃的。人又小又瘦,裹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黄色僧衣,一副贫苦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贪财的人。

    不过他转即笑起来,“这是自然,需要多少钱,大师只管明示。”

    “钱财身外之物,却能见你诚心。”晦明想了下又道:“一文钱、一文货。”

    偷偷跟着过来的石炼,在旁边听的瞠目结舌。这老和尚真够直接的!

    石炼过来本想告状,晦明这样子却让他明白了,这老头更无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