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87章 毒魔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许嵩林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不紧不慢的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才道:“悟空大师风姿神秀,让人仰慕。刚好有位女施主想学习佛法,还请大师一行,把那位女施主解惑授法。”

    这番话到没什么问题,只是许嵩林胖脸上都是奸笑,看起来特别猥琐奸猾。

    高正阳大致是听明白了,对方是看中他这个人了。掳掠女子的常见,掳掠男子的却不多。

    “既然是为了贫僧而来,就把方姑娘放了。”高正阳一脸正色的说道。

    “哈哈哈……你这和尚是个聪明人,怎么说这种蠢话!”

    许嵩林大笑起来,脸上的肥肉都在颤。又道:“本来没她什么事,可她非要凑过来。没办法,这种自己送上门的我也不好拒绝。”

    说着,许嵩林又看了眼昏迷在椅子上的方文秀,说道:“她算不上绝色,也有七八分容貌。重要还是个清纯处女,能卖个好价钱。”

    高正阳微微摇头,“你年纪也不小了,肯定也有子女。这么对待一个单纯小姑娘,太过恶毒了。”

    许嵩林笑容一敛,叹气道:“世事艰难,正因为要养家糊口,才必须要这么做。这世道,要么吃人,要么被人吃。我不想被吃,只能吃人了……”

    “放下屠刀,回头是岸。”高正阳道:“你现在还有悔过的机会。”

    “呵呵……”

    许嵩林眯着的眼睛中闪过冷光,脸上虽带着笑容,却显得异常阴森。“和尚你挺聪明,一直想拖延时间。可没有用啊。茶水里用的蚀元草,专门腐蚀元气,侵吞气血。喝下去一口就骨软筋麻。时间越长,药力越强。”

    “那又怎么样?”高正阳反问道。那轻松的样子,似乎对蚀元草毫不在意。

    “所以,你也别想吓唬我。”许嵩林恶狠狠的道:“我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乖乖听话,我也不为难你。真要惹怒了老子,剁掉你四肢,扔到粪坑活活淹死。”

    明明对方喝了腐骨蚀魂散,天阶以下绝撑不住。许嵩林却总觉得很不安。

    许嵩林故意说了蚀元草,药性和腐骨蚀魂散完全不同,以此来骗高正阳。想看他有什么反应。可高正阳始似乎完全没有中毒。可他又始终一动不动。

    看不透虚实,许嵩林更不敢妄动。无形的巨大压力,不断累积。就像一把无形利刃,不断的刺入他的身体。是

    难以遏制的巨大恐惧,让他肥脸上汗止不住的冒出来。

    “你好像很紧张啊?”高正阳笑道。

    “放屁,我紧张什么。你生死都握在我手里。”许嵩林满头大汗,就像雨水一样顺着肥脸流淌下来,甚至把他的眼睛都快淹没了。

    许嵩林却不敢伸手擦,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敢动。他有种直觉,任何一个动作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高正阳也不说话,更没有动。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个许嵩林。他真的有些好奇,这胖子到底能冒出多少汗来。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胖子不但全身湿透了,连脚下都积了一滩水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尿裤子了。

    “你没有看起来那么蠢……”又等了一会,高正阳才开口说了一句。

    高正阳打破沉默,许嵩林并没觉得轻松,那能让人窒息的杀气反而更重了。他只能呆呆的看着高正阳,不停的冒汗。

    “你是不是加湿器变的啊?”高正阳笑的更开心了。可惜,这个冷笑话对方肯定听不懂。

    高正阳拿起茶壶,翻过来看了下,并没发现什么机关设计。他有些好奇的道:“你怎么下毒的?”

    看到高正阳真的动了,许嵩林的心里又是一颤。果然,腐骨蚀魂散没有生效。

    不等胖子说话,高正阳目光落在茶杯上。这一套梅兰菊竹的青瓷茶杯,看起来颇为精致。“茶壶上没问题,就是茶杯了。”

    高正阳拿起茶杯比较一下,果然轻重有着细微差别。

    “那三个茶杯是用清源石打磨成的,烧制的时候就放了毒。用热水一冲泡,里面的毒就会分解出来。”

    被高正阳看穿了,许嵩林也不再隐瞒,老老实实的交代了里面的机关设计。

    高正阳禁不住摇头,这种恶人还真够专业的。下毒都弄的这么隐蔽。不怪许嵩林刚才那么嚣张。这肯定不是个小组织。

    “你抓贫僧到底想干什么?”高正阳虽然猜到了些,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必须要问个清楚。

    “这个、”

    许嵩林犹豫着不太敢说,高正阳眼神一冷。他在魔界杀戮千万魔族,又有血神旗收取神魂,积累的杀气之重,全天下也没几个人能比的。

    被高正阳杀气一激,许嵩林感觉就像脑子被猛刺了一枪,剧痛难忍就不用说了。最可怕是那种神魂都被洞穿撕破的感觉,吓的是肝胆俱碎,尿就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说我说,上三城的有个贵妇,想要找个和尚参欢喜禅,一直也找不到合意的。我一时猪油蒙了心,就把主意打到大师的身上了。”

    胖子说着,肥大的身体从椅子上滑下来,瘫软在地上,想跪又没是力气跪,只能趴在地上像个软趴趴的大肉虫。

    “你到挺有眼光的。”高正阳失笑,“要是长的漂亮,贫僧其实也不那么介意了。”

    所谓的上三城,就是最中心的皇城、二城、三城。这三城自然各有名字,只是出于方便,大家都都会用二、三、四这样数字直接代称。

    只有皇族、权贵、富豪等帝国高层,才有资格住在上三城。所以,上三城又代表着权贵的意思。

    这些,也都是许嵩林闲聊时候说过的。

    居然要被送到上三城去,高正阳笑的挺开心。他是真的挺开心。这毕竟也是对是他的认可!

    不过,他的杀气却一点不减。趴在地上的许嵩林根本不敢接话。他阅历丰厚,见过很多高手,却从没见过杀意这么强烈的。

    许嵩林很明白,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危险的高手。任何一个不慎,都会丧命。所以,他异常的老实服帖。这样也许难逃一死,但总能多活一阵子。

    再拖延一会,帮会中的其他人就到了。到时候也许有逃命的机会。

    “说了这么多,把解药交出来吧。”高正阳淡然道。

    许嵩林苦着脸道:“大师,我是真没解药。腐骨蚀魂散很珍贵的,只有总坛才有解药。”

    让许嵩林意外的是,高正阳似乎是相信了他的话一般,并没继续追问解药的事。反而话题一转,问起了帮会的情况。

    “你们帮会什么名字?帮主是谁?有多少高手?”

    许嵩林不敢迟疑,急忙答道:“我们帮会叫毒手帮,我还没资格见帮主,也不知帮主是谁。管我们是副帮主单合,有个称号叫毒魔,是用毒的宗师。很了不起。”

    “毒魔?是天阶么?”高正阳对这个名字没任何印象。他一直待在山沟里,自然也不知道外界有多少强者。

    “是、吧……”许嵩林犹豫着不敢肯定,他武功太低,虽然见过毒魔几次,也难以确定毒魔的深浅。

    但天阶的名号,明显更唬人。许嵩林到愿意单合是天阶强者。

    “你们毒手帮都做什么买卖?”

    高正阳似乎对毒手帮有了浓厚兴趣,这也让许嵩林精神一振。像高正阳这样杀气冲天的家伙,肯定不是好人。

    大家既然是同道,事情就有的商量了。

    许嵩林道:“我们毒手帮势力很大,路子特别广。在五城的鱼龙赌场就是我们开的。还会在那里定期开黑市,倒卖各种珍贵物品。”

    许嵩林说的这些,当然是机密。但对于天岳都上层圈子,那就是半公开的秘密。

    而且,鱼龙赌场的背景异常复杂,掌控着整座天岳都大半地下黑市。毒手帮不过是其中一个小角色。

    许嵩林多奸猾,故意在这里挖个大坑。高正阳要敢去找麻烦,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高正阳自然不知其中的曲折背景,但从许嵩林的心血、眼神、表情等细微变化来看,立即就知道他是言不由衷。

    这不是什么秘法,只是把人脸放大百倍,他的任何细微表情、眼神,都清晰可见。只要看多了,自然就知道人是在撒谎还是说实话。

    当然,这一招对天阶无效。天阶强者有意控制自身时,能避免无意义的表情变化。当然,这也是要有意控制才行。

    天阶也是人,不会每天刻意的去控制表情。

    “你们把人都卖到哪去?”

    “这个,主要也是上三城那面需要。”许嵩林露出个可怜的表情,“上层的家伙们吃饱喝足,就会变得有各种奇特嗜好。但表面又要装成个好人。就需要我们这些干脏活的。”

    “你们就经常这么肆无忌惮掳掠人?”高正阳道:“有人失踪了,家里人不会找么?”

    “做事之前我们都先问好了。动手的目标都是家世一般的。就是闹也闹不起来。不会出什么大事……”

    “你们还挺谨慎的。”高正阳讥嘲道。

    许嵩林不敢再说话,头伏的更低了,几乎要把脑袋插到地板里。

    突然,门口传来脚步声。伏在地上的许嵩林听的很清楚,他心中不由一喜。拖了这么久,总算是来了。再等下去,不用高正阳动手,吓也要被吓死了。

    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粗矮的汉子大步走进来,还没开口就发现不对,趴在地上许嵩林和端坐着的高正阳,怎么看都诡异。

    粗矮汉子异常警觉,立即拔出腰间短刀,指着高正阳道:“你是哪条道上的?”

    跟在粗矮汉子后面的青年,没有任何准备,发现有情况就急忙去拿后腰别着的短弩。因为有些紧张,连拔两下都没拔出来。脸不由涨的通红。

    这人尴尬蠢笨的样子,极有喜感。紧张的气氛,甚至因此也缓和了不少。

    高正阳好笑的问道:“这就是你的援兵?”

    趴在地上的许嵩林,心里直骂娘。这蠢货帮不上忙就算了,连带着把毒手帮的脸都丢光。

    嘴里却急忙道:“别动手,这位大师是朋友。”

    粗矮汉子怀疑的打量两眼,许嵩林趴在地上那样子,可绝不像是在交朋友。

    “怎么回事?”粗矮汉子对许嵩林质问道。

    “没事没事,不打不相识。”许嵩林道:“这大师是同道中人。”

    粗矮汉子更怀疑了,高正阳一身月白僧衣,如清风朗月,高洁神秀。怎么看都是有道高僧!和他们是同道中人,开什么玩笑!

    高正阳没解释,微笑道:“都是同道,给贫僧个面子,把解药给这女孩。她对贫僧还有用。”

    粗矮汉子看不出高正阳的深浅,也不敢冒然动手。迟疑了下道:“我没解药。想要解药跟我们去总坛拿吧。”

    不管高正阳有什么玄虚,去了总坛就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了。

    至于那个女孩,本就无关紧要。不过,这秃驴以为他是谁,还给他个面子!

    粗矮汉子心思转动,满是横肉的黑脸上挤出一丝强笑,“总坛距离这里不远,大师既然来了,正好过去坐坐。”

    “好啊,正想去拜访。”高正阳也不推辞,一手抱过方文秀,伸手示意道:“前面领路吧。”

    粗矮汉子有些不爽的哼了声,慢慢退出舱门。后面那青年好容易把短弩拔出来,见状也不知是该举起来,还是收起来。一脸不知所措的跟着退了出去。

    “白痴!”出了舱门,粗矮汉子就狠狠给了那青年两记耳光,打的那青年嘴脸立即就肿胀成紫馒头一样。

    “你留在这带路。”粗矮汉子交代了一句,转身跃出大船。

    在这个拐弯的地方,船走的又特别慢。粗矮汉子落地后,毫不犹豫的向前疾行。

    黑暗的山洞中,有着很多的分叉路口。一般人到这里,走过两个路口就懵了。

    粗矮汉子在这里活动了十几年,这条索道他异常熟悉,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

    左拐右绕,在如同迷宫的山洞中转了许久,粗矮汉子最终到了一个巨大石柱前。用脚在地上某块石头用来踩了两脚,一阵“卡拉拉”干涩响声中,一面石壁缓缓向里转动,露出一个宽阔入口。

    粗矮汉子回头打量一番,没看到任何不对,这才反身进了入口。

    通过一条百余丈长的通道,眼前突然开阔起来。

    数十间青色石屋围成一个半圆,前方大片空地。上方吊着数十个碧绿火球,把这里照耀的颇为明亮。

    粗矮汉子越过空地,直奔最中间石屋门前,大声道:“副帮主,许胖子好像被个秃驴制住了……”

    “我是和尚,不是秃驴。”一个有些幽怨的声音,突然在粗矮汉子身后响起。

    粗矮汉子脸上横肉一颤,脖子上的汗毛刷的就竖起了。因为过分惊悚,身体肌肉都紧绷的僵硬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