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78章 不依不饶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赤金色的火焰,一道道一片片一朵朵,勾连层叠在一起,汇聚成火焰长河,就像是一条瑰丽无匹的赤金天河,从数千丈高空倾泻而落。

    天地都被渡上了一层明耀的赤金色,奇形怪状的各种魔族,也在赤金流光中多了几分堂皇绚丽。

    壮丽雄奇的异象,让大部分魔族都失去思考能力,都在看着漫天流金发呆。

    也有一些魔族感应到了不妙,慌忙的四处狂奔。其中,就包括几支魔族大军。

    再如何训练有素,面对无可抵挡的天灾也会崩溃。几个魔族首脑虽然勉力约束,也没什么效果。

    这种崩溃会以十倍、百倍的速度扩散,很快是几支大军就乱成一团。

    慌乱狂奔的士兵中,猪巨无力的叹了气。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叫喊,甚至出手杀了几个士兵。但这都无法挽回崩溃的局势。

    这些精锐魔族战士,脸上都带着绝望的狰狞。他们也不知该逃向哪里。只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才。像一群无头苍蝇般,没有目的乱窜。

    周围旁观的魔族,包括黑河城周围的魔族,都发觉了不对。虽然大部分还懵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出于本能,还是也跟着疯狂的四窜。

    猪巨遥遥的看了一眼远方的鱼飞虹。横工鱼魔的战阵也早乱了。不过,这些鱼魔本就是擅长水战。都直奔着滔滔的黑河跑去。

    鱼飞虹妖媚精致的面容上,也是一片铁青。显然,她也无力约束属下。

    感应到了猪巨的目光,鱼飞虹也看了对方一眼。两个魔族强者交错的目光中,都有着掩饰不住的绝望。

    照空天炉火焰元气爆发,方圆万里之内都会变成焦土。

    天阶强者也许还有机会逃生,天阶以下必然化作飞灰。

    那个修罗王,这一招真是太狠毒了!

    鱼飞虹想到这里,忍不住又看了眼高正阳。

    那金甲身影巍然不动如山,长长的血红披风飘舞,那鲜艳的血色无比刺目。

    高正阳没在于鱼飞虹忿恨怨毒的目光,他正欣赏着难得一见的奇景。

    照空天炉的爆发,无比瑰丽雄奇,又有无穷毁灭之力。只从景色来说,种种奇景完全超乎语言的描述范围。高正阳虽见多识广,也觉得美奂绝伦。

    赤金天河还没完全落下,天地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火炉。可怕的高温空气都变得像滚烫的开水。

    魔族都是皮凑肉厚,这样的高温暂时还能顶住。但眼睛、鼻子,却受不住高温。尤其是呼吸,一口气喘进去,就像在有一团火在肺里燃烧起来。

    最脆弱的魔族们,都倒地哀嚎起来。因为痛苦,本就丑陋的魔族变得更加可怕。

    低阶魔族的哀嚎,也加重了其他魔族的恐慌。不少魔族拿出武器,疯狂向四方劈砍起来。

    短短几十个呼吸的时间,魔族的混乱达到了极致。

    第一朵赤金火焰终于落下,落在黑河城前,正好覆盖了数百名混乱的魔族。

    可怕的建立嚎叫声中,那一大团赤金火焰猛然向外爆开。火焰覆盖的面积顿时扩张了十倍。

    数以万记的魔族被火焰笼罩,可怕的高温立即把他们身上一切能燃烧的东西点燃。

    毛发、血肉,皮革等等,一切都成了燃料。火焰再炽烈,也不能立即把魔族烧死。所有被火焰席卷覆盖的魔族,也都用尽一切力量嚎叫起来。

    周围的魔族,不少都被吓的腿软脚麻,当场就爬在地上,再挪不动脚步。

    “轰轰轰……”

    连续坠落的赤金火焰,不断爆碎扩散。那凶猛爆烈至极的声势,也淹没了所有魔族。

    巍然高耸的黑河城,汹涌流淌的黑河,在无穷无尽赤金流火中都被同化。

    巨石般的城墙,都开始化作岩浆流淌。汹涌黑河,散发着蒸腾白气。整条河都在沸腾。

    至于魔族这样渺小个体,在焚山煮河的天地巨变中,都是瞬间消失毁灭。

    就是强如高正阳,也觉得炽热难耐。身上的金色战甲,也再次熔化掉。

    这套战甲本就是普通钢甲镀金,是高正阳的备用战甲而已。他也并不在意。

    龙皇戟虽然也热的滚烫,却没有丝毫变化。

    到底是九阶神兵,要是这么容易被熔化掉才是笑话。

    血神旗也在火焰中任性的飞舞着,它并非是真实物质,哪会在意普通的火焰。何况,作为远古神器,血神旗比龙皇戟要强大的多。

    不断死亡的魔族,则给血神旗提供了大量新鲜的神魂。血神旗本身没有情绪,但吸收到大量神魂时,状态明显和平时不同。

    高正阳不用动用神念,都能感应到从血神旗内反馈回来的一丝丝元气精华。

    按照天地规则,损有余而补不足。这些低阶魔族,高正阳就是杀的再多,也无法获得元气精华。

    但血神旗是掠夺神魂,再以神魂为养分提升力量。低阶也好,高阶也好,它都不会放过。

    血神旗自发的反馈元气精华,也只是它吸收神魂后的剩余渣滓。才会反馈给高正阳。

    对血神旗是渣滓,但对高正阳来说,却是最精纯的元气精华。

    虽然量不多,但胜在绵绵不绝。高正阳吸收这些元气精华,足以用来抵抗无尽火焰。

    就算没有这些元气,高正阳凭着身体也能硬抗火海。钛极合金转化成的保护层,可不止是坚韧那么简单。

    这种超乎身体承受极限的伤害,都会被钛极合金保护层吸收、阻隔。

    赤金火焰不断倾泻,一层层的赤金火焰铺展开来,不知流泄到多远。

    对于魔族来说,这是赤焰地狱,是彻底的毁灭。

    强如土离这样的九阶强者,在赤焰地狱中也只能勉力自保。至于三万沙虫骑兵组成的铁土阵,没能坚持五个呼吸,就被无尽的火海摧毁。

    别的魔族哪怕死亿万,土离也不会皱下眉头。可三万沙虫骑兵却是他嫡系,是他手上最强的一支力量。

    亲眼看到三万嫡系化作灰烬,土离的心也在滴血。

    天地之威,远超任何法术威能。元气等阶虽有限制,可火焰却不会被元气所限制。

    照空天炉爆发,就相当于亿万道五阶火焰术。天阶以下的魔族,没有任何活路。

    按照土离的估计,照空天炉笼罩范围巨大。而在这个区域内还有数座的小城,这些天聚集的魔族数量,大概有一千五百万。

    黑河平原的魔族总数超过五亿,一千五百万魔族说起来不算多。可是,这一千五百万却是四大魔族的直系控制力量。其他的魔族再多,无法控制也没用。

    失去这一千五百万魔族,混沌魔族也就失去了对黑河平原最直接的掌控力。

    而且,附近唯一能稳定出产粮食的黑薯田,也一定被毁了。只怕几年之内都无法再长出粮食。

    修罗王这一招,太过阴狠。一下破坏了黑河平原的局势。

    他们不知要费多少的力气,才能重整局面。

    想到魔王一定会因此震怒,土离心里更是愤怒。到了他这个层面,到不会畏惧魔王。可把事情搞的一团糟,肯定会被认为无能。

    “你似乎很苦恼啊……”赤金火焰一分,高正阳踏着火焰走到土离身前,笑嘻嘻的问道。

    炽烈火焰的高温,让高正阳的金甲完全变形,露出里面黑色的钢质。随着他迈动脚步,盔甲上还会滴落两滴钢水,落在地上化形两团小小火焰。

    土离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禁骇然。他能抵御火焰,全凭身上厚土玄蛇甲。九阶妖兽制成的皮甲,水火不侵,绝不是一句夸张的话。

    无穷无尽的火焰中,也只有依仗厚土玄蛇甲,土离才能这么从容。

    可看高正阳的狼狈盔甲,分明是用肉身硬抗火焰。高正阳还一副散步的悠闲样子,似乎周围的火焰根本就不存在。

    身体强横到这等层次,土离哪能不惊。

    “你到底是谁?”土离忍不住问道。

    高正阳有些无聊的叹气,“不是早就问过了。这种愚蠢的问题,就不要反复问了。”

    土离还想说话,心中却突然感应到警兆。他急忙从沙虫坐骑上抽出裂地叉,直刺高正阳。

    裂地叉长有两丈,叉子上三根锥刺足有成人手腕粗细,闪着冷冽幽光。

    土离可是九阶强者,哪怕元气受限制,见识反应可比牛烈高明多了。

    高正阳神意才动,土离就察觉到了不妙,抢先出手。

    裂地叉看似随意一刺,却直指高正阳咽喉。出手的时机更是巧妙,就在高正阳意动身未动的空隙。

    高正阳才准备出手,就被裂地叉打断。这让他心里很别扭。土离,比他想象的要棘手十倍。

    或者说,九阶强者强的超乎高正阳预料。

    两丈长的裂地叉,只是长度就占据了巨大优势。土离运用的又精妙无匹,简直是毫无瑕疵。

    高正阳觉得,他不论是退是攻,都特别不舒服。他有些不服气,更不相信元气收限制的土离还杀不死!

    龙皇戟横扫,那雄浑气势似乎能横扫千军万马。高正阳这一招固然是简单,可龙皇戟笼罩的范围却大。

    土离招式再如何精妙,力量也远不及他。只要被他扫到,一定能轰碎土离手中大叉子。

    高正阳以力破巧,看似简单,却极其霸道。

    土离也不敢和高正阳硬拼,裂地叉一抽一转,最中间那叉子锥刺就点在高正阳长戟上。

    裂地叉品阶极高,但远不如神兵龙皇戟。但土离以锥刺的锋锐,刺中龙皇戟戟身的钝处。

    以己之锐,击敌之钝。

    土离的九阶强大武魂虽被限制住,但武魂对于天地的洞悉、感知却没有限制。

    高正阳还没动,土离就感应到他神意变化,包括他身体肌肉筋骨等所有细节。

    哪怕高正阳力量蛮横,胜土离十倍。可土离能洞悉虚实,针对性的化解高正阳攻击。几乎抵消了高正阳的力量优势。

    但是,土离还是低估了龙皇戟的沉重。

    高正阳运转起龙皇戟,轻飘飘的就像抡着一根草棍。

    这让土离都生出错觉,错误的估计了龙皇戟上的力量。

    裂地叉才碰到龙皇戟,土离就立即察觉不妙。他以武魂统御身体,神在意先。

    甚至意识还没反应过来,裂地叉就连续吞吐数十次,把龙皇戟硬生生逼开一点距离。

    裂地叉在连续吞吐中,把龙皇戟上的力量全部化解掉。站在沙虫上的土离,甚至晃都没晃一下。

    高正阳出招连续受挫,也来了脾气。他不管裂地叉如何变化,舞动龙皇戟硬砸过去。

    土离的控制着裂地叉,在高正阳胸口上连刺了三叉。把熔化变形的钢甲上戳出三个洞来,也没能破开高正阳肌肤。

    连环三刺,没能伤害到高正阳,也没能阻止他蛮横无理的冲刺。

    土离无奈,只能从沙虫身上轻飘飘跳下来。

    高正阳不管土离如何,龙皇戟凶猛无比猛砸在沙虫脑袋上。

    正准备吐出毒沙的沙虫,巨大脑袋被龙皇戟砸个烂碎。

    沙虫这种妖兽,生命力强大。巨大脑袋被砸烂了,可身体还在蠕动。

    但失去天然厚皮,露出的血肉立即被火焰点燃。粗大蠢笨的身躯,也在火焰中变得焦黑扭曲。

    土离看了眼烧成一团的沙虫,眼中神色更为凝重。这只八阶沙虫,身体强横,能硬抗漫天火焰。

    可高正阳长戟下去,强大沙虫就成了臭鸡蛋,一下就被打爆。

    龙皇戟的威力,真是恐怖。以他的身体别说挨一下,就是被龙皇戟擦到也受不住。

    最麻烦的是对方刀枪不入,有如不死之身。

    土离自忖没多少胜算,心中再无战意。还是离这怪物远点。

    土离认怂,可高正阳却不干。好容易逮住个大家伙,怎么能让他轻易脱身。

    高正阳不用什么精妙身法,脚下发力,人就跟着土离冲过去。

    “你别逼魔太甚!”

    土离见高正阳是穷追不舍,心里也极其恼怒,他堂堂九阶强者都认怂退避了,这家伙还不依不饶。真是过分!

    “我就逼你,你咬我啊!”高正阳哈哈大笑,追着土离就是一戟砸过去。

    土离心里恼怒,不肯再退,和高正阳战成一团。

    两丈长的裂地叉,在土离手中精巧细密的如同绣花针般。

    出招必指着高正阳破绽,而且总能以匪夷所思的变化化解龙皇戟攻击。

    缠战数十招,高正阳浑身上下被戳了数十叉,熔化的钢甲都被戳成了碎片。

    只有小腹和面门,高正阳守的很紧,没被刺中过。

    但被戳了数十记,高正阳却生龙活虎,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越战越勇。

    土离元气雄浑,到也不在意些许消耗。可他还要抵御漫天烈焰,哪怕有厚土玄蛇甲,也远不如高正阳来的轻松。

    意识到缠战下去,可能会被高正阳硬生生磨死。土离再次抽身就走。

    让他恼怒的是,高正阳还不肯放弃,又跟过来。

    “你奈何不了我,跟着我也没用。”土离压下怒气,和高正阳讲起道理。

    高正阳摇头晃脑的吟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土离虽不知霸王是谁,也能大概理解高正阳的意思。气的差点吐血。

    遇到这种难缠的家伙,土离也无话可说。用心感应了一下,土离向一个方向退过去。

    走了没几步,猪巨肥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土离面前。

    “猪巨,过来帮我、小心!”土离觉得有猪巨帮忙牵制,肯定能戳死高正阳。

    可没等他说完,土离就发觉高正阳举手要投掷长戟,他急忙提醒猪巨。

    熊熊燃烧的赤金火焰,也阻隔了声音的传递。

    猪巨到是看到了土离,他也是才想说话就察觉警兆。出于本能,他横着门板般的巨刀一挡。

    飞射而至的龙皇戟,把巨刀和猪巨一起贯穿。龙皇戟上狂暴的震颤力量,就像是一个可怕的绞肉机。

    猪巨丑陋肥大猪脸上,那不可思议的表情还没完全成型,身体和巨刀就同时碎裂。

    龙皇戟优雅的兜了一个小圈子,破开漫天火焰,重新回到了高正阳手中。

    高正阳得意大笑,“老虫子,你到是叫啊……”

    土离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其实他刚才有个机会,可以把手中的裂地叉扔出去,改变龙皇戟的飞行路线。

    可土离很清楚,高正阳那是炼化的神兵。只要他能感应的到,随时都能收回去。可裂地叉扔出去就没了。

    一个猪巨,显然没有裂地叉重要。

    更为重要的是,有猪巨帮忙也很难杀死高正阳。

    略作权衡,土离就做出了抉择。

    强大的九阶强者土离,惶惶如丧家之犬,在火海中狂奔。

    火海中还有几个天阶魔族活下来了,但他们感官都被火焰所限制,也没看到逃走的土离。

    不过,只要是出现在高正阳视野范围内的魔族,他的毫不客气的赏给对方飞戟。

    以龙皇戟之威,真是无坚不摧,当者立毙。

    土离在前方也知道高正阳的动作,但也只能装作看不到。

    如果高正阳用飞戟射他,他到能轻易避开。可其他魔族,他就真的没办法了。

    土离和高正阳的速度都快。可一逃一追,直到半个时辰后才离开火海范围。

    但这不是结束,高正阳认定了土离,紧咬不放。这么一条大鱼,怎么能放过!

    何况,和土离交手能让高正阳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

    一个九阶强者陪练,上哪去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