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64章 迟了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二月的东荒群山,天气似乎暖和了一些,但冰雪还没融化,北方吹来的寒风也更多了几分阴寒。

    因为温差变化的缘故,这反而是一年中最容易生病的时候。

    铁林部的人,都是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除非必要,绝不会出门。

    只有不怕寒冷少年们,才会在中午的时候四处玩闹。少年们的欢笑叫嚷,也给铁林部增加了几分生气。

    水潭这里本被列为禁地,还是月轻雪特意找了铁鹰说了此事,这群少年才有胆子在冰面上玩耍。

    开始的时候,少年们还很拘谨。但玩了几天发现真的没人管,他们也就放开了。

    “快看……”一个少年突然指着天空大叫道。

    众多少年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艘青色飞舰,正从天空上缓缓落下。

    少年们哪见过这个,一时敬畏无比的呆在那里。

    直到那青色飞舰的黑影笼罩冰面,那种巨大的压迫感让所有少年都吓的要尿裤子。

    不知有谁喊了声,“快跑……”

    众少年才如梦方醒,哄然四散逃开。

    青色飞舰并没有落在冰面上,而是悬停在空中,距离冰面足有十几丈的距离。

    这个高度上,可以轻松俯视铁林部。从气势上说,也有种居高临下统御一切的感觉。

    住在祭堂的铁鹰,也早就发现飞舰了。但他以为是高正阳回来了,并没在意。

    可看飞舰悬空不落,他就感觉有些不妙。对方这么做明显露出一种敌意,高正阳可不会这样。

    铁鹰一阵头痛,自从高正阳横空出世,也不知招来多少风雨。

    而且,来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强。随便哪一个,都能轻松灭掉铁林部。一直以来,铁鹰的心就总提在嗓子眼。每天都是担惊受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月轻雪回来了。虽然月轻雪也挡不住对方,但至少不用他出头。

    坐在飞舰内的岳云峰,三角老眼冷冷透过琉璃窗打量着铁林部的情况。

    他冷厉的目光,最后落在祭堂院子中的铁鹰身上。

    “他是谁?”岳云峰随口问道。

    旁边的君飞雪恭谨的答道:“天师,这的铁林部的族长铁鹰。”

    君飞雪虽号称君山城第一剑,又是君山商会的副会长,在君山也是数得着的大人物。但在总领东北疆域的天师府天师岳云峰面前,她自然不敢摆什么姿态。

    岳云峰稀疏的白眉皱了下,他对这种蝼蚁般的小人物没兴趣。“高正阳在哪?”

    君飞雪脸色有些尴尬,这老头还真不讲理。高正阳又不是她儿子,她怎么知道人在哪!

    没法回答,君飞雪只能沉默不语。

    岳云峰的目光在君飞雪身上转了一圈,君飞雪虽年纪不小,却颇有风韵。穿着紧身剑衣,胸挺臀圆,双腿修长。肌肤有白润如少女。真不愧是六阶剑客。

    岳云峰年纪虽大,可精修阴阳双修秘法,平生最爱各种风情是美女。像君飞雪的样子已经激发他的兴趣。

    对方虽然有点身份,可在他面前又算什么。岳云峰心思一转,就想到了几个逼迫对方就范的招数。

    这种女人性格要强,被逼迫的委曲求全,玩起来来必然别有一番情趣。

    想到这里,岳云峰苍白如雪的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君飞雪虽然低着头,出于剑客的敏锐,清楚感觉到岳云峰眼中恶意。她一阵羞恼,真想拔剑砍了这老色鬼。

    但东北的天师府天师,名义总领东北疆域所有法师。地位之高,不在总督之下。君山商会虽有靠山,也惹不起这种人物。

    君飞雪心里再不快,也必能咬牙忍着。

    岳云峰淡然道:“你们君山商会和高正阳关系密切,连君山城主都被你们杀了,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

    君飞雪气的要死,这老色鬼张嘴就给君山商会扣个罪名。高正阳杀君明业,和他们有个屁关系!

    “天师,我们只是和铁林部做生意,并没有其他关系。”

    君飞雪强忍怒气,低声解释道。

    “呵呵……”岳云峰低笑了两声,从袖子中拿出一卷纸,扔给了君飞雪。

    “高正阳杀死君明业后,到了你们君家住了两天。你们还买了贵重法术材料,送给了高正阳。说你们和高正阳没勾结,谁信啊……”

    岳云峰苍老的声音,听的君飞雪浑身发冷。她拿起那卷纸,打开一看,里面详细记载了高正阳入住君家的情况。还有他们购买法术材料的详细清单。

    君飞雪看完后,心已经沉到谷底。这分明是内部有人泄密。虽然没什么直接证据,但只要找到两个证人,想弄垮君山商会并不是难事。

    “天师想怎么样?”君飞雪也辩解,对方也不是想和他们讲理。到这一步,她只能服软。看对方提出条件,再讨价还价。

    岳云峰把玩着左手食指上的巨大碧玺戒指,慢悠悠的道:“老夫最近修行遇到一点问题。听说飞雪剑法玄妙,想和飞雪探讨一番。我们阴阳合修,必能有所进益……”

    “阴阳合修,还不是要玩弄她!”君飞雪气的浑身发抖,几次都忍不住想拔剑杀人。但心思百转,终归还是压住怒气没有动手。

    这老匹夫虽然恶心,却是真正的天阶法师。别说她没进入天阶,就算成就天阶也不是他对手。

    君飞雪抬头冷然看着岳云峰道:“这就是天师的要求?”

    “不必急。”岳云峰微笑着说道:“什么事都要可以谈的。”

    顿了下,岳云峰又道:“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高正阳。敢杀我天师府的人,还抢走飞舰,我很好奇,这人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君飞雪想了下道:“那我先去找他。”

    “去吧去吧。”岳云峰摆了摆手,示意君飞雪快点行动。

    君飞雪巴不得立即离开,急忙从飞舰上一跃而下。

    十几丈的高度,对她来说也有点高,但还不算大问题。

    君飞雪在落地时拔剑出鞘,激发剑气抵消落下的重力,人就翩然落在冰面上。

    她毫不迟疑,直接进了祭堂。

    铁鹰还想说话,可看到君飞雪冷厉神色,知趣闪到一旁。并用手指点着对面厢房,示意那里有人。

    君飞雪看都没看铁鹰,推门进屋,就看到依依在旁边看着小火炉烧水。她雪嫩的脸颊上挂着几块黑色炭灰。这非但不能掩盖她的丽色,反而更惹人怜爱。

    月轻雪盘坐在火炕上,小小的木桌上摆着一套茶具,水汽袅袅,茶香淡然悠长。

    这两个少女,居然还有闲心烧水品茶。

    君飞雪又是一阵恼火,正想出声喝问,月轻雪却先开口道:“君会长来了,请坐。”

    月轻雪给君飞雪倒了一杯茶,“这是高正阳老师的珍藏,据说是经过千年发酵的紫罗茶。是别有风味……”

    不知怎么的,月轻雪的言语动作似乎有股奇异魔力,让君飞雪沸腾激荡情绪一下沉静下来。主动坐在月轻雪对面,拿起茶杯喝了口热茶。

    “怎么样?”月轻雪问道。

    “有股淡淡焦香,淳厚深长、回味无尽……”君飞雪虽然不想讨论茶,可在月轻雪清幽目光注视下,却还是本能品评一番。

    “千年茶叶,却能历久弥香,真是难得。”月轻雪也赞道。

    坐在月轻雪面前,君飞雪感觉特别压抑,不由自主的就让月轻雪主导局面,她完全说不出话了。

    这种感觉,就像月轻雪是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在她面前必须要恭谨小心,绝不能行差踏错。更不能胡乱说话。

    君飞雪心中很诧异,月轻雪给她的压抑居然比岳云峰还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放下茶杯,月轻雪才不紧不慢的道:“小羊没在。”

    听到月轻雪主动说起这件事,君飞雪急忙道:“外面的东北疆域天师府天师岳云峰,他是来找麻烦的。高正阳不在,这可坏了!”

    对于高正阳,君飞雪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心。如果高正阳在,至少还有解决岳云峰的一丝希望。

    高正阳没在,那就彻底完了!

    “小羊在后面,应该很快能过来。”月轻雪说道。

    君飞雪脸色阴晴不定,想了下才道:“既然高正阳不在,你们还是躲起来吧。岳云峰是个老色鬼。见到你们绝不会放过。”

    “谢谢你的提醒。”月轻雪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她真的有些意外,君飞雪居然肯这么提醒她,这很不容易。

    君飞雪无奈苦笑,“有什么可谢的。只是说一句罢了。你们人在这里,想逃都难。”

    “哈哈哈……”

    房门一动,穿着华美黑色金纹法衣的岳云峰,推门走进来,大笑着道:“老夫最是怜香惜玉,逃什么逃……”

    岳云峰目光一转,扫过依依时,三角老眼立即亮起来。这个兔族少女真是明丽不可方物,哪怕在总督城也没有这样姿色的美女。

    更难能可贵的是,依依眉宇间那股纯净明澈的气息。这是个没有经历过男女事的兔族美女!

    兔族男女最是放荡,居然有这样出色纯洁美女,简直的不可想象。

    不过,岳云峰目光最后还是落在月轻雪身上。

    月轻雪不如依依明丽漂亮,可那种沉凝宁静风姿,却如仙人一般,超凡绝俗。

    依依的美丽,终究是世俗的美丽。月轻雪的美丽,却是神魂层面上的。灿然如天上神月,光虽不胜,却皎洁清丽,举世无双。

    “真想不到,在这荒山野岭中还有这般绝世美女,真是不虚此行。”

    岳云峰毫无顾忌的直接盯着月轻雪,老眼中闪着光,“你们资质不凡,都可随老夫修习阴阳至道,日后前途无量……”

    岳云峰自恃天师身份,当然不会像土匪强盗一样,看到美女直接就抢。

    他说道:“你们两个跟着老夫,高正阳那些事都可以不计较。”

    月轻雪没说话,只是明眸中露出几分怜悯。似乎岳云峰就是个说胡话的傻子,连回应他都是一种愚蠢。只能用眼神表达对他的同情怜悯。

    岳云峰虽历经无数风雨,心机深沉,可也被月轻雪看的一阵恼怒。这女孩什么意思,居然敢看不起他!

    在旁边看着火炉的依依,抬起头好心的提醒岳云峰道:“你还是快走吧,等高爷回来你就惨了。”

    岳云峰被气的笑了,这小女孩要多无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高正阳算什么东西。”岳云峰傲然道:“什么东荒十部,众多蛮族,老夫一句话就让你们都灰飞烟灭。”

    君飞雪看不惯岳云峰的嚣张,忍不住反驳道:“这的先帝御封之地,谁敢乱来。”

    岳云峰大笑,对君飞雪道:“你别心存侥幸,君山商会上下七千六百口的生死,都在老夫一念之间。”

    这次是朝廷要进军东荒群山,高正阳这件事不过是个借口。这是滔滔大势,谁挡在前面都要被冲个粉身碎骨。

    否则,岳云峰堂堂天师,怎么会我了君明业被杀这种小事出马。

    月轻雪突然轻轻道:“迟了。”

    “什么迟了?”依依瞪着圆圆大眼睛,不知月轻雪什么意思。

    月轻雪淡然道:“他们来了,这老头想跑也来不及了!”

    这种轻蔑,让岳云峰几乎气炸了。他修行有成以来,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岳云峰苍白无比的脸阴下来,天阶的神识如山般压落。

    天阶法师的神识,凝练如实质。真的如同一座无形山峰般落下,直压在几个女子身上。

    君飞雪拔剑出鞘,可激荡的剑气还没发出,她神宫中的武魄就被天阶神识锁死。一身武功连半分都用不出来。

    依依更不济,小脸一片惨白,人差点就昏过去。

    只有月轻雪稳坐不动,明眸中清光湛然,轻松抵御住天阶神识的威压。

    岳云峰的眼角一抽,“不对、这是天阶力量……”他虽好色,却是老奸巨猾之辈。只是对着几个柔弱女子才显得特别猖狂。

    意识到不对,他心里就忍不住想,这很可能是针对他的圈套。

    多疑的个性,让岳云峰立即抽身就跑。

    持印施法,岳云峰身形一虚,就化光远遁。再出现时,人已经到了千丈外的某间院落中。

    空中元气剧烈激荡,就像沸水一样。

    岳云峰抬头看去,就看到一艘巨大华美紫色飞舰,正疾速降落。

    “这是什么?”岳云峰禁不住张大嘴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