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151章 六道生死斗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月轻雪精致秀丽的面容上神色淡然,看不到一丝紧张不安,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是她眉心如蛇纹般的红色印记,却在微微扭动,让她多了几分奇异的魅力。

    月轻雪的眉心红纹,实际上是她天生的天眼外显。红纹的扭动,代表着她内心情绪在剧烈波动。

    高正阳认识月轻雪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情绪波动的这么厉害。

    “不管有什么事,都有我呢。”高正阳轻抚着月轻雪有些僵硬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高正阳笑的自信阳光,似乎能克服一切困难。那种积极的情绪,极有感染力。

    月轻雪虽说性子要强,可到底还是小女孩。遭遇生死考验时,心情也是特别的紧张。高正阳的安慰,一下触到她内心最深处。

    她慢慢放松下来,头靠在高正阳的肩膀,悠悠的道:“你真陪着我一起死么?”

    高正阳顿了下一本正经的道:“我们都没睡过呢,肯定不会死。”

    “听说男女的事颇有滋味,我们都要死了,不如先试试……”

    月轻雪扬起头,明眸闪闪发亮的看着高正阳,她口气淡然眼神却很认真。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很好的想法。”

    高正阳眼神一下炽热起来,有些兴奋的笑道:“人生苦短,当及时享乐。”

    “看你开心的样子,我又觉得这似乎不是个好主意。”

    月轻雪若有所思的说道。

    高正阳点头附和道:“有一种说法,处女和处男的运气更好。而不纯洁的人总是死的最快。”

    “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月轻雪也被高正阳说的有些迷惑,弄不清他什么意思。

    高正阳嘿笑道:“你想怎么样我都配合你。就这么简单。”

    月轻雪忍不住笑起来。她笑就像春天盛开的樱花,明媚、绚烂又充满勃勃生机,一扫刚才的阴沉、清冷、死寂。

    新月淡淡的清光,照在窗棂上,映照的窗纸有些惨白。北面过来的寒风,还在不知疲倦的呼号着。

    昏暗房间被重重寒气浸透,冷意刺骨。

    但对月轻雪来说,这破旧的房子却胜过一切琼楼玉宇。

    月轻雪再次抱着高正阳,没说话,心里却觉得暖融融甜滋滋,说不出的幸福满足。

    高正阳抚着月轻雪柔滑长发,一脸的欣慰。这两年来,月轻雪也在不断的成长。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女孩。

    发乎情,顺于心。

    纵欲固然是错的,禁欲又何尝的对的。

    不论是想品尝男女滋味,还是想要守贞,只要是出于月轻雪的本心真情,就不能再以对错去论。

    只是在危机降临前,不想着如何应对。而纵情纵欲,却是一种堕落和软弱。

    高正阳打破了温馨的宁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发现你是个比我还无趣的人。”

    月轻雪怅然不舍的离开高正阳怀抱,有些幽怨的说道。在这个时候,她真不想说别的。

    但高正阳的一句话,却打破了所有感觉,让她再次回到现实。

    “你发现的太晚了。”高正阳微微扬着下巴,骄傲的道:“其实,我的名字叫高冷。”

    月轻雪有些恼恨高正阳破坏气氛,冷着小脸道:“我看你应该叫冷无趣。”

    月轻雪终归不是普通的女孩,她知道现在正事更要紧。事关两人的生死,更要认真。

    “昨天我接到通知,镇国神器的考验两天后开始。”

    月轻雪说起坏消息,神情也凝重起来。“这次六道生死轮斗。也是最可怕的一种考验……”

    “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啦!”高正阳声调古怪的唱了一句。

    月轻雪听的浑身发冷,怎么都觉得怪异,没好气的瞥了高正阳一眼。但被他这么一打岔,月轻雪也轻松了几分。

    “镇国神器对继承人有很多种考验办法,有记载以来,六道生死斗这种考验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开朝太祖那一次。那次共有九十七位天阶强者接受考验,最后,只有太祖得到神器认可,其他强者全部死绝。”

    “六道生死斗到底是怎么回事?”高正阳问道。如果天阶强者都会被杀,那这个考验只怕没人能通过。高正阳真的有些不信。

    “所有继承人进入一处特殊小世界历练,最终,皇天六道轮回剑只会选择一个继承人。其他没被选中的,都会被神器杀死。”

    小月的小脸一片苍白,眼神也有些惊惶。她在皇天六道轮回剑中查询过,知道这次失败的下场就是死亡。

    “如果所有直系皇室血脉都参加,那这次岂不是都要被杀光!”

    高正阳有些难以置信。对于皇室来说,直系血脉当然不会少。可要是只剩下一个,那血脉传承就太危险了。

    皇天六道轮回剑这么做,简直就是要断绝月国皇室血脉。月国皇帝怎么能容忍?

    “一般来说,这种生死斗是可以拒绝参加的。”

    月轻雪解释道:“何况,月国皇室几千年积累何等雄厚,找几件代死的法器也没那么难。他们又特别了解镇国神器,总能找到钻空子的地方。”

    高正阳叹气,“你可能不是亲生的……”

    “滚。”

    月轻雪正伤感,被高正阳刺激的忍不住骂人。可说也奇怪,高正阳这种火上加油,却让她觉得这些没什么,反而没那么难受了。

    “那你有什么想法?”看到月轻雪沉默不语,高正阳又厚着脸皮问道。

    月轻雪微微摇头,“我的天资也算不错。可那些皇室直系子弟,自幼就有名师教导,丹药、秘法、法器等等一应俱全。只要认真修行,最差也是四阶、五阶。就算有人突破到天阶也不奇怪。”

    众多皇室子弟身在帝国都会,修炼条件胜过月轻雪百倍、千倍。月轻雪虽然自信,也知道这种资源上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

    高正阳道:“那我能跟着一起进去么?”

    月轻雪轻轻叹气,“肯定不行,这种事你帮不上忙。”

    高正阳也禁不住叹气,他原本还计划着请绝灭帮忙,可绝灭已经化虹而去。

    至于那位老僧,照顾他不过是看绝灭的面子。只看他连名字都不肯说,就知道高正阳在他心中没什么分量。

    佛门是讲慈悲,可那只是宣传的理念。以老僧的身份,哪会管这种闲事。何况,这还涉及到月国皇室。

    高正阳本来自忖武功大进,又有两件顶级神器,还新得了心佛宗传承。真有什么考验,也能帮着月轻雪过关。

    就算是最坏的情况,没有得到神器的认可。高正阳也能带着月轻雪远走高飞。

    月国是很强大,但天地无尽广阔,月国的手又能伸多长。

    大不了离开东神州,世界这么大,想去哪不行!

    没想到突然变成了生死考验,失败就死。对于月轻雪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高正阳到不会怨天尤人,只是眼睁睁看着朋友掉入深渊,却无力救援,真让他心里很压抑。

    不管如何,铁林部都不能再待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高正阳把铁鹰喊过来,郑重交代一番。

    东荒群山深处的通天洞,是魔界和人界的通道。一旦通道打开,东荒群山就会成为魔族、人族交战的前线战场。

    这样庞大两股势力战斗,铁林部等部族连做炮灰的实力都没有。只要被波及到,就是族灭的下场。

    高正阳对铁林部没感情,但也不会看着他们去死。

    他严厉命令铁鹰在明年带着部族搬迁,远离东荒群山。但他没有解释理由。

    万年大劫,天地异变,事关人族存亡,这是何等重要的大事。高正阳怎么可能和铁鹰说。

    铁鹰既没有这个能力,也承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

    高正阳只是说,东荒群山深处有强大无比妖兽要苏醒过来。不走的话,所有人都要死。

    铁林部的自由市集,让许多人尝到甜头。哪怕他下的命令,只怕也没几个人愿意走。

    高正阳做了他该做的,至于铁鹰是否听话,铁林部是否听话,他都不在意。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和铁鹰说完,高正阳就带着月轻雪和依依离开了。

    绝灭赶走血莲卫和天师府,抢了一艘天箭飞舟。

    月轻雪这段时间借助神器投影的力量,破解了飞舟内的法阵。现在已经能随意驾驭。

    天箭飞舟全凭神识驾驭巨大罗盘。用神识操纵罗盘,就能控制飞舟上下左右前进后退。

    不过,天箭飞舟法阵繁复,驾驭起来需要消耗大量神识法力。以月轻雪和依依的法力,也只能面前飞一小会。好在里面还剩下一些极品元石,能消耗一段时间。

    飞舟的速度绝快,不到两个时辰,高正阳他们就回到绝灭洞府。

    鹤飞羽情绪也好多了,跑出来帮助忙前忙后的,显得极为热情。

    绝灭走了,鹤飞羽自己住着这么大的洞府,心里一直很虚。她巴不得多来几个人。

    鹤飞羽很清楚,在高正阳心中月轻雪最重要,她现在还不能和小月比。

    何况,高正阳继承了心佛宗宗主,这里一切都归高正阳所有。她只是个记名弟子,要是不识相乱发脾气,那就太蠢了。

    高正阳从铁林部带了很多粮食、肉干、盐、衣物、被褥等生活物资。

    绝灭洞府很奢华,可也很简单。以前只有鹤飞羽一个人,还好解决。现在人多了,就必须提前准备好。

    安置好一切,月轻雪和依依都对这里很满意。

    尤其是依依,她不知道月轻雪的事,特别喜欢洞府的温泉,一整天都是笑容满面。

    月轻雪性子清冷,心里觉得不错,脸上也没什么表情。那副幽冷淡漠让鹤飞羽觉得难以靠近。

    鹤飞羽很喜欢依依的柔顺温和性格,她本身又很开朗,不到一天功夫,已经和依依打得火热。

    高正阳趁着这段时间,翻了不少心佛宗典籍。这些典籍都在十方法衣内存放着。

    严格来说,是一道道强大神识留存的各种资料。也可以把这些称之为典籍。

    高正阳能感觉的到,十方法衣内还有一层层空间。心佛宗宝藏应该都藏在里面。只是他力量太低,无法破开禁制。

    按照老僧所说,至少要天魂才能继承一切。高正阳也就放弃探索的想法。

    他研究了两天,也没找到什么相关记载,更没找到什么破解的办法。

    等到第三天,月轻雪和高正阳站在绝灭卧室内,相对无言。

    沉默了许久,月轻雪身上突然泛起一道道灵光。如环状的灵光,逐渐强盛,空间也开始波动起来。

    “我死了,你也不用陪我死。好好活着,没事想想我就行了。”月轻雪淡然说道。

    “好的,我会想你的。”高正阳说着,人却突然迈步冲入灵光中,一把抱住月轻雪。

    月轻雪有些惊慌,“你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