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84章 说话算话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完颜豪跪在地上,碎烂成泥的脑袋深深陷入沙土里。≤

    偏偏他一身黄金锁甲,在阳光下闪着漂亮的金光。

    那样子既有些惊悚又有些滑稽,颇有嘲讽意味。

    月轻雪微微蹙眉,“其实你不必这么血腥的。”

    不等高正阳说话,月轻雪又道:“可惜这套漂亮的黄金锁甲了,沾的都是血迹。”

    “呃、”高正阳也有些后悔了,“是啊,早知道让他自己脱下来就好了。”

    高正阳想了下,还是舍不得这套黄金锁甲。嘀咕道:“这么漂亮的装备爆出来了,怎么能不要。”

    完颜豪身上这套黄金锁甲,品相华美,做工精良。

    共分为胸甲、肩甲、臂甲、裙甲。就是长靴上是金色鳞皮所制。

    高正阳把全套金甲剥下来,又在完颜豪身上找到几颗元石、丹药等杂物。再算上斩马刀,可以说收获极丰。

    “你这样子,倒像是抢劫杀人的强盗。”

    月轻雪悠闲的骑着小猫,嘴里还不肯放过高正阳。

    和高正阳一起待久了,她不到话多了,讽刺挖苦人的功力也是大涨。

    高正阳脸皮多厚,嘿嘿笑道:“你不懂,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这是发财致富的捷径。”

    说着,高正阳又坏笑着看了眼月轻雪,“我以后还要娶媳妇,怎么也要先攒足彩礼钱才行。”

    月轻雪却想到了十年之约,到时候输了固然要死,赢了也要回国都。

    她和高正阳,不是生离就是死别。再没有第三种结局。

    想到这里,月轻雪明眸一黯,再说不出话来。

    高正阳注意到月轻雪的情绪有些不好,只以为是小女孩心思,到也没多在意。

    他把盔甲、武器放入行囊,在小猫身上绑好。

    这才翻身骑上小猫,轻轻搂住月轻雪道:“怎么,看起来情绪不高。放心,等回去后这些东西分你一份。哥就是这么的大方。”

    月轻雪还是没动静,到让高正阳有些无趣。

    “你有话就说出来,这样憋着我都难受。”

    高正阳试探着道:“是为了十年之约?”

    “是啊。”月轻雪低低的应了一声。

    “十年之约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能说说么?”

    月轻雪虽然提过十年之约的事,却说的很简单,高正阳到现在也不知道十年之约的内容。

    沉默了一会,月轻雪放松肩膀,整个人缩进高正阳的胸膛,低声道:“我母亲是月紫夜,父亲是月长空,小姨是月紫影。”

    月轻雪知道高正阳不了解外界情况,解释道:“我父亲就是月国皇帝,我小姨月国护国剑王,九阶强者。”

    “嗯。”高正阳平静的应了一声。

    这种平静从容,也让月轻雪更加安心。

    月轻雪正想继续说时,高正阳突然有些兴奋大叫道:“我去,那你不是公主!”

    “算是吧。”

    月轻雪对这个身份并不在意,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如果能选,她更愿意安静的当个小法师,跟在高正阳身旁。

    “哈哈……”

    高正阳却更加兴奋,“我就知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发现你丽质天生,气度高贵不凡,逼格满满……”

    “你说还是我说?”月轻雪问道。

    高正阳讪讪道:“我就感慨一下,你说你说。”

    “我小时候母亲就出事失踪了。我父亲觉得我是个不祥的人,就把我送出皇宫。然后,小姨收养了我。”

    说起往事,月轻雪也多了几分伤感。

    她那时候才五六岁,还不怎么懂事。直到今年突破四阶,神识通明,不但唤醒皇天六道轮回剑的投影,也觉醒了所有的记忆。

    “可怜的孩子……”高正阳才说了一句,就感觉到了月轻雪身上的寒意,急忙闭嘴。

    月轻雪又继续道:“后来,我小姨要去找我妈,就把我送到了铁林部。”

    “送到铁林部是什么意思?”

    高正阳问道。他真的有些不解了,月轻雪好歹也是公主,就算是不受待见,也不可能沦落到铁林部这种地方。

    “好像是我小姨找了位**师给我算命,然后,就把送到了这里。”

    月轻雪其实也不清楚里面的缘由,当时她的年纪太小了,月紫影可不会和她解释太多。

    “你小姨很不靠谱啊。”高正阳忍不住吐槽道。

    把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扔下就不管了,这样也太不负责了。

    “不是,我小姨也失踪了。”

    月轻雪幽幽一笑,“可能是因为这件事,父亲更觉得我是灾星。他明知我在这里,也放任不管。”

    月轻雪话里虽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但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孤寂忧伤却无法掩饰。

    高正阳搂着月轻雪安慰道:“你觉得自己挺苦的,可向下看就会发现,下面有一层层苦逼在垫底呢。别同情自己,那多蛋疼。”

    被高正阳一说,月轻雪也有些惭愧,她性格独立坚强,但毕竟是女孩。和高正阳倾诉时,憋了十年的委屈也都一起宣泄出来。

    不过,正像高正阳说的,自己不能同情自己。那太软弱太无能了。

    和真正悲苦凄惨的人相比,她这也不算什么。

    高正阳这种近乎讥讽般的话,却让月轻雪心情好了不少。

    月轻雪继续道:“月国皇族直系血脉,出生后都会把精血融入皇天六道轮回剑。每隔十年,皇天六道轮回剑就会选择一次剑主。”

    “选不中就会死?”

    高正阳有些不能置信,月国皇族这么折腾的话,早死光了。

    月轻雪淡然道:“其他人选不中也就算了,至多无法借用神器投影的力量。我要是不能成为剑主。父亲不会允许我活下去的。”

    月国的皇族血统,自然不能流落在外面。月轻雪又是灾星,不能接回国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岳父不会那么凶残吧?”高正阳惊讶的质问道。

    虽然被高正阳调戏很多次了,可听到岳父这么暧昧的称呼,月轻雪还是受不住,如雪般的娇颜一下就红了。

    她强自镇定的道:“我父亲性子刻板严肃,你这样乱叫,他会杀了你的。”

    高正阳嘿笑道:“你都看了人家身子了,想不负责么!”

    说着又幽怨的叹息道:“你们这些皇族啊,都是负心人……”

    月轻雪被说的有些羞恼,恨恨的在高正阳胳膊上掐了一把。

    可高正阳皮肤紧致光滑,就像泥鳅一样滑溜,怎么都用不上力。

    月轻雪试了两下也没能成功,就听高正阳道:“喂喂、大白天的,你别这么急色乱摸,等回家的,人家都给你。”

    “混蛋。”月轻雪忍不住说了句粗话,可嘴角也翘了起来,清澈的明眸中都是笑意。

    高正阳说话似乎总是不着调,可和他聊天却总是让人很放松很自在。月轻雪压抑了十年的心结,就在调侃中不翼而飞。

    清清如水的少女,轻轻的笑着。

    高正阳看着少女的侧脸,心里也是异常安宁。他上一世纵横花丛,见过各种美女的风情。爱过,也恨过,阅历丰富之极。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这个清清的少女。只知道他喜欢她,喜欢看这个女孩的笑容。这就足够了。

    高正阳不会因为武道,而摒弃七情六欲。七情六欲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连生命的都不完整,又如何攀登武道巅峰。

    必要经历种种风景,种种磨砺,抵达的巅峰才有意义。而且,过程比目的地更重要。

    孔子说过,随心所欲不逾矩。高正阳是随心所欲皆是真。真我,真心,真性,真情。

    只要真我不变,纵然目标变了又有何妨。

    正是有着这样的态度,高正阳才尽情享受着不一样的新生,并尽情的领略种种的滋味。

    夕阳落山前,高正阳和月轻雪回到了铁林部。

    高正阳远远的就看到家门口围着一群人。看到高正阳回来了,围着的众人急忙一哄而散,转眼都没了影。

    众人一散,就看到铁峰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柄短剑,跪在大门前。

    春寒时节,太阳落山后,天气一下就冷起来。铁鹰身体虽然精壮,可跪的久了也是冻的脸色发青,他却跪的很端正,一动都不肯动。

    铁鹰站在旁边,神色有些阴郁。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可铁峰这个样子,绝不是好事。这让他心情也十分压抑。

    在铁林部内,大家都是亲戚。彼此之间虽然有摩擦矛盾,却极少会斗得你死我活。

    这也是东荒群山生存环境残酷,外部压力太大,内部就不可能剧烈的内斗。喜欢内斗在部族,也早就死光了。

    高正阳从小猫身上下来,走到铁峰面前,淡然道:“你胆子到不小。”

    看到高正阳过来,铁峰身体不由的微微一颤。虽然早有准备,可真的面对高正阳时,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高爷,我错了。”铁峰说着砰砰砰的用力磕头,很快额头上就变得血肉模糊。

    高正阳摇头道:“做错事就是付出代价。磕头解决不了问题。”

    铁峰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被打灭,他一咬牙道:“高爷,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错了,我拿命来抵。”

    说着,铁峰倒握着短剑,对着自己心口猛力刺下去。

    这种自杀方式,需要强大腕力和胆气,一般人绝做不到。

    “噗”短剑直没至柄,剧痛让铁峰脸扭曲都变形了,嘴里“嗬嗬”的惨叫着,但他还不甘心就这么断气,眼睛还死死瞪着高正阳,强撑着等他的回答。

    高正阳冷然道:“我说过,谁和我作对我就杀他全家。放心,我说话算话,一定让你们全家团圆,一个都不会少。”

    铁峰气的浑身直抖,人就像恶鬼一样死死瞪着高正阳,那样子颇为恐怖。

    高正阳却无所谓,“你们全家做鬼后,欢迎找我来玩。”

    吓不住高正阳,铁峰再坚持不住,身体一软扑倒在地。

    高正阳对铁鹰道:“你把他们全家后事处理一下。”

    “可、”铁峰没想到高正阳真要这么做,不禁犹豫起来。

    “人无信而不立。说到就要做到。”高正阳淡淡看着铁峰,“你有问题?”

    “没有。”

    铁峰和高正阳冷幽深沉的眼神一对,再不敢有任何反对,急忙垂首表示顺从。

    (求月票支持~~~~~~~~~大家别忘了投月票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