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71章 活的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高正阳特别自大的话,让鹤飞羽有些不快。但她也希望高正阳能赢,也不好再出言打击他。

    而且,那道纵跃如飞的白影,已经到了。

    鹤飞羽可不敢和那白影靠的太近,急忙振翼飞天而起。

    跳跃的白影猛然一停,在数丈外的另一颗大树上是站住。

    “鹤飞羽,你还是那么胆小!怎么和我比剑?”

    白影出言讥笑道。他站的树枝不过小孩手腕粗细,他站在上面,跟着树枝起伏上下,就像粘在上面一样,异常的轻松自在。

    这人一身白色武士服,上身穿着明亮的银甲,背负双剑,站在树枝上临风而立,自然有股潇洒不羁的意味。

    鹤飞羽傲然道:“白心猿,你先打赢他,再来和我说话。”

    白心猿看了眼高正阳,有些疑惑的道:“这个人族、你找来帮手?”

    他其实早看到高正阳了,只以为是鹤飞羽的随从什么的。没想到是她喊来的帮手。

    作为上阶蛮族,白心猿对人族有着发自骨子里的蔑视。说起高正阳来,语气自然带有几分轻蔑。

    “到要看看这个人族有什么能耐?”

    白心猿说着,从树枝上一跃而下。但在半空的时$候,他突然伸脚在树干上一点,下落之势就缓了下来。

    又在树干上连踩几步,就这么从容的走到高正阳面前。

    白心猿性格虽然骄傲,却机敏老练。

    他毕竟只是四阶武者,在半空中难以换位挪移,绝不会直接跳下去,让自己处于险境。

    何况,鹤飞羽敢找来当帮手,肯定不弱。

    白心猿落在地上,这才发现,对面的高正阳出乎意料的高,至少比他高一头。

    白猿族都是天生的灵敏轻捷,身材都是偏瘦偏矮。白心猿见多了比他高大的种族,对身体个头其实并不在意。

    可对面这个人族,身材高而不粗,强而不壮,从。裸。露出面部、脖颈、手腕等处来看,古铜色肌肤紧密光滑,似乎有一层细微却温润的光泽。

    白心猿眼中露出一丝警惕。能有这种异象,是因为肌肉太过紧密,根本没有毛孔。在外门横练中,有一个专门称呼叫‘降白虎’。

    能达到这个层次,就代表着外门横练的功夫练到了绝顶。

    白心猿又有些疑惑,从对方的气息波动看,又似乎只有二阶的水准。这差的也太多了。

    虽然外门横练更注重对身体的淬炼,可没有相应的穴窍支撑,怎么可能把横练修炼到绝顶层次。

    有那么一个瞬间,白心猿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忍不住又仔细打量了一番,面色也越来越凝重。

    对面的高正阳,随便站在那,手里提着连鞘长剑,任凭他打量,始终是处在一种自然放松的状态。

    这不是故作轻松,而是从精神到身体的松。但越是体会,就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一种意境。

    就像是一株老松,枝叶随风摇摆,可树根却深深扎入地下。枝叶再如何摇摆,根本却不会动。

    只是看了几眼,白心猿心里是轻蔑就一扫而空。很显然,这是一位真正的高手。

    力量只分高低,不分种族。

    白心猿客气拱手问候道:“我是白猿族的白心猿,不知你怎么称呼?

    “铁林部高正阳。”

    高正阳也拱手还礼。他作为一代国术宗师,平时再如何说笑无忌,正式的时候,也自有一股宗师气度。

    气度这种东西,摸不着看不见,却能真实感受的到。

    站在上方的鹤飞羽,就有种明显的感觉,双方一问礼,白心猿固然是锐气十足,却比高正阳差了不止一筹。但鹤飞羽又说不出为什么。

    不止是鹤飞羽有这种感觉,就是白心猿也感觉到了,对面的高正阳让他更有压力了。

    白心猿愈发慎重,他反手拔出背上双剑,交叉胸前,摆出白猿献果的剑式道:“请。”

    所谓白猿献果,本身的意思是表示客气谦让,最后演化为礼仪用剑式。

    高正阳把手中的冷焰剑往地上一插,“我就不用剑了,请。”

    对方弃剑不用,让白心猿有些不悦。但他也没说什么,战斗本就是各展所能。对方愿意用什么都不关他的事。

    白心猿不再客套,猱身而上,双剑一上一下,齐刺高正阳。

    白猿族天生轻捷灵敏,白猿剑更注重快疾、和变化。白心猿天赋超凡,练的白猿秘剑,也就是双剑剑法。

    白猿秘剑本就快疾,白心猿双剑齐刺,看似凌厉,可剑锋还没刺到,手腕翻转震动,双剑就化作一片银色剑光,让人难辨虚实。

    这可绝不是惑人耳目的虚招,而是白心猿施展白猿秘剑,瞬间连刺。

    只看高正阳如何应对,只要露出一个破绽,白心猿就能在趁虚而入,瞬间就在高正阳身上刺出十几个窟窿来。

    出乎白心猿预料的是,高正阳竟然全不招架避让,双手虚握,像是拳又像爪子,猛的扬起来,就像老虎扑食一样,直接就一头扑进来。

    白心猿可不管高正阳怎么想的,既然是战斗,他绝不客气。

    连刺的双剑由虚化实,向高正阳的腹部突刺过去。

    这个位置,高正阳可以挡架,但白心猿有信心,双剑一绞,就能把他双手绞断。

    就算是天阶强者,也要借重外物,使用武器和盔甲,更别说低阶武者。

    白心猿的双剑,是用玄铁打造而成的三阶剑器。高正阳横练再强,也挡不住去他全力一剑。

    自从高正阳放下剑器,白心猿就觉得自己赢定了。

    就在突刺双剑要得手时,白心猿突然生出警兆。

    这是源自神宫深处的心猿武魄的直觉,白心猿不假思索抽剑而退。

    他剑术出神入化,运剑总是留有三分力量。此时想退就退,全无任何阻滞。而且他的白猿身法更是灵动,身形一转,人就绕到高正阳左侧。

    但白心猿速度再看,也没有声音快。

    高正阳蓄势已久,岂容他这么就轻易的退开。他猛然张嘴狂吼。

    “吼!”

    这一吼如虎啸山林,正是小猫的震山吼。高正阳领悟白虎武魄,虽然元气不足,却完全把握了白虎霸道威猛的气势、神韵。

    高正阳的身体里有着钛极合金。这让他的内脏等器官能够承担巨大负荷。

    这一声吼出来,其实比小猫的震山吼还要强横几分。

    吼声喷薄出来,就像是突然引爆的炸弹。音波的那种实质威力,把方圆十丈内积雪、树枝全部震碎轰飞。

    白心猿何等机敏,高正阳嘴还没完全张开,他就把耳朵倒扣过来,盖住耳孔。避免了失聪的可能。

    可就是这样,他也不好受。脑袋就像被人狠狠砸了一铁锤,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发黑。整个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发软。

    就是站在高处的鹤飞羽,也被吼声波及。她虽是四阶武者,但身体远不及白心猿强壮。

    好在武魄及时反应过来,她护住七窍,这才被吼声震昏过去。却也双腿发颤,头重脚轻,差点一头从树上栽下去。

    鹤飞羽急忙扶住树干,才稳住身体。她心中骇然,高正阳居然还会这一招。

    她到是见过小猫施展,往往三阶妖兽也能硬生生吼死。可高正阳的威力似乎更盛几分。

    再看下方,无数飞雪、碎屑鼓荡飞扬,只能勉强看清楚有两个人影在快速移动。

    里面传出来的劲力激荡声,连环炸响,如同连绵惊雷一般。

    鹤飞羽知道,那一是高正阳在狂攻。白心猿的剑啸声可不是这样的。

    鹤飞羽精致的小脸上,也不禁露思忖之色。她知道高正阳厉害,一身横练绝顶,力量更是强横绝伦。

    但看到高正阳的战斗,才发现她还是低估了他。

    白心猿号称白猿族百年不见的天才,心猿武魄机敏无比,配合白猿秘剑,同辈中没有遇到过对手。

    可碰到高正阳,竟然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鹤飞羽正想着,就看到白心猿身影一闪,人就跳了出来。

    可白心猿脚还没落地,高正阳已经扑了出来。他双手如虎爪,猛的抓向白心猿胸口。

    只是那股威势,鹤飞羽相信,高正阳绝对能在白心猿胸口掏个大洞出来。

    白心猿脸色巨变,他也没想到高正阳速度这么快,丝毫不逊于他。

    刚才连接高正阳数十记虎爪,他双手双臂都被震麻了,剑都快握不住了。哪有办法招架。

    无奈之下,只能用灵猿跳,脚下一个纵跃,跳到一丈多高,人在半空时脚在树上一勾,就上了树。

    比武较技,白心猿这样跳到树上,几乎是等于认输了。这就像鹤飞羽打不过了飞到天上一样。

    白心猿翻身上树的身法,尽得灵猿攀树的轻盈灵妙。就是鹤飞羽,也要暗自赞叹。

    这种小巧的挪移身法,没人能和白心猿相比。

    让鹤飞羽意外的是,高正阳居然也跟着冲了上来。他没有白心猿的灵动,可脚踩大树却如履平地,人如狂风席卷而至。

    白心猿不敢硬接,只能继续向上不断后退。

    两个人都无视重力,围着大树干不断旋转向上。

    不同的是,白心猿是借助身法灵妙,总会在各处借力维持平衡。

    高正阳却是脚上发力,紧紧扣住树干。用的力量白心猿大,却比他更稳更从容。

    “砰砰砰……”

    高正阳追着白心猿,挡在他面前枝叶,都被狂暴的虎爪打断撕碎。

    大树粗大树枝纷纷掉落,那声势极其惊人。

    鹤飞羽却有些着急,高正阳虽站着上风,但刚不可久,虎爪的威力太狂暴凶猛,如此连续的爆发,体力会跟不上。

    一旦出现空隙,很可能会给白心猿反击的机会。

    白心猿也是这么想的,他就不信高正阳能无限制的爆发下去。

    可当他又退了一步时,高正阳却没跟上,而是猛的发力、跺脚。

    一人多粗的树干,就被高正阳一脚震断。

    树干断裂的干脆,上半截直接飞出去。猝不及防下,白心猿也有点慌。

    掉下去到没事,可高正阳还在旁边等着呢。

    白心猿没想到的是,高正阳一闪身居然又冲了上来。

    没有任何依托的断树上,白心猿很难发力。可高正阳却借助一跃之力,双爪一分,就崩开白心猿双剑,跟着双爪就轰在白心猿胸口。

    狂暴的爪力透入,白心猿胸口顿时凹陷进去,他一口热血喷出,人就昏了过去。

    从十多丈的高处落下,断树砸在地面上,发出一阵“轰隆”巨响。高正阳和白心猿,都被树枝和积雪埋起来。

    鹤飞羽有些担心的飞下来,有些焦急的喊道:“高正阳、高正阳、”

    “活的!”

    鹤飞羽正着急的时候,高正阳冒了出来,他拎着白心猿后脖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求月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