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二十八章 投枪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黑暗的山野中,青狼族军队排成长长的一队,鱼贯而行。

    攻打铁林部,让青狼族战士死伤近半。

    因为情况紧急,尸体都抛弃在战场上。伤者却要医护、救治,抽出人手专门照顾。

    带着近百的伤兵,青狼族行进的十分缓慢。

    几个狼族铁卫跟在大队最后面殿后,防止有人从后面偷袭大军。

    “铁林部又不敢追击,我们待在后面干什么!”

    一个狼族铁卫不满的说道。

    他们铁卫的族长亲卫,在青狼族中地位极高。什么时候干过这样的活。

    郎野回头巡视了一圈,才沉声道:“我们败的很古怪,也许铁林部来了援军。东荒十部还是有不少高手的,好像东荒三英……”

    “那是他们人族自己吹牛!东荒有千峰万岭,有亿万蛮族,人族的数量还占不到一成!”

    这个狼族铁卫不屑的讥笑道:“白猿族天才白胜,已经是领悟武魄的四阶强者,也不敢自称东荒英豪,也只有人族不要脸,才会自称东荒三英……”

    “嘘、”

    郎野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同伴,猛然转过身,脸色凝重的看着后方的黑暗。

    山风呼啸如野兽哀嚎,草木摇晃如鬼影重重。

    越是仔细看,越会觉得阴森恐怖。

    狼族的眼眸很特殊,只要有一点星光、月光,就能通过扩散聚光,在黑暗中视物。

    郎野已经打通一处灵窍,目力更是远胜普通狼族。他目光梭巡,很快就发现一个人影。

    那人影很矮小,也没有掩饰行踪的意思,直接从后面冲过来。

    “有人偷袭!”

    郎野高声示警后,却发现除了那个瘦小人影外,再没有其他人。他不禁有些迷惑,怎么只有一个人?

    狼族几乎是直线行进,这里的地形又复杂,铁林部也没不可能预先埋伏。

    “难道对方真的只有一个人跟过来?他难道是活腻了!”

    郎野觉得不可思议,这人疯了么?他们虽然才大败一场,可至少有二百能战的战士。

    就算是四阶武者,被二百战士围起来,也要落荒而逃。

    没等郎野想明白,后面那人速度已经冲到眼前。

    晦暗的夜色中,郎野发现对面那人身材瘦小,面目稚嫩,明显是个十几岁少年。

    只是少年脸上淡然镇定,目光坚定,眉宇间自有一股睥睨纵横的强者气势。

    就好像几百狼族士兵,不过是几百蝼蚁,挥手可破!

    郎野见过金狼族的某位五阶强者。五阶强者那种气势已经如同实质的火焰,站在他旁边就会觉得如堕火炉,体内的血似乎都要被那股气势点燃了一般。

    少年的气势远没有那么强烈,可那股居高临下俯视一切的气势,却似乎比那五阶强者还要强盛几分。

    郎野武功不高,可自幼就感觉最为敏锐。对于人的气势神意变化,最为敏感。

    但他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少年哪来的这等气势。他觉得一定是看错。

    “这人应该就是铁林部那个修罗一般的高手吧!”

    郎野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败退回来士兵所说的,铁林部有个诡异的少年高手,力量强横的可怕,硬的一个人冲进战阵,把大巫师完颜骨击杀。

    原本郎野还很难想象,一个修罗般的少年是什么样子。看到对面的人,他一下就明白了。这个少年,身上的确有股可怕到恐怖的气息。

    早已经准备还好的同伴,可没有郎野那么复杂的想法。他迎面向那少年狠狠的刺出一枪。

    战阵上的枪法,没有花样,只有一个刺。这名狼族还是精锐铁卫,是打通一处灵窍的一阶武者。

    迎面刺出的枪,直刺那人胸口,深得稳、准、快三字要诀。

    郎野也不敢大意,在一侧出枪策应。不管来人是谁,先杀了再说。

    狼族铁卫的长枪,乌沉黑亮,通体都黑铁所铸。只说重量,已经超过冷焰剑。

    全力一枪刺出来,足有千斤之力。就算是厚重的铁盾,也能一枪洞穿。

    迎着长枪,高正阳突然侧身滑进,一下去让过枪刃,抢到长枪的中段位置。

    他的侧身进步,看起来简单,却是太极拳中最经典是破枪术。

    原本是手上还要拿着单刀,这样顺势滑进,一刀就能破了对方长枪。

    冷焰剑太长,只适合大开大合的剑路。没有雷甲护身,高正阳可没兴趣冲到战阵中厮杀。他出来的时候根本没带剑。

    此时侧身进步,双手已经搭在长枪中心,手上一拍、一震后,猛的一搓。

    高正阳合金骨骼成型后,力量超越常人数十倍。他手上发力的技巧又已经到了巅峰。

    那个狼族铁卫只觉手上长枪一阵震颤,似乎要突然活了过来,要脱手飞出去,把他全身双臂震的酥麻无力,几乎要握不住长枪了。

    没等他调整过来,震荡的长枪又猛的转起来。

    疾转的长枪就好像突然烧着了般,把双手的皮肤、血肉都磨掉一层。

    灼热的剧痛,让狼族铁卫双手立即失去所有感觉,就好像突然被切断了一样。

    旁边的郎野立即意识不妙,急忙调枪再刺。他枪法娴熟,一转一刺,用的颇为老练。

    高正阳站在那没动,只是对郎野笑了笑,在长枪刺到胸口前才用手一拨,郎野的枪就被带偏方向,一枪刺到旁边的狼族铁卫身上。

    郎野大骇,急忙运力控制住枪,枪刃点在他的同伴胸口上,却没刺进去。

    可这个时候,他同伴手上的长枪突然一转,直刺向郎野胸口。

    这个变化突然而诡异,郎野没有任何准备。他又才全力收枪,力量已经用尽,已经无力应变。

    他眼看着黑沉长枪一动,就没入自己胸口。

    没等郎野后悔,对面的同伴猛的向前一冲,已经被他手中长枪贯穿。

    剧痛和死亡的恐惧,让狼族铁卫发出凄厉哀嚎。

    郎野没有叫,他心里只有惊骇和恐惧。

    对面那个瘦弱少年,真是有如修罗,举手投足之间,就有着掌控别人生死的奇异魔力。

    高正阳可没那些多感慨,把铁枪从郎野胸口抽出来。随手一抖,雪亮的枪刃就化作一朵灿然梨花,猛然绽放开来。

    “噗噗噗……”

    围过来的三个狼族来不及动作,就被铁枪挑破了咽喉。鲜血狂喷,命丧当场。

    枪是拳之本,高正阳练的最多的也是长枪。重量超过七十斤的铁枪,正适合他现在的力量。

    握着长枪,高正阳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朋友,有种特别熟特别亲切的感觉。

    他练的太极大枪中,就有一门锁喉枪。枪枪锁喉,最是毒辣。

    狼族战士用的是战场武技,实用却简单。和高正阳拼抢,照面就能分成生死。

    铁枪在高正阳手中,仿佛活过来的毒龙,灵动、狠毒、凶猛之极。

    杀起狼族来,真如摧枯拉朽一般,当者立毙。

    高正阳人随枪走,连进十步。每进一步,必有狼族被长枪挑破咽喉。

    殿后的狼族小队,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已经被高正阳连杀十余人。

    一口气把殿后的狼族小队杀透,高正阳才停下脚步。

    以他之能,这时候也要调整呼吸,放松肌肉筋骨。

    一张一弛,才是王道。

    刚才的激烈爆发,对于身体是巨大负荷,必须要及时调整,避免损伤根基。

    狼族这时才反应过来,前面战士疯狂的向高正阳围过来,

    高正阳略做调整,反身向后方再次突进。

    殿后的狼族战士并没有死光,他们生性勇悍,虽被高正阳杀穿了队伍,却没人退避,都围堵上来,四五杆长枪迎着高正阳就猛刺过来。

    “来的好……”

    高正阳斗志正盛,大笑着喝了一句,手中长枪一转划出一个圆来,把刺过来的长枪都裹进去。

    揽雀尾,太极长枪中母式,专破天下各门各派的枪术。

    通过最手上细微的听劲,高正阳长枪和狼族的几杆长枪一搭,就已经知道对手虚实、变化。

    高正阳长枪用出绞劲,把三杆长枪绞飞出去,长枪顺势直接,枪刃吞吐中,已经把最中间的两个狼族挑飞出去,把他们身后的几个同伴撞倒在地。

    看起来严密的阵型,立即出了一个大缺口。

    高正阳脚下发力,人已经如风般疾驰而去。

    不等狼族士兵们反应过来,高正阳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从高正阳袭击,到他连杀十余人后撤走,整个过程不过几句话的功夫。

    族长郎长风赶过来时,高正阳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看到满地的尸体,郎长风的脸色难看的要死。等看到胸口多了个血洞的郎野,他更是怒不可遏。

    郎野武功不高,却生性冷静思虑周密,是狼族中少有的聪明人。郎长风一向对他寄予厚望。

    “怎么回事?”郎长风厉声问道。

    狂怒的郎长风,眼睛赤红如血,那股要择人而噬的凶厉之气,吓的其他狼族都不敢说话。

    “族长、小心……”郎野还没死,他努力发出声音提醒郎长风。

    可他伤势太重,声音极其微弱,郎长风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郎长风走到近前,扶起郎野的手臂,正想安慰他,就看到郎野眼眸中都是焦急之色,似乎在向他发出警示。

    “咻……”一声尖利的锐啸,突然传入郎长风的耳中。

    郎长风本能的警觉不妙,转身拔刀怒斩。

    三阶武者的意识和力量,让他精准的斩在飞射而来的长枪上。

    刀锋和枪刃碰撞摩擦,在黑暗中激荡出一片火星。

    郎长风虽然强悍,却抵不住长枪上雄浑的力量。虽然勉强格挡开长枪,脚下却不由退了一步,整个人也被震的气血翻腾,握刀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又一声历啸传来。

    一杆黑色的长枪,自黑暗中激射而至。

    郎长风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刚才用力太老,这一记投枪来的时机太准了,正是他浑身气血沸腾,难以发力之际。

    无奈之下,郎长风只能勉强横刀再拨,却无力拨开长枪,被长枪从左肋下贯入。

    沉重的铁枪,带的郎长风转了半圈。贯穿性的重创,更让郎长风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周围狼族士兵这才警觉不对,急忙围拢上来,想要把郎长风保护起来。

    这时,又一杆投枪激射而至,从郎长风后脑贯入。

    铁枪上的巨大力量,把郎长风的头盖骨完全掀开,红的白的迸溅四射。

    郎长风,死。

    (新书期间,还请大家多多投票,收藏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