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十六章 围杀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摇晃画圆的铁棍,猛然伸直,就像盘成一团恶龙突然伸张身体,张牙舞爪向敌人扑过去。

    高正阳的国术练到绝顶,一招一式,都有自己的意境。

    国术,本就是古人模仿自然万物,从中得到力量。

    但国术各种招式,都是重意不重形。

    不论的形意模仿动物的十二形,还是八卦把手掌当刀,都是借用其中的意境。

    人毕竟不是动物,也不可能变成刀。只有掌握其中意境,才能学会招式的神髓,把劲力用到位。

    高正阳这一枪叫毒龙翻身。

    长棍本身不可能的像龙一样。但这里的劲力变化,就含着一股毒龙翻身吞杀万物的凶猛暴烈。

    有了这种意境,铁棍就有了灵性。本来十分的力量,就能发挥到十二分。

    郎烈感应敏锐,一下就捕捉到铁棍所含的意境。他心里惊讶,每一招都能用出神韵来,难道对方领悟了武魄?

    郎烈有些不敢相信,从武识到武魄,这是本质上的提升。

    领悟武魄,最低也是四阶武者。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称作高手。

    尤其是在偏僻的大荒群山,武学传承极少,只有天资绝伦之辈,才能自行领悟、凝炼武魄。

    狼族所以全族搬迁,也是因为附近的白猿族有天才凝炼出武魄。两族的平衡被打破。

    迫不得已之下,不得不离开故土。

    可铁林部这种小地方,怎么可能有武魄级高手!

    而且,武魄级高手神意外放,气势滔天,元气浑厚之极。绝不是高正阳这样!

    郎烈不信这个邪,横剑一挡。

    激发符文的冷焰剑,锋锐和坚固程度提升数倍,堪称削铁如泥。

    铁棍不过的凡铁,一剑下去,铁棍的前端就被削断了一尺有余。

    郎烈运剑时手腕翻转,剑锋有一个旋转绞动的劲力。

    铁棍被削断的部分,在剑锋带动下,旋转着飞出不知多远。

    冷焰剑郎烈也是第一用,对符文的力量并没有多少把握。一剑得手,他心中大定。

    铁棍短一尺,棍子上的力量也就削减九成。

    这就像毒龙被斩断了龙头,就成为死物,哪还有什么气势、力量。

    郎烈是个高明武者,判断的很准,一剑是削断铁棍,也斩断高正阳所有的后续变化。

    当然,要是没能削断的铁棍,他就被动了。

    冒险成功,郎烈急忙进步出剑,冷焰剑连绞带刺,不断突进。

    高正阳似乎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不断的后退。每格挡一次,铁棍就短一截。

    接连几剑,六尺长的铁棍就剩下两尺长。

    高正阳也有些惊讶,对方的长剑明显是激发某种特殊力量,可几剑斩下来,剑锋上的银色光焰没有丝毫减弱。

    看郎烈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还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高正阳不由的对冷焰剑生出兴趣。

    作为武器来说,拉风的银色光焰太刺眼,简直是提醒敌人注意危险。可其强大威力,足以弥补所有缺点。

    “剑不错。”高正阳突然说了一句。

    他说话的语气,老气横秋。明明是称赞,却让郎烈听着很不爽。

    “可惜,剑法太烂!”高正阳跟着又来了一句。

    郎烈反而不生气,对手这是想用言语来刺激他,这种简陋手段对他没用。

    冷焰剑一剑比一剑凶猛,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斩杀高正阳。

    疾斩的银色剑光,连绵成一片,已经把高正阳完全淹没。

    可剑光毕竟只是眼睛的错觉,并没有实质的杀伤力。

    高正阳在剑光中四方游走,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才避开剑锋。

    不是他故意弄险。而是郎烈剑法高明,只有等对方的剑势用实,他才好退避。

    “别看着了,快动手杀死他。”郎烈厉声喝道。

    他追着高正阳,已经连斩数十剑。却始终差一点。

    高正阳的步法太快,人移动时平滑流畅,进退转折间飘忽难测,有如鬼魅。

    要是换个宽敞点地方,他可能连高正阳的影子都摸不到。

    郎烈甚至在想,要不要活捉高正阳,把他的武功逼问出来。

    但几个人要杀他都困难,活捉比杀死难十倍。

    他们学的都是杀人的武技,一旦心里有顾忌,就会缩手缩脚。

    面对高正阳如此狡猾可怕的敌人,那就是找死。

    郎烈很快放下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又自觉难以迅速解决高正阳,果断下令围攻。

    另外两个狼族高手,立即同时出手。

    他们很早就到了,只是郎烈的剑法凶猛又大开大合,冷焰剑又长,他们要是冒然冲进去,反而会影响郎烈。

    再者,他们看郎烈占据绝对上方。以为他很快能杀死高正阳。

    两个人的交手时间其实很短,不过是两句话的功夫。

    两个狼族高手一个拿枪,一个用长刀。

    拿枪也不对着高正阳动手,而是把枪抡圆,横扫而出,把他前方的区域封死。

    枪本就是长兵器,冒然插入只会干扰到郎烈。所以他很聪明的在外围动手,限制住高正阳的活动。

    用刀的同样如此,他手里拿着长刀,从郎烈左侧切入,长刀怒斩,封死左面的区域。

    郎烈突然停下脚步,连绵的银色剑光顿时消散,还原成一柄银色剑锋。

    高正阳心里生出警兆,对方这是要发大招!

    大招这个词,一般是用来形容游戏中的技能。

    但用来形容武功招式,其实也很准确。

    一个人仓促发力,和有准备的发力,效果完全不同。

    对于武者来说,区别就更大。

    郎烈这样的高手,都要停下所有动作,调整蓄势,可想而知这一招有多可怕。

    也是他有两个同伴帮忙,才能在激战中停下来,从容调整。

    高正阳也深呼口气,做好应变准备。

    他本自忖合金骨骼第一阶段完成,要杀郎烈全不费事。

    可现实很残酷。郎烈手中的剑,居然有特殊威能。

    武器上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除非武功比对方高十倍,才能完全无视武器的差距。

    只有等钛极合金完成第二阶段融合,液态合金可以包裹在肌肤上,高正阳才有和冷焰剑硬拼的能力。

    郎烈的调整非常快,他脑海中的武识推动下,他体内两处灵窍再次疯狂转动。整个人的力量、速度、反应,都有着全方位的提升。

    包括视觉和听觉,都大幅提升。

    这种状态下,周围一下变得明亮起来。包括瘦小的高正阳,都变得鲜明清晰。

    突然提升的力量,让郎烈有种主宰一切的强大自信。

    郎烈很自然的跨步,挥剑。

    银色剑锋斩出一点半弧,冷冽的剑光宛如如一轮新月。

    新月斩,狼族秘传的血月十三剑之一。新月斩是十三式秘剑中,最锋锐也最快的秘剑。

    郎烈从一抬手,剑锋已经已经斩到高正阳身前。

    高正阳甚至没有看清郎烈的动作,那抹新月般的剑光就已经印入眼眸。

    “好快!”

    郎烈的快剑,已经超乎了正常人视觉反应速度。高正阳没有恐惧,反而极度的兴奋起来。

    郎烈的新月剑带给他死亡的危险,也让他看到这个世界武道的奇妙。

    这就像喜欢攀登的人,看到了超越珠穆朗玛峰的高峰。他心里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兴奋,想着怎么样才能攀上那巅峰。

    高正阳就是这样的人。他喜欢挑战,喜欢刺激。

    连剑的来势都看不清,高正阳只有退。

    他是兴奋,可这和**后脑子有洞是两回事。这种兴奋刺激的他精神高度集中,思维反应也是达到最巅峰的状态。

    八卦步一动,高正阳疾退到丈外。

    这不是说高正阳的速度比剑快,而是郎烈剑才动,他就跟着一起动了。

    新月斩再快,这一剑也要落空。

    郎烈对此早有准备,毫不迟疑的把连续疾斩,冷冽而凄艳新月剑光,不断切割着高正阳的残影。

    在两个狼族高手看来,高正阳已经被新月剑光连续斩杀数次。

    但他们也知道,这是高正阳退的太快,才留下一个个残影。

    人的身法变化,居然和新月斩一样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敢相信。

    两个狼族对了下眼神,都是满脸骇然。

    铁林部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妖虐!

    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两个狼族手上都不会误事。一起配合着郎烈,不断压缩高正阳的活动范围。

    他们两个未必能拦住高正阳,可只要挡他一下,郎烈就能解决他。

    高正阳的情况是不妙,他已经被逼的一处墙角,墙外就是汹涌而来狼族大军。

    贴着墙壁,高正阳能清晰听到外面狼族大军喧嚷杂乱的声音。

    铁林部的城墙很高,想要把梯子连接起来,并没那么容易。

    但从声音来判断,他们距离城头已经不远。

    对方准备充分,还有身手高明的武者,想上来也不难。

    高正阳判断,如果铁林部高手还不到,不用十分钟,城墙就必然被狼族大军占据。

    到时候,铁林部必破。

    高正阳对铁林部死活并不在意,可这个时候,脑子里却不由的浮现出一双深蓝明净的眼眸。

    “月轻雪……”

    高正阳分不清这是他的印象,还是原本少年留下的执念。

    他的意识如同明镜一般,明察秋毫,洞悉内外。

    人心就是一个世界,杂念就如一粒粒微尘,微不足道却始终存在。

    一闪而过杂念,被他的明镜般意识所洞察,又不会为这些意识所干扰。

    高正阳眉心一阵灼热般刺痛,提醒着他集中注意力。

    郎烈的剑没到,可他的剑意已到。

    剑意说起来玄妙,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郎烈运剑的心意和目的。

    郎烈有强烈杀意,这个强烈意识统御着身体,运转冷焰剑,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剑意是一种微妙的感应,却准确无误。

    至少,高正阳有把握,他的感应和判断绝不会错。

    银色剑锋即将斩开他头盖骨时,高正阳笑了。

    这是一种得意的笑容,一种诡计得逞的开心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