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四章 真武大帝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黑色的祭堂大门前,立着两只粗陋的黑色石雕巨虎。

    月轻雪就站在左面的巨虎旁,手持扫帚,轻轻的扫着台阶。

    高正阳猛然想起来,月轻雪是铁林部大祭师桑老的亲传弟子,也是铁林部最小的祭师。

    从这个位置看过去,高正阳终于看清了月轻雪的样子。

    从五官上说,月轻雪并不算特别漂亮,只能说是清秀。柔嫩胜雪的肌肤,让她多了几分丽色。

    合体的黑色长衣上,绣着一个个蝌蚪大小的红色奇异字符。黑色柔顺的长发如绸缎般披在肩膀上。赤足无袜,穿着一双麻鞋。

    简单而深沉的打扮,让她有一种难言形容的幽静清冷。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深蓝的眼眸,碧海般纯净悠远。

    而她眉心处一道蜿蜒如蛇的红色印记,更让她平添几分神秘和凄艳。

    哪怕站在明媚的阳光下,月轻雪身上都像笼罩着一层薄雾般,给人一种不真实的虚幻飘渺感觉。

    林河走过去,恭敬的施礼道:“月祭师,我想求见林远祭师。”

    彪悍的泼妇林娘子,则老实安分的站在一旁,微微低头,眼睛都不乱看。

    林野更不济,只是偷偷看了眼月轻雪,大脸就涨的通红,再不敢看了。

    一家人恭谨小心的样子,让高正阳有些好笑。他也有点明白了,林野抢窝头到未必是为了吃,更多是借此亲近月轻雪。

    就像前世粉丝买偶像卖的商品一样。似乎买了东西,就能更靠近偶像了。

    月轻雪根本就没抬头,说道:“他在里面。”

    林河连忙点头,恭敬致谢后,才对林娘子摆头示意,让他们立即进去。

    高正阳跟在后面,好笑之余,也多了几分谨慎。他不敬畏神灵,可祭堂的权势却不能小觑。

    在高正阳迈入大门时,月轻雪抬头看了他一眼。湛蓝的眼眸中,露出几分疑惑。

    高正阳感受到她的眼神,侧过头对她一笑,也没说什么。他性子骄傲,不喜欢求人。

    这种私事,也没必要和月轻雪多说。

    林家几个人进了大门,走路踮着脚,似乎生怕踩坏了院子里铺地青石。甚至连喘气都小心翼翼的。

    在这个世界,人族的信仰更为虔诚。代表神灵的祭师们,也因为代替神灵,掌握了巨大权柄。

    神灵遥不可及。真正可畏的,永远是人。

    祭堂的正房高大,透过大门隐隐能看到里面有几尊神像。

    两旁的厢房,显然是住人的地方。

    整个祭堂肃穆而整洁,漂浮的淡淡焚香烟气,更让这里多了种神圣气息。

    林河对这里很熟悉,他让林娘子母子站在一角不要乱动,自己进了右手边的一间厢房。

    自始至终,林河都没和高正阳说过话。

    高正阳也不在意。祭堂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个村级自建的祠堂。从规模来说,这里更是寒酸。

    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这里的确是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或者说是气场。

    按照前世的学说解释,就是磁场特殊,能压抑人的情绪。

    但在这个世界,有着种种神奇力量。又不能简单的套用前世理论去解释。

    高正阳前世本就是国术宗师,经过一场场生死考验,意志和精神已经淬炼到极致。

    穿越时空而来,神魂似乎有了某种异变,变得愈发敏锐灵动。

    他静下心来,就感应到气息的根源是来自祭堂正堂深处。

    奇异的力量,把整座祭堂包裹起来。就像是一层特殊的保护层。

    这股力量无始无终,虽然不是特别强大,如同是地下涌泉,绵绵无尽。

    “法术、法阵?”高正阳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两个词。

    这个世界神灵有这么高的地位,也是因为信奉神灵能得到强大的力量。

    这种称之为法术的力量,比武道更为神奇。

    高正阳真想进入正堂,研究一下里面的奇异力量。

    可惜,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候,他不能乱动。

    过了好一会,林河才从房间出来,招手示意几个人过去。

    林远祭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相貌普通,双眼浮肿,眼睛昏黄黯淡。坐在椅子上,给人的感觉像是要随时都会睡着一样,没有一点精神。

    同样的黑色长衣,穿在他身上就是特别邋遢。完全没有祭师的肃穆威严。

    “看起来像个个纵欲过度的色鬼。”高正阳心里评价着,脸上却不露一丝声色。

    他站在那里,很轻松也很自然,没有一点局促。甚至还对打量他的林远微笑致意。

    林远浮肿的双眼中露出几分不屑,冷然道:“你舅舅已经把事情和我说了。你这个年纪就分家,太愚蠢了。听我一句劝,回去好好和你舅舅认个错,老实听话,不会吃亏的。”

    祭师林远的这番话,让林娘子、林野都兴奋起来。祭师大人都发话了,你还敢不听!

    高正阳看了眼满脸得意的林河,无奈的摇头,这人的格局决定了,他就会搞这些小把戏。

    “我已经决定分家。如果林祭师不愿意帮忙,那可以找桑老。”

    桑老是祭堂大祭师,地位尊贵,处事一向公正严明,在铁林部有着崇高声望。真要惊动桑老,林远也不好解释。

    高正阳的拒绝直接、干脆,一点也没给林远面子。

    “你既执意如此,别后悔就是。”

    林远阴着脸一挥袖,起身就走。他怎么说也是个祭师,要真和高正阳计较,那也太失身份了。

    而且在祭堂内,他也不敢放肆。高正阳态度这么坚决强硬,真要闹出事来,他脸上更难看。

    进入正堂,迎面就是三个一丈多高的石像。石像前的木桌上,密密麻麻的摆着很多灵牌。

    神像前的巨大石鼎,焚香袅袅而起。正堂内的气氛更加神圣而压抑。

    高正阳只看了一眼,就被左面的石像所吸引。

    这个石像身披黑袍,头戴冠冕,腰间佩剑。因为雕工很粗糙,只能勉强看出这个石像神情冷峻,颇有气势。

    真正吸引高正阳的,是石像胸口上的黑白的太极图案。

    上面的织绣很差,太极图有些扁,阴阳双鱼也都有些变形。

    但毫无疑问,这是太极图。

    而且,这个石像脚下是交缠的龟蛇。虽然同样的粗糙,很难看出雕的是什么。

    “真武大帝?”高正阳自幼练太极拳,对这位神祇特别熟悉。

    他所以穿越到这里,也是因为夺取一块叫阴阳天轮的铜牌,敌人引爆了预设的微型核弹。

    最后时刻,阴阳天轮发生奇妙变化,才带着他穿越了时空,附身到高正阳身上。

    高正阳心思百转,表面却不动声色,听从林远的号令指挥。

    “众位祖先见证,高正阳和舅舅分家,分得横刀一口,猪一头。此后,高正阳自立门户,和林河一家在无瓜葛。”

    林远拿着拂尘,站在旁边朗声说道:“若高正阳身死,所有家财尽归林河一家所有。”

    说完,不等高正阳说话,林远一摆拂尘,“众位先祖已经见证过了。祭堂圣地,你等不便多留,速速离开。”

    高正阳对着林河意味深长的一笑,他知道林河的打算。可林河根本不知道他面对的是谁。这就决定了林河所有计算必定失败。

    林河被高正阳笑的心里发虚,微微侧头,有些不敢看高正阳的眼睛。

    高正阳从林娘子那里拿过横刀,自顾离去。

    林娘子极其不忿,“小崽子好生嚣张!”

    祭师林远不屑一笑,“我看他天生福薄命短,嚣张不了几天的。”

    林娘子一愣,转又领悟过来,大脸上露出喜色,“祭师大人说的太对了、太对了。小崽子很快就会横死……”

    母屠夫说的粗鲁,林远微微撇嘴,也没理会。

    林河凑过去低声道:“我这个外甥命短,也是天定,无需理会。这次劳烦堂兄了。等过几日有闲,还请去家里坐坐。”

    “好说。”林远一脸矜持的答应了。

    林河一家三口回到自己家,林娘子就把林野打发出去,迫不及待的问道:“你又给林远这家伙什么好处?”

    “我许了他三颗虎骨壮神丹。”林远答道。

    “什么,这么多?”林娘子肉痛的道:“林远的还真敢要!”

    林娘子说起林远来,口气也颇不客气。她在祭堂虽然恭恭敬敬的,那是敬畏祭堂。她对林远可不怎么在乎。尤其是对方这么贪婪,更让她很不满。

    “他是祭师,分的少了不行啊。那把横刀可是上好的百锻钢刀,换十颗虎骨壮神丹都绰绰有余。只要把刀拿回来,我们就赚了。”林河分析的道。

    “那怎么弄死那小崽子?”林娘子兴致勃勃的问道。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自己出手,一刀捅死这个可恨的东西。

    “这个就容易了。他进入铁血军,随便安排点事情,就能找机会要他的小命。”

    林河得意摸着八字胡,“我这个外甥,就是恢复神智,也到底是个小孩子,还想和咱们斗!”

    “哈哈哈……”

    夫妻两个相对大笑,说不出的开心。

    林野远远的听到,虽不知道是什么事,却也猜个大概。也忍不住咧开大嘴笑了下,又狠狠嘀咕道:“傻子,看你怎么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