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皇纪 第三章 分家

时间:2018-04-23作者:踏雪真人

    林娘子腰粗腿短,如同肉墩子一般。可双腿却极有爆发力。

    一个纵跃,人已经到了高正阳眼前。

    刚才动手被高正阳避开,这次再出手,林娘子一上来就用了全力。

    她练武多年,又得到过高翔的指点,虽然距离一阶武者还有不小距离,可气力雄浑,远胜常人。

    她又做了多年的屠夫,心黑手辣,一式简单的黑虎下山,用的威风凛凛,真有几分猛虎之威。

    高正阳眼神一凝,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只是对面这个泼妇,性格暴躁而霸道。高正阳想要摆脱控制,和她的冲突不可避免。

    两世为人,高正阳也不是只会动拳头。可钛极合金很快就会进行深度融合,他的时间不多,不可能再去慢慢计划。

    高正阳本想和林河好好谈谈。可惜,这个舅舅对他完全不在意。眼看着自己老婆出手,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到了这一步,只有显露出足够力量,才有谈条件的资格。

    事实上,高正阳最擅长也最喜欢的就是战斗。

    林娘子主动攻击,也刺激的高正阳兴奋起来。他神意的变化,也通过眼神呈现出来。

    扑过来的林娘子,就看到高正阳双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那精光就像锋锐的刀刃一样,让她心里不由的一紧。

    她本来气势十足的扑击,因为心里上的微妙变化,身体本能的就做出了调整,再没有刚才的那种威猛凶悍的气势。

    对于林娘子来说,她已经习惯了粗暴直接的战斗。对于这种细微的变化,她并没有明确的认识。

    只是觉得高正阳有些诡异,不能太大意。

    更出乎林娘子意料的是,高正阳明明步法灵活轻快,可这次却没有避让,反而向着她冲了过来。

    接连的意外,让林娘子有些乱。她本来就不是高手,这种乱体现出来就是身体僵硬、招式变形。

    高正阳冲到林娘子身前时,身体突然蜷缩,然后横着翻滚半圈,人就已经到了林娘子身后。

    战斗中,这种半空翻滚的完全是花招。高正阳的一连串动作轻灵、迅捷、流畅,把花招耍的赏心悦目。

    居然被一个傻子用花招耍了,林娘子气的脸上肥肉都颤抖起来。她忿忿的反手一拳抡过去,可惜,什么都没砸到。

    林娘子转过身,就看到高正阳背着手稳稳站着,枯黄的小脸上都是让人厌恶的笑容。

    林娘子更怒,她反手就想拔刀,一摸后腰却摸了个空,心里就咯噔一下。

    “你是找这个么……”高正阳右手从背后拿出来,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杀猪刀。

    林娘子死死盯着杀猪刀,她都不知道高正阳什么时候把刀偷走的。

    旁边的父子俩,也看的呆了。完全想不到痴呆的高正阳,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小崽子,快把刀还给我!”这把刀她用了十多年了,在她心中的地位仅次于儿子。醒悟过来后,林娘子怒吼着就想上前把刀抢回来。

    可从一迈步,林娘子就觉的腰带发松,急忙一伸手,抓住裤腰。她一惊,要不是反应快,裤子就掉地上了。

    她低头一看,才发现是系裤子的麻绳断了。刚才她把刀别在后腰,一定是对方拔刀时,顺手割断了绳子。

    铁林部极其穷困,有裤子穿已经不错了,没人会穿什么内裤。要是裤子掉地上,那可就赤身裸体了。

    林娘子虽然彪悍,却到底是个女人。一想到刚才差点出丑,气的脸都紫了。

    可双手提着裤子,再生气也没有任何气势,只会愈发狼狈。

    高正阳嘿笑道:“对么,有话好好说,别总那么暴力。”

    性格颇为阴沉的林河,这会脸色也变了。高正阳不但恢复了神智,人也变得难缠阴险了。

    “正阳,你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对你舅妈,小了说是无礼,大了说是悖逆不孝。真要交给祭堂,是要被活活打死的。”

    林河一开口,就先占住道理,给高正阳扣了悖逆不孝的帽子。他没有妻子的力量,脑子却灵活的多。

    祭堂,是人族祭祀祖先、神灵的地方。有人族的地方,就有祭堂。

    对于人族来说,祭堂是最神圣的地方。也代表着秩序、礼仪、文化、教育等等。

    如果高正阳是普通的小孩子,被林河这么一吓,可能就怕了。

    高正阳前世经历了太多嘴仗,他哪会怕这个。

    “要去祭堂也可以啊。我父亲留下来的盔甲等财产,在祭堂也是登记过的。我今年已经十五岁,按照规矩,应该继承家业了。”

    林河冷笑,他认识祭堂的人。高正阳真要翻脸分家,也别想占到便宜。

    高正阳只看林河的表情,就猜到他的打算。任何规则,具体到执行时都会变样。这是人性,哪里都一样。哪个世界都一样!

    对于这个,高正阳早有预料。他不紧不慢的道:“父亲的东西如果我拿不到,我就捐给祭堂。相信,祭师大人一定会很高兴。”

    林河脸色大变,急忙道:“正阳,你别冲动。那可都是你父亲留下来的。”

    高正阳父亲留下的盔甲、武器,品质都非常好。在铁林部,可以说是极其少见的坚甲利器。

    如果捐给祭堂,祭师可绝不会客气。林河再有关系也没用。

    看高正阳神色坚决,林河犹豫了下又道:“什么事,都可以商量的。”

    “我的要求很简单,把横刀给我,那头黑猪也归我,从此,我和你们林家再无任何瓜葛。”

    高正阳再次正式的提出了的要求。

    没等林河说话,林娘子已经不干了。她断然道:“黑猪是我家的,你想都不要想。”

    林野也恶狠狠的瞪着高正阳,居然敢要他家黑猪,那可是全家过冬的美食。

    他眼睛一转,有些兴奋的道:“不如把横刀留下,黑猪可以给你。”

    高翔留下的全身铁盔、长弓,换一百头猪都绰绰有余。这家人还不满足!

    高正阳微微皱眉,对方的贪婪,让他快失去耐心了。

    但他年纪终归太小,又是个人所共知的傻子。真要闹翻了,林家固然竹篮打水,他也同样占不到便宜。

    想了一下,高正阳道:“黑猪给我,我可以替林野加入铁血军。”

    铁林部的战士待遇极好,参军也能避免很多麻烦。

    而且,铁林部和狼族大战在即。部落里的人谁也别想置身事外。早一步加入,也可以提前掌握情况,做好准备。

    反正要加入,不如用这个条件换一头猪。

    “这本来就是你欠我们的!”林娘子理直气壮的说道。

    高正阳耐心虽好,可被一个泼妇胡搅蛮缠也大为不耐,他看着林河道:“这是我的条件,舅舅你不愿意就算了。”

    高正阳说着转身就想走,他不是故作姿态。只是在纠缠下去太浪费时间了。不如一拍两散,干脆利索。

    林河看高正阳走的很坚决,也有些急了。喊道:“行,就这么说定了。”

    高正阳停下转身道:“舅舅,口说无凭,我们还是去祭堂做个见证的好。”

    林娘子不高兴了,“我们还能骗你个小崽子不成!”

    林河按住林娘子的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去祭堂做见证也好,免了后患。也让外人无话可说。

    从林家的院子了出来,高正阳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整个部落。

    铁林部三面环山,高耸陡峭的悬崖峭壁也成了最好的屏障。

    唯一的出口方向,搭建了一段又高又厚的石墙。上面日夜有人巡逻守护。

    巨大的山谷,就像一个天然的城池。最中心处是一个巨大碧蓝水潭。

    居高临下,就会发现各种建筑也以水潭为中心,一圈圈的排列开。

    距离水潭越近的房屋,越是坚固气派。其中,最为气派的就是祭奠先祖、众神的祭堂。

    最外围的山坡上,开辟出了不少的梯田。还有不少人家住在上面。林家就是其中之一。

    对高正阳来说,这里的房屋大多是木材和黄泥作为材料,看上去破败低矮,和草房没什么区别。

    就是最气派的祭堂,也不过是青石搭建而成,房顶铺的黑石磨成的瓦片。和其他草房相比更为整洁,也多了几分严整。

    由此可见,祭堂对于村子的重要性。

    满脸不情愿的林野,拿着木棍驱赶着黑猪。他老妈林娘子则抱着一柄长长的黑鞘横刀。

    林河和林娘子并肩而行,不时的窃窃私语。

    高正阳跟在一家三口后面,保持着一定距离。

    路上遇到的人,大都会和林河、林娘子两人打招呼。

    家畜也就算了。分解妖兽可需要特殊的技巧。

    母屠夫林娘子的剥皮、剔骨手艺,在铁林部可是极为出名。

    林河负责教授孩子认字、识数,在铁林部也算有些地位。

    当然,没人会主动理会一个傻子。对于高正阳,全都是自动无视。

    高正阳在旁边观察着,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有趣。

    虽然继承了这个身体的原本记忆,可以高正阳的阅历和智慧,对周围一切的看法当然和痴呆少年不同。

    这里的人大都身材干瘦,衣着简单,言语粗陋。脸上也都是愁苦之色,少数人身上还带着的浓厚的戾气。他们盯着黑猪的目光,像饿狼一样贪婪而凶狠。

    被狼族堵住大门,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压抑。食物的紧缺,更让部落上下都很烦躁。

    高正阳是估计,如果铁林部不尽快发动对狼族的反击,部落很容易发生内讧。

    高正阳目光游走,一面思忖着:“这里的太过封闭了。要是城墙被攻破,想逃都没地方逃。”

    他对铁林部没什么感情,就是身体里的原本记忆,也并不喜欢这里。

    舅舅一家就不用说了,刻薄恶毒。父亲也一去不返。铁林部,完全没有值得挂念的。

    想到这里,高正阳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月轻雪的样子,心里生出浓浓的不舍。

    “你还满痴情的!”高正阳有些好笑的感叹道。这种情感,明显是原本的傻子留下的。

    高正阳融合傻子的所有记忆,也接受了他的所有情感。从某些层面说,他和傻子并无分别。

    对于月轻雪,高正阳的印象也特别深刻。毕竟,对方是他转世新生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对他最好的人。

    他心里正想着,就看到了月轻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