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年 第1018章 送礼+

时间:2018-04-23作者:剪韶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这么一大早的遇到这么夫妻两个,而且一看两个人的脸色那叫一个一致啊。两夫妻都是笑脸相迎,貌似发了大财一样的。

    大家觉得内心立刻就开始敲响警钟,不知道这夫妻两个内心大的什么鬼主意。不过,不论怎么说,肯定不是好事。

    而且,这个不好的事情就冲着大爷爷来的。不对,是冲着闫雪来的。毕竟,人家不会看重大爷爷的,要看重也是看重闫雪背后的婆家——王家的势力。

    所以,慕溪和张翠花也想着,直接把闫雪给带走吧。毕竟,这明明知道是冲着闫雪来的,哪里还能把闫雪给留下来呢。

    而还没有等到大家找到离开的理由,这夫妻两个就已经开始动作了起来。尤其是闫小花一下子就拉着闫雪的手,一个劲的亲热的说着话。

    大家一看这个,得了,哪里还能走的了啊。哪怕是有心思走,那也是走不了(liao)的了。与其把闫雪和大爷爷放到人家这里让人家宰,还不如留下来。

    不过,这夫妻两个也没有和大家见外,直接端上来什么就吃什么。等吃了饭,大家开始坐下来喝茶,这个时候,闫小花夫妻两个也知道要谈正事了。

    所以,哪怕闫小花在不乐意,也还是拿出来两块玉佩。直接递给了大奶奶和闫雪,一人一块。这可是让旁边的几个人都惊呆了。

    不过,张翠花第一个反应过来,就想要看看,这个所谓的玉佩是真的还是假的。要是真的还好说,要是假的,那真的是不能说了。

    当然,慕溪也不觉得这夫妻两个是能拿出真玉佩的人。但是,看到闫小花一副十分珍惜的眼神,又觉得是不是还可能是真的呢。

    但是,不论怎么说,张翠花已经动手拿到了闫雪手里的玉佩。原本也不是真的对这些不懂,再加上这几年在这些方面的接触,更是知道了这玉佩的价值。

    这么一看下来,张翠花看着夫妻两个人的眼神,就多少带了些意味深长。毕竟,这么好的玉佩,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这估计是前几年王东当干部的时候,在谁家家里顺来的。但是,这个话可不能这么光明的说出来。但是,这两个人可不得不防备啊。

    这谁也不能保证,这以后就不会再来个什么运动。到时候,这夫妻两个估计能第一时间就举报了自家一家子老小。

    估计等自己入狱了,就能占自己的全部宝贝。这样的人,以前有,现在有,以后肯定也是有的。所以,完全不用把人往特别好的方向去想。

    哪怕是一开始把人往坏的方向想,那最少你自己会吃亏少很多。

    而慕溪看到这些东西,眼神立刻就晦暗不明。哪怕是张翠花想要看看她的表情,她都变得是没有表情。这种脸色,也只有在生意场才能看到。

    所以,张翠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就盼着这王东能不是自己要搞死自己的节奏。否则,慕溪要是出手了,那肯定是不会给他们翻身的机会。

    就一如当年,别人也不会给那些被教育的人机会。不怕别的,就怕他们有一天翻身了,那肯定是会回来找自己算旧账的。

    说什么不会回头算账,说什么一定会感念不赶尽杀绝之情,这都是扯淡。但凡有几分血性的人,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倒地。

    看着他们被人家欺压致死。要是真的有这样的人,那这种人还是尽量远离的好。毕竟,你不一定处不过他,但是,万一处不过呢?

    人家赔上的不过是一些正常的人生,而你估计就要赔上了整个家里人的性命,前程。这种买卖,哪怕是个傻子也不会分不出来的。

    所以,自动的,张翠花已经把这夫妻两个列入了不来往名单。不要说是他们两口子不和这一家子来往,哪怕是自家的孩子也不能跟他们来往的。

    毕竟,这一家子那真的是威胁分子一样的村子。多来往,就以为着东郭先生救狼一样的下场。哪怕不是百分百,张翠花也不乐意尝试一下,。

    可是,慕溪看到那两块玉佩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毕竟,那两个玉佩可是自家娘家的东西啊。这种东西,也就是当时流出去的。

    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想过当事人还敢拿出来。这两块玉佩,那都是上好的墨玉,不要看着黑不溜秋的,那绝对是玉中瑰宝的存在。

    慕溪不动神色的看了看闫小花两口子,看到两个人完全没有变动一点的神色。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坏事做多了,已经心里强大,还是也是二道手。

    但是,不论怎么说,这件事一定是要闹腾清楚的。要不然,自己娘家一大家子,就这么白白的被人家给迫害了,而自己这个嫁出去的闺女却袖手旁观。

    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慕溪才不会傻不拉几的就去质问这两口子。这个肯定是要闫雪他们来问的。尤其是大奶奶,肯定不会白白的收了人家的东西。

    “恩,小花啊,你这个玉佩是在哪里买的啊?我过去也瞅瞅,我呀不是为了买这种黑不拉几的,我就想着给闫雪买个耳坠啊什么的。”

    “更是给两个宝贝重孙子买几个好玩的,以后也留个念想。”大奶奶摸着手里的玉佩,嘴上却在问闫小花这玉佩的来历。

    “哎呀,这个是我们当家的、、、、、、”

    “大妈,这个可不好买,这是很早几年倒腾的东西。这个地方,我们还真的不知道去哪里买的。你问我们也是问不出来的。”

    王东在闫小花还要叨叨的时候,立刻就截住了闫小花的话。直接自己抢着回答了。张翠花看到王东居然这么小心,更加肯定了这东西的不光明。

    而慕溪手里抓着的茶杯险些有些不稳,直接掉在桌子上。而大家都看着王东,也没人注意慕溪,所以,慕溪的反常举动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

    大家这会都看着大奶奶,毕竟,大奶奶的面部有些严峻。这么好的玉佩,这夫妻两个肯定是不懂行的。要是懂行的话,肯定舍不得拿出来给自己的。

    所以,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可惜,看到王东这么谨慎,大奶奶也不好多问。还是闫梅梅更加口直心快的不行。

    “哎呀,大姑,你这给我大奶奶和我姐的什么东西啊。这么丑,这个是什么东西啊,你们不会把好东西留着给自己,不好的就用来打发别人吧。”

    张翠花直接佯装的在闫梅梅身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十分歉疚的给闫小花和王东道歉一笑。而闫雪本人对这个是不认识的。

    毕竟,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见过几块真玉,所以,对玉佩这种东西,完全的不感兴趣。也幸好让张翠花拿过去看了,要不然,闫雪能顺手还回去。

    “哎呀,你个妮子就是一张嘴不饶人,这个也不能怨你大姑他们。我都来这个地方这么久了,我还不是一直琢磨着找个地方能买几块好玉。”

    “毕竟,我一直都要说给你姐的,这当好了,到现在为止,不要说是给你姐了,哪怕是你两个小外甥也是没有给过一块。我这都快成了抠门老太太了。”

    “我也去那个市场看了看,那里的玉太贵了。咱们普通人家,根本没必要买那么贵的。所以,我就想着,要不然直接去市场上淘几个。”

    “毕竟,你们看呐,市场上也是有好东西的。不一定便宜就没有好货啊,那些商场里的那么贵,咱们又不能多买几个啊。”

    “哎呀,大奶奶,你看起什么东西,直接让我姐给你买就好了。反正,我姐这么努力赚钱,那也就是为了你们能花的顺心的。”

    “哎呀,你个熊孩子,完全是赚几个钱就高兴的不行了。你是不知道,那玉可是个费钱的玩意,你赚的再多,也不够我一个劲的买买买的。”

    闫雪微笑着看着大奶奶和闫梅梅两个人斗嘴,也没有把那两块黑不溜秋的玉佩放在眼里。反正,闫雪看到过太多好玉,这个还真的没有觉得好看。

    在闫雪的认知里,要么是翠绿的玉,要么是白色的,要么是红色的玉,至于这种黑色的,那真的是以为这夫妻两个拿来忽悠自己的。

    大奶奶看到问不出来,也不强求,直接要求闫雪,“雪丫头,你把这两块玉带给人家,看看人家能给你姑父安排给什么工作。”

    “当然,要是不够的话,那这中间请客吃饭的钱,你付。剩下的,你回来给你二奶奶说一声,他们要是不乐意多付呢,那就算了。”

    “要是乐意多付的话,那就直接到时候他们自己去付去。不过,小花家的,我丑话可是给你说到前头了,这京都的工作,花销可是大的很。”

    “小旭当时那个工作,我都心疼了几宿几宿的。毕竟,咱们都是农村人,也没有赚过大钱,更没有花过大钱,这一下子出去那么多,很心疼的。”

    “我也想听听你们让你大爷爷帮着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又准备怎么干?这里可是没有什么油水的。要不然,你不信可以先问问闫旭去。”

    “这小旭也都干了这么久了,你们肯定是能问出来的。大家都是亲戚,你们执意要进,也都先了解清楚了。不要进去了再埋怨,那个时候就不好说了。”

    “哎,大妈我们知道的,知道的。也知道干了这个没有油水,可是我除了会干这个,其他的都不会啊。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啊。”王东立刻接话。

    而这个时候,闫雪也是发现了舅妈慕溪的不正常。毕竟,要是以往的话,慕溪也就是随便看那么一两眼,然后就把人家的东西归还给人家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手里一直抓着那块玉佩不放手。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不同的。但是,闫雪不想要别人看出来,所以不动神色的靠近慕溪。

    然后在慕溪把神色看向自己的时候,才从她手里拿过来那块玉佩。就怕自己突然过去拿,惊着了慕溪。而舅妈慕溪看到闫雪的眼神,也知道自己事态了。

    既然闫雪要,那也就是顺手给了闫雪。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因为大家都没有露出任何不妥,所以,闫小花真的替自己庆幸。

    觉得自己幸好挑了两块最丑的,要不然,真的把那些漂亮的拿出来,估计这一家子都要激动疯了。而王东却是把大奶奶的话听进去了。

    哪怕是放到农村,这找工作,也不可能这么便宜的。更何况,这里还是京都啊。那更肯定不会便宜了。所以,王东一口答应下来,需要再给。

    话给的太满,也让闫雪知道,王东手里肯定还有更好地东西。最少,要比这两亏黑炭好很多的珠宝。当然,闫雪还真的说对了。

    因为,闫小花觉得这一大堆的东西里,最不实在最不值钱的就是玉佩了。其他的珠宝啊什么的,那都是可以有市场的。

    哪怕是落魄了,需要钱了,也肯定要比玉佩更值钱。再说了,那些珠宝,不论是脖子上戴的,还是胳膊上戴的,或者是耳朵上头上戴的,那都挺好看的。

    最少要比这个玉佩好看多了,那些东西肯定是要留着的。等到自己真的再当上了官太太,那个时候自己再拿出来戴也挺好的。

    所以,千挑万选的,终于找了两块最不好的最不值钱的玉佩带过来,给了大奶奶和闫雪。这个也就算是给他们的行贿礼,完全能说的过去了。

    不过,听到王东说还要给,闫小花就有些不乐意了。当场就拉下来了脸,也不管大奶奶他们乐意不乐意看到。总之,把自己的不满意不高兴都表现出来。

    大奶奶一看到这样的,立刻也开始不高兴了。伸手立刻把闫雪手里的玉佩拿出来,然后一把递给王东,什么也不说了。

    王东一看到大奶奶的神态,再看到自己的媳妇样子,哪里还能不明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