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年 第1011章 完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剪韶

    大爷爷把王月书的样子看在眼里,更是把王月书妻子薛燕的神态看在眼里。觉得这一家子,闺女厉害的不行,而二子和儿媳妇两个人却面的不行。

    这么极端的两种性子,也不知道闫小花是怎么培养出来的。那正常的话,不是要闺女性子软和一些,而二子性子刚烈一些,甚至是骄横一些么?

    可是这一家子明显的是调转过来了啊。哪怕是知道不是自家嫡亲的子弟,但是,大爷爷还是气愤的半死,觉得这夫妻两个太有意思了。

    这还自诩是当官的人,是有素质的人。可结果呢,连自己的闺女儿子都没有教育好,就这样的人,被人家给举报了,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看看躲在角落里各种崩溃的王月书,大爷爷知道这夫妻两个人是毁了这三个孩子。老大一个闺女,连自己都收拾不清楚。

    老二当是个男娃子,可惜,养成了女孩子的性子。现在唯一觉得是个好的,那就是老三了。不过,这个要是闫成都不上心的话,大爷爷更不会插手。

    反正,大爷爷是看出来了。有的时候,打虎亲兄弟这样的观点,放在闫雪身上完全是行不通的。闫雪很大程度上,宁愿用一个陌生人。

    也不乐意招惹亲戚这种生物。大爷爷一开始也觉得闫雪有点绝情。毕竟,亲戚亲戚,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怎么自己发达了,就开始不管不顾亲戚呢。

    王东随时都看着大爷爷和闫成的神态变化,这会看到两个人看着王月书一副扶不起来的样子,觉得自己这个乖儿子可能要拉自己后腿了。

    “月书,你这个怎么了?难道不舒服吗?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啊?”王东先开始问自己的儿子,想借着这个机会让王月书走人。

    毕竟,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子,王东还是十分了解的。知道要是自己不赶紧送走了,那他扶不起来的一面,会更加明显的暴露在大家的眼前。

    王东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定之前,什么东西都不能挡着自己的路的。哪怕是要给自己养老送终的亲儿子,也是不行的。

    而王月书原本都习惯了听从命令,这会一听到王东的话,条件反射的就准备站起来,然后回家睡觉。薛燕看到这样的王月书更是无望啊。

    闫成看到自己外孙子这么听话,不对,应该说是没有主见,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哪里是个正常的人啊,完全是一副奴才样啊。

    闫成直接招招手,示意王月书走到他跟前。然后仔细的开始打量王月书,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但是,仔细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问题。

    那问题的根本,肯定不是在孩子身上,而是在这对父母身上。闫成摆摆手,示意王东拉着闫小花先回去。而王东特别着急,一个劲的给闫小花使眼色。

    “东子啊,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着你们两口子。今天肯定是要给你们一个答案,不论是让你们两口子满意还是不满意,肯定都会给你们一个答案的。”

    看到王东一副懵逼样,闫成觉得自己必须说的更加直白明了,“你先带着你妻子回去休息一下,更是洗漱一下。这样子,出来见人不好。”

    王月月一听到这样的话,立刻扭头就走。而王东这个时候,也不敢忤逆闫成,这个老丈人的话。哪怕平时也看不起闫成,但是,此刻却不敢放肆。

    等他们都转身往出去走的时候,闫成又叫住了王月书。王月书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这个亲外爷。不懂的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但是,闫成不说话,就是地头开始吸烟。而大爷爷也推推闫成,要了一根烟开始吸。两兄弟都十分有默契的不说话,就单纯的开启抽烟比赛。

    而王东整个人都有点担心的不得了,就怕自己亲儿子说了什么事情,让自己下不来台是小,更是会影响到了自己的未来工作。这个完全是不可以的。

    所以,王东不走了,直接站着看着闫成和大爷爷。想要知道两个人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一家人,有什么想要问的,就不能直接问自己吗?

    王东觉得自己还是被这一家子给排挤在外的,根本就没有像他们说的那么好听,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他们自己的人。完全就是个外人呐,外人呐,外人!

    王东眼圈都红了,觉得自己做有些事情的时候,就没有避着自己的亲儿子。可这会自己的亲儿子估计就能把自己给卖了。这让王东万分的不放心。

    而大爷爷看到王东这样的,可是比闫大军更不入眼。觉得这么个人,还能当官,真的是没法说了。要是这样的人,都能当官,那什么样的不能当?

    大爷爷生气了,冒火了,“王家的,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让你儿子先有个工作吗?你有工作又能怎么样?你难道还能一辈子养活一家子?”

    “看看你自己的儿子,难道你就没有发现问题吗?难道他现在有家有孩子的人了,还不能担当起来一个小家吗?难道一辈子都不准备活出个样子了?”

    “那我先进去么,等我进去了,我肯定是花钱花关系的再让月书进去啊。要不然,指望月书进去了,那一辈子也不会有个大出息,每天都是死工资。”

    “哈,你以为这进政府工作,那就是捡大白菜呢?你以为你想怎么进去就能怎么进去?既然嫌弃工资是个死工资,那为什么不直接做个小本生意呢?”

    “咱别的不说,就说你大弟弟两口子,那人家现在自己摆个摊子,完全是不愁生计啊。你看看人家那也是直接从底层开始的啊。”

    闫成十二分的气愤,觉得这一家子没本事,还能妄想有本事的事情。完全不懂得脚踏实地的生活,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这种事情那能有吗?要是真的有,估计掉下来的也不是馅饼,而是石头子疙瘩。而且是那种直接在脑袋上砸个大窟窿的石头疙瘩。

    “东子啊,这么多年没有见,难道你就变了。你自己也知道进入政府有多难,可是你这一说就两个人,第一,咱们的关系不硬气啊。”

    “第二,咱们也没有那么多钱啊。你自己想想,你小地方一个官多少花销,那在这个大地方,你再翻倍试试,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了。”

    闫成吸着大旱烟锅子,一边慢吞吞的开口说话。这话一出来,王东更是着急了,“可是,月书不是那块料啊,要是指望他进去拉扯家里人再进去,”

    “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一家子的希望,就寄托在月书一个人身上,这肯定是个冒险啊。我进去了,那再拉扯一把他也就没事了啊。”

    “你们家里有多少钱啊?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油水,比你们那里更充足啊?”大爷爷直接疑惑的问着王东,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放弃的样子。

    王东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大爷爷。觉得大爷爷这个问题问的,那才叫没有水准呢。这当官不为了钱,那是真的为了服务啊?

    要是真的为了服务,估计王东觉得自己做生意,不对,是当个服务员更好。那才是真的从最底层开始为大众服务。那种服务才是最真心的。

    大爷爷看到王东这幅样子,直接是笑了,觉得自己完全不应该帮着这一家子的。要是帮了,说不定直接把自己带到了阴沟里。

    当然,大爷爷也不是不念旧情,就一昧的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可是,帮着这么一家子三观不正,或者说是没有三观的人,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哎呀,老二啊,你看这个你们自己看着解决吧。我这一介农民的,也帮不上啥大忙。你们还是新找个能帮忙的人吧。”

    大爷爷完全是不顾任何情分了,直接对着自己亲弟闫成就开口了。闫成是第一次见到大爷爷这样的生气。完全是惊呆了,不懂得大爷爷怎么就这么气啊。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爷爷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还是让闫成觉得特别恼火。毕竟,一直以来,大爷爷都是让着自己的。

    这因为一个女婿不给自己脸,还真的让人牙疼。而大爷爷看着闫成一副委屈的样子,也是觉得自己说话的口气有些重了。

    “哎呀,你还不知道你亲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有多大的本事,这件事,那要是放到有背景的人家,估计也用不了多少麻烦。但是,你看看咱们呢。”

    “咱们就是平头老百姓呐,那真的是那种拿着猪头都找不上庙门的人家。你指盼着咱们这样的人家,一下子就能出来个大官,你觉得现实吗?”

    闫成听了大爷爷的话,也是知道这是个事实的。毕竟,闫旭都进去多久了,还没有任何动静,不要说是升官了,就是每天回来都很累的。

    这完全不比做生意轻松多少,貌似说是在跑底层,一家一户的去落实,去跑。那每天回来的样子,完全颠覆了闫成对当官的认知。

    哪怕就这样的,人家丈人家也是有扛硬的后台的。人家要是都没机会升,那自己这个年纪也不小了的女婿就能升?还能带人进去?

    闫成也觉得这件事不靠谱,更何况,看着大爷爷担忧的眼神,闫成也觉得自己是好日子过惯了,完全忘记了以前那些个苦日子了。

    瞧瞧以前那日子,完全是一年都见不到一丁点油水的,哪里像现在每天都能吃到肉,吃到鱼的。而自己也开始发飘了?闫成一个激灵。

    觉得自己要是像大爷爷一样的护着闫旭那样的作死,估计压根没有会待见自己。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自己的孝顺二儿子,估计也不会搭理自己了。

    别的不说,就说说近处的。看看,自从他亲姐一家子来了这里住,那两口子都是分分钟的大忙人,连来了自家,也就是看一眼,然后走人。

    这以前就是再忙,那也是会帮着收拾一些东西,做做家务,说说闲话的。这是明显的在躲着自己大闺女一家子啊。可惜,这一家子还没有看出来。

    不对,估计不是没有看出来,而是看出来了,也不屑跟自己弟弟那个一介平民打交道。人家的志向都是结交那些个大官,大人物的。

    想通了,闫成秒秒钟收起自己全部的不高兴,不乐意,直接开始笑眯眯的摆摆手,“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这还来个好赖不分的。我就不应该。”

    “我看啊,我也是最近的好日子过的忘记了以前的苦日子。这是不懂得感恩了。我以后要是还在什么事情上犯浑,你就一定要告诫我的。”

    大爷爷看到闫成是发自内心的说,而不是跟自己离心。整个人还是特别高兴的。“哎吆,要不然我迟些出去,咱们哥两个喝一盅去?”

    “哎,你要是不忙的话,咱们哥两个就喝一个去。反正,也好久没有和人喝过了。咱们两个也是能好好唠唠嗑。要不然,这一天天的都没个时间。”

    “哈,你还没有时间,这来了这么久,你东家进西家出的,哪个的门往哪里开着,你不知道。是人家大哥大嫂子比较忙,不是你比较忙。”

    张红立刻开始打哈哈,想着这件事完全当个没有发生过吧。比较,张红也是看出来了。这两个老兄弟,那是宁愿扶植小的,也不乐意扶植老的了。

    可是,小的吧,一看就是个实心眼的。不对,就是那种脑子都长的是人家的。谁说的都是对的,唯独没有他自己说的是对的这么个想法。

    这样的娃子,要是放到农村了,那一辈子估计没有大的出息,也不会被人家给对比出不好来。但是,放到这个吃人的城市里,那分分钟被鄙视死。

    就连张红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外孙子,就长了一张欺骗人的脸,却没有一点能拿的出手的本事。这样的人,那就是两个字‘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