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年 第962章 想包地

时间:2018-04-23作者:剪韶

    ,

    ,

    这么一想通,刘兰兰更加趾高气扬了。整个人都把背部打的直直的,双手交叉放到自己的大腿上。张翠花看到这样的刘兰兰,更是恭敬的不行。

    “哎吆,婶子啊,你们都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我们可不就是最近几年才有点钱,但是,没人能看的起啊。我们其实还是穷人啊。”

    “我们这样的,那在人家眼里就是暴发户,是没有底蕴的人家。人家一般人是不会搭理我们的。我们也是十分窝火啊。可,谁家咱没关系啊。”

    张翠花为了配合自己的瞎话,直接一声长叹,摆着一副忧郁的面孔。刘兰兰越发的觉得自己高贵一等,自己是人上人啦。

    穆溪也是开始配合,唯独闫雪听着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妇人怎么看着自己,有种挑媳妇的错觉。不过,闫雪觉得这也就是错觉。

    毕竟,自己都已经结婚了。这左邻右舍的人都知道,也不用自己敲锣打鼓的去通知了。闫雪也没有想过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完全是忽视了。

    等到老支书赶过来看到刘兰兰,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想起这个人是谁。不过,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自己村子的人。要不然,自己会不认识?笑话!

    老支书不认识刘兰兰,但是,刘兰兰可是认识老支书的。看到老支书来了,特别矜持的冲着老支书点点头,然后慢悠悠的捋着自己的衣角站起来。

    “哎吆,老支书来了,我这可是千里之外遇到亲人啦。一家人一家人,着就要上去拉老支书的手,老支书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放到衣兜里。”

    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临老了,还能碰到一朵贴上来的桃花。老支书内心哆嗦了几哆嗦,却没有出来,不过是不动神色的往旁边走了走。

    这一切刘兰兰完全没有觉得是个事,直接紧靠着老支书一下子就坐了下来。刘兰兰没有想别的,就是也想要承包一片闫庄的药材园子。

    老支书还不知道,等他走了以后,村子里有些人不想要种药材了,就直接高价把自己的药材片区给承包出去了。刘兰兰可是知道,老支书走了。

    那他们老家的药材园子肯定是没人打理了,到时候自己只要承包下来,那就是能赚一大笔钱了。所以,对着老支书格外的笑得甜。

    老支书也是被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弄蒙了。觉得自己完全是不认识这个人啊,怎么一来就把自己给黏上了。

    不过,这个也可以的,总之肯定是她要有求于自己。可是能不能坐的远一些,不要一副马上要趴到自己身上的样子。

    老支书不动神色的把屁股往外挪了挪,而刘兰兰居然一副完全没有发现老支书窘迫的样子,直接又往老支书旁边靠了靠。

    穆溪看着老支书一副为难的样子,特别想笑。却又十分辛苦的忍耐着。而张翠花显然是没有这份忍耐力的,整个人躲在角落里。

    一个劲的耸动着自己的肩膀,两只眼睛都不敢去看老支书的窘迫了,只是使劲的瞪大眼睛看着地板。忍耐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才勉强忍耐住。

    老支书看着房子里神色各异的几个人,特别生气。这都是什么破事哈,自己是来帮着处理问题的,怎么却被一个人给黏上动弹不得了。

    所以,老支书狠狠地瞪了几眼看戏的几个人。而闫二军却不是个怕事情大的,尤其是看老支书的笑话,那更是不会去主动帮他解围、

    闫二军觉得自己没有使劲的瞎起哄,那也是怕闫雪看着丢了自己这个当二爸的身份,要不然肯定是早早的就起哄了。

    最少要问问,这个妇人是不是早就认识老支书之类的。反正,闫二军觉得自己忍着不问,也是忍得好辛苦哈。只有张鸿昌还是比较看不下去了。

    “婶子,你喝水,你吃水果。”张鸿昌是在另一个单人椅子上坐着的,直接把自己削好的苹果递了出去。总想着刘兰兰要起身,来自己这边找吧。

    那到时候也算是给老支书解围了。可惜,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悲凉的。刘兰兰看了一眼张鸿昌削好的苹果,什么也没有,继续靠着老支书话。

    而张鸿昌也是有些郁闷的,这个苹果到底是递过去,还是自己吃啊。穆溪看到了,直接走过去,接过那个苹果。自己干干脆脆的咬了一口。

    刘兰兰立刻把眼睛瞪大,觉得这一家子完全是不识夸奖。这才刚觉得这一家子还多少有些可取之处,这会就又露馅了。

    难道标准的行为不应该是穆溪直接把那个苹果,切成了块,然后放个牙签,递给自己吃吗?再了,穆溪怎么能那么粗俗呢。

    自己抓着个大苹果就咔嚓咔嚓的开始咬着吃了。这完全是不符合有教养的人家媳妇。就这样的人家,要是真的成了自己的亲家,刘兰兰想想就害怕。

    觉得自家高贵的血统,一定会被闫雪这一家子暴发户给影响的有点不剩,最后跌落到尘埃里。这样的儿媳妇,哪怕是暴发户,有钱,也不能娶的。

    这么一想,那立刻就摆起了谱。

    “哎吆,老支书吆,我也是知道雪丫头这孩子是个好孩子,但是吧。咱们是没有缘分做亲戚的。我其实一直也觉得你们闫庄好,尤其你们闫庄的药材。”

    “那真真的是个好啊。而且,今年也是听了,你们那里开始对外承包了,那能不能把你家的承包给我啊。毕竟,我们可还在农村有地方的。”

    “啊?承包?什么承包?我怎么不知道?”

    “哎吆,你怎么不知道?哎,也不对,你是好久没有回去了,所以不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你们闫庄把药田很多都承包出去了。你们家一家子都成了城里人,那农村的地放着也是放着,肯定是要有个人种的。”

    “你要是承包给我们了,我们还能按时按点的给你租子钱,更是会好好的侍弄那些药材的。我们绝对不会学那些黑心的,不好好侍弄你的药田的。”

    “昂,我们村子今年很多人自己不种药材,把自己的药田给别人承包出去了?你怎么没有承包别人家的啊?我们家的都给人家定了。”

    “哎吆,我不是想着,你是你们村子的支书么,我承包谁的也是承包,要是承包了你的,你们村子肯定是没有什么非议的。”

    “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别人给你的,我再加钱给你。我不会比人家给的低,我还会用心给你种药田。这样的好事,你可是少见的。”

    好吧,老支书内心都翻了个白眼,感情是自己撵着让她来种自己的地一样。

    “哎吆,叔啊,你那可真的是大官啊!人家眼巴巴的上来就找你了呢。那要我啊,你干脆从我四叔那里把你的药田收回来吧。直接租给这人吧。”

    闫二军其实想叫一声刘兰兰婶子,又觉得不妥。明显着也不比自己大多少,却一脸算计一脸沧桑。叫出去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哎,对的啊,你直接收回来吧,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再了,更主要的是他们家估计也不种了,都直接承包出去了。”

    “总不能他们还从你跟前赚差价啊。这样的亲戚,那才真的叫黑心的亲戚呢。这样的亲戚,那你是不能惯着的,要不然以后都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呢。”

    老支书看到刘兰兰一脸的热切,而闫二军一脸的揶揄。摆明是一副看戏不怕戏热闹的样子。感情自己成了他的娱乐工具了?

    老支书想着就瞪了一眼闫二军。闫二军完全是不放在心上。依旧乐呵呵的等着看戏,反正,看着这人就不是个没演戏天赋的老太婆。

    正好,闫二军觉得今天自己清闲了,能免费看戏,而且是看老支书的戏,那真的是太划算了,有木有!

    当然,为了不影响大家的情绪,闫二军都舍不得嗑瓜子,就怕嗑瓜子打扰到了老支书和刘兰兰。内心里,闫二军对自己的奉献精神都是赞扬的。

    老支书直接用鼻孔哼了哼,表示自己对闫二军的行为记住了。不过,眼下完全是不懂这个人是个正常的,还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所以,老支书觉得自己先搞清楚这人是哪路的妖魔鬼怪再。

    “哎吆,她婶子,你看我这年纪一大把,老喽,老喽,连你们年轻人的名字也记不得了。你是哪个村子的来着?你家婆婆是谁来着?”

    “哎吆,老叔,你看看你,你就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两个村子离的也不远啊。当初我们还上门来你们村子提亲来着。”

    这话一出,老支书就蒙了,这上闫庄提亲的可多了去了,真的不知道这人是哪根葱。可也不好再进一步往明白。不过,好在,闫二军接话了。

    “哎吆,婶子哈,你到我们村子谁家提亲了啊。你可是要清楚的,要不然到我们闫庄提亲的可多了,我们支书可记不住每一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