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七零年 第935章 闫二军的理论

时间:2018-04-23作者:剪韶

    总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就是一盘散沙,都是一锅窝囊废住到了一起。这对内能大家可以各种斗,对外却是不能的。闫二军也不会同意了。

    大家刚把大爷爷给送回去,往村部走的时候遇到了闫二军。闫二军也不说其他的,就是直接跟着大家一起往村部走。

    大家一看闫二军的态度,就知道闫二军这是有话要说啊。不过,没人觉得闫二军会给闫大军出头。毕竟,闫二军和闫大军一直都是不合的。

    可是,到了村部,闫二军第一句话,就来了个王炸。

    “这件事,一开始我大哥做的不对,那也是喝大了,脑子反应不过来。再说了,我也见了王麻子那媳妇,说个不好听的,那也是个骚/货。”

    “你们也不要瞪我,我不说别的,你们自己也知道我哥多么君子,这么多年都君子惯了,怎么会到了老了来这么一出呢。”

    “尤其是儿子闺女都出息的情况下,那更是不可能给儿子闺女脸上抹黑。这只是其一。其二就是那样的货色,我哥还看不到眼里。”

    “毕竟,京都比那好的,我哥也没有乱来过,这怎么刚回到村子里几天,就能出这么个事情。别的我不说,我觉得这件事,不要说王麻子是受害人,”

    “我们家也是受害人。王麻子觉得他的名声没了,那我们家还觉得我们的名声没了。所以,你们不要多想,觉得王麻子是单纯的受害人。”

    “其三,你们可以说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觉得这件事,说不定我哥还被人给算计了。你们不要看我哥那样的,小时候因为我们能吵架。”

    “被咱们村子孩子排挤,一直都不怎么爱说话。吃了亏,那也是一个人受着,特别爱面子的一个人。那么爱面子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皮的事。”

    “所以,这件事,说不定还是王麻子夫妻两个折腾出来的。当然,这件事在没有证据之前,也就是我的猜测,根本也不算数的,所以你们也就是一听。”

    “其四,那就是我们这也太受害了,我哥要是好好的,那我们家错了,我们二话不说,王麻子要怎么赔,我们就怎么赔偿。”

    “可是此刻呢,我哥都成了废人了,这就不能这么算了。王麻子觉得自己丢人了,我们可以道歉,可以赔钱。却不能把人往废了打啊。”

    “而且,你们自己想想,这以后让我哥出去怎么做人。你们可不要想着我和我哥不合,就以为我是做样子。要是我哥就一顿皮外伤,那我完全不会管的。”

    “甚至,我比你们更高兴,他被人家给收拾了。但是,此刻,要是真的就这么了()了,那把我们当什么呢!真的以为我们家里死的没人啊!”

    大家完全是被闫二军这么多话,而且是又快又急的语速弄蒙了。刚送走一个大爷爷,怎么又突然杀出来个闫二军啊。

    再说了,大家想到了任何人,唯独没有想过闫二军会替闫大军出头。不过,看到闫二军的表情,大家还是觉得人家是亲兄弟啊。

    小事上能看热闹,大事上立刻就能看出来是一母同胞了。不过,对于闫二军的愤怒,大家也是能明显的感觉到闫二军的真心的。

    但是,要是真的依照闫二军这么一说,那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啊。毕竟,一个愿意赔,另一个估计也是乐意赔的。因为,王麻子更觉得自己无辜。

    当然,要是这么个事情能这么顺利的解决,那对整个村子都是好事。这件事,只要让王麻子的媳妇菊香松口,那就是最大的症结。

    只要她松口,那闫大军就不是那样的人,那王麻子给赔上一些钱,这件事也就过了。当然,闫大军也是要赔给王麻子一些钱的。

    毕竟,这样的媳妇,那以后王麻子肯定是不会要了。不过,估计着菊香是不会这么承认的。而且,要是菊香承认了,那张红梅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这估计就是个死局,这会王麻子就一口咬定了,让菊香代替自己去照顾闫大军。那潜意思就是把菊香给了闫大军,也不管闫大军是不是被冤枉的那个人。

    而这个估计也是菊香现在最想做的。可是,也不想想,闫大军会不会同意,更不想想,张红梅会不会同意。还有闫雪可以不管,而闫旭肯定也不同意。

    估计,闫大军是死活都不会承认,自己真的做了睡人家媳妇的事情。所以,大家觉得这就是是死结。

    不过,相比较王麻子,大家更是觉得闫大军夫妻两个麻烦。再说了,哪怕是闫大军真的被冤枉了,那也是没法解释清楚的。

    毕竟,人家王麻子那是捉奸捉了个现行。不论闫大军怎么说,这都是说不清楚的。只是王麻子这么赖皮的想要出人不出钱的行为,大家也没办法。

    因为王麻子那一开始就是个二流子,狐朋狗友一大片,什么样的道理没有听过,什么样不要脸的场合没有见过,待过。

    要是耍无赖,估计全村子人没有能找出比王麻子更厉害的一个。可以说,大家也是对闫二军的话开始动心,觉得是不是王麻子真的在算计闫大军。

    要知道,闫大军平时是不会跟王麻子这样的人相处的,那天也是跟着别人喝酒,王麻子后来去的。可是,都喝大了,怎么就能跟王麻子称兄道弟啊。

    不过,看到闫二军一副不找个合适的理由,誓不罢休的样子。大家还是觉得先告诉他真相比较好,要不然,还不知道能闹腾出什么事情。

    “二军啊,你这么说了半天,我觉得你先要搞清楚一件事,要是你哥好着呢,根本就不是个太监,那你是不是真的就不参与进来了?”

    “啥?”闫二军蒙了。

    “你就说,你会不会还要管了?”

    “你们意思是闫大军那根本就没事?是不是?”闫二军一边问着一边一个一个的把大家都看了一圈,得到大家肯定的眼神,立刻就炸毛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