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789章 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犀明旗下的雄拜共享单车,现在是到了要真正踏出那一步的时候。

    寻求上市之路,刻不容缓。

    昔日共享经济在2016年自己创办了共享单车之后就成了最热门的创业领域之一,在2017年更是缔造了共享单车吸金超百亿、共享充电宝创下“10天融资3亿”的等等神话。

    那时候用创业圈内流传的一句玩笑话——“只要你的创业项目能够和共享经济扯上关系,就不愁拿不到融资”。

    于是乎,在资本的助力下,那一年上半年不少创业者涌入了共享经济行列,打造出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按摩椅、共享ktv、共享健身房等五花八门的共享产物,甚至不乏共享马扎这样的奇葩项目。

    虽然外界持续质疑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伪共享”的争论也一直没有停歇,但并没有阻碍那些项目获得融资的步伐。

    但仅仅是到了2017年下半年,共享经济就开始风光不再。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新项目纷纷爆出难以落地、融资困难的窘境,共享充电宝企业倒闭名单上的名字也越来越多。

    短短一两年时间内,共享经济就走完了由盛转衰的一整个轮回。

    轮回得太快了,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一个行业的周期在以前是数百年,近代是百年,互联时代是二三十年开始一轮回,但是共享经济却是一年多的时间却走过一个轮回。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在很多人眼里这不符合逻辑。

    要知道共享单车是这几年才火起来的市场,从竞争激烈程度而言其实也只是在2017年第二季度开始。2017年可以是许多行业都变“共享”的模式,加上“共享”两个字,曾经的“租赁”行为,也变成了共享,只不过在形式上有了一些新的变化。

    共享经济行业战斗来的太快,打得太厉害,但是去的也快。

    随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很多资金流不足的型共享单车也被市场驱赶出局。

    回顾曾经在互联风靡的“百团大战“,最终能在这个互联生存下来的就只有几家,最后能存活下来的只有“美团“,“大众“,走到今天,随着“大众“被“美团“收购,也就是,在“百团大战”存活下来的就只有“美团”了,其它团购不是退出市场,就是这个市场的附属品了。

    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最终活下来的两只独角兽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场份额。

    雄拜活下来了,ofo也活下来,但是若是还想继续活下去,活着涅盘,就是上市这条路了。

    “兄弟啊,你不容易啊,共享单车你们2017的那场大战,真是太惨烈了!”

    黄朝犀也一直都在关注新时代下的产物共享经济,共享单车,因为全民的狂热,黄朝曦倒是没有参与进去。

    这个世界上真正有用头脑的人有5%,而没有用脑的人有95%,这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别人灌输的,而灌输给他们的人也被其他的没脑的人灌输的。

    黄朝曦一向以聪明人自居,他才不会人云亦云,一窝蜂地去做,投资那些他看不懂的东西,别人为之疯狂的东西。

    “是啊,不过我对我的雄拜共享单车很有信心。”

    “犀兄弟真是厉害,难怪能将雄拜共享单车做成独角兽,我当时对这个行业真是捏了把汗,我看那些媒体做过一份不完全统计,当年就有共26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其中包括7家共享单车企业、3家共享汽车企业、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4家共享租衣企业、1家共享雨伞企业和4家共享玩具企业。”

    犀明附和一声地道“嗨,那些都是糟蹋投资者的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那么多钱砸得真是太美意义了,这中国人跟风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

    黄朝曦也是笑道:“改不了咯,也很难改了,他们一个个一窝蜂地跟风炒房都发了,手里几套房,明明没有什么能力,却是手握几千万资产,不劳而获的东西可够他们糟蹋几十年了。等他们砸光了,这个社会的空气或许就能净化下来那么一点,人人都有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本事挣钱,而不是投机取巧,靠出生的地方好,就分好几套数百万的房,那些人,我对他们是不屑的。”

    ……

    在那黄朝曦先前的那份名单中,一直被誉为共享经济顶梁柱的共享单车行业,鸣单车、酷骑单车、蓝单车等二线明星企业破产最终退出市场。

    在一线的雄拜和ofo也一直都是深陷在持续亏损中、押金挪用、投资人呼吁合并的流言之中。

    共享单车成为了倒闭潮中的重灾区,还引发了用户对于共享产物的信任危机,疯狂退押金的危机。

    餐桌上。

    酒热也酣。

    黄朝曦知道犀明是独角兽雄拜共享单车的掌门人,但是他并不清楚雄拜共享单车的财务情况。

    只有犀明清楚,犀明只能选择国外上市,共享单车的投入成本巨大,每一辆雄拜共享自行车的投入超过千元以上,而收费为一元每时,押金299元,在整个的企业运营中,还有高额的管理、运营维护成本,仅仅依靠单一的租金收入很难带来可观的利润,也很难维持长久发展。

    现在共享单车jin ru冰冻期,犀明之所以要上市,就是向早期的阿里巴巴,京东,百度一样寻求美股上市之路,让雄拜共享单车活下去再找盈利模式。

    如今雄拜共享单车app总使用数次达到了了三百亿次,日均活跃量如今已经是三千万人次。

    这样一个巨大的人流量,在美国股市,不用自然是能获得巨大的资本青睐。中国人口众多,随着城镇化进程,“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与城市的交通拥堵已经成了亟需解决的重要矛盾,也意味这个市场潜力巨大。

    蓝海无限,美国股民,华尔街最青睐的就是中国这类股了。

    此刻。

    知道犀明的身份之后,黄朝曦索性不再开口索要李嘉诚那副视若人生准则的对联了。

    丫的对方不是一个老板。

    对方是个有为年轻人,对方是雄拜共享单车的创始人,为了钱能把李老赠与的宝贵楹联给卖了。

    那他就真要瞧这个人了,看不起这个人了。

    君爱物,取之有道。

    不过他心里还是很不甘心呐。

    李老的珍藏多年的左宗棠楹联,对于一个从就对李嘉诚崇拜的潮汕人而已,他是多少钱都换不到的

    遗憾呐。

    “黄哥,你喝酒痛快,给老弟讲资本的东西,老弟也是受益匪浅,黄哥,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犀明喝酒之后,就喜欢话,有些人就他酒品不好,但是没办法,他觉得不不痛快,心里憋得慌,他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憋在心里的人。

    但是这酒精却是使大脑皮层兴奋,也不止是犀明一个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多平时不善于言辞的人喝酒后话比平时多出不知道n倍。

    科学的解释就是酒精使大脑皮层出现短时间的兴奋,表现为话多,情绪容易激动,坐立不安,但是完话之后,可能再次jin ru长时间的压抑,比如什么反应迟钝,嗜睡什么。

    虽然得不到那副楹联,但是黄朝曦盯上了犀明的共享单车公司。

    “犀兄弟,去纳斯达克上市,交给我司如何,一定会让你们雄拜共享单车在美国股市上一鸣惊人的!”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