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116章 要是辣么耕田肯定得耕坏喽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犀明在车上昏睡了过去。

    他是第一次喝得这么开心,最后跟昔日的舍友是撸胳膊挽袖子的喝。

    他感觉重生以来从没那样畅快过似的,喝酒的时候也是从来没像这次一样那么想要喝醉。

    或许是谢碧娟,那种曾经美好的人儿不再美好的刺激,又或者见到舍友后心情大好,就像敞开了怀。

    宝马车开到保利叶语。

    三个女人搀扶着犀明一个大男人上楼。

    幸亏是有电梯。

    但是有电梯还是把她们三个柔弱女人累得够呛。

    犀明时不时还说几句醉话疯话,甚至大喊大叫,听得几个美女胆战心惊的。

    一回到家。

    “我吐……”

    犀明被搀扶到去卫生间吐完。

    还尿了一泡,清醒了一点,然后裤裆大门也不关摇摇晃晃出来。

    苏月见到那一幅摇摇欲坠的模样,连忙搀扶到沙发旁边。

    看到犀明那副模样,众人打水的打水。

    拿毛巾的拿毛巾。

    客厅里安惜柔正在犀明倒水……

    她端着水过去。

    “犀大哥,喝水……”

    话未说完,一个脚步不稳,水撒了不说,还摔向沙发压在犀明的身上,红唇就那么意外地贴在犀明喷着酒气的嘴上。

    安惜柔有点愣,脑子有着刹那的空白。

    嘴唇好暖和颤抖。

    犀明感觉一股温润在嘴巴,他眯着眼睛舌头忍不住……

    安惜柔眼珠子瞪大,被犀明那舌头……

    “啊!”

    她羞死了的爬起来。

    这时候萧霓裳端着水盆也过来了。

    “安姐姐,你怎么了?”

    “额,没什么,我把水撒了。”然后她的脸通红通红的,不时用白皙如葱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刚才那种感觉像是被电了一般,为什么有种蚀得……骨头的感觉呢。

    她浑身一个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苏月去犀明的阳台上的拿毛巾。

    进入犀明的卧室。

    苏月没有想到房东的房间里居然有那么多的书。

    行政管理啦,财会学,管理学,电子计算机,科技书,企业品牌塑造,战略管理学,统计学……

    房东还是一个蛮好学的人嘛。

    犀明为了拥有匹配那份逆流一年而得到的巨大的财富,他疯狂的充电,这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人喜欢挣了钱花掉,有人喜欢败家,有人安于清贫,有人喜欢出名,有人喜欢躲在无人的角落里终老的,有人向往着别人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犀明这个穿越者当然也有他自己的选择。

    吐了一下,卫生间解决了一部分……

    犀明从醉尸的状态边得有了神智。

    但是神智却仍旧是不清。

    甚至有点话痨的感觉。

    “你们知道那条毛巾是洗脸的,那条是洗脚的吗?”

    “我觉得吧,是白色洗脸,蓝色洗脚的。”

    “我也那么觉得。”

    “房东你是用白色洗脸的吧?”

    “嗯,额,嗯。就是的,就是得,就是得。”

    “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

    众女分工明确,有的帮着犀明擦脚,有的帮犀明擦脸。

    要是犀明现在是清醒的状态,一定要发疯。

    毛巾反了反了。

    你们没闻到白色毛巾有异味吗?蓝色毛巾才是洗脸的呀呀!

    被众女擦洗得,犀明现在浑身是舒服多了。

    “谢谢你们帮我,其实我没醉的,其实我可以自己来的。”犀明豪迈地喷着酒气道。

    半醉半醒之中,犀明不知道为什么想跟人说心事,其实他是一个不愿意把自己心事告诉别人的那种人。

    于是他打着酒嗝,开始信马由缰的胡说八道:“你们……别看我,现在很有钱的样子,也就……一年多前,我还是穷得只能吃馒头吃咸菜,睡马路……”

    “房东啊,你这么厉害,一年多时间,你现在又买了房买了车啊?”

    “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

    几个女人还诡笑地问了几个犀明问题。

    比如心里如何凭借她们三个人的美啊芸芸。

    犀明稀里糊涂倒蚕豆一样。

    ……

    她们问完话后,犀明被勾起了说话的**,一张嘴简直停不下来。

    “你们知道吗,当一个男人委屈得掉眼泪是什么感觉吗”

    “你们知道被人退亲的感觉吗?”

    “生不如死,羞愧得无以见人呐!”

    越说越伤心。

    声声递悲,字字皆情。

    甚至手臂都开始无意识地挥动了。

    他说着说着。

    笑着笑着。

    眼角似乎有泪,但还没有多到足够流下来,只是看上去有些晶莹和潮湿。

    把这三个女人听得都感动了。

    “这房东感情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是啊是啊是啊!”

    “要是他不喝醉,我们还不知道呢?”

    “是啊,是啊,是啊。”

    房东现在烧红的脸膛,迷离的,带着血丝,近乎无焦点的醉眼,让人好像把他揽在怀里,抱紧,就像是母亲抱着孩儿,

    众人都开始同情起犀明。

    不一会儿。

    房东说到自己有钱了,然后有好几个女人追他。

    一个个一脸的好奇。

    “我现在不敢轻易喜欢女人了,我有钱了也有好几个女人喜欢我,哈哈,她们倒贴过来喜欢我,我觉得吧,女人倒贴的我不稀罕,我喜欢自己主动出击的,你们说我是不是犯贱,我没钱的时候啊,总想过着有钱人的生活,老想着能牛起来,然后身边女人不断,可是当我真正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我的心态还是个穷人,我感觉那些特意靠上我的女人都是图我的财,我就打心里排斥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

    “你们说我是不是傻,一个美女柳岩岩凶器大得不行,她说喜欢我,恨不得骑到我身上,我只需要仅仅只是脱下裤子,其实都不用自己动手,她都恨不得立马给你扒干净喽,我确把他们全部变成自己的下属,自己的员工,你说我这是什么心理,到嘴的肉都不吃,你们觉得我特不是男人,禽-兽不如!送上来的女人都不要,还是男人吗……”

    苏月:“我靠北喔,这房东越说越离谱了。真想死啊!那么说我们女人,他到底是在说自己是君子还是不男人啊,又或者是在骂女人不知廉耻啊,我靠,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

    “他都是酒话,醉话,你别听好了,男人都这鸟样,醉酒了就是虾扯蛋,明儿一醒过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我同意。”

    “额。”

    “我有些累了,困了。”

    “我也是。”

    我们将他扶进房间吧。

    犀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置身一个白色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世界,那个世界空荡荡的,没有山川河流,没有高楼大厦,只有一朵朵小白花。

    他伸手摘下一朵雪白的花,那手里的花立即变成了文千金的模样,他又摘下一朵,那朵花又变成了夏日甜小丫头的模样,他摘下第三朵,变了苏叶琴的模样,他摘呀摘,柳岩岩,孙雪雪,左都灵,谢碧娟,苏莉,李慧彤,宋秋,小姨子林莜然,夏大校花柳诗颖,房客萧霓裳,苏月,安惜柔……

    梦里那些女人……

    他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醒了。

    伸手把嘴角的口水擦掉。

    头真疼。

    自己到底是喝了多少。

    刚才那个梦。

    老天真待自己不薄啊,真是无语,那么多女人一齐出现,是不是想累死耕田的……真是的。

    还好是个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