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五十四章 要努力啊,阳春面!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哟!脾气还挺大的,臭箭牌哥,忘恩负义的家伙!”

    “月月,你怎么喊犀大哥是箭牌哥啊。”

    “今天下午他接我的时候,一个男生像苍蝇一样搭讪自己,然后我指着刚才那位做挡箭牌,所以我叫他箭牌哥咯!”

    “那你说他忘恩负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说来话长,一说这个我也来气,他刚才什么德行,居然欺负吼我,那天有人碰瓷他,哼,要不是我挺身而出,要不是我堂姐……那家伙就被一群人宰了,我让他少损失几十万,他今天居然那么对我凶,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苏月咬牙切齿。

    “原来这样,我去洗碗了。”

    “不,安姐姐,我来洗,我不能让那家伙看扁了,什么公主小姐,我哪里有那么矫情,我来洗!哼,气死我了,死箭牌!臭箭牌!”

    听到苏月又忍不住骂着箭牌,安惜柔捂着嘴巴笑。

    “这是一对冤家呀,以后估计这个家得很热闹咯!”

    回到房间后的犀明想了想自己刚才是不是骂的重了点,说她公主小姐病,说她吃白食,那丫头气得脸都绿了。

    不过说了就说了,还咋的。

    犀明看了一会书,充了一会电,然后睡去。

    第二天醒来,早例去锻炼。

    他回来的时候,安惜柔也起来了,她在对着晨曦写生。

    那豁然画的是海上升日。

    厨房里则是一阵乒乒乓乓,苏月在厨房?

    那丫头转性子了,这让犀明大吃一惊,看来做人呢还是有点脾气比较好,有些人还是不能惯,不然蹭鼻子上脸,那家伙知道做早餐啊。

    犀明淋浴了一把,再出来的时候,桌上放着三碗冒着白气的阳春面。

    厨房里还在乒乒乓乓。

    犀明准备进去瞧一眼的时候,两人出来了,不过有些狼狈的模样,

    苏月捧着三个荷包蛋傲娇地放在餐桌上,她挺着胸说道:“一人一个。”

    阳春面不错,荷包蛋就有点烟了。

    不过看到她这么勤快,犀明笑了笑“辛苦了,还有昨天晚上不好意思,我讲话重了一点。”

    “没事,本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本小姐要让你知道我没有王子公主病,吃吧。”

    看着冒着热气的阳春面,这是除了自己妈妈外,第一个给自己煮阳春面的女人了,犀明心里有点慷慨,重生以来,他几乎吃遍了很多珍馐美食,但是这碗阳春面给他感觉比那些美食都要好。

    雪白的面条,碧绿的葱花和几片菜叶,那是很温暖的味道……

    犀明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阳春面,他眼睛睁得大大的。

    他没有想到这碗阳春面那么好吃。

    “我做的阳春面是用心做的,当然好吃了,而且我也只会阳春面。”

    “你只会阳春面?”

    “月妹妹,看你煎鸡蛋的模样,的确做菜不行,可是你为什么就会做阳春面啊,我太好奇了。”

    犀明也是点头。

    “你们没看过一部电影吗?”

    什么电影?

    “一碗阳春面”看来那个电影我就学会了阳春面。

    那么神奇,看一部电影就能学会?

    那部电影将什么来着?

    犀明一边吃一边问道。

    这阳春面做的实在好吃了。

    不八卦实在不甘心呐!

    那部电影啊。

    我跟你们说说。

    那是大年三十的夜晚。

    一个面馆。

    就在最后一位顾客出了门,店主要说关门打烊的时候,店门被拉开了。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六岁和十岁孩子走了进来。

    女人却穿着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的短大衣。

    “欢迎光临!”老板娘上前去招呼。

    “呃……阳春面……一碗……可以吗?”女人怯生生地问。那两个小男孩躲在妈妈的身后,也怯生生地望着老板娘。

    “行啊,请,请这边坐,”老板娘说着,领他们母子三人坐到靠近暖气的二号桌,一边向柜台里面喊着,“阳春面一碗!”

    听到喊声的老板,抬头瞥了他们三人一眼,应声答道:“好咧!阳春面一碗——”

    老板抓了一堆面,继而又加了半堆,一起放进锅里。老板娘立刻领悟到,这是丈夫特意多给这母子三人的。

    热腾腾的阳春面放到桌上,母子三人立即围着这碗面,头碰头地吃了起来。

    “真好吃啊!”哥哥说。

    “妈妈也吃呀!”弟弟挟了一筷面,送到妈妈口中。

    不一会,面吃完了,付了一碗的钱。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谢过,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老板和老板娘应声答道。

    这一年很快过去了,转眼又是大年夜。

    老板娘又看到那女人身上的那件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短大衣,就想起去年大年夜那三位最后的顾客。

    “……呃……阳春面一碗……可以吗?”

    “请,请里边坐,”老板娘将他们带到去年的那张二号桌,“阳春面一碗——”“好咧”

    “喂,孩子他爹,给他们下三碗,好吗?”

    老板娘在老板耳边轻声说道。

    “不行,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也许会尴尬的。”

    老板说着,抓了一人半份的面下了锅。

    “真好吃……”

    “今年又能吃到这里的阳春面了。”

    “明年还能来吃就好了……”

    吃完后,付了一碗面的钱。老板娘看着他们的背影,“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

    时光如梭,又迎来了第三年的大年夜。

    到了十点半,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但老板和老板娘还在等候着那母子三人的到来。他们来了。哥哥弟弟穿着旧衣服,兄弟二人都长大了,有点认不出来了。母亲还是穿着那件不合时令的有些褪色的短大衣。

    “……呃……阳春面两碗……可以吗?”母亲怯生生地问。

    “阳春面两碗!”

    “好咧,阳春面两碗——”

    老板应声答道,把三碗面的份量放进锅里。

    母子三人吃着两碗阳春面,说着,笑着。

    “大儿,淳儿,今天,我做母亲的想要向你们道谢。”“道谢?向我们?……为什么?”

    “实在是,因为你们的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生前欠下了八个人的钱。我把抚恤金全部还了债,还不够的部分,就每月五分期偿还。”

    “这些我们都知道呀。”

    老板和老板娘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地凝神听着。

    “剩下的债,到明年三月还清。”

    “啊,这是真的吗,妈妈?”

    “是真的。大儿每天送报支持我,淳儿每天买菜烧饭帮我忙,所以我能够安心工作。因为我努力工作,明年我们就好了。”

    “好啊!妈妈,哥哥,从现在起,每天烧饭的事还是我包了!”“我也继续送报。弟弟,我们一起努力吧。要好好活着!”

    弟弟说:“妈妈我长大后,我想开一家北海第一的面馆,也想像店老板和老板娘一样对顾客说,努力吧,祝你幸福,谢谢。”

    此刻,柜台里竖着耳朵,全神贯注听母子三人说话的老板和老板娘不见。在柜台后面,只见他们两人面对面地蹲着,一条毛巾,各执一端,正在擦着夺眶而出的眼泪。

    餐桌上母子三人,静静地,互相握着手,良久。继而又欢快地笑了起来。和去年相比,像是完全变了模样。

    吃完了,付了两碗面钱。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深深地低头道谢,走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

    老板和老板娘大声向他们祝福,目送他们远去……

    又是一年的大年夜降临了。北海亭面馆里,晚上九点一过,二号桌上摆上了预约席的牌子,等待着母子三人的到来。可是,这一天始终没有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

    一年,又是一年,二号桌始终默默地等待着。可母子三人还是没有出现。

    北海亭面馆因为生意越来越兴隆,桌子、椅子都换了新的,可二号桌却依然如故,老板夫妇不但没感到不协调,反而把二号桌安放在店堂的中央。“为什么把这张旧桌子放在店堂中央?”有的顾客感到奇怪。

    于是,老板夫妇就把“一碗阳春面”的故事告诉他们。并说,看到这张桌子,就是对自己的激励。而且,说不定哪天那母子三人还会来,这个时候,还想用这张桌子来迎接他们。

    就这样,关于二号桌的故事,使二号桌成了幸福的桌子。顾客们到处传颂着,有人特意从老远的地方赶来,有女学生,也有年轻的情侣,都要到二号桌吃一碗阳春面。二号桌也因此名声大振。

    时光流逝,年复一年。

    有一天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和一个女人到来。

    “您好,我们是十四年前的三母子,我们特来拜访,想要麻烦你们煮三碗阳春面。”

    “喂!孩子他娘,你呆站在那里干什么?这十几年的每一个大年夜,你不是都为等待他们的到来吗?快,快请他们入座,快!”

    “欢……欢迎,请,请坐……孩子他爹,二号桌阳春面三碗——”

    “好咧——阳春面三碗——”

    店外,刚才还在纷纷扬扬飘着的雪花,此刻也停了。皑皑白雪映着明净的窗子,那写着“北海亭面馆”的布帘子,在正月的清风中,摇着,飘着……

    那电影感动到我了,然后我就学会了阳春面。

    要努力的阳春面?

    “好吧!”犀明服气了,听得他差点掉眼泪了。

    当众人吃完之后,犀明来厨房洗碗的时候。

    厨房里一片狼藉。

    “我靠,这是发生了火灾还是打劫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