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325章 继承空手道大师牟其钟的智慧型经济理论衣钵!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这样的时代有这样一个人

    有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2016年别人都说牟其钟从狱中归来。

    神话再次归来!

    人们纷纷质疑已经七十七岁的他还是那个神话般的存在吗?

    三百元起家,空手套一亿,皮革换飞机那是九十年代的远古神话。

    现代商业社会更新迭代,践行者换了一茬又一茬。

    这个老人出狱之后,再次置身于时代的风口浪尖,这一次他也不例外。

    “我要稳步继续实践我被迫终止的”智慧文明时代生产方式‘的试验和研究。我要继续自己的实验!”

    “我唯一能做的是就是拼老命,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天天在监狱锻炼身体呢!”

    三次坐牢时间加起来23年零3个月,可以说牟其中最好的年华都是在狱中度过。

    他却像是一个不老的战神一样向人们宣告他的回归!

    人们看到他在监狱里隔绝二十年,但是他仍然倔强着不愿意落后这个时代,并要再创造一个时代,可是他已经七十七岁了!

    一个半截身子要进棺材的人!

    他出狱后,他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的智慧理论发扬出去,他开办从事创新、创业教育的“双创”专业教育,一切准备工作按序进行,并鼓励那些经历过失败的人再次站起来,鼓励他们去追求财富,而不是田园牧歌、小富即安!

    此时犀明跟这个传奇般的牟老继续聊着企业公司的事情,也聊着家常。

    “牟老哥啊,因为您的选择,您昔日的母亲,您的孩子,还有夏阿姨他们都因为您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对于他们的处境,你是否感到歉疚。”

    “我不歉疚,我是感到遗憾,我在我母亲的墓碑上写了“这里通往世界。”人的命运很难选择的。中国历史走到这个环节,需要有人付出代价,只能说他们跟我一样,碰上了这个事,碰上了就碰上了。如果他们能够不从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应该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我自己理解这是一个机会。我并不认为委屈,所以我现在一点怨言都没有。如果没有这个机会,如果一开始就妥协,可能我现在就是万城的一个退休工人,一个月拿2000块钱。所以我告诉他们,既然走上这条道了,就要坚持到底,如果半途而废,就全废了,一点儿用没有。和我走过一条道路的很多人就中途停下来了,停下来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与其如此,何必当初?”

    “牟老,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还会选择像以前一样过这一生吗?”

    老人肯定地道“我还会这样选择。我看到很多人,吃饱喝足了,就遛狗,我就不能理解。有些人吃顿饭花上万块,为什么要上万?我甚至认为他很可怜。我有一碗面条就行了。富人喜欢奢华,但奢华以后怎么办?就空虚了,再也没有追求了。人活着就得有使命。现在我已经很老了,如果我更老以后,动不了了,也没追求了,肯定选择自杀,我不会拖累大家。”

    老人潇洒地说道,他已经参破了生死。

    “牟老,你有没有因为自己思想比较超前别人总是理解不了的感觉?”

    “我没有这种超前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跑得多快,我是很多年以后才知道。我从来没有孤独感,我认为有活儿大家一块儿干。但是,他们认为我超前了。”

    “我记得一个新闻曾经说过您早在1995年,携带集团卫星去美国华尔街寻找上市机会时,第一次接触到网络,您就说过我们可以在网络上取得一切,甚至面包吗?”

    阿里巴巴,美团,百度都让这个在1995年看起来遥不可及事情成真,按照您的智慧经济性理论,若是您没有入狱,也许您可以投资一个相当于阿里巴巴的公司?

    我知道您当年从美国回来后,立即购买了路透社终端,当时南一大楼大厅的电子大屏上,每天都在不断滚动更新2000条路透社新闻。同时,南一又铺设了专门用于上网的光缆,这是当时全国继中科院高能所第二家铺设此类光缆的单位。你错过了一个计算机时代,您觉得遗憾吗?”

    “呵呵,过去,往事如烟,不必说,这二十年虽然在监狱无法做出改变世界的事情,但是我健全了我智慧型经济理论。我也不遗憾,虽然我遭遇坎坷,但我依然坚持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如果我生活在别的时代,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无法实现。

    ……

    “牟老,按照您的设想,从您这里分出去的一家公司做大以后,它的高管也分出去新创公司,这个高管也基本上会从事他擅长的这个行业。到了最后,不就变成在南德体系内有了两家互相之间是竞争对手的公司了吗?“

    牟老正色道“肯定会变成竞争对手,那就按商业规则竞争。在市场上我们不能够设置任何前提,不能够说我是老子,你是儿子,就不允许你说话。我们现在讨论的都是繁花似锦,没考虑它的风险,现在我想的更多是风险,如果投钱出去了以后,这个人不行怎么办?人是判断不了的,所以我们得预估一个概率,他失败了怎么办?南一未来做的风险就在于我们能不能够正确地选择和谁合作。

    犀明摇摇头,他有点不认同”牟老,现在这个时代,创业失败概率超过97%。”

    ‘”那是因为是学生、新手创业,而我们选的是已经在商场上磨炼了至少是二三十年以上的人,他们对所有的商场规则都了如指掌。他创业赌的是他的信用,他干不成,只能说自己本领不行,于是这个职场上任何人都不会信任他,最后就只有打工去了。”

    “那风险怎么控制?”

    老人很有信心地说道“那我们公司将会组织上百人,或者几百人的专业团队,来评审项目可行还是不可行。他们认为可行,投资部门就把钱划给他了。我还会做一系列的风控,我会做对冲,让保险公司担保,于是买基金的人和买股票的人的风险就小了,我会把风险做到最低。

    但刚才讲的这个情况,比方说南一集团孵化了一个a公司,这个a公司又孵化了一个b公司,这两个公司实际上是有竞争关系的。从公司治理制度上来讲,a公司因为对b公司是有出资的,所以a公司对b公司的经营上是有投票权的,那么它怎么会支持自己的竞争对手呢?

    犀明已经不在晨练,而是仔细聆听老人的超出现实发展的商业理论知识见解。

    ”我要放弃投票权,只有分红权。这就是智慧经济和资本经济完全不同的地方。因为智慧来源于灵感,一投票就变成木桶效应,越搞越平庸。只有创业者一个人说了算,才能大刀阔斧地干。有个俄国人总结了个事物的进化的步骤:盲目发展,理性选择,不断复制。发展都是盲目的,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如果第一个阶段我们就不盲目发展,理性地发展,那就完蛋了。你想我们如果再来按股份投票,我再否决你,创业者就会说,我不用平分,我原来单位也是这样,是不是?”

    他像海绵一样吸收,这样经历过岁月和沧桑的老人可是一大活着的宝贝。这个老人虽然七十七了,但他的思维敏捷,天马行空,却有着他自己的逻辑和证明方式。

    “牟老,我知道您的智慧型经济理论,在您对外的言论之中,您一直说认为智慧经济理论也属于社会主义的经济理论之中?”

    老人也停止了打太极,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他智慧型经济理论核心内容,他也颇为严肃。“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有一个最经典的概括:资本主义就是一个以资本为中心的,资本的积累和集聚的过程。但我发现,以资本为中心玩不转了。我在南一集团代表资本,但是用资本的力量管理不了南一,搞得到处冒烟。”

    “你看看现在大公司的副总纷纷辞职,其实就体现了资本的无力。因为生产力发展到今天,不再是以蒸汽机为代表了,它是以智能工具为代表,资本轻型化了,变得不重要了。”

    “随着资本市场的形成,资本本身也变成了商品。于是我就提出一个问题,用什么去买资本?只有一个东西,就是一个聪明的好主意。有个好主意,就很值钱。”

    我在1996年就发表了智慧经济时代的宣言,人类正在告别工业文明时代,进入智慧文明时代。他认为工业文明生产方式的中心是货币资本,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的中心是智慧,是人类特有的创造出解决困难的新方法、新经验、新学问、新知识的一种能力。

    你看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都已经完全不同于工业时代了不是?智慧经济的本质其实就是今天所倡导的创新。

    “根据我建立的这套理论,智慧是劳动。我把劳动分为三种:体力劳动、记忆劳动与智慧劳动。机械工具取代了体力劳动,现在的智能工具取代了记忆劳动。很多东西不需要人去记了,一个小小的手机等于是多少个图书馆,人的创造能力就解放出来了。什么叫智慧?就是创造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以这种能力为中心的思想方式正在形成。在智能社会,资本会变得越来弱势了。”

    犀明想到自己空手套套现信用卡,炒房,炒股都是用先知去空手道套现,要是自己没有先知,根本就无法完成这些,他有作弊器,在这个真正的空手道大师面前,犀明很想问问这个一分钱不投入就在九几年赚一个亿的空手道大师关于空手道。

    ”牟爷爷,以前人家说你玩“空手套,”与一般人眼里,这是贬义词,您会拒绝人家叫你“空手道大师牟其钟吗?”

    “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个贬义词。我经常研究道家的有无相生理论。烟格尔说,方法是世界上至高无上的不可战胜的唯一的力量。我只要掌握了一个方法,我就可以生出万物来。对这个方法我也不保密,天下的钱是赚不完的。我以后要讲学,核心问题是八个字:吸引智慧,管理智慧。来了一拨高管,他带来的是智慧,他被我吸引了,他的智慧通过我这个渠道可以从无变成有,从理想变成现实,我的职责就是管理智慧。”

    跟老人交流之中,犀明逐渐明白其智慧型经济的理论,犀明在先知之下将会有一"bo bo"的海量的块钱,如何把这些钱发挥出更大的社会效能,牟老提供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思路,在自己先知告罄之后。自己现有的集团,公司平台会吸引无数的人才,到时候,那些人创业成功,给他们51%的股份由何妨,他们再融资稀释股份,自己的投入的收益也是会越来愈多。

    牟老的想法犀明希望将其变化成现实。

    若是牟老可以,拜他为师,又何妨?

    若是将其理论发扬光大,那么自己也是对得住这个老人为智慧型理论呕心沥血了二十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