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245章 这是以身试毒的投机倒把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深夜里犀明想着比特币辗转反侧,在共和国比特币法律上还是保守的。

    八年了,比特币从诞生,交易到应用,形成了一个颇为完整的产业链。

    有人认为,它能够解决通货膨胀等目前社会在诸多领域的缺陷,“能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也有人认为,比特币不具备成为货币的本质属性,有着潜在风险和核心缺陷。

    法律还未跟得上其“野蛮生长”的步伐,这是个尚未完全建立秩序的“灰色”新世界。

    ……

    比特币诞生之初,许多持币者没有预料到未来的价值,丢币的故事比比皆是。挖币很容易时,比如有著名的李刚先生在笔记本电脑里囤了大约0个币。后来电脑丢了,按照五月市价,那笔损失高达一亿。

    比特币具有“去中心化”的特质,不依靠央行等货币机构发行,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特定64位的运算获得。

    简单来说,“挖矿”就像是用计算机解答一道复杂的数学题,每得到一个合格答案,比特币网络会新生成一定量的比特币作为奖赏。

    普通计算机不足以支撑这种高强度的运算,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特制的、计算能力惊人的计算机(即矿机)。谁的计算能力(即算力)强,谁就有可能得到更多的比特币。

    依据中本聪的设计,比特币的总量被固定在2100万以内。计算难度会不断上升,奖励随之不断减少,“就像挖金矿一样”。因此,获取比特币的过程被形象地称为“挖矿”,挖矿的参与者就是“矿工”。

    共和国的川省康定。

    一万台矿机整齐地摆放在层层叠叠的钢铁架子上,发出巨大的噪音。随着机器风扇的转动,矿场里光影流转。当光线暗下来时,机器发出幽幽的绿色光芒,像狼的眼睛。

    要维持矿机进行持续的高速计算,需要耗费大量的电力,为了降低成本,矿场主要寻找更便宜的电。

    很多挖矿比特币的公司在偏远地区,和当地星罗棋布的小水电站签约,利用那里丰富而廉价的水电挖矿。冬天枯水期电价上涨时,公司会将矿机迁到疆省,换成当地便宜的火电,来年丰水期来临时再搬回川省,“像候鸟一样”。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矿场都能赚钱。能否找到便宜的电、能否维持矿机稳定运转、能否找到租金适宜的场地,都影响着运营一家矿场的成本。如果运气差赶上币价下跌,赔钱更成了大概率事件。

    目前全世界的矿机每秒钟可以完成240万万亿次计算,这个数字相当于一个方圆5公里的小岛上沙子数量的总和,并且还在不断上升。

    目前全球算力的75%以上集中在中国。全球矿场目前每小时耗电大于60万度,每年大于52亿度。

    有人质疑矿机常年高速运转耗费大量电力,却生产出来“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是资源浪费。

    共和国每年弃电500亿度,矿场在藏省和川省解决了当地很多弃水弃电,“就地解决,转化成比特币,连铺设电网的钱都省了。”

    犀明没想过去辛苦地挖矿,他只想投机一把,登录比特币交易平台,用户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买**特币,但过程可能更让人血脉贲张。这是一个365天不休市、24小时不停歇、没有涨跌停限制的世界。

    比特币像一场规模宏大的去中心化的社会性试验。比特币的整个流通环节,不需要中央银行,也不需要商业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而且整个发行数量有限,不会带来通货膨胀,这些概念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

    每逢暴涨,各大交易平台就会迎来一副繁荣景象。

    比特币价格是大起大落的,因为目前全球市场对比特币发展还非常不确定,有人坚信比特币会成为非常保值和稀缺的一种资产,也有人认为比特币仅仅是一轮炒作,最终将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这导致比特币很容易受到市场信心的影响,一遇到利好消息就迅速上涨,一出现利空消息就大幅下跌。”

    一想到,马上到来的五月,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想解锁被病毒控制的电脑,需要支付等价300美元至600美元的比特币。

    此事再次将比特币引入人们的视野。这是一个非常安全、便捷,且不通过任何国家机构的交易工具,深受烟客们的喜欢。

    对于比特币的未来,不少人充满信心。即使不是比特币,世界一定会需要一个未来货币,那是更美好的人类未来。

    目前,比特币价格涨跌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受国家政策及政府态度影响很大。

    犀明不知道比特币到底会不会改变未来世界的货币,他不管比特币到底有什么样子存在的意义,他只想捞一把快钱。

    况且共和国比特币的步伐迈的很慢,法律没有明确之前,还是有些烫手。

    2013年,德国财政部声明,比特币与“私人货币”更接近,可以用来多边结算;2015年,英国财政部表示将制定数字货币行业的“最佳”监管框架;2015年,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发布了数字货币公司监管框架,从19个方面对比特币监管作了详细规定。

    而共和国针对比特币监管的政策法规寥寥无几,仅有2013年12月和2014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加强比特币风险防范工作的通知》。我国对比特币的监管立法空白,其投资风险非常之大。

    深夜里,犀明握紧拳头,在病毒爆发之后,比特币暴涨之后,卖出获利出局就行!

    很多富人说赚钱都是在法律公布之前。比如改革开放之初不准摆地摊,他们却是早起的万元户,比如昔日外挂,暴利的游戏烟程序,温州炒房团个个身价暴增的时候可没有房产限购令……

    在比特币上,他要做一个以身试毒的投机者,好好赚一把快钱的瘾!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