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214章 一代亲,二代表,三代果然拉倒!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过年离不开的活动就是吃吃喝喝,聊天喝茶,打麻将,放烟火鞭炮,走亲访友。

    第二天一大早,犀妈就将例来的糖包收拾好,有姑姑们家的,有奶奶那边亲戚,也就是爸爸的老表们,一共有五个表伯和一个表叔。

    糖包将后备箱是装得满满的。

    至于姨夫家的拜年,倒是很近,因为他们家都在附近,犀爸犀妈是顺带着跑拜年,一家放个糖包打声招呼,这样的拜年,乡下叫走年,因为犀家有婚事在即,大家也理解。

    犀伟发动了车子,犀明坐在后排,看着窗外。

    想起了很多往事,那时候没有汽车,只能走二十里地去拜年,后来有自行车,犀爸犀妈一人带一个,再后来是摩托车,一车载四个,现在是汽车……二十多年每年都拜年,这过程之中,很多很多好像没有小时候的那种欢喜和期待了,犀明一直都没明白这是为什么?

    拜年的第一家是大姑家。

    大姑家的大姑爷老表们也都出去拜年了,只有大姑在家。

    早饭是在大姑家吃的。

    大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

    在那早已朦胧中记忆的她曾经是那么能干的中年妇女,如今头发灰白了一半,这时光总是那么的催人老。

    大姑姑她是最长得很像犀明奶奶的,特别是她的笑和犀明的奶奶真的很像,小时候奶奶虽然独宠弟弟犀伟,说他小,怎么样,都是维护着犀伟,虽然老人家有点偏心,但是她是一个很合格的奶奶。

    他每次想那个老人眼眶中还忍不住又东西滚出来。

    八十五的老人跪着在池塘边打水浇菜的模样,他永远也忘记不了。

    昔日犀爸犀妈整日是在工地,一家老小的吃喝衣都是落在老人的身上,最后老人肝腹水死亡,那些天老人坐着等阎王的样子,让人心疼,孙儿啊,我不想走啊,可是她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他跟犀明犀伟一遍遍地说,儿啊,奶奶不想走啊。

    那种不舍,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她好留恋这世界。

    那年,她终究是再也挺不住了,她口中鲜血不断喷涌,她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却是不得不还是走了。

    八十多的高龄,身在农村,那时候家里还并不是很富裕,无法花费几十万,为老人治疗延长在这个世界的时光,那时候犀明就想以后要挣钱,挣很多的钱,不然某一天生病了,没有钱治病,然后像奶奶一样,吐血而亡……

    大姑家的餐桌上。

    热腾腾的火锅在咕噜咕噜的作响。

    “犀伟啊,你现在混得好一些你要帮你哥哥一把,都是自家兄弟,你不帮,谁帮?”

    “犀明,你要争气,做男人要有男人的气概,别想着落魄,因为一堆人等着落井下石。”

    “大姑,侄子明白的,我不会让人小瞧我的。”犀明对着和蔼怜惜自己的大姑说道。

    “嗯,我活了一辈子了,这世上小人最难缠,别喊穷,没人给你钱,别喊累,因为没人帮你做事,别想哭,因为大家不在乎,咬紧牙关别认输,因为没人希望你赢,别靠人,靠谁谁倒,只有自己最可靠,别乞求,因为别人等着落井下石,别低头,因为地上没有黄金只有石头!”

    “姑,侄儿记住您的话语了。”

    拜年的时候,大多都是女人在家,因为男人们都去别人家拜年了。

    犀明犀伟接着马不停蹄地开车去了离得很近的二姑三姑家里面。

    二姑,三姑待犀明和犀伟都一视同仁。

    最后拜访的姑姑们四姑,五姑,六姑可就没有好脸色了,他们完全是两种眼色对待犀明和犀伟。

    前者犀伟是疼爱的叫做,后者喊犀明则是流里流气地。

    她们的模样和自己的那些姨夫别无二致。

    这让犀明感觉到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会挣钱的就是好亲戚,不会挣钱的什么都不是。

    要么是把自己当空气,要么是冷嘲热讽,而对犀伟那是春风满面,欢喜得不得了,势利眼啊真的让犀明很是厌恶。

    四姑姑,五姑姑,六姑姑,等着瞧,犀伟的婚礼上我要给你放个大炸弹给你们!

    犀明都不想多说,要不是拜年啊他真懒得来,但人作为群体动物,尤其是结婚,生子,过节期间如果不相互串门走动,没有亲戚朋友走动也是一种悲哀。

    现在的亲情如此淡淡,有时候感觉过年就是一群人孤独的狂欢。为什么我们物质无比的丰富了,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让大家的感情变得不再淳朴,简单,或多或少,会充斥着一些社会复杂情结在里面,毕竟还是血缘,还是亲戚,这是永远不变的,

    之后他们又到表伯家拜年。

    昔日都是犀爸带着他们来,这些表伯家里女人们打电话通知如果老表来了他们早上拜年就从人家回来,但是今年是犀伟开着车带犀明来的,是小一辈子来的,这些表伯见老表犀爸没来,也就说在亲戚家打牌,让家里小辈陪犀明吃饭吧,他们就不赶回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是表爷家吃的,表妈做的饭,犀明犀伟一一去了五家,最后在表妈家坐了下来,准备在表妈家吃饭,吃饭的时候,小辈们没来几个人,来了两个一个还不是他们家的孩子,是自己的同学忠子,来的一个老表是李传斌,二表伯家的孩子,犀明跟他是高中校友,他低犀明一届。

    奶奶过世之后,这爸爸的老表家的人那关系比以前淡多了,到了犀明这第三代,很多那些一辈分的犀明,犀伟很多人其实都不认识,小时候在一起玩过,但是长大之后,那些人再也没有在一起玩过一次,很多人早已经变了模样,早已经不认识了,不过犀明的记忆之中还有淡淡的童年回忆。

    每次犀爸犀妈带着一家人来拜年的时候,那些表伯家孩子,那些第三代也都出去拜年了。交集越来越少,几乎都不怎么认识,和他们的关系啊,应了那句老话一代亲,二代表,三代拉倒。

    等犀爸走不到了,这些表伯父也老了,百年之后,他们这第三代估计肯定是彻底拉倒了。

    犀明嘱咐过忠子不要对外宣传自己现在的身价,忠子一个人也没告诉。

    这世界是富在深山有亲戚,穷在闹市无人问。

    很多八辈子打不到杆子的亲戚会不要脸的蜂拥而上。

    这拜年啊,就是一个过场似的。交通越来越便利,拜年得越来越快,以前到了元宵都还在忙着拜年,现在几十家亲戚一两天就能跑完。

    对于那些走马观花的拜年。

    还是那句话,人啊到了一定时候,都会扔掉的四件东西,就像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意的朋友。

    拜年之后,犀家里就是全力筹备犀伟的婚礼了。

    这一回啊,看透了许多人的真实面孔,犀明可以堂而皇之地将骑士十五世开进犀家村,他亿万富翁的身份可以昭示所有人了,谁是真人,这个回家过年啊,已经测试得差不多了,还有些人未来得及测试的,也已经没有了必要。

    那本账在犀明的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