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崛起微末 第三十七章 摧枯拉朽!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共鸣

    犀明凶狠的目光仿佛有火焰在眼睛里燃烧。

    看着那些绑匪自贱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同情,有的只是连绵不绝的恨。

    犀明不是一个暴力的人,反而可以说是有一些胆小和怯懦。

    以前的他只能心里恨别人叫他懦夫,他讨厌那些以为自己软弱可欺的人,他不敢还手不敢还口,于是别人更加地把他当做傻子一般。

    那些人给他三分颜色就开染坊。

    从上一世,被欺负的人生中犀明明白有些人你不对他生气动怒或者打上一架,他就总是在你头上撩拨,会让你觉得天生只是被欺负的料,然后一直被他欺负,所以这一辈子,他对自己下决心,让自己要成为那种不被欺负的人!

    如果不被欺负,首先,他就要硬起心肠自己先硬气起来,别人别想欺负他,他要学会反抗,抗争。

    甚至,他要反过来欺负恶人!

    这辈子活着,他要生能尽欢,死要无憾!

    龚关张看着自己的老板,明明是一个很斯文的年轻人,却有一种暴戾的因子。不过,他喜欢,这种能豁得出去的人才是干大事业的人。龚关关要知道犀明是因为自己这个超级打手在,所以狐假虎威不然得气死。

    别人扮猪吃虎,现在的犀明只能狐假虎威,装英雄,靠他自己,那是个笑话,他自己绝对是一个战五渣,不过有保镖在身边他才敢硬气。这就叫借势。

    对于龚关张而言,说实话,他真看不懂自己的小老板,第一次,他们是在医院门口地毯上交集,他能几天买五套房子,不眨眼给自己二十万的人却只吃五块钱的蛋炒饭,他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一副斯文的模样,为了给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他硬生生打折那二人的腿,这英雄救美演得是不是有点过了呢。

    夏日甜心中五味杂陈。

    看着救自己的大哥哥为自己恶狠狠地教训绑匪,一旁的夏日甜看得又是解气又是害怕。

    欺负自己的坏人得到了报应,她恐惧的心灵在得到一丝安宁。虽然没有在嚎啕大哭,但是依旧在哽咽,眼眶依旧发狂,还处于惊吓中没有完全恢复。

    倒是夏日甜的面色已经在慢慢地恢复了红色,不再是那种惨白惨白,犀明把她扶到了破屋中。

    接触夏日甜手膀,那是说不出的惊人柔软。不过,此刻的犀明没有半点的儿女情长。

    夏日甜抓住犀明的胳膊,犀明能感觉到她先前到底是受到了多大的惊吓,现在还没有镇定。

    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为自己出气的大哥哥,他不是那种长得很帅的男孩,但是一看起来就是好人的模样。

    虽然他刚才很凶残,可那是他对坏人才那样而已。

    对于面前的漂亮小女孩,昔日的犀明为她的命运感到惋惜,如今作为当事人,改变了她悲惨的命运,犀明有一种时空的错落感,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经历的和这辈子遇到的,哪一个才是虚幻的,又或者自己是哪只误入庄子梦里的蝴蝶?

    他已经改变了夏日甜悲惨的命运,他感觉和这个世界正朝着一个自己不可预知的未来发展。他的生活轨迹早已经不是上一世的轨迹。

    “妹妹,绑匪还有其他人,我们要将他一网打尽,我们再去破屋呆一会就回家,好吗?”犀明清澈的眼眸,温柔地看着她说道

    “我听大哥哥的。”她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她紧紧地抓着大哥哥的手臂,大哥哥的手臂很温暖,她冰冷绝望的心开始融化心跳慢慢加快,每个小女孩都喜欢梦到自己在危险的时候,会有一个金甲战士踩着七彩祥云出现挽救自己的生命,今时今日,虽然没有七彩祥云,但在自己生命陷入最大危机的时候,一个大哥哥出现了,帮自己狠狠惩罚了坏人。

    她本来心丧若死,已经绝望,是面前的大哥哥让自己死而复生。

    安抚了一会夏日甜。

    犀明走向正骂自己祖宗十八代自贱的两位绑匪。

    “够了!你们再别叫了。”

    “给我进破屋子去,不然……”

    不知道老板想干嘛?但是龚关张依旧监视着两个绑匪,让他们一瘸一瘸进入破屋,接着犀明们把破屋们关上,龚关张将赵敬和洪金冬捆绑,嘴巴里塞上切割成两块的毛巾。

    这时候的龚关张已经会意,他们要守株待兔,一网打尽所有的劫匪。

    此时的张凯和王舌头极度的兴奋,背包里是整整五十万的人民币,他们已经检查过了,是真的票子。

    “妈的,舌头,我们发财了!发大财了!”冷静的策划者张凯此刻亢奋地说道,他的头脑因为票子也无比的发热。

    “是啊,凯哥我们发财了,老子以后也有钱了,哈哈哈!还有那个女的我们回去可以好好弄她了。”

    “那女的,我们得她杀了。”

    “凯哥,别杀她,杀掉太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女人。”

    “只有做到毁尸灭迹,我们才能活的潇洒。”

    “好吧,那杀了她之前,我要好好伺候她,要让她爽翻天。”王舌头**邪至极地说道。

    “可以。”张凯淡淡地说着,仿佛恶鬼烟白无常没有表情地勾取在人间逗留的鬼魂。

    柯桥沙场,张凯和王舌头带着五十万逃窜过来,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分赃和杀人灭口。

    王舌头迫不及待地推开破门,他要第一时间侵犯那女孩。

    “狗日的赵敬,洪金冬,你们要是先对女孩下手了,老子要扒你们的皮!”王舌头喋喋不休地靠近破屋子。

    待他进去的时候,一下子绊倒在地,被埋伏了吗?

    后面张凯一见形势不对就想逃跑。

    只是草丛之中走出来一道身影,那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并且让他有如坠地狱。

    “我草,张凯,老子对你真是失望。”

    他转过身,哀求道:“发小,你最后放我一次吧,看在我曾经借给你钱的份上。”

    “放你,我已经放过,我说过钱会还你,还给你的妻儿,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老龚,你-他-妈的现在不是军人,你就是一个普通人,你多管闲事干什么,放过我,或者跟我一起干,这里是五十万,你妈妈治病的钱就再也不用发愁了。”

    此时破屋中,王舌头绑匪,正要爬起,但是一个棒子敲打在他的后脑上,他一下子就被打懵了。

    感觉自己的一条腿接着被人砰砰砰地砸,砸进了肉里,砸断了骨头。

    待他大脑有意识的时候,他痛得哀嚎:啊!

    可是他挣扎了半天没站起,他一条腿被硬生生的砸骨折了。这自然是犀明偷袭而做的。

    屋子里的夏日甜捏得满手是汗,她担心大哥哥打不过那个坏人,脸上泪痕连连。没有想到大哥哥眼疾手快,完全让绑匪无招架之力。

    ……

    龚关张亲自把张凯废了,一条腿打折,这是他对自己老板的一个交代,也是作为张凯骗自己的代价。

    犀明想道:这些绑匪全部当面被收拾,想必夏日甜,心结会打开的很快一些,坏人都得到了恶报,她以后还能阳光明媚,心中的阴霾随着时间渐渐消逝,她未来依旧会有璀璨的人生。

    真好!

    血色残阳。

    “老龚,报警吧,天也快烟了。”

    “好。”

    犀明继续安慰着已经平静不少了的夏日甜“小妹妹,你父母一会就要来了。”

    “局长,有人报案绑匪在柯桥沙场。”安城所有的警车齐齐开向柯桥沙场,警笛声响彻整个安城。

    ……

    “绑匪已被制服,现场安全。”

    夏日甜的父亲夏宗泽也得到了消息,火急火燎的开着面包来到现场。

    “爸——!”

    “女儿!”

    夏宗泽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连哭带跑地从车上下来。

    “我的宝贝女儿甜甜,你有没有哪里受伤?”夏日甜见到父亲,一下子也是哭崩。夏宗泽抱着女儿,拍着她的后背:“女儿,现在已经没事了,一切都好了,你安全了,爸爸在,你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