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105.终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杻阳人论坛

    [杻阳趣闻]主题:我日, 又双叒见鬼了。

    内容;楼主到现在还怕怕的,睡了一觉才敢发帖。昨天和男朋友去金桂步行街那一带买衣服, 路过一条路口的时候, 忽然看到里面有个大的黑色的脸,胖头胖脑, 很像佛像, 但是佛像一般不都是金的嘛。楼主正在问男朋友看到没, 就看到那个黑色的脸笑了起来, 笑得我当时就浑身一冷,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其实一开始楼主以为那是什么投影的, 因为以前遇鬼也是晚上, 听人建议的晚上出门少了,但这次居然大白天也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呜呜呜,这可怎么破啊!

    1l:好怀念的开头, 很久没见到楼主了呢……

    2l:楼主,我还以为你小说坑了, 忽然还有故事?

    3l:惹,我也觉得是写手贴, 真遇到这种事还上网求助,早去求神拜佛了好不好

    4l:?说好的楼主是有妄想症呢

    5l:这次我怎么觉得是真的,最近那块不是很邪门吗, 晚上还有血人追砍

    6l:可是大白天也太夸张了, 真的是幻觉吧, 楼主,早日就医啊!

    .

    .

    “对,就这样,翻个面。”谢灵涯坐在跪凳上,指挥小量把乖龙给翻了一边,然后用香火继续熏它。另一只手又把泡在杨柳水里的柳灵童扶了扶。

    乖龙仍是有些软趴趴的,之前一个爆发,脱力了,现在靠谢灵涯用偏方给它疗养一下。至于柳灵童就更不必说了,脑袋都秃了。

    整个抱阳观现在有点混乱,从前天与昙清斗法完,到现在都没开门。

    伤重的如莲谈等,当时就送医院去了,轻伤在海观潮那里治一治就好,还有互相念止血咒的。像谢灵涯和施长悬这样的伤势,虽然重,但不至于起不了身,在道观内休养即可。毕竟虽然不开门没有信众,但有许多僧道往来,他们也得招呼一二。

    之前幽都之子现身的消息已经传出去,好些人都往杻阳这边赶,等到了才知道已经尘埃落定。但他们既然都来了,自然顺便辗转在医院与抱阳观之间,慰问一下一线战士,打听一下当时的紧张战况。

    小量身上也被咬了几口,好几处缠着绷带,在谢灵涯的指挥下捯饬着乖龙和柳灵童。

    谢灵涯看他认真的模样,说道:“行了吧,我来给祖师爷上柱香,让他帮忙催一下。”

    小量汗了汗,局促地道:“这个……不必急吧。”

    “怎么能不急,你知道他们的办事效率?万一等快死了才跑完流程,咱们岂不是等个几十年,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啊。”谢灵涯严肃地道。

    谢灵涯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地府公务员。

    大家费了这么大劲,损伤惨重,才将幽都之子搞定,谢灵涯一请完医生,第一件事就是上香邀功:别的不说,小量的寿命你得给补上吧?

    谢灵涯自己的功德也宁肯挪给小量,也要让地府给他延寿,不然他不放心自己做的那些延寿法会,是否把小量失去的寿数全都补上了。

    王羽集听罢那日情形转述后,心情十分复杂,很想说自己没有看错人。

    谢灵涯没有依靠灵祖、萨祖,也没有依靠他,而是自己领悟了大道,将幽都之子化为天地之气。当初他因幽都之子而死,外甥也因此踏入了道门,现在幽都之子又死在外甥手中,也算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但王羽集也没感慨多久,就被谢灵涯讨债一样的模样给逼得大骂:难道我会对自己弟子的寿数不上心吗?

    这不,王羽集这些天大约一直在阴间跑这件事。要知道这不仅是阴德了,幽都之子逃出来时地府的疏忽,他们这是帮鬼神办了事。

    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谢灵涯又请不到舅舅,只好给祖师爷上香,让他代为催一下。

    “祖师爷,您有事没事,就去下面溜达一下,帮弟子们催催呗。”谢灵涯举着香诚心诚意地许愿,“毕竟我们也挺给您长脸的,最好还能施个压……”

    谢灵涯许完愿后,神清气爽地插好香。

    小量问道:“哎,对了,谢老师,谢伯伯去哪儿了?刚才海大夫好像找他,说他和自己要了药膏。”

    “……哦,等会儿就回来了吧。”谢灵涯避而不答。

    小量也没想那么多,继续给乖龙和柳灵童补身体了。

    倒是张道霆又进来喊了一嗓子,神色有点古怪,“谢老师,那个……施道长的父母来了。”

    谢灵涯一僵,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边说“可以,很帅”一边往外走。

    张道霆:“……”

    ……

    “叔叔,阿姨。”谢灵涯带着腼腆的笑容,把施父和施母迎进抱阳观。

    大家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鉴于施长悬刚刚把他们的关系告诉父母,气氛还是有点尴尬。但与施长悬之前预料的差不多,施父和施母因为修道的关系,加上了解施长悬的秉性,反而比谢父要更好接受一点。

    他们之前倒是就对谢灵涯观感不错,没想到现在要成一家人了,只是有种不知如何拿捏和儿子的男性对象沟通分寸的感觉。

    “好……呵呵,身上有伤就不要动了。”施母看谢灵涯两只手裹得像粽子还要去给自己倒茶,连忙拦住他。

    谢灵涯愣了愣,然后道:“没事,我左手伤得不怎么重。”烫伤最重的主要是右手,而且无论轻重,其实都不至于包成粽子,都是海观潮说家长面前卖一下惨。

    施母和施父一听,嚯,身残志坚了,就是一只手伤轻也不好使唤这孩子啊,连忙拦住了,“没必要没必要。对了,听说令尊也在,怎么不见人?”

    他们两个本来那日也要来杻阳,只是还没来先听施长悬说了他和谢灵涯的事情,在家里考虑了两天,这才过来。

    “呃……这个,应该快了,快回来了。”谢灵涯含糊地道,这时听到宋静说话的声音,便知道他们回来了,赶紧趁机道,“这就来了。”

    他一开门,恰好和谢父对了个眼神。

    谢父用力瞪着他。

    谢灵涯:“……嘿嘿,爸,宋阿姨,这是施叔叔和施阿姨。”

    谢父这才慢慢把目光挪开,同宋静一起生硬地和施父、施母打招呼。

    施母看了眉宇间有些担忧,怎么谢灵涯的爸爸好像不是很满意的样子,是反对孩子吗?他正想着,施长悬换完了药,扶着墙慢慢进来。

    谢父顺手扶了他一把,神色稍微缓和,对谢灵涯道:“臭小子,倒了茶没?”

    “不用,孩子手受伤了,我们自己来。”施母连忙道。

    谢父虽然不是抱阳观的人,但作为谢灵涯他爸,也是半个主人,主动承担起了倒茶的任务宋静也去拿了些水果来。

    趁这个机会,施母小声问施长悬:“小谢的爸爸……到底是什么态度呀?”

    她怎么有点看不懂呢,又像是生气,但对施长悬又还挺好。

    施长悬一时不知何回答,只低声搪塞道:“……没事。”

    谢灵涯在旁边露出镇定的微笑,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

    谢父为什么会有这么矛盾的反应?

    还不是谢灵涯当着片警的面,给谢父扣了一口大锅,虽然家庭纠纷人家不可能再追究,但后来也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给谢父上了一下思想教育工作,而且连着两天,就怕谢父没听进去。

    虽说华夏对这方面是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是他们辖区里的居民因为孩子搞……出柜,就把人打这样,他们当然要劝阻一下。有话好好说,不能这么暴力啊,看上去差点就要出人命了。

    谢父又甩不下这口锅,忍着屁股痛坐立难安地听完长篇大论的劝导,保证自己不会再打人才得以离开。回来的路上,尾巴骨还在隐隐作痛,他是越想越心酸,这股心酸在见到谢灵涯的时候,当即化成了满腔悲愤。

    趁着擦肩而过的机会,谢父又瞪了谢灵涯一眼,要不是谢灵涯现在身上也有伤……

    谢灵涯假装没看到,站在思思面前,用自己两个包起来的手逗她。

    上罢茶,谢父和施父、施母相对而坐,聊了两句天气,彼此心里都明白,谢父率先提了起来,因为他确实有点不明白,“您二位对两个孩子的关系,一点意见也没有?”

    他还以为道士会更加古板一些,尤其是施父看上去威严端庄,还留着长须,活像是哪座山里出来的古董,没想到接受良好,让他实在纳闷。

    施父好像早就在等他问,一挺腰,肃然道:“这就要从‘道’说起了。”

    谢父:“??”

    施母也点了点头,“不错,道家讲究阴阳之大顺,何谓阴,何谓阳?其实阴阳的概念是十分广阔的。你看,伸出手来,手背是阴,手心是阳。男性与女性,女为阴,男为阳。但,这都是相对的,没有阴哪来阳?孤阴、孤阳皆不长!”

    施父也自然而然地接上话茬:“咱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就相当于同性相恋为阴,异性相恋为阳,这也是阴阳。再有,这道不可见,修心的目的,是游于物外,不被世俗所累……”

    俩人叭叭又给谢父聊了一个小时份的,听得他目瞪口呆,一开始还能勉强理解,到后面实在是听不懂了,简直用尽毕生智慧,而且他屁股还疼,不得不连连对谢灵涯使眼色。

    谢灵涯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一脸如痴如醉,如闻绝妙道法,边听还认真点头,根本没看到谢父的暗示。

    还是宋静看不下去了,干巴巴地说:“老谢还要上药,咱们等晚上吃完饭再聊吧。”

    “对,我还得上药。”谢父赶紧站了起来。

    施父意犹未尽,拍拍他的肩膀道:“那回头再说,我就觉得虎父无犬子,老弟你在这方面的领悟力也不逊色小谢啊,咱们之后再继续聊。”

    谢父被侃晕了,一直到走出房间,还是没弄明白自己想问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像牵涉到道家的至理?

    ……

    有施父和施母“牵绊”,谢灵涯没再被谢父找过麻烦了,到了第二天,省道协的戴会长也亲自来抱阳观了,还带着一个谢灵涯不认识的人。

    谢灵涯客气地问好后,就等戴会长给他介绍。

    戴会长微微一笑,“这是你们杻阳市政府的刘处长。”

    谢灵涯懵了一瞬间,戴会长没说刘处长是哪个部分的,但他心扑通扑通跳,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下一秒,刘处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说道:“这是我们草拟的协议,谢先生可以看看,有什么意见提出来,咱们再商量。”

    谢灵涯翻开封皮,这份文件第一页第一行赫然写着:关于扩建抱阳观项目协议书。

    还有些特别显眼的关键词,什么五年内分几期工程,投资数千万,完成全部扩建工程,后头还有长长的双方权利与义务。

    什么庙宇负责人由乙方选定,甲方为其履行任职手续,庙宇管理权是乙方传承,甲方监督等等……

    总而言之,就是谢灵涯坐在道观里,等到了政府的支持!

    他之前也为这件事打听、奔走过,后来发现不是一日之功,加上要复习笔记对付幽都之子,就没放在第一位,现在竟自个儿上门来了,怎叫他不喜出望外。

    谢灵涯欢喜了半天,才找回理智,“哎,但是,那个……要求不是很高的吗?”

    刘处长微微一笑,“其实我们早就关注到抱阳观了,也在游客间甚至是华夏信众间采集过数据,这两年来抱阳观的影响力大大提升,极有发展潜质。而且……”他顿了顿,神情忽而严肃一些,说道,“有些事虽然我们看不见,却知道,也会铭记于心。”

    谢灵涯听懂了这小小的暗示,心情又些微激荡,虽然他们所作的事情不便公之于众,初衷也并非索要奖赏,但这无疑是极大的肯定。

    谢灵涯仔细看完了协议书,确认过各项条款后,才以负责人的身份,正式与政府签订了协议。

    .

    “舅舅,给你烧份复印件,你留着美吧。”谢灵涯把协议合同的复印件烧给了王羽集,他手指不便,施长悬一只手臂也有伤,拿另一只手给点了火。

    两人席地而坐,便见火中烟雾慢慢升腾,幻化成了王羽集的模样。

    他满意地一点头,说道:“历代祖师知道,也能宽慰了。”

    “舅舅,你来了。”谢灵涯眼睛一亮。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王羽集说道,“我已经在阴司问好了,吴量的寿数恰好能补满上一次的。”

    谢灵涯一抱拳……当然从外表看不出来,只是两个粽子拢在一起。

    王羽集含笑道:“还有就是你们两人的耳报神。”

    两个人两个耳报神,全都精神一振,“嗯?”

    王羽集说道:“这两个耳报神跟随你们身边,行善积德,如无意外,再过得三年商陆神就可以功德圆满,转世投为人胎,柳灵童生气泄露,却是耽误了一点,会再晚一年,同样是人胎。俱已登记在册,你这几年还要继续小心供奉它们,别出差池。”

    虽然有自卖自夸之嫌,但王羽集还是很想说,这两个耳报神好运跟着他外甥与弟子,多得是耳报神每日给人报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最后不了了之。而且即便投胎,也不一定功德多到能投人胎。

    谢灵涯激动得差点喊出来,捧着柳灵童亲了一口,“小可爱,你听到没有?”

    柳灵童晕乎乎的,嘤嘤哭出声来。相比起商陆神这样的先天木灵,从未尝过做人的滋味,它体内的魂魄却是做过人的,模糊的记忆告诉它,当人的滋味有多好。

    商陆神也嚎啕大哭,虽然还有三年,但它已经开始舍不得谢灵涯了,“谢灵涯你要来找我啊……”

    谢灵涯问道:“舅舅,那我能知道它们会投到哪家吗?”

    “阴司册上的事,怎么能透露。”王羽集立刻说到,但一看外甥哀求的样子,又干咳几声,说道,“我最多只能告诉你,它们未来的母亲掌心有枚心形小痣。”

    谢灵涯大喜过望,“谢谢舅舅!”

    施长悬拉了拉谢灵涯,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立刻反应过来,猛回头道:“我靠,它们未来的母亲,这俩以后投在一家吗?”

    王羽集并不打算回答的样子,吹着口哨化为了一阵白烟。

    ……

    送走王羽集后,谢灵涯犹带喜色地和施长悬一起出门,却见宁万籁领着一个女孩站在院内。

    宁万籁一看到谢灵涯,就迎上来道:“谢老师,我来探望你啦,身体还好吧?”

    “谢谢啊,我好多了。”谢灵涯大大咧咧地道,“程昕没来?这个是你女朋友?”

    宁万籁赶紧摇头,“哪里,这我妹妹,最近见到些脏东西,想来烧香。但是观里不是关门休整么,我带她走个后门。”

    他一想也觉得有点无语,他自己就是生无常,但因为阴司的事不能随意泄露,所以家里只有父母知道,表妹最近找他,他才知道表妹见过几次鬼。而且看他的眼神闪烁,他怀疑表妹知道自己身上有古怪了。两人算是心照不宣吧,他就把表妹带到抱阳观来了。

    “哦,妹妹啊。”谢灵涯对女孩友好地笑了笑,“我给你拿几张符,你再去上个香,回头要还有事直接来找我。”

    女孩拘谨地道了声谢谢。

    谢灵涯那两只包起来的手掏了半天,掏出几枚叠好的符给宁万籁的表妹。

    女孩看他不方便,也是出于尊重,连忙双手来接。

    谢灵涯一眼就看到女孩手心有枚心形的小痣,登时一呆,不会那么巧吧?手掌上心形的痣?

    女孩没察觉他的异样,把护身符小心收好了,又问要给多少钱。

    “不用不用,你哥和我们挺熟的了,送你了。”谢灵涯还有些愣,盯着女孩说道。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谢灵涯和施长悬肩上都有个木娃娃,灵机一动,从包里翻出了两件小衣服,说道:“这是我做的手工,送给你吧。”

    宁万籁看了一笑道:“我妹做的这些平时可都拿去店里卖的,和大学城那边的店有固定合作,你看看很精致吧。”

    “……”谢灵涯接过了两件小衣服,心下唏嘘,这都是缘分啊。

    女孩在张道霆的指引下走进灵官殿。

    谢灵涯则转身对施长悬道:“我刚才,在她手心看到一颗心形的痣。”

    他听到柳灵童“呀”了一声,显然它之前都没注意到这一点。

    施长悬也有些讶异,看了看女孩的背影。

    谢灵涯用大拇指捏捏手里的衣服,又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想,我的小宝贝和小可爱以后都会过得很幸福的。”

    施长悬也面露动容。

    希望它们转世之后,拥有幸福的人生呀。

    谢灵涯喃喃道:“只是这样一来,以后谁唱《小跳蛙》给我听呢……”

    施长悬:“…………”

    商陆神爆哭:“我不投胎啦!我给你唱,我给你唱啊啊啊!!”

    施长悬忍无可忍,把商陆神摘下来往兜里一塞,在谢灵涯震惊的眼神中凑近耳畔,用他清冷的声音唱道:“它是一只小跳蛙,越过蓝色大西洋,跳到遥远的东方,跳到我们身旁,春夏秋冬,我们是最好的伙伴,亲吻它就会变得不一样……”

    他一低头,轻轻吻住了谢灵涯。

    -正文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