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84.中邪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浊不秽形,死不妨生。摩掌蕤目三遍, 青龙在吾左, 白虎在吾右, 朱雀在吾前, 玄武在吾后。神禁敕水除尘垢,急急如律令!”

    方辙用手掌一边擦眼睛一边念咒, 这一定是有什么秽物蒙蔽了他的眼睛,他才会看到这一幕!

    这一定都是脏东西根据他以前的误会设置下的幻觉!黄鼠狼, 是不是黄鼠狼跟回来了!

    方辙低头满地开始找黄鼠狼。

    直到谢灵涯看到他后挣扎着过来关门, 方辙才绝望地想:

    这不是幻觉, 抱阳观进不来脏东西……

    谢灵涯处于一种半清醒半迷醉的状态, 一方面因为喝多了晕, 另一方面又知道哎哟好像被撞破了。

    他把门关上后靠着门坐在地上,想想又不对,都已经看到了, 再关门有什么用,于是他又吃力地把门打开,说道:“你要不要进来?”

    方辙:“……”

    他还是呆的。

    施长悬喊了谢灵涯一声, 谢灵涯才想,今天实在是没法聊了, 他太晕了, 于是摇摇头再次变了心意:“还是别进来吧, 你先回去睡觉, 明天我再找你聊。”

    方辙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听到谢灵涯关门的声音,还有他砰一下躺回床上的声音,反应过来这俩人被发现后也没想着避嫌,还继续睡一块儿……

    ……

    早上,谢灵涯醒来后发现自己睡得四仰八叉的,把手从施长悬胸口收回来,坐起抹了把脸,脑海中迅速一过昨天睡觉前发生的事。

    “……哎,”谢灵涯一推施长悬,“我俩昨晚是不是让方辙撞见了来着?”

    施长悬睁开眼睛,“嗯。”

    谢灵涯:“……”

    他无语了,喝酒真是误事,就这么意外出柜了,他本来还想继续铺垫的啊。昨晚脑子像灌了浆糊一样,心底知道不对劲却做不出太多反应,到这会儿想再“卧槽”一声也没那个情绪了。

    谢灵涯倒是还记得自己说要和方辙聊一聊,于是爬起来去洗漱。

    柳灵童可怜兮兮地道:“昨天我想提醒主人……”

    谢灵涯仔细一想,也依稀记得柳灵童那时候喊他,但他不是喝醉了嘛,根本没理,“没事没事,不是你的错,方辙这么大了,有些真相该告诉他了。”

    谢灵涯去找方辙的时候,方辙正心不在焉地喝海观潮熬的补药。

    海观潮还奇怪呢,怎么方辙这次不嚎着快要补吐血了。

    一看到谢灵涯,方辙差点被呛到,海观潮一把将碗稳住了,“别洒了!很贵的!”

    “咳咳……”方辙咳嗽几声,急匆匆把剩下的药喝光了,“我,我们私聊去吧。”

    谢灵涯想想道:“不用了,既然海医生也在,就一块儿说吧。”

    都是一个单位的人,也不好和这个说不和那个说,海观潮要是不在也就算了,以后知道了想起这会儿来算怎么回事。

    而且谢灵涯也没出过柜,连恋爱都没谈过,只觉得特意把所有人召集起来说好像有点傻傻的,索性赶上他俩就先告诉他俩吧。

    海观潮点了下头,没在意他要说什么,指着碗道:“还有一口你喝干净啊。”

    方辙快急死了,抓过药碗一口气喝干了塞回给海观潮。

    谢灵涯:“哎,你看到的其实就是真相,前不久我和施长悬去省城的时候在一起了。”

    方辙:“……”

    海观潮:“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么,上哪都形影不离的。”

    谢灵涯:“我说谈恋爱那种。”

    海观潮手里的碗一下砸地上了,碎成八瓣,“???”

    谢灵涯假装很淡定很有经验,“惊讶什么,这段时间我们不是一直在给你们铺垫,好让你们有心理准备吗?”

    海观潮差点吐血,拿过一只茶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补药咕嘟咕嘟喝光了,“……你,你真不是开玩笑?”

    他也想猜测谢灵涯又在满嘴跑火车了,但是看方辙的表情就知道不对了,恐怕确有其事。

    可是这家伙说的叫什么话,他前段时间给大家铺垫了吗?就那些胡言乱语?!

    海观潮是最不能接受的,他调侃得最起劲那是因为他最不相信,他觉得谢灵涯从头直到脚,和施长悬就是亲密的战友,这弯的真是太突然了。

    方辙也弱弱地道:“为什么啊……”

    他看着谢灵涯也挺直,他小时候就和谢灵涯一起玩过,还记得那时候谢灵涯就很惹小女孩喜欢了,表现也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不喜欢女孩子的。

    不过,无论方辙还是海观潮,都算是见多识广,对他人的性向没有什么意见,尤其这个他人还是谢灵涯和施长悬。他们只是惊讶于自己的判断出错了,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发展的,太惊愕了。

    “这种事情,说细了你们又要怪我秀恩爱,不说细单身的人怎么理解。”谢灵涯烦恼地道,“不然你们就当做优秀的人有义务和另一个优秀的人在一起,以更好地创造更多奇迹吧。”

    方辙&施长悬:“…………”

    谢灵涯若无其事地道:“你们要还是想不通,可以和其他人说一说,沟通一下啊。小量就算了,他心眼太直了,以后我来告诉他。”

    方辙:“……”

    “我不说,你要说自己说,出柜都能偷懒的?”海观潮神情有点恍惚,又倒了一杯补药喝下去压惊。他无法想象自己拉着小量或者张道霆“你两位师兄是一对,我们来聊聊”的样子,大概会被说造谣吧。

    谢灵涯没想到被他识破了,自己确实是不想大张旗鼓挨个说和师兄谈恋爱了,干笑两声,“不说就不说,没什么事我画符去了。”

    谢灵涯转身走的时候,正遇到张道霆过来,他和谢灵涯打了个招呼,看到方辙和海观潮都木木然的样子,问道:“怎么了,谢老师说什么了?”

    方辙和海观潮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

    ……

    抱阳观人不多,但以这种消息扩散速度,估计要一段时间才会人尽皆知。谢灵涯还得琢磨一下,怎么跟舅舅、父亲说这件事。

    施长悬倒是没什么可担忧的,他父母都是道士,虽然是火居道士,但也不会像一般人对生儿育女抱有极高热情,在阴阳之道方面,更是颇有见解。以他对父母的了解,虽说家中并无先例,但心知不难沟通。

    “说实在话,还是因为方辙,把我们这件事往前推了一些,我本来没打算现在就跟家里说的。”谢灵涯坐在诊所的柜台前,对海观潮说。

    海观潮:“……”

    谢灵涯:“昨天我们勾肩搭背,刘伯合看到了,还说我们关系真好,我刚想顺势也告诉他,他就走了,可惜了可惜了。”

    海观潮:“……”

    海观潮崩溃地道:“你能不能饶了我们,这都是方辙的错,是方辙撞破你们俩关系的,你为什么要捎带上我啊!你不懂就上网求助好了,跟我说有什么用?”

    方辙:“……”

    就因为他们是目前道观唯二知道这两人奸情的人,就要被谢灵涯这么当做咨询热线吗?天知道他们两个也没出过柜啊。

    谢灵涯:“师爷,你那就不能发挥一下助人为乐的精神吗?”

    “别叫我师爷了,你是我师爷,可以吗?”海观潮吐槽道,“我看你那天吓唬我们俩流利得很!”

    他终于如愿以偿听到谢灵涯喊师爷了,从施长悬那里赁起来,谢灵涯仍是逃不脱这个辈分了,但他心里真的一点喜悦也没有……

    “那是因为方辙已经撞见现场了,怎么说不是说。”谢灵涯解释道,“我这也是照顾到大家的接受能力。”

    海观潮很想冷笑。

    这时大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人急急进来,对海观潮道:“您是海大夫吗?想请您看个病人!”

    海观潮如今在杻阳市小有名气,他见这人急得满头大汗,怕是病人危急,也站直了道:“什么情况,病人在哪?”

    “我弟弟脑子有问题!”男人憋出来一句,“医院的大夫说要住院,一疯起来就打镇定剂,可好好一个人,不过是出去一趟就病了,我实在是不甘心啊。听说您治疑难杂症很有一手,就带来看看。现在正在车里。”

    “不是每个精神疾病我都能治好的,我只能给先把脉看看,实在不行,送到医院才是最好的选择。”海观潮严肃地道,“精神疾病不同其他病症,发作起来会伤害到自己乃至家人、无辜路人,只有送到医院让专业人士看守、治疗才是最好的。”

    男人悻悻道:“……是,我爸妈被他给推得摔一跤,都没法一起出来了。您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唉。”

    “那灵涯你跟我一起来,以免病人随时发作挣脱。”海观潮看这男人体格就知道,他兄弟只要不是先天不足,体格也差不到哪里去,谨慎为上。

    谢灵涯从善如流,跟他一起出门,到巷口的轿车旁,待那男人把门打开,就看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正木木然盯着前座,男人招呼弟弟出来,他弟弟就猛地往外冲。

    幸好大家早有准备,七手八脚将人摁着去诊所。

    那男人自我介绍叫梁耀,他弟弟叫梁光,俩人都在修车厂工作,不说特别强壮,还是有点力气的,尤其梁光发病时,三个成年男人按着他也够呛。

    把人拖到诊所去之后,梁光忽然又哭又笑起来,两种神情混合在一起极为古怪,又开始唱歌,手捏着兰花指,“春季里相思玉兰花儿艳,百草呀回芽遍地鲜,柳如烟呀,我郎为客在外边,梳妆懒打扮呀……”

    他神态扭捏,一边唱,还一边用手指掠过鬓边,像是在抚摸自己不存在的长发一般——他们兄弟俩都是极短的寸头。

    嗓子更是捏得细细的,让众人听了一阵鸡皮疙瘩。

    海观潮问道:“他……一直这样?”

    梁耀呆呆道:“是啊,有时抓着我打,有时就像这样唱歌,每次唱得不太一样。”

    海观潮忽然道:“你们是本地人吗?”

    梁耀点头,“是啊,我爷爷那会儿从鹊南过来的。”

    那也是本省内的搬迁啊,海观潮摸了一下身上竖起来的汗毛,看梁耀还不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没忍住直说了:“你以前应该没听他唱过这歌吧,他唱的小曲明明是吴山一带的,口音也有一定吴山特征……”

    梁耀一惊,“大夫,你什么意思啊。”

    海观潮指着他道:“你难道真的不觉得,他一举一动神态很像女人吗?你弟弟以前也这样?”

    “不这样,可是,可是他脑子出问题了啊。”梁耀还是抗拒海观潮想指引他的方向。

    海观潮长叹道:“再出问题,也不可能连口音都变了,你弟弟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梁耀迷茫地道:“我还以为,是看电视学的,这会儿潜能被激发出来了,”他说了一通自己想象中的科学道理,“而且,他也学了别的口音啊。”

    谢灵涯和方辙在一旁差点喷了,都觉得不大妙,“你还是先说说怎么出问题的吧!”

    梁耀连忙道:“我那天不在现场,据说我弟弟和女友上山去野炊,他去捡柴的时候不想绕路,加上大概是在女友面前要面子,就从坟头一个个跳了过去……”

    三人:“……”

    “跳了两三遍,后来脚一滑,摔了下来,回来就这样了,女友也分手了。”梁耀干巴巴地道,“海大夫,这难道不就是摔得脑袋什么神经接错了么。”

    这时候,梁光不唱那歌,歇了一下气又开始唱,这回换了种口音,“大清一统太平出,如今晚的姑娘想丈夫,妈妈娘你好糊涂……”

    海观潮指着他道:“梁先生,你真觉得这样是单纯的脑袋坏了吗?”

    梁耀是真心这样觉得的,他被问崩溃了,“海大夫,那您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中邪了?”

    他一说出来,自己也沉默了。只觉得似乎早隐隐有这样的念头,只是不敢去想。

    “您是大夫啊……”梁耀犹自没头没脑地嘀咕。

    “那你找他,他是道士。”海观潮指了指谢灵涯,“前面抱阳观来串门的。”

    梁耀:“……”

    谢灵涯:“……”我不是啊!

    梁耀也没办法了,问道:“那找这位,能治好吗?”

    海观潮说道:“你要愿意的话,就试试,谁也不敢说百分之百,但很有希望。”

    梁耀想想弟弟这些天的遭遇,要是不试试,真的送去疗养院么。他看过那里的情况,以他们家条件送得起的地方,连单人间都不存在,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气色。

    梁耀迟疑地道:“怎么试?”

    “你真要试的话,那我可以保证,不会有什么过激的手段。”谢灵涯先问过了他的意见,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这才挽起袖子,“来来,师爷给我护法。”

    海观潮悄悄翻了个白眼。

    ……

    梁光的症状,很明显就是中邪,或者叫鬼上身,被鬼邪着了。而且与一般的中邪不同,他好像不止惹到一个鬼。

    “咱们聊聊?我知道你们听得到。”谢灵涯看着梁光道。

    梁光旁若无人地抚摸自己的脸颊,并不搭理谢灵涯。

    这很正常,很多鬼魂多少有点乖戾,这种会报复的尤其如是,在面对人类时也不会怎么客气。

    “行,那就换个方式聊。”谢灵涯考虑到梁耀的接受能力,用祝由术来解决,抱阳观的祖师们行走江湖,见识过不少这样的案例,谢灵涯接触得不算太多,但有很多成例可以参考。

    恰好梁光现在正在发作,谢灵涯喊了一声海观潮和方辙,“师爷,你和方辙按左手鬼门、鬼市,梁耀和我来按右边。”

    梁耀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谢灵涯看到了无语道:“我换个说法好吗?按玄府穴和承浆穴。”

    海观潮为了安慰家属,一面和方辙一起按住了梁光的掌中心与手腕后指根两筋中间的地方,一面给他解释,中医里这两个穴位被称为鬼门和鬼市,因为古人认为精神疾病都是鬼神作祟,总结出来一些穴位,按了能平复病人。《素问注证发微》里就说:开鬼门,发汗也。

    祝由术本来就和医术相通,古代巫医一体,在他们的概念里,按住鬼门和鬼市是为了制住中邪者身上的鬼,令其无法作乱也无法逃脱。

    此时梁光面露痛苦,身上开始出汗,身体无法扭动,但是开始张口骂人了,骂得特别脏。

    谢灵涯充耳不闻,腾出一只手用海观潮的银针刺梁光两肩井中,速度很快,梁光嘴里顿时换成了惨叫声,又哀求梁耀,说自己好痛,让哥哥放了自己。

    梁耀似有所动,“我弟弟认识我了,好了吧?”

    “没有,你千万不能动。”谢灵涯警告他,“在求饶的不是你弟弟,现在放了就让他们得逞了,说不定逃走或者躲起来,回头再去找你弟就麻烦了。”

    如果只是单纯把鬼驱走,他用灵官诀或者按山源都可以,但现在应该是梁光得罪了亡魂,不适合那么简单处理。

    梁耀一个激灵,原本有些松的手又按紧了。主要也是海观潮在旁给他解释,他们按的地方在中医里都有说法,不会出事的。就是谢灵涯那针扎的,让他有点心理阴影。

    谢灵涯刺得梁光大叫连连,求饶梁耀没用后,又换成了捏着嗓子不阴不阳地求饶,“别,别刺我了,有话好好说!”

    “不唱歌了?”谢灵涯听这声儿像是真求饶,一手仍按着鬼门,另一手用手机记录:“那先报上姓名,才是好好说话的正确姿势。”

    梁光哼哼唧唧道:“那能不能先松了。”

    “你先说。”谢灵涯不为所动。

    梁光便报上姓名,谢灵涯用手机记录,名字,籍贯,为什么附身,越记是越惊讶,因为梁光连连变换口气,一直在说。

    最后谢灵涯一数,梁光整整报了十八个身份!

    梁耀听得两眼发黑,还真有鬼住在他弟弟身上,甚至不止一个两个……

    谢灵涯吸了口气:“你们这是把梁光当群租房了啊?”

    海观潮怜悯地道:“这不,你就来整治了。”

    谢灵涯:“……”

    而且,根据梁光报出来的信息,这些鬼大多籍贯是吴山和苏山二省,谢灵涯正想说梁光爬的是本地的山,怎么那么多外地鬼,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记得小时候舅舅讲过,有阵子吴山和苏山遭灾,灾民迁移到其他地方,其中一个安置点就是杻阳。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

    这些附在梁光身上的亡魂,正是当年的灾民,难怪会唱那两地的小曲小调。

    梁光又扭捏地道:“这个小子在我们头上踩了好几道,我们怎么能忍呢,就上来报复一番,否则枉为鬼了,你说,难道这也有错吗?”

    “没错。”谢灵涯平静地道。

    梁耀急了,“道长,这怎么说的?我弟弟真不是故意的!”

    谢灵涯正色道:“所以现在有个机会,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赔偿的事情,你们需要家属和梁光本人怎么做,才能消气?”

    “我要金银珠宝!”

    “我想投胎!”

    “要梁光去给我休整坟墓!”

    “……”

    谢灵涯单手迅速按动,记录下他们的要求。

    此时,“梁光”掐着嗓子说:“我,我要个小人儿。”

    谢灵涯头也不抬:“烧对童男童女给你。”

    “不要,”梁光的脖子伸长了,附在他身上的鬼露出迫切的神情,“要你肩膀上那个小鬼,我死的时候儿子也像这么大,拿来给我作伴吧。”

    柳灵童:!!

    谢灵涯的动作凝滞了一下,无语地道:“你想你儿子找他本人去啊,找什么替身啊!”

    对方理直气壮地道:“我也想啊,我起初还盼着儿子好,可等了好久都不来和我团聚,这些年扫墓也不来了,见都见不到,我又离不开坟地……好家伙,今年都八十九岁了,身体还挺硬朗,我可等不了!”

    众人:“……”

    对方喋喋不休:“就是下来了,小老头我都不一定认得出来,我还是喜欢他小时候的模样,他也不太可能彩衣娱亲吧……”

    谢灵涯听的脑袋痛,“别说了别说了,告诉你,不可能。我是中间人,不是让你问我要东西的,就算梁光要买我也不给卖。”

    此鬼顿了一下,然后耍赖地道:“我就要。”

    海观潮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大概知道这家伙在试探人类的底线,不过在其不知道的情况下,其实在找死的边缘徘徊着。

    “你,你……”柳灵童气愤得都有点结巴了,憋出来一句,“你要也得先和东边那个大家伙打一架!”

    鬼与耳报神之间说话,自然不需要和柳灵童本体靠得太近,那鬼一听懵了,糊涂地道:“什么大家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