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81.金锁围城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力士:“???”

    他说什么了, 为什么要呵呵他?

    海观潮心想, 确实还年轻,不知道海绵精功率有多高。

    想当初裴小山搜刮了几万亡魂,包括乱葬岗的,和本该前往地府的。但是谢老师一个即兴超度……不对, 是心有所悟,让剑一出,一剑度万魂。

    谢灵涯也笑而不语, 他心中考虑,此前用让剑的结果是瘫了好些天,现在都到山上了, 不出乱子明天就能抵达幽都山,如果现在就超度这些亡魂,不是不可以,而是不便。

    好在虽然此湖每十年只有三天涨水, 使得困在水底的亡魂能出来,但既然谢灵涯知道他们在哪了,也就不限制于这区区三天。倒不如先上幽都山,然后度亡魂,就算瘫着回杻阳,也无甚后顾之忧啊。

    “好的, 我知道了, 我们还要准备几日, 到时自然会把这些亡魂超度。”谢灵涯笑眯眯地道。

    力士又看了看仍是一脸古怪的其他人, 迟疑地点头,难道刚刚的呵呵只是他的错觉?

    谢灵涯与这阴庙力士道别,大半夜临时挪了地方重搭帐篷,还得把湿了的鞋烤干,着实麻烦。尤其是山鸡哥经历几番惊变,都要雄不起来了,蔫了吧唧地待在谢灵涯身边。

    谢灵涯注意了一下,那些雪山幽魂列着队四处游荡,黄鼠狼大概全都避而不出了,再没看到它们的动静。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四人才重新钻进了帐篷。

    这次谢灵涯也不敢再戴静音耳塞了,还把柳灵童和商陆神放在他和施长悬中间,之前它们也预报过,就因为谢灵涯堵着耳朵,全然没听到。

    提起这个来,两个耳报神现在还心有余悸,尤其是商陆神:“这是只好鸡。”

    要不是山鸡哥,它们动不得,哪能将人弄醒。

    第二天难免的起晚了一些,而且今日再往上走,便有冰雪覆盖于地,放眼望去皆是白茫茫一片,虽然山顶近在咫尺,但攀爬更为艰难。

    谢灵涯把山鸡哥搂在怀里,用围巾包着它。

    方辙一只手搭着海观潮,两人相携行走,以免方辙脚滑。

    “回去之后,我三个月都不想走路了。”方辙惨白着脸说道,声音被冰冷的风吹得支离破碎。

    海观潮鼓励地道:“方辙挺住,你可以的!”

    谢灵涯也在一旁悲情地道:“山鸡哥挺住,这波过去你就是天下第一鸡!”

    方辙:“……”

    方辙想想,最后什么也没说。算了,这鸡真挺重要,也真挺不容易的。

    山鸡哥不知是否听懂了,闷在谢灵涯怀里“喔喔”了一声。

    ……

    抵达山顶之时,已是晚上七点多,谢灵涯把帐篷搭好了,众人吃好东西,缩进帐篷抓紧时间小憩一番。等待阴气最重的子时,方能进入幽都山。

    子时一到,闹钟响起来,山鸡哥也跟着叫了一声,在山顶显得格外凄凉。

    施长悬将罗盘拿出来,定出方位,而后将罡单铺在地上。

    罡单由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二十八宿和九宫八卦组成,象征着九重天。步罡踏斗是感应九天,辟邪之用。

    今日他们要做的,不是在昆仑山步罡踏斗拜神,而是反踏北斗,倒转术法,进入幽都之山。

    除了海观潮之外的人都进入幽都山,剩下他在帐篷里待着,等待三人出来。

    谢灵涯从包里把准备好的三牲、水果拿出来,这都冻上了,野外起坛,然后望北斗而拜,反踏禹步。

    谢灵涯蒙住了山鸡哥的眼睛,不能让它看到方位,咒念七遍,最后令牌一击,再拜,“太上之法受吾,依旨任吾之行。依吾变化,应吾之道,随吾遮隐!”

    刚刚念完,谢灵涯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周便“黑”了下来。

    不是像天黑的那种黑暗法,而是四处都蒙上了一层黑纱一般,死气沉沉。往天望去,也看不见星星和月亮了。

    这就是幽都之山了,仿佛一抹依附在昆仑山阴面的幽魂,时隐时现,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他们为了来这里找阴物,也是借助了方术。

    单单是踏足这里,都让人感受到周围弥漫着的阴沉、黑暗气息。

    不过片刻,施长悬和方辙也进入幽都山,他一眼看去,他们全身好像也蒙上了透明黑纱,或者说大家都伪装成了幽都山的生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山鸡哥都不叫了。

    谢灵涯唏嘘道:“你们看,山鸡哥吓得都安静如鸡了。”

    方辙&施长悬:“???”

    山鸡哥无辜地看着他们,不敢叫唤,但一直不安地四处看,似乎在找回去的路。

    “山鸡哥,等下就看你的了。”谢灵涯在山鸡哥身上摸了好多下,然后将它交给方辙。

    方辙抱着山鸡哥,用红线缠在它身上,将无法动弹的山鸡哥放在一处,然后拉着长长的红线,每隔一段距离就用木钉扎在地上,间或扎上几道符纸。

    方辙一直在计算方位,那木钉更是有长有短,他整整布置了四十分钟,寒冷的环境下愣是弄出一头汗。

    谢灵涯看着纵横交错的红线,问道:“这是个什么形状吗?好像看不出来。”

    单是看外表,这就像是乱钉的,把山鸡哥给围了起来。

    方辙直起身体,说道:“这是一个立体图案,形同鲁班锁,叫做金锁围城阵!只要它进去,我启动阵法,就可以将它收到鲁班匣中。”

    谢灵涯只知道他能用阵困住幽都山的生物,但没了解过阵法的具体意义,鲁班匣他倒是看着方辙做出来的,此时点了点头,“那就等着吧?”

    “只差最后一步了。”方辙将手从红线中穿过去,两指之间夹着刀片,在山鸡哥的翅膀上抹了一刀,鸡血霎时间溅出来。

    山鸡哥没忍住“喔喔”大叫了一声,身体仍无法动。

    三人退开到一边躲起来,看着刚烈的山鸡哥在原地小幅度扑腾了两下,红线颤抖数下,但并未分崩。

    这里的阴物都是死气、怨气与阴气纠结而成的凶残之物,可没有普通野外那么丰富,只会诞生蛇、鹰、虎、豹等。

    这些幽都之山的阴物没有食欲,它们只是会充满要将其他怀着不同气息的生物一同拖拽、变化形态的念头,一同沉沦在幽都的黑暗里。

    充满阳气的公鸡对他们来说,就像狼群里的阳一样明显。

    ……

    山鸡哥不时动弹,除此之外,连风也没有,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如果不是王羽集肯定地告诉过谢灵涯,他都要怀疑这里到底有没有阴物存在了。

    谢灵涯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背靠着岩石拿了三根巧力棒出来,和方辙、施长悬一起分着吃,补充一下能量。

    谢灵涯等得都快再次犯困了,也不见什么阴物出没,揉了揉眼睛道:“这地方是不是没有,要不再一处?”

    方辙快吐血了,“再换个地方我又要重新设阵。”

    但这也没办法,谢灵涯想想幽都山还挺大,阴物也并不多,可能这地方确实不好钓阴物呢。

    方辙走出来,慢腾腾地收钉子,都想哭了。

    他拔出了三根钉子,捏在手里,红线也拆开卷起来,正在此时,几人都忽然听到了什么踏在雪地上接近的声音,速度非常快。

    方辙抬头去看,只是转瞬之间,那物就到了近前,竟然是一只纯黑色的豹!

    它的形体就像黑色烟雾堆积起来一般,奔跑速度过快,尾巴甩动之时,尾尖甚至会有些散开,待平稳才方才凝聚。

    这只玄豹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来,踩在岩石上一个飞踏!

    方辙心惊,就地翻滚两下避开,那玄豹就正落在他原来的位置。

    玄豹回头看看方辙,又盯着山鸡哥看,踱了两下步。对他来说,方辙和山鸡哥虽然都很陌生,但方辙毕竟是人,还藏了身,山鸡哥就不同了,它的血还洒了出来,现在就好像在黑夜里发光一般,对这些阴物无比明显。

    因此,玄豹只看了方辙一眼而已,就把心思放在了山鸡哥身上,打算从它开始。

    方辙看它回头暂时没理自己,大有捡回一条命的感觉,连滚带爬地跑回来,大口喘气。然后又赶紧抬头往向那头。

    玄豹根本没有实体,身体穿过了红线,这些红线特别处理过,带给它不适感,令它每一步都有些凝滞,烦躁地低吼。

    “喔喔喔!”山鸡哥崩溃地大叫。

    方辙心中一紧,手捏法诀,大声道:“天灵灵,地灵灵,弟子顶敬,洪州得道鲁班先师。今日架起铁围城,四面八方不显形。一根绳子八丈深,铁锁铜绳加中心。金刀玉剪不沾绳,万法不能侵其身!”

    那红绳明明也因为在幽都之山灰蒙蒙的,此刻却鲜亮了起来,隐隐发出金光。

    玄豹叫声陡变,仰头张望,茫然地在红绳范围内踱步,也看不到山鸡哥了,就像真的被困在了围城之中。

    “谢老师,刚才我不敢接近那豹子,但是我阵法掉了三根门钉,恐有残缺,撑不到把它装进匣子,你能不能去帮我复位?我这边控制阵法,它现在被困在其中就不能出来。”方辙手上还捏着法诀,问道。

    “行,你指挥我怎么放。”谢灵涯站起来往那头走去。

    果然,玄豹在其中根本看不见外头了。

    谢灵涯蹲在旁边,距离它也就两米多远,它眼神愣是落不到谢灵涯身上。

    方辙大声道:“原来应该扎出了坑洞,第一根门钉露出一寸六!”

    谢灵涯:“……我靠,我怎么知道一寸六是多少!必须很精准吗?”

    方辙:“当然要很精准啊!一寸就约等于3.3厘米,一寸六大概5.3厘米啊!”

    谢灵涯:“……”

    谢灵涯急了,“鬼才能一下掐准5.3厘米!我又没学过《鲁班经》!”

    他心想差点忘了,看过这家伙做木工,有时不用钉子,靠目测把榫头和卯眼弄出来,严丝合缝。这个也不知是天生还是日久天长磨炼出来的手感,反正谢灵涯不成。

    施长悬一看也无语了,赶紧上前去,把自己手机拿出来。这里没有信号,但好在他以前就下过一个尺子工具的app,可以测量。

    施长悬把app打开,两人用手机比着钉子的长度,绕上红绳往回插。

    正在此时,不知何处远远传来一声虎啸,里面的玄豹霎时间身体一顿,耳朵竖起来听,也回吼了一声,然后在阵内转起来。

    方辙脸色一变,“不好,你们快一点,它要循着声音找到缺口了!”

    ——非但如此,另外有只阴物好像也要赶来了。

    谢灵涯赶紧捏着剩下两根钉子,听方辙报完尺寸,测量后往回插,才插到第二根,这红绳一阵摇动,所有钉子都松动了,一时间岌岌可危。

    待谢灵涯捏着第三根钉子,已经扎进地中时,一头玄虎从天而降,猛扑过来。

    谢灵涯和施长悬各自向一边翻滚,将将避开它的爪子。

    谢灵涯一看手中的钉子,大概不妙,果然下一刻,玄豹破阵而出,所有木钉震出地,红线纠缠成一团,罩住了山鸡哥。山鸡哥一声大叫,向旁翻滚,可惜挪动不了几厘米。

    方辙喉头一腥,强把血咽回去,抬手将两人的剑抛了出去。

    谢灵涯反手接住剑,手腕一翻,横剑于前,“我靠,为什么还是要肉搏。”

    施长悬也无奈地笑了一下。

    玄豹这一次没有被公鸡吸引了,甚至低吼一声那玄虎,玄虎原本一爪拍向山鸡哥,被它一吼便收了几寸,饶是如此,山鸡哥的鸡屁股也掉了许多毛,好像还出了点血,叫得震天响,“喔喔——”。

    两只阴物都盯着谢灵涯和施长悬看,齿间泄露出咆哮。

    一虎一豹左右绕了几步,一伏身便带着一身死气扑上来!

    这玩意儿,碰一碰都嫌晦气,谢灵涯反手一剑刺去,玄豹痛叫一声,被刺中的地方死气消散,但很快又聚合起来。

    ——幽都之山就是它们力量的来源,即使受伤也很快就恢复。又不能直接刺死,所以才要设法困住,方能收服。

    背景音是山鸡哥凄惨的叫声,它试图往方辙那边挪。方辙一看也是醉了,溜过去给它把绳子解开,但拴住了脚,怕它跑得太远迷失在幽都山。

    谢灵涯和施长悬也刻意将玄豹和玄虎往旁边引了些,免得伤到方辙和山鸡哥。

    谢灵涯大喊:“你快点趁机再布个阵,别折腾四十分钟了!”

    没四十分钟怎么布得好啊,方辙叫苦不迭,但一咬牙,手拿红线便开始了。好在地上还有一些痕迹,他目光一扫,就分辨出来。

    谢灵涯拿出来一把符,聊胜于无——它们才是幽都山的土著,这符箓效果在这儿也削减了许多。谢灵涯的灵符抛出去,也不过阻止一小会儿。

    方辙额头冒汗,在两人缠斗之际拼命布阵,山鸡哥如果有人形,大概这会儿已经额头冒黑线了。

    “你……”方辙看着僵硬的山鸡哥,“算了!”

    他直接捧着山鸡哥,把它受伤的光秃屁股往地面上怼了几下,蹭了些新鲜鸡血,权当做阵眼了。然后手中红线与木钉翻飞,精神高度集中。

    ……

    那边,谢灵涯本来穿得就厚,还要与猛兽缠斗,也不能直接砍死,便拉着它们溜达,气喘吁吁。

    这两只猛兽居然还有点高,过了会儿后看出来他们在吊着自己,攻势瞬间加猛了。一口黑气喷出来,顺着地面铺开,烟雾一般。

    谢灵涯刚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发现了,地面好像滑了些。这土本来就是冻起来的,覆盖了雪,现在瞬间更难走了。

    好在,柳灵童和商陆神在两人身上哇哇大叫地提醒。

    玄虎一个俯冲,谢灵涯向左闪,施长悬避往右边,玄豹又从旁攻击谢灵涯,谢灵涯干脆在地上一个翻滚,跪坐在地抬剑拍去。

    商陆神在施长悬肩上急急预报,因为施长悬动得太快,局势瞬息万变,它几乎提醒不过来。倒是引起了玄虎的注意,它歪着脑袋一看,仿佛依稀能听到那木灵的声音一般,且知道是它使得己方的计划没能奏效。

    商陆神窒息了一瞬,忽然大喊:“妈呀!有蛇!”

    有蛇?哪来的蛇?

    施长悬低头一看,地上还有着一层黑气,他目光一扫,期间竟真的蹿出一条玄蛇!

    这玄蛇隐藏在黑气之中,无人发现,还是商陆神喊了一嗓子。

    施长悬顾不得那么多,向后退了一大步,抬手挡去。

    这玄蛇竟是缠在施长悬的剑上,身形接近崩溃的边缘,但仍向上游,张开嘴迅速探头,口中居然有一嘴獠牙,想要咬商陆神。

    商陆神:“啊啊啊啊!”

    施长悬心知不能再避,持咒扬剑,此蛇霎时间化为一阵黑气!

    还不等商陆神松下这口气,玄虎已抓住机会,一下把施长悬扑倒。

    商陆神颤抖地道:“你滚你滚你滚你快滚!”

    玄虎完全被吸引了注意力,放过施长悬的脖子,张口就咬向商陆神。

    施长悬抬手一剑,从下将玄虎剖开!

    玄虎不及嚎叫,已一分为二,又化为黑色的雾气扩散……

    施长悬长出一口气。

    这时谢灵涯急促地喊了一声,商陆神也发出轻轻一声“啊”,施长悬瞬间察觉不对,然而那黑气一下死灰复燃一般,聚拢出一张兽口,嗷一口咬住近在咫尺的先天木灵那小胳膊!

    施长悬持咒再拍过去,兽口彻底散去,然而一只木头小手也掉了下来,向后一滚,掉到山坡之下,被黑暗吞噬了。

    “商陆神!”施长悬喊了一声,怒意外露。

    玄豹似乎被玄蛇和玄虎的下场吓到了,竟后退了两步,心生怯意。

    而此时,方辙也大喊一声:“成了!”

    阵布好了,他硬生生只用了二十分钟时间。

    谢灵涯也急了,在掌心画了一道符,上前拽住玄豹的尾巴,硬生生将它甩出去,“走你!”

    玄豹的爪子在地面上滑稽地抓挠了几下,整个身体一摆,被谢灵涯扔进了金锁围城阵中。方辙迅速启开鲁班匣,念动咒语:“起眼看青天,尊师在面前,一收邪,二收恶,三收亡魂与精魄……”

    谢灵涯不及关注他,三步一滑冲向施长悬那边,把所有的符都掏了出来。

    施长悬挑起一张裹在商陆神身上,“百官纳灵,清虚掩映!”

    商陆神不比柳灵童,柳灵童是后天制作,将木根和魂魄捏合在一起的。商陆神是先天木灵,身体对它来说重要多了,它可就是因为长成人形才有了意识,尤其这时它功德还未修够。

    施长悬贴完符,捧着极为沉默的商陆神,有些难受。

    谢灵涯也小心翼翼地一摸商陆神,“小可爱,你……你还好吗?”

    下一刻,商陆神哇一声哭了出来,难以停止。

    谢灵涯和施长悬却实在松了口气!

    看来刚才那一步对了,及时用符箓把商陆神之灵定住,加上商陆神已有施长悬这个主人,日日受祭……总之,它还能哭,没消散就没大事!

    谢灵涯后怕地道:“还好还好。”

    商陆神哇呜哭道:“哪里好了,哪里好了!手都没了!”

    谢灵涯迟疑地道:“……可你之前有手也没用啊,又动不了。”

    ……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商陆神崩溃大哭不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