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77.声名鹊起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谢灵涯挂了电话还是晕陶陶的, 施父问他怎么了,他缓缓说道:“刚刚有人刷新了捐赠记录……一个好心人,说是为了还愿, 捐了八百万给我们。”

    施父和施长悬都有些惊讶,随即施父笑道:“你看,这不就证明了抱阳观时很有潜力的。”

    “我就是挺惊讶的,我问了一下捐赠人的名字, 都没什么印象, 据说只是来烧过香。”这么说吧,此前所谓给道观的大笔捐赠, 其实根本是给谢灵涯的报酬,是谢灵涯出去给人干活儿赚回来的。

    普通信众,烧香买符, 回来还愿时怎么会捐那么多香油钱。

    而且就像张道霆说的那样, 他们祖师爷都不保佑人发财的, 这人还愿还的也很奇怪, 除非他拜的三清。

    不过总而言之,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谢灵涯也就是稀奇一下。

    施父又带谢灵涯去见长乐观的人,聊了一下他们当年和政府合作立项的经验,虽然年代不一样了, 但总还是有些参考价值的。

    戴道长也让谢灵涯在营销上多费一点心, 以前几次抱阳观在网上掀起的热度他因为关注谢灵涯, 多少耳闻,不过那都是大家自发的,戴道长建议他可以主动一点。而且这种合作不是一天两天谈成的,从试探到最后确定下来,可能有好一段时间。

    谢灵涯算是在长乐观简单上了一课,眼看回程时间要到了,感谢戴道长一番,便赶紧下山了。

    回去之时,竟是又遇到来时的大巴车司机,几日不见,他精神好多了,一眼就认出谢灵涯两人,还热情地道:“小师父,我昨天上山了,还看到你们了!”

    就是隔得远没法打招呼,那时候他心里就想,不愧是高人啊,在场那么多道士,怎么他们就能上台。这么一想,愈发觉得那天走运了。

    谢灵涯也和他打招呼,顺势坐在靠近司机的座位,问道:“师傅,你气色好一些了啊。”

    “对,我先去了府城隍庙,又去了长乐观的太乙天尊殿,不知道是哪位大神保佑的,晚上睡眠质量特别好。”司机乐呵呵地道,看了施长悬两眼,又道,“我觉得两位还是穿那个……那个……”

    他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两人的法衣,憋了几秒,谢灵涯都要开口帮他说了,他才猛然道:“制服!嗯,制服!你们穿制服好看!”

    谢灵涯&施长悬:“…………”

    谢灵涯郁闷地道:“师傅,那个叫法衣。”

    “就是道士的制服吧,只有道士能穿对不对?”司机说道,“好看啊,跟电视剧里那些看着质量就不一样,而且黄色和红色也特别搭。”

    谢灵涯想笑,“西红柿炒鸡蛋啊。”

    施长悬眼中也露出了点笑意,不过不是因为西红柿炒鸡蛋,是因为司机说他俩很搭——他自动把衣服忽略了。

    司机琢磨了一下,说道:“比那个还是好看多了。”

    他也不好形容,但是和恶俗的红黄色不一样,施长悬那件红得很正,加上仙鹤后又很有仙气,谢灵涯穿的那件则饱和度比较低,不刺眼,比较淡雅,又低调中暗藏逼格地用金银线绣了花纹。

    谢灵涯一本正经地道:“哎,主要还是我们长得好看。”

    司机考虑了一下:“对对对。”

    施长悬:“……”

    ……

    先坐大巴车,再坐高铁,等到了杻阳时,已经是晚上将近十一点了,还得回道观。

    这个点地铁停运了,出租车上,谢灵涯和施长悬都坐在后排,谢灵涯本来是低头玩手机,不经意抬眼时,便从后视镜里看到施长悬在偷看自己——其实也算不上偷看,毕竟两人已经确定关系,只是安静地盯着他。

    不过施长悬发觉谢灵涯看回来时,还是稍微不自然地挪开了目光。

    谢灵涯故意往施长悬怀里扎,施长悬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发现,出租车司机并不当回事,想来对乘客在车上“打闹”已经是司空见惯,只不过是扎怀里而已,算什么。

    施长悬一手揽着谢灵涯的肩膀,一手环住他的腰肢,把动作歪七扭八的谢灵涯抱着。待车到了抱阳观,他犹带不舍地松开手。

    谢灵涯和他约好了,暂时不告诉道观其他人,一来考虑到大家的接受能力,二来也想等关系稳定一点。

    因此,进了道观后两人便保持正常距离。

    张道霆知道他们回来,还特意晚睡等着,从菜地里揪了些菜,他虽然不会下厨,但泡个面还是可以的,用锅子煮泡面,把青菜放在里面烫熟了当加菜。

    谢灵涯一回来,鬼王便也现身了,其他三个鬼王凑过来问能不能给口泡面吃,东方鬼王说:“好久不见小柳了,我问个好。”

    谢灵涯把他赶开了,又让张道霆再下了几包面,拿来几个鬼王闻一闻,他觉得很奇怪,“这几天不是都好酒好菜地供着你们,什么毛病,想吃泡面。”

    鬼王们表示:“这个闻着太香了!”

    他们都是修炼多年的老鬼,不像新鬼一样知道方便面是什么滋味,这也不是常规供品,因此颇感兴趣。

    鬼王们吸着方便面的气,张道霆则在一旁道:“对了,谢老师,白天说的那个捐赠人,道协好像还想给他办捐赠仪式,他也拒绝了,特别低调。”

    “是吗……”谢灵涯摸着下巴道,“居然什么都不求,一心还愿,真是个好人啊。”

    鬼王一边吃面,一边问:“你财运来了吗?”

    “什么意思,”谢灵涯听他们说话语气有点奇怪,仿佛是早知道一般,问道,“你们知道些什么吗?”

    “没人跟你说吗?”东方鬼王指了指某处,说道,“前日晚上有几个生财鬼跑来挖运,我们随手收拾了,顺便逼它们往回挖。”

    谢灵涯差点把面喷出来,“咳咳!”

    他就说怎么突然发财了!

    谢灵涯不在,方辙他们也不大敢和阴森森的鬼王沟通,自然不知道五鬼运财的事情。

    弱鬼怕强鬼,小鬼怕大鬼,门上写刀兵之鬼的名字“渐耳”还能吓退一般鬼呢,这五方生财鬼遇上四方鬼王,只有抱头求饶的份。

    鬼王们是什么脾气,他们既然享用了供奉,就罩着抱阳观的人,这些小鬼来就是冒犯了他们的威严,不但殴打了一顿,还逼他们逆转施法,反噬回去。

    ——单凭小鬼反噬不了马小川的弟子,可背后是四方鬼王就不一定了。

    谢灵涯一问之下就算出来应该是马小川,他这边进了财,马小川那边应该就失了财,只是不知道以什么形式,并不一定是马小川的钱直接跑到抱阳观来,这便是鬼使神差,财运是很微妙的。

    而且马小川如果失财,可能也不是一天的功夫,但反正躲是躲不了的,即使千方百计不丢钱,那也可能是以后进不了半点财,下半辈子穷困潦倒……

    “八百万,丫还真赚了不少不义之财啊,我就替祖师爷收下了。”谢灵涯想想又道,“哎呀,你们说之后程昕的案子要是办成了,他们都进了局子,可不是应了运。”

    大家一想,还真是这样,仿佛一饮一啄,早有定数。

    等吃完面,张道霆收拾了一下碗筷去厨房,施长悬若无其事地把一只手放在谢灵涯的手上,谢灵涯也面无表情地反握回去,房间现在还有其他道士睡,趁着现在张道霆看不到,就拉拉小手。

    四方鬼王:“………………”

    不是……张道霆看不到,他们看得到啊!!

    四个鬼王都呆了,没想到谢老师这么会玩儿,这个不把他们当人看的架势……虽然没错,但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谢灵涯没考虑过他们的心情,瞒人也就算了,犯得着瞒鬼么,而且如果是四方鬼王的话,连心情也不用考虑,他管他们接不接受得了,都这么大的鬼了。

    谢灵涯一句解释也没有,等张道霆出来了,他们又淡淡地松开手。

    张道霆看到四个大个儿呆若木鸡,问道:“他们怎么了?”

    四方鬼王在心底呐喊:他刚刚和那小道士牵手了!!!

    谢灵涯淡定地道:“吃太饱了吧,你先去休息吧,我送他们走。”

    张道霆老实应了一声,回房休息了。

    谢灵涯则把心情复杂的四方鬼王给送走了,“谢谢大家这几天的帮忙了,还给我搬了一笔财,感激不尽。不过感激归感激,不能随便八卦我哦。”

    他笑意盈盈,四方鬼王看了却是一毛,迅速溜了。

    .

    .

    谢灵涯记得戴会长给他的提议,增加对道观的推广力度,他这边还在思考该怎么办,能不能去找网络营销公司呢,网上竟是又掀起了对抱阳观的讨论。

    还是得感谢那个捐赠者,或者说间接感谢马小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位捐赠者捐了这么大一笔钱,虽然没有举办什么仪式,但是很快内里缘由也传开了。

    捐赠者是“还愿”来的,而关于他是如何发财的,也有好几种说法,有的说是赌钱一夜暴富,有的说是在地里挖到了天价宝贝,还有的说是做生意撞大运了,众说纷纭。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和抱阳观有关,据说是受到了神灵的启示。

    还传得有鼻子有眼,什么此人来抱阳观上香时,对祖师爷许愿,如果自己赚了钱,就捐赠百分之多少。然后果真发财后,又梦到了祖师爷云云——连人家在心里默念,和梦到什么都知道了。

    主要是抱阳观前几次因为法会、符箓等事,已经因为灵验的问题在网上被讨论过一番了。这次传出有人还愿捐赠八百万的事,一下勾起了网友们的回忆。

    是那个抱阳观啊,小狐狸听经、仙鹤临坛、卖驱蚊符的抱阳观,如果是其他道观寺庙,大部分人可能还只会觉得有钱人有信仰任性,换做抱阳观,大家不禁讨论了起来。

    这人到底用了什么姿势许愿,才成功的?抱阳观这么灵,我是不是也要去拜一拜?

    这时还有一种新的说法流行起来,那就是抱阳观其实为该信众驱过邪,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捐了那么多钱,这其实不是还愿,而是感谢。

    “真灵还是炒作?真是还愿捐了八百万?”

    “人傻钱多么……”

    “我有点心动怎么办,我就在鹊山省,周末可以去杻阳玩一玩,顺便喝喝茶上个香,请大神保佑我也暴富么?”

    “嗯?这么迷信?”

    “老实说,我一直觉得这个道观没什么底蕴,你们说风景好,可是我亲自去看了一下,明明处在闹市,周围还有个菜市场,也就图片有那么点意思。不是用狐狸卖萌,就是驱蚊符这样怪里怪气宛如骗小学生的产品,哦,还有几个长得好的道士,以前都没听过这地方,嗯……感觉虚有其表,不是一个靠谱的道观呢。”

    “对不起,我只看到你说在闹市?什么鬼抱阳观在闹市?”

    “what??闹市?我不信!”

    ……

    虽说有些歪楼了,不过某个说法还是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总觉得是不是有种网红的轻浮感,没见到什么正经的东西啊。

    结果这时候,有人把长乐山上的世界和平法会录像、照片翻了出来,这场法会是上了新闻的,有人从短短的片段,在众多人头里,辨认出了谢灵涯和施长悬的脸。

    他们之前露过脸,这么一对比,再找一找新闻通稿里的说法,就知道是代表抱阳观去参加法会的了,而且还和主法高功站在一起辅助。

    一时间,那些轻浮的说法都像是笑话了。真是什么不正规、没实力的小道观,能被请上去么。放眼台上,除了谢灵涯和施长悬,其他道长起码也是中年了。

    那么多讨论抱阳观的,基本都是外行,灵验不灵验之类的讨论也很苍白,但是这些截图、照片却说明了,别看抱阳观面积小,在道教界内部也颇有名声,道士的专业水平很高,不是单靠卖茶、卖萌的。

    要是还觉得不够,惦记着其中一位好像不是道士——也有人打电话到省道协去询问,也可以听到明确回答,那是会长专门邀请的祭酒道士,而且也有家学渊源,特别提醒,大家也可以关注抱阳观的微信公众号。

    查完了祭酒道士的含义,再顺着这条线索,去找抱阳观的微信号,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微信文章读者一半是来看写真的,另一半则全都是道士、居士等道教界人士。

    普通网友喜欢看配图的日常科普,内行人士则喜欢在《抱阳笔记》下发表看法,也不乏许多感谢道观大方分享宝贵心得的,感慨自己以前不知道某处有误,学错了的。

    从这些言论的合集里不难看出来,他们对《抱阳笔记》十分认可。而且里头引经据典,无论乍一看还是逐句搜索,都没毛病,绝对是干货。

    “我去你们看这是谁?我觉得眼熟就百度了一下。”甚至有人在留言里面,找到了一个张某某道长,一查这名字,当代龙虎山张天师……

    别的道长大家可能不了解到底什么地位,看留言数量是非常唬人,不过龙虎山张天师谁不知道,茅山、龙虎山、张天师这些,都是道教标志了。

    你可以强行解释其他道士是商业互吹,龙虎山这么大的招牌总没必要了吧?省道协的会长同样也没必要无缘无故这么给一个小道观面子。

    这回便真的没什么异议了,所有质疑都可以进狗肚子了。

    抱阳观以前没名气,可能只是广大网友不了解道教界呢,现在铁证如山摆在面前了,人家不但不轻浮,还非常“稳重”,放了那么多笔记,纠正某些专业书籍上的错误。

    不能因为道士长得好,就以貌取人,觉得人家是花瓶吧?

    这一出反转,虽然有跑歪话题之嫌,但可算是彻底把抱阳观抬上去了。

    ……

    趁着这个风头,谢灵涯也把抱阳观的官方微博给开通了,将之前整理的《抱阳笔记》纠错篇还有一些张道霆的写真搬到微博来。

    刚八完抱阳观的大量网友涌入抱阳观官博,呼吁官博多放点另外两位参加世界和平法会的道长照片,张道霆的放得够多了。

    还有网友眼尖地发现,在抱阳观第一条微博下,认证为东林寺官博的账号居然恭喜了抱阳观入驻微博。

    东林寺是佛门净土宗祖庭,也是个挺大的寺院了,当然,不提规模,光说它是个佛寺,跑来和道观拉关系,就显得很惊悚了。这是什么情况?

    名侦探网友们在留言询问之余,开始狂翻东林寺的微博,有记性好的网友还真找出了线索。

    一张老和尚在讲经的照片,微博配文介绍这是东林寺的莲谈法师。

    “我就说眼熟,看到他我就彻底想起来了,这不是好几个月前,那个被道士围殴的和尚,我对比了一下,那些个道士里面就有抱阳观的人啊[笑cry]好像不感到意外……”

    ——当初,谢灵涯跟着杻阳问道团出去,在玉皇宫所在的城市偶遇莲谈,一群道士给他还手机,被路人拍摄下来在微博上热转。

    不过那时候大家光看阵势,也没细究里头的人物。

    时隔多日,竟是破案了。莲谈的脸是很明显的,再把图片一放大,清清楚楚可以看到谢灵涯和施长悬的脸,不是大正面,但能辨认出来绝对是他俩。

    “我去哈哈哈哈哈牛逼啊,你们都是福尔摩斯吗?这都能翻出来!”

    “笑死,那这是什么意思,不打不相识吗?”

    “我就说道观和寺庙怎么还有交情了??”

    “服了服了,我之前还转过这张图,愣是没想到。”

    这时候东林寺的官博姗姗来迟,终于回复了大家,说明情况:“数月前敝寺与抱阳观、玉皇宫等宫观因打击非法邪教携手共事。图上情景也不是围殴,而是道长们捡到了本寺法师的手机,送还给他。”

    红阳道的事情查一查还是有新闻的,因为窝点竟然在道观和佛寺里,扯上佛道两界出来处理当然不奇怪。报道中多少也提到了几句,可以佐证东林寺官博的话。

    这么一来,的确说得过去。

    “我笑死,还手机去的,所以当初是看图说话?”

    “可是单看图片真的很像是找麻烦啊!你们不一样诶!”

    “我一个爆笑,居然是这样!”

    “看看当初的转发,所以当初大家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不瞒你们说,我用这张图配‘捂住我的光头瑟瑟发抖’做表情包已经几个月,知道真相的我情何以堪。”

    “没事,你把字改成‘我们都是一家人’还能继续用。”

    ……

    如此热闹许久,除了为大家贡献出更多段子和表情包,连带得抱阳观的官博关注度也蹭蹭上涨,也可以说是此前数次事件的积累爆发了。

    此时,也有一家直播平台来找谢灵涯,想要合作了。

    他们希望能够直播抱阳观的法事一次,如果效果好,此后也希望长期合作。

    谢灵涯跟随问道团,在其他道观就见过直播法事的,这也是当下的趋势,不少道观不还推出了微信远程上香。无法到现场的信众,通过手机参与法事。

    当然,这家直播平台显然不是为了帮他们开括什么新媒体时代下的信众交流,单纯是想趁这个热度直播一回。

    但无论他们的目的如何,对抱阳观总是一次机会,尤其在谢灵涯有心争取投资的情况下。

    他唯独考虑的,就是怕没经验,直播效果不好,反倒砸了自家招牌,带着一丝犹豫地问平台方的对接工作人员,“我们道观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活动,我比较担心,能不能让我再考虑考虑,我怕办不好。”

    对方连忙劝道:“考虑当然没问题,不过谢老师你要对自己的脸有信心啊!”

    谢灵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