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世界和平法会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此为防盗章, 可购买超过30%v章或等待24小时后观看  贺樽:“……”

    ……

    贺樽按了门铃后,一名中年美妇来开门, 贺樽叫她婶婶。

    贺婶婶一边侧身让他们进来,一边打量谢灵涯, 脸上有点怀疑, 似乎没想到贺樽带来的人这么年轻。而且长相还很好,要说是演员她都会信。

    她也是无神论者, 因为噩梦的事现在半信半疑,仍然存在会不会是江湖骗子的招数的念头。

    贺樽介绍道:“这就是抱阳观的谢老师!”

    贺婶婶客气地道:“久仰。”

    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可能听都没听说过抱阳观, 抱阳观实在是太小太冷清了, 即使处在繁华地带, 也没什么人知晓。

    贺樽看看屋里没有其他人了, 问道:“叔叔呢?”

    “接了个电话出去了,等等吧。”贺婶婶请他们坐下,倒了茶来, 又给丈夫发短信。

    贺樽看出婶婶神色间的怀疑,想证明一下他请来的确实是高人啊, 赶紧创造机会:“谢老师,我婶婶说过觉得这儿白天也阴嗖嗖的,你有没有什么立刻见效的方法?”

    贺婶婶呵呵一笑, 隐隐也有点期待。

    谢灵涯从善如流, 手捏灵官诀, 不过他刚把中指竖起来, 贺婶婶已经脸色一变, “你……”

    这道题我会做!

    贺樽一看,立刻抢答:“我来说!虽然看起来很像,但这其实是道教的灵官诀,又驱邪避恶的作用!”

    贺婶婶:“……”

    谢灵涯看到贺婶婶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心里默念祖师大神你可要给点力,索性直接左手捏灵官诀,上感王灵官,右手握了一下贺婶婶的手腕。

    谢灵涯虽然没从事过这一行,但也知道不能让主人家觉得他是骗人的。

    贺婶婶只觉得谢灵涯一握着自己的手腕,萦绕在身上淡淡的阴凉气息立即抽离身体,连日来莫名疲倦的感觉也消失了,好像被暖阳照着一般。

    “这……”贺婶婶一脸惊讶,甚至有些惊恐,因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可以看到谢灵涯只是单纯地握了一下她的手腕。

    这可能用科学解释吗?她有没有疏忽哪里?

    贺婶婶还没想明白呢,大门处传来响动。

    ……

    “王总请,施道长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贺樽立刻回头,“叔叔?”

    跟贺叔叔一起进来的,还有两名男子,一个清瘦儒雅的中年男人,另一个则是相貌俊美的年轻男子,细一看竟然是谢灵涯在太和观见过的红衣道士施长悬。

    施长悬今天也没穿道袍,背了个包,因为这副打扮多了几丝烟火气——然而当他一抬眼,清凌凌的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时,又更加淡漠出尘了。

    他的眼神落在谢灵涯身上,顿了两秒才挪开。

    谢灵涯又惊又喜,惊的是怎么又找了个道士来,喜的是这道士是施长悬,他的头号观察人选。

    贺叔叔脸上有点尴尬,解释道:“这是我朋友王总,听说我这里的事情,特意邀请了省城的施道长来……是我疏忽了,没有沟通好时间。”

    贺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那个王总看了看谢灵涯,带着笑意道:“这就是贺总的侄子和他朋友啊,怎么这年头你们这行都年轻帅气。不过一事不烦二主,施道长可是正一道的年轻俊彦,我本来想去太和观请陈观主,谁知有幸遇到施道长,这次能请到都是因为他过来参加太和观主办的祈雨法会,不然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你们看,这不前两天就下雨了。”

    王总一脸骄傲,吹捧了施长悬一番,对自己能请到他也与有荣焉的样子。

    贺叔叔则很为难,王总虽然是一片好心,但却自作主张直接把人带来了,搞得他措手不及。他平时生意上多有仰仗王总,所以不好意思说什么。

    贺婶婶也是有点呆了,一个是刚才摸摸手就让她神清气爽的谢老师,另一个据说前两天的雨是他求来的……前者还好说,后者会不会太夸张了??

    贺樽不开心地道:“那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

    现场气氛顿时更加尴尬了。

    谢灵涯是挺想赚这个钱,但是他看到施长悬后,更想了解一下对方,于是反而态度很好地说道:“来都来了,那就大家一起看看呗,施道长不介意吧?”

    听在王总他们耳里,这不就是各凭本事竞争的意思,他也不禁看向施道长。

    施长悬淡淡道:“随便。”

    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当然是两位都留下。

    ……

    众人都落座在客厅,贺叔叔把自己的遭遇从头讲来,“我们搬到这里大约两个月了,其实一入住,就觉得有点阴凉,但这里靠山嘛,觉得还挺凉快呢。但是从上周开始,我们一家五口,就每天做噩梦。

    “这梦没什么规律,都是些过去的事,但就是特别真实,醒都醒不来。我早上醒来,都觉得胸闷得很,一身都是虚汗啊。我们找了物业,也做了些身体检查,包括周围环境的调查、检测,好像都没什么问题。

    “我父母年迈,这几天我请他们住到酒店去了,儿子在学校,周末也不回来住了。唉,我本来都打算换房了,又听说也许还能解决。这才请各位……就是看看从另一个角度,我们这里有什么问题?”

    王总平时笃信风水,立刻道:“施道长,会不会是风水问题?你看他们后面靠山,山阴着呢。”

    谢灵涯下意识在心中想,不可能吧,但是他了解也不多,没有十足的把握开口。

    这时施长悬也说出谢灵涯心中所想:“不是。”

    众人包括谢灵涯都盯着他,他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王总讪讪问道:“施道长,能说说为什么吗?”

    施长悬皱皱眉,顿时让人有种想反省自己功课怎么这么差的冲动,他道:“此处虽靠山阴,但山形气脉相宜,三峰合聚如莲。对面有方池,水向外倾斜而流,形同卷帘,虽然易使家财败散,但也不至于此……”

    “什么??家财什么???”贺叔叔急忙打断他的话。

    施长悬看他一眼:“败散。但贺先生阖家噩梦不断,应该是……”

    贺叔叔抓住重点不放:“什么这儿住了家财败散的啊???”

    施长悬两次被打断,沉默一下才道:“改势,填池即可。”

    贺叔叔这才松口气,“哦哦,好!”

    王总看他大惊小怪的样子,也笑呵呵道:“这点小事,你照着施道长说的改了就行。”

    贺叔叔干笑,端茶来喝定定神。

    施长悬语气依旧没有什么起伏,好像这都不算事,“噩梦应该是因为你宅中有飞尸流凶。”

    贺叔叔一口茶喷出来,“噗!飞,飞尸?!”

    贺婶婶经过刚才谢灵涯那事心里也不太肯定了,这时也白着脸道:“听起来怪吓人的,难道是说……我们这房下埋过人?我们晚上做噩梦难道是有尸体在屋里飞?”

    想象力真丰富。谢灵涯忍不住看了贺婶婶一眼,说道:“飞尸是民间忌讳的宅中客鬼之一,一共七个,飞尸、土公、咎魅、北君等等,不是会飞的尸体,您想得也太恐怖了。”

    他这些天除了看笔记之外,也看了一些道观内的典籍,正记载过这个。飞尸流凶,指的就是有客鬼在宅中作乱的情形。

    贺叔叔白着脸道:“谢老师,那客鬼未必就不恐怖了啊?”

    谢灵涯:“……”

    怎么说呢,比起什么冤魂做祟,也就一般吧。

    贺叔叔一摸脸,“施道长,谢老师,我怎么觉得,越明白越害怕啊,原来只是做噩梦倒还好些。又是散财又是闹鬼的,太可怕了,我直接搬家行吗?总觉得有阴影了啊!”

    “这时家宅之事,普通人不想做法,搬家可破。”施长悬看贺叔叔一眼,“但是,半月前,你是不是发了一小笔横财?”

    贺叔叔顿时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贺樽也一愣,他都不知道这一出。

    “咦,也是,刚才我就想,一般宅中有青龙白虎等十二主神,龙虎凶猛,如果没发生什么事,不可能莫名其妙反客为主,使得飞尸作恶啊。”谢灵涯说道。

    像他以前高中同学家里发生类似的情况,是因为房子风水并不好,日积月累下出事。客鬼行凶,短期就是像贺叔叔这样做噩梦,长期以往不解决,就会愈来愈厉害了。

    事出必有因,按施长悬说的,那贺樽叔叔半个月前发的那笔横财就是因了。

    这件事连贺婶婶也不知道,奇怪地看着贺叔叔,“什么横财?”

    贺叔叔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半个月前我和客户,就是同兴的方总一起吃饭,回来时,方总在公路边捡到一包钱,里面得有十几万。他当时抽了两万给我,我随手就用了。这……这捡钱不还这么严重吗?我那天喝多了啊,而且要是我自己捡到,我肯定就送警局了,真的。十几万,我犯不着啊!”

    施长悬沉默片刻,皱眉道:“这不是横财,是买命钱。”

    贺叔叔脸一僵,“什么意思?”

    “等等,同兴的方总?”王总在旁边忽然一脸古怪,“是方振兴那吝啬鬼吗?我前两天听说,他的业务都转到别人手里,自个儿好像是病了。”

    此言一出,满室寂静。

    贺叔叔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明明大白天却打了个冷战。

    虽说人无横财不富,但是要花横财,就要承担风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横其实也隐喻了死。谁知道横财的横会不会变成横死的横。

    谢灵涯以前就听舅舅说过这样的事情,据说是八十年代,乡下有个农民捡了五块钱,兴冲冲花了,结果转头就病了,得不偿失。

    那时候就请的王羽集帮忙,王羽集说钱上施了咒,是被故意扔在地上的,谁要是贪心捡走花了,不管花的是多少钱,也倒霉了。

    这实际上是一种转移,可能原本的主人有病,通过钱、咒,就转到了捡钱的人身上,这人把钱花了,就像是一个信号。

    这种恶咒在几十年前的乡下比较多出现,要破咒也可以,不过破这种恶咒就相当于和下咒的人斗法,斗不过可能就死了。

    王羽集给人帮这种忙从来不收钱,按照风俗,受助的人三节会上门拜贺,谢灵涯小时候还能见到一些。但是日子久了,人也渐渐不来了,接受了恩情也就头几年最惦记。再后来,信息发达了,来找王羽集这个穷道士帮忙的反而越来越少。

    贺婶婶也认识方振兴,这时不信也不行了,方振兴不可能帮他们做局啊,“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还钱?”

    谁丢的钱下的咒都不知道,谈何还钱。施长悬说道:“钱主要是方振兴花的,你那钱并没用完吧,所以只是运势大降,引来客鬼而已。把客鬼逐去,迎回宅神就行了。另外,剩下的钱交给我处理。”

    “对对,没花完。”贺叔叔不能更信服了,立刻跑上楼找钱。再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叠钱,谢灵涯一打眼就知道大概八千块。

    施长悬看了他们一眼暂时不语,摸了张黄纸出来,将钱一包。

    贺叔叔看他用黄纸包钱,手没有直接触碰,立刻神经质地扯纸擦了擦自己的手。贺婶婶在旁边小声说:“现在擦还有什么用啊!”

    贺叔叔干笑,恭恭敬敬道:“施道长,那现在该怎么办?”

    “逐客迎主需以丛辰之法择时,你将男女主人的生辰八字写给我。”施长悬看了八字后,算出今天晚上十点可以做法。

    “好好,那您留下来用餐饭。”贺叔叔说着,又看向了谢灵涯,有点拿不准留不留他。按理说就差最后一步了,干他们这行的,同道旁观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谢灵涯也不主动说走,施长悬更不开口,他当然就更不会说了。

    谢灵涯就想和施长悬聊聊啊,而且,这件事他总觉得哪里还有点问题,但一时又没想到。

    可惜,一直到吃完晚饭,谢灵涯也没有和施长悬独处的机会,太阳落山后贺叔叔夫妇就更不敢离开施长悬身边了。就像贺叔叔说的,之前单单做噩梦不清楚内情还好,知道怎么回事就怕得不行了。

    ……

    晚上十点,这时王总早已因为有事遗憾地离开了,贺樽还在场。

    从九点起,施长悬就开始准备画符了。

    这里要说一下,道门里就正一道有火居道士,可以住在家里修道,也可以吃肉娶妻。

    道门不同的流派,有擅长符箓的,有擅长丹鼎的,正一道就是符箓派里的代表流派,符箓驱鬼什么的都是本门。

    “施道长画什么符,我来帮你吧。”谢灵涯这么说,也许贺叔叔以为他是想掺和进来分钱,其实他是为了给施长悬展示一下,他们抱阳观的本事啊。

    施长悬看了谢灵涯一会儿,居然还真把笔递给了谢灵涯,“七元镇宅符。”

    这个我会啊。谢灵涯一喜,爽快地接过笔。不过他试了下姿势觉得在施长悬布置的桌子上画不是很方便,干脆坐在地上,趴在茶几上画。

    其实他特想放《小跳蛙》,那样比较有感觉,憋住了。

    贺叔叔夫妇都是外行,一点没觉得不对。

    施长悬却是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也没说,有点一言难尽地看着谢灵涯。

    谢灵涯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啊,又不想当着别人的面露怯,于是一气画了十组,一组五张。

    然而施长悬还不喊停,他心想妈的,笔记里没说过哪种镇宅的法事要这么多符,十组还不够,索性停了道:“我上个厕所,你画画?”

    施长悬看他一眼,“不了,一组就够了。”

    谢灵涯:“…………”

    谢灵涯在心中安慰自己,就是要让你看看我们抱阳观有多持久!

    施长悬从自己的包里把法器拿出来摆好,穿上道袍。

    谢灵涯一看,不能输啊,虽然他没有道袍,但是有法器,便把自己带来的匣子打开,拿出三宝剑,不经意地在施长悬眼前晃一晃。

    施长悬兀自在坛前捏决念咒。

    贺樽倒是捧场地在旁边问:“谢老师,这木剑很长年头了吧,怎么用啊?”

    “这个叫三宝剑,”谢灵涯科普道,“是我们抱阳观上上上任观主留下来的法器,三宝就是三招剑法,第一剑是慈剑……”

    这时,屋内一阵阴风吹来,施长悬点好的香烛开始晃动,灯光也忽闪起来,窗外一片浓黑,渗人的寒意浸没了整个空间。

    这般情形,令贺叔叔夫妇紧抱在一起,捏实了施长悬给他们的符。

    施长悬冷冷一扫,将一把米从房角撒到客厅中间,又一路边洒边走到门口。

    客鬼无形,必须借助外物观察行迹。

    施长悬一手捏剑诀,另一手按在门上,准备将客鬼逐出。

    如果有内行人看到,就会分辨出他一举一动都足以用来做教学,闲庭信步一般,仔细看却是不多走一步,不多用一分力。

    也是这种沉着一定程度上安慰了贺樽。他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又见谢灵涯也特别冷静地看自己,便逞强地牙齿打着架问:“继续说呗,慈,慈剑,然后呢?啥样?”

    黄符被吹得哗啦啦响,随着灯一明一灭,暗处仿佛有什么事物正在接近,阴风阵阵,地上米粒微微滚动。

    谢灵涯盯着地上的米看,口中慢慢道:“慈剑如水,慈就是慈爱的慈……”

    客厅中间地上的米忽然跳动了一下,但落下的方向却不是朝着门,而是出其不意向着围观群众的方向。

    居然偷袭?谢灵涯眼疾手快地把贺樽拉开一点。

    贺樽还来不及害怕,就见谢老师回身双手握剑恶狠狠劈下,骂道:“妈蛋,吃我慈剑!”

    贺樽:“…………”

    木剑停在地上三分之处,明明是木制的剑却有万夫难挡的气势,将米粒震开数寸远,隐隐间仿佛有数声缥缈如幻觉的尖啸响起,带着无尽的凄惨,令众人发寒。

    但只是瞬息,若有似无的啸声烟消云散,原本明灭的灯光猛然大亮,原本被压得极低的烛火陡然蹿起,屋内阴寒陡然一散而空!

    ……

    施长悬这次多看了谢灵涯很多眼,面无表情地把手从门上放下来……

    还逐个什么客鬼,客死家中了。

    因为道观里生活比较拮据,谢灵涯从大学起就不问家里要钱了,现在就更不可能让他爸补贴生活费。之前更惨,现在能经常吃肉还是卖瓜子增加了收入。

    谢灵涯想想,索性把后院那块土利用上了,种点蔬菜,能省一点是一点,贺叔叔那些钱省的他还要存起来呢。

    以前这地还没荒的时候,就是王羽集在照料着,有瓜有菜的,谢灵涯帮着干过活,多少知道一些。

    前院没事的时候,谢灵涯就在后头种田,安慰自己艰苦朴素才是好作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