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上错桥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谢灵涯!”

    听施长悬说话都呆了, 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谢灵涯,猛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简直像得救了一般,转身一看, 是他研究生同学。

    “今天不是没课吗?你怎么来了?”那同学是住在研究生宿舍的, 知道谢灵涯走读,有此一问。

    谢灵涯指指施长悬, “我师兄身体不大好,我接送一下。”

    “哦哦。师兄好。”同学还以为是指学校里的师兄,不过倒也没错,大家的确同校,施长悬还大一级。

    同学和谢灵涯挤眉弄眼一下, “对了, 你那个怎么样了?怎么发展的?”

    谢灵涯冷汗都要冒下来了,对了, 就是这同学, 上回谢灵涯跟他探讨过自己一个朋友告白的问题,人家还建议他试试。

    但是当时谢灵涯没说过性别和具体身份, 这同学估计也误会了, 施长悬就站在面前,他还愣在问本人的事!

    谢灵涯迅速说道:“哎,道观发展哪有那么简单, 过两天我还要去省城抱大腿。”

    同学一脸迷茫, 但人不傻啊, 很快反应过来可能不方便说,点头道:“谢总加油啊,回头去你那儿喝茶。”

    “嗯嗯。”谢灵涯含糊几句,赶紧扶着施长悬走了。他偷偷看施长悬的表情,好在施长悬应该没有听出端倪。

    那同学在原地还有些迷糊呢,想着为什么在师兄面前不方便说,难道师兄和那妹子有亲戚关系,或者师兄也喜欢人家?霎时间也是脑补了一出大戏。

    ……

    被同学这么一打岔,挽救了谢灵涯紧张的心情,坐上人满为患的地铁,那个话题也暂时打住了。谢灵涯心中松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去理智的,居然敢那么调戏施长悬,还被施长悬一记直球搞得不知所措。

    很不想这么说,但龙师兄是不是有点闷骚啊…谢灵涯在地铁窗户倒影里看到施长悬清冷的样子,忽然一下回神,呸,什么龙师兄,又想到小龙女去了。

    因为之前答应了省城那边,去参加他们举办的世界和平法会,临近时间,也不得不出行。

    临走前,谢灵涯用桃木板画了一整套太上镇宅符,埋好了,纸符不必说,也画了一堆,还特意把四方鬼王叫来。虽然供奉这几个家伙要费很多粮食,但也没办法了。

    虽然舅舅说幽都那小孩逃出来后元气大伤,可能需要养伤,但他还是有些担忧,不敢大意,那不是人,不能用人的想法去揣度啊。就像那些非正常死亡的鬼,会受到执念的影响,比如裴小山也是冒冒失失冲来报仇。

    因此,即便参加法会也就两三天,谢灵涯还要拎着每个人提点一番,恨不得给他们设计一套接头密码。

    如此嘱托完了,谢灵涯才和施长悬坐上去省城的高铁。

    法会是在省城的长乐观举行,长乐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朝,非但在鹊山省,在全华夏来说,也算颇具名气。

    长乐观建在山上,这地方已经是个比较大的景区了,门票还挺贵。

    省城本来就大,从高铁站出来后,要去另一端的长乐观,先得坐公交,然后坐大巴。因此,虽然省城和杻阳相差不是特别远,但从吃完午饭出门开始,到坐上大巴,也折腾了半天时间。

    因为长乐观的存在,山下遍布民宿、酒店,还有原本便在此的村落,往来车辆颇多。

    谢灵涯在始发站买了票,一进去就听到售票员招呼:“你们两个是不是去长乐山,快点,要发车了,下一班还得等十五分钟。”

    亏得施长悬伤势好了许多,两人几步跨过去上了车。

    司机已经发动了,转头也招呼了两人一声,谢灵涯和他一对视,就看这人印堂发黑,眼下发青。

    “快坐下啦,后面还有两个座位。”司机催促他。

    谢灵涯也不及多看,走到空位坐下,然后才小声和施长悬说:“这人好弱的火气。”

    施长悬也道:“运势极低,必然是逢赌必输,出门失财。”

    他刚说完,就听司机跟人发微信,抱怨了一句:“不说了,老子开车了,昨晚输得内裤都要当了。”

    谢灵涯看了施长悬一眼,有点担忧,这人运势这么差,开车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概率问题谁也说不好。谢灵涯想了想,走到前面和坐在第一排的两个阿姨商量,能不能和他俩换一下。

    阿姨们见谢灵涯好看,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还问他们是不是晕车。

    谢灵涯含笑应过去,和施长悬换到第一排,这样也方便盯着点司机开车。他听之前司机说昨晚输赢,估计是打牌了,眼下还有青色,就搭讪了一下,问他开了一天车累不累。

    “哦,还好,我上的下午班,这才开始没多久。”司机也没什么意识,随口回答。

    谢灵涯放心了一点,“我看你黑眼圈这么重,还以为……”

    司机一笑,“这是天生的,睡饱了也这样。”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打开话匣子了。讲了几句话后,谢灵涯就问他要不要去观里上个香。

    司机想想道:“我天天往那边跑,但还真没去上香,你们是去拜庙的?”

    谢灵涯道:“算是吧,长乐观还是很有名的,师傅不给老婆孩子上个香吗?”

    司机乐了,“你怎么知道我有老婆孩子。”

    谢灵涯心道,看你面相不就知道了,夫妻宫光滑平整,但子女宫纹理较乱,夫妻感情不错,但孩子不是很让人省心,“随便猜的,求个什么夫妻和睦,孩子健康,事业顺利。”

    司机想到孩子爱哭爱闹,还有昨晚狂输,虽然平时不搞这些,也不由心动了,“我看看吧,看看……”

    谢灵涯也就不在说话了,让他专心开车,自己不时盯两眼。

    ……

    从城区到长乐观的必经之路有一条河,河上有座古石桥,已经有百年历史。据说,当年还是长乐观出了一些资,协助修建的。

    在那个年代,修桥还是比较难的事情,有句话叫修桥必死人。从正常层面来说,劳动人力,耗费物资,工程还有一定危险性。而从非科学角度来看,桥在风水中是锁,江河是龙,要锁住龙是何等困难。

    这座桥有长乐观参与,倒是没有死过人,当年道士们在这里祭拜过。

    司机开到桥前,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桥边路灯坏了一盏,车灯照着前方的路,他眼睛一花,忽然觉得眼前的桥好像出现重影了。

    “咦?”司机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又只有一座桥了。他心说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得去医院看眼科了。

    谢灵涯一下听到他声音,问道:“师傅,怎么了?”

    “没什么。”司机说道,“路灯坏了,有点暗,差点没看清。”

    正说着,他看到桥头有一点红灯,不知道是不是别的车辆,心中一动,顺着便开上了桥。一上桥才发现,哪是别的车辆,是桥头不知谁挂了盏红灯笼。

    过了桥后,司机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奇怪。

    有车辆往来这条路不奇怪,大巴车,私家车,来往城区与长乐山附近的游客那么多,今天不是休息日,人少一些,但刚才路上也不时遇到车辆。

    可是,仅限于车辆。而一过完桥司机便发现,路边突然间多了好些行人,在昏暗的路灯下行走着。

    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长乐观还有半个多小时车程,哪来这么些人,看着又不是一起的,有来有去,这是干什么?

    难道说,今天有组织什么需要步行的活动?

    都这么晚了,能是什么活动,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着实在不搭,这么一个大杂烩,比较像是赶集。

    黑夜好像会吞没光亮,司机借着暗沉的灯光想看清那些人,但隔着一定距离,还是有点模糊。

    而在他身后,谢灵涯差点没吐血,扯着施长悬往窗外看。刚才司机上桥的时候,柳灵童就在喊,错了错了。他还迷糊了一下,什么错了。

    他光看司机想不想瞌睡,会不会撞东西了,没留神这司机眼一花,把车开上阴桥了!

    偏偏现代科技发达,大巴车哧溜一下,就开过了桥,彻底走错路。

    ——活人与死人活动的地带有相当一部分是交叠的,相当于一个世界两个空间。

    阴间的桥得依托于阳间的桥,但凡行善积德,以修桥造路为首善,不止是修桥锁龙很困难,也是因为修了桥,阴间也受福,这是积了阴德。

    因此,这桥、路分阴阳,但行人如果运势太低,火气低,可能会看到另一个世界的生物。甚至,是像司机这样,眼一花把车开上了阴桥,冲到阴路上来。

    而这时候,司机还没反应过来,仍在嘀咕呢:“到底什么活动啊……”

    谢灵涯都想抓着他的衣服吼了,走错路了啊!

    这时候车上其他人好似也觉得不对,怎么路边好像越来越黑,而且多了好些行人,车辆掠过,这些人的脸也僵僵的,总不能每个人都打多了玻尿酸吧?

    这时候,大巴车莫名其妙爆胎了,司机把车靠侧边停了下来,“不好意思,爆胎了。”

    有人站起来问:“这什么地方啊师傅。”

    “我手机,我手机怎么没信号了?”

    “我靠,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表情那么诡异。”

    “我特么来往市里和长乐山这么多次,就没见路上那么多人过。”

    “别停啊师傅,继续开!”

    车一停下来,路人的神情就更明显了,已经有人感觉到不对,本来睡觉、玩手机的人也纷纷醒悟过来,看着外头,声音都开始发抖了,要求司机继续开车。

    所有人的手机,全都一点信号也没有,车内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司机额上汗也冒了下来,他开车才几年,自己虽然没有遇到过,但也不太信,可总听老前辈说过一些路面上的诡异事件啊。

    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但他隐约感觉不妙了,“我,我开……”

    可是也不知道什么霉运缠绕,发动不起来。

    这个时候,路边那些“行人”见车停下,都好奇地围了上来,站在车窗外看里头,大巴车比较高,这些人便仰着脸看,一个眼珠子黑黝黝,脸色雪白,有的还带了两团高原红,笑得死僵死僵的。

    这么围观,像是好奇的样子,偏偏又都表情诡异。

    所有人心底都凉透了,被这么盯着,尖叫含在喉咙里发不出,腿软成面条,只有哼哼唧唧的哭腔。但这一时的安静,就像绷紧的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断开,爆发了。

    “求求你了,师傅你快开吧……”甚至都没人想开口求证外头都是什么了,一个女孩哭着让司机开车。

    “我也想啊!”司机崩溃地道,他也浑身发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

    他这一句话,让所有人彻底抓狂,一时尖叫声哭声响成一片。

    “所有人把窗帘拉上!”谢灵涯站起来说道,“保持安静,不要说话。走错路而已,我们下去把车修好,就往回开,互不相干。”

    车内安静了下来,大家心里发毛,走错路,这年轻人说得真准,可不就像是走错路!

    虽然谢灵涯那很有底气的声音让大家稍稍安定,但更多的还是怀疑,“听你的,能行吗?”

    “呜呜呜……我想回去……”

    谢灵涯知道这不是怼人的时候,他把施长悬拉起来,然后从包里把施长悬那件红底绣仙鹤的道袍拿出来,一抖开,给施长悬披上了,口中还尊敬地道:“大师,请。”

    施长悬:“……”

    这宛如批战袍一样中二的动作和话语,反倒拯救了所有人的心情,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

    连司机也满怀憧憬地看着他们:“小师父,你会修车?”

    “我不会啊,”谢灵涯说道,“我说的‘我们’,是指我们三个。”

    司机:“……”

    ……

    所有乘客,听谢灵涯的,把窗帘都拉上了,折叠窗帘隐约间还是能看到外面憧憧人影,但比完全拉开已经好多了。车内淡黄色的灯光下,乘客们缩在过道和靠过道的座位上,不敢靠近车窗。

    侧边的窗帘能拉上,车头可没有窗帘,大家只能背对着那边,眼不见为净。

    谢灵涯拿个包,让人传递到后面去,收集大家身上带的食物,然后集了大半包。

    他拿着包走到车头去,有个乘客颤抖着说:“刚刚外面有个老太太,很像我去年过世的邻居……”

    众人都死死瞪着他,并不乐意听他说破这个事实。

    而谢灵涯已经在给司机贴符了,他冷静地道:“走错路,是我们打扰了他们,所以最好不要惊扰了,我给你把身上的火气再压低一点,他们就会以为你也是同类。你去把车修好,我们两个则会把那些‘群众’都疏导开,免得挡路。”

    司机都快尿出来了,“其、其实我修车技术也不怎么样……”

    “反正你必须得修好。”谢灵涯拖着他的手,和施长悬交换一个眼神,打开车门便把人拽下去了,随即迅速关上车门。

    车下围了上百之众,司机和一个面带诡异微笑,脸颊涂着显眼腮红的男人打了个照面,差点背过气去,又被谢灵涯一推,赶紧趴着开始看轮胎。

    谢灵涯转头看到居然有个傻大胆还从窗帘缝隙里偷偷看下来,便瞪了一眼,那家伙赶紧缩回头去了。

    谢灵涯和施长悬也把火气降低了,这些都是正常死亡的鬼魂,也没什么害人之心,没必要凶神恶煞地对他们。

    两人站在原地开始念经,那些鬼魂本来还很好奇这一车活人——这是肯定的,看到不一样的东西都会感兴趣,只是他们的感兴趣对活人不是好事,无意冲撞了也会生病的。

    好在,鬼魂听到他们开始念经后,一个两个,便懵懂地转过身来。

    两人一边念,一边往后退,将他们引到离开大巴车一些的地方。还有少数不愿意离开,仍然扒着车窗往里看的,谢灵涯又用随身携带的黄纸叠元宝,把他们吸引过来。

    谢灵涯觉得他和施长悬就像卖艺的,使劲浑身解数让这些的鬼魂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

    司机哆哆嗦嗦地换轮胎,又爬到车底去查看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刚才火都点不上。

    今天大概是他从业生涯最大的考验了,他憋着尿修车,心中又是害怕又是不安,他也不是专业修车的,就怕出了什么自己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到时不会一车人步行回去吧?那两位大师顶得住吗?他们看起来很年轻啊,虽然还挺牛的样子,鬼都引走了……

    正想着,司机忽然觉得身边凉凉的,转头一看,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戴着瓜皮帽,穿得像年画娃娃一样趴在他身边,歪着脑袋看他,那脸白得像雪一样,两团僵硬的腮红,大红的口红。

    司机嗷地叫了一声,往旁边一滚。

    车上的人听到车底的叫声,也跟着齐齐尖叫。

    不远处的鬼群又骚动起来,纷纷回头看。

    谢灵涯赶紧冲过去,留施长悬一个稳住这些鬼,爬到车底一看,司机已经彻底吓尿了,还有个小鬼,不知道是不是对经文不感兴趣,正好奇地盯着司机看。

    谢灵涯一伸手,从彻底把那小鬼强行拽了出来。

    司机看到他粗暴的动作,含着眼泪道:“你能不能留下来……”

    谢灵涯到提着小鬼,说道:“没事,你可以的,快点儿修!”

    司机扯了扯湿淋淋的裤裆,吧嗒吧嗒流眼泪,继续修车。

    谢灵涯很贴心地假装没发现,把小鬼提溜走了,这小鬼抱着谢灵涯的胳膊,就往他身上爬,挂在他身上去捏柳灵童。

    柳灵童急了,“别、别摸我啊……”

    商陆神哇哇叫:“不许摸谢灵涯!”

    “不许碰我小弟!”

    “冲我来,抽不死你!”

    到了阴路上,谢灵涯听它们两个讲话,竟然大声了许多,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导致还没凑到商陆神脸边,也听到它的声音了,顿时吃惊地看过去:“小可爱,你……”

    这个语气,这个遣词,怎么像个小流氓……

    商陆神还没察觉,忘情地、喋喋不休地念叨那小鬼,还有每一个敢盯着它看的鬼魂。

    这时司机把头伸出来,用工具敲了敲车,示意他们修好了。

    谢灵涯立刻把装着食物的袋子打开,还有刚才那一会儿叠的一些元宝,烧化了元宝,又对食物念咒。

    他会的都是施食科仪,现在却是身在阴路,食物也不是正经祭品,看了一眼里头的东西,稍加改动:“旺仔牛奶济三途之苦恼,□□干脆面充九地之饥寒,今宵安位在灵前,闻经听法而受度,施食周隆!”

    施长悬:“………………”

    转眼,食物便化作了鬼魂可以享用的食物,一双双手伸了过来……

    谢灵涯和施长悬趁机挤出去,跑回大巴前,开车上门,司机发动车辆,一气呵成!

    声音吸引了鬼魂的注意,但他们还在抢食,也无心理睬。

    司机掉了个头,把大巴车往回开。

    谢灵涯站在窗边撩着窗帘看,不过一袋食物而已,鬼魂们一下便抢光了,还有的鬼魂竟然跟着大巴车来了,好在司机把车开得飞快,倒也追不上,只是看着有点可怕。

    乘客们心都揪紧了,只盼着赶紧逃离开这个地方。

    不一会儿车便看到了桥前,红灯寂寥地在风中飘荡,还有鬼魂在过桥。

    谢灵涯说道:“必须原路返回,师父,往阳桥上开。”

    司机差不多能理解他的意思,当时他上错桥就是眼睛一花,可这时候眼睛要花也花不了,拼命看也看不到阳桥在哪。

    眼看这里的鬼魂也开始好奇地凑过来,谢灵涯急了,“师兄,怎么办?”

    “不要停,往中间开,仔细看。”施长悬急促地道,他手成阴阳交握,奉心香于前,“一炷返魂香,径通三界路。双手拨开生死路,一足跳出鬼门关……开!”

    司机只觉眼前一晃,那桥好像又出现了重影,连忙一踩油门,冲着没有红灯的那座桥开了上去!

    一上石桥,豁然开朗。

    蝉鸣声,河流声不绝于耳,路灯好像都更亮了一般,还能看到一辆不远处开来的轿车。

    司机把车停下,抬手一看,只觉两只手都在颤抖了,他听到身后的乘客们又哭又笑,充满劫后余生的喜悦。

    ……

    谢灵涯也松了口气。回来了。

    哦,现在该说说这个小家伙的问题了。

    谢灵涯转头猛然逼近商陆神,道:“我刚刚在阴路上,全都听到了。”

    商陆神:“………………”

    怎么办,它、它会不会再也不是小可爱了qa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