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打假行动(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红绳看着不粗, 但系在手上好似浑然天成,扣都找不到。谢灵涯用力一扯,别看塑料娃娃小小一个,是半点不动弹。

    他哪知道商陆神正在鬼哭狼嚎地让施长悬把娃娃砍了,有个柳灵童还不够么?

    谢灵涯看到塑料娃娃面朝着自己,明明双目无神,却让他有种被盯着的感觉, 真是不妙, 被庙里的人发现了么,他干笑道:“不行啊, 哥哥家已经上有二老下有二小了, 负担不起。”

    塑料娃娃一时声音十分悲伤,“那……我把哥哥栓回去吧。”

    谢灵涯的表情都有点扭曲了,这时看到施长悬把剑握在手中, 跳下来要挥剑斩断红绳。

    可塑料娃娃竟是动了起来,往身后“跑”, 谢灵涯一个成年人,竟然被拖动了。这娃娃说是跑, 其实脚不沾地,越来越快, 谢灵涯一个踉跄几乎摔倒,顺手抱住一棵树, 从背后把三宝剑拿出来一剁!

    红绳断了, 谢灵涯站直, 一看那塑料娃娃脸上多了几丝黑气,似有怨怼。

    这时谢灵涯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施长悬身边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也多了两个塑料娃娃,正用自己的红绳往他脚上栓。

    竟然不止一个会动,红阳道到底在搞什么,这些娃娃平时不会也放在娘娘座下给人栓吧?

    还有墙头上,昙行趴在上面往里瞄,见这副情形赶紧低头和莲谈汇报。

    这时,谢灵涯只觉自己脚上一紧,那塑料娃娃也凑过来用红绳捆他脚了,谢灵涯及时抬起一脚,它就只绑住了一只脚,然后往外一扫,摔在塑料娃娃身上,把它给踹飞去一米。

    塑料娃娃在地上滚擦了一下,也不知什么材质那么不禁摔打,鼻子凹了进去。

    谢灵涯:“……”

    哎呀,给这家伙毁容了……

    扁着鼻头的娃娃很生气,声音变得刻毒起来,从小嘴里吹出一股黑气,黑气像长了眼睛一样奔着谢灵涯来。

    谢灵涯抬手便是一张符纸抛出去,引动后与黑气交汇,符纸迅速化为飞灰,黑气也消弭不见。

    这时再看去,又不知几个塑料娃娃赶来了,簇拥在他脚边,其中那个没鼻子的娃娃最阴险,从后头一顶谢灵涯的膝盖弯,谢灵涯往后一倒,它们就给谢灵涯接住了,抬着往里走。

    施长悬在不远处看到,一剑斩断了两个塑料娃娃的脑袋,追上来。

    莲谈和昙行也在翻墙,心道今晚还是不得安宁啊。

    塑料娃娃跑得飞快,绳子还缠住了谢灵涯的身体,他反拿着剑一声低喝:“普在万方,道无不应!”

    俭剑横扫,塑料娃娃腾一下飞开了,谢灵涯一下摔在地上,翻身爬起来。

    转头看到施长悬也追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没脑袋的娃娃。

    谢灵涯吸了口凉气,还是施长悬狠啊,他只是给破相了,施长悬把人脑袋都弄没了。

    没脑袋的娃娃还要喋喋不休:“你把我们的脑袋砍掉了,我们还怎么找爸爸妈妈。”

    谢灵涯一看,这就已经到元君正殿附近了,周围也不见人。

    ……

    莲谈和昙行追了上来,说道:“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婴灵。”

    婴灵?谢灵涯一想这怨气这么重,而且是孩子的声音,的确是婴灵无误,但他不解的是:“把它们附在娃娃上做什么。”

    “……投胎。”昙行有些恶心地道,“红阳道连邪佛都练成了,既有神佛,自然也有转生之道。只是立不了地府,借拴娃娃叫信众自己请回婴灵投生。”

    能来栓娃娃的,肯定都是想要孩子的,如果一直没怀上,婴灵在家里也能入梦影响他们的信念,怀了孕那就更好了,婴灵就钻入胎中降生,长成后也是自然的红阳道人。

    红阳道就堂而皇之,在元君庙里养婴灵,做娃娃,也不怕碧霞娘娘一道雷劈死这些缺德鬼。

    哦对,谢灵涯倒是学雷法了,也是冲这个来的。

    那些塑料娃娃还嘻嘻笑着,说道:“和尚栓不走我们,我们把和尚栓走。”

    这是,元君殿的大门嘎一声开了,里头亮起了烛火,一个中年女道站在门内看过来。

    谢灵涯白天在庙里看到过布告板上贴的照片,这分明就是碧霞元君庙的住持何妙田。

    何妙田冷冷道:“几位既然来了,不进来给娘娘上柱香吗?”

    那些娃娃都往里跑,爬上桌案,簇拥在碧霄元君像身下。

    既然都到这儿,那也没办法了,谢灵涯嘲讽道:“是碧霞娘娘,还是无生老母啊?”

    何妙田反问道:“你又怎么知道,碧霞元君不是老母的化身之一?”

    她刚说罢,像是为了印证一样,碧霞元君像的外皮竟是一片片剥落,露出下面的无生老母像来。混元老祖外貌是佛样,又叫混元古佛,而无生老母则是又像菩萨又像女仙,脚下也踏着莲花。

    谢灵涯也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什么法术,顷刻间神像换了模样,他皱眉抬头一看,庙上的牌匾竟然成了“无生老母殿”!

    谢灵涯心中一紧,上次看到的邪佛也擅长幻术,这个所谓的无生老母可能也不会差,它可是假借碧霞元君之名,受了这么多香火了,还不知道红阳道另外加持了些什么邪法。

    有了这个前提,再看周围,一片漆黑,半点声响也没有,但庙内分明还有其他人在的,果然是幻术的缘故。

    “何住持,我看介绍上说你出家二十多年,怎么二十年道心还未坚固,竟然供起了邪神?”

    “混元神怎么会是邪神呢。”何妙田平淡地道,被洗脑已深。

    “谁给你传的道,你还有同伙吗?”谢灵涯又问。

    这时一个女声的轻笑响起,谢灵涯早在看到神像剥落时就有心理准备,并没太惊讶。

    无生老母神像道:“无论‘尘世即修行’‘一心三观,三谛圆融’,或是‘法界缘起、六相圆融’‘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皆逃不过末劫,妙田是为解脱更多民众,使他们度过劫难,尔等又如何?”

    它所说的“尘世即修行”等,分别是道家正一派、佛门天台宗、华严宗、唯识宗等的理论。

    又是红阳道蛊惑人的那一套,无论什么教派都要通过他们进入极乐世界。只是连修行二十年的道士也像被下降头一样,让谢灵涯不解又无奈。

    这些邪神的幻境的确容易迷惑人,好在谢灵涯心智还算坚定,他说道:“少废话,要斗法就斗法,真把自己当神了啊?”他把手摸到了怀里。

    谢灵涯刚说完,只见无生老母身上金光大作,异香阵阵,面上露出慈悲的笑意,又有仙乐阵阵,周围盛开莲花,塑料娃娃抱着莲花,也露出了笑容,何妙田伏在跪凳上,口念经典。

    如此庄严神圣的一幕,着实唬人。而且令谢灵涯觉得别扭的是,何妙田不像一个施法者,反而在被无生老母支配一般,可这邪神不是他们练出来的么。

    无生老母头上冒出火焰,飘到他们面前,形成一个圈子围住。

    莲谈一看,脸色微沉,说道:“这是密教护摩,用以烧除前业。”

    烧除前业的是正经护摩,谢灵涯感觉不到这护摩火的温度,他甚至觉得这火是假的,但昙行惊叫起来:“你们看到了吗?”

    昙行盯着火中看,口中喃喃道:“我看到了自己……”

    无生老母的幻术比之前那邪佛要厉害多了,邪佛把他们拉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但是心志坚定一点就会看出来是假的,甚至像莲谈和施长悬一样,根本不受其扰。但无生老母则在现实基础上施法,看起来无比真实。

    谢灵涯听他一说,也鬼使神差往火里看,只见那火中真有什么闪过,仔细一看,有他母亲、舅舅各自去世时的样子,那是过去,还有他父亲、继母、异母弟妹在一起快乐生活的情景,这是未来,更有他自己考研失败……

    “谢灵涯!”施长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轻轻三个字却将谢灵涯的神智唤回来了。

    谢灵涯一个激灵,刚才他心头涌起无限酸楚,这是邪佛做不到的,好在施长悬叫醒了他。

    再看一旁,昙行竟然坐在地上,一脸痴狂痛苦,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莲谈在叫他,但没叫醒。

    “昙行心神乱了。”莲谈说道。

    谢灵涯是天赋异禀,入迷了也能被叫醒,莲谈和施长悬对功课研究深到无法被动摇,但昙行有些不上不下,被勾住了心神。

    谢灵涯想到上次的经验,擒贼先擒王,便把手又摸在了符上,“弄她。”

    莲谈今日也带了剑来,拿剑正要观想。

    无生老母说道:“你手中可是慧剑?”

    她声音中带着无限的蛊惑,引诱人往她想要的方向思考。

    就连谢灵涯这样不懂佛理的,听了也有些恍惚,越是精通佛理可能越是受影响。

    但是莲谈经过上次心智也更为坚定了,老和尚神色只是一瞬恍惚,随即道:“不,此乃斩邪之剑。莫说你不是,就算你是真菩萨,我也要砍。今日便效仿文殊杀佛,灭了你这伪神!”

    文殊菩萨也曾在佛弟子困于佛陀所设前世罪业时,提剑杀佛陀,只为逼得佛陀收了神通。因为诸法皆如幻化,一切是空,没了他就没了罪业。

    撇开其中的佛理不谈,其实就是谢灵涯所想的,擒贼先擒王,不过现在莲谈喊得特别大声,谢灵涯也不好冲上去挤开他然后引符,就暂慢了一步。

    莲谈翻身跃出火焰,飞掷手中宝剑,剑身上火焰大作,流光一般瞬间刺入无生老母眉心,她闷哼一声,门外的护摩散去。

    昙行喘着粗气,从幻境中脱离,一身大汗,立刻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懊恼不已。

    谢灵涯把他扶起来,“你没事吧?”

    昙行摇头。

    再看无生老母,莲谈那一剑对她好像只造成了小小的伤害而已,她轻笑一声,声音又恢复了正常——要不是脑门上还插着一柄剑,看着真是自然无比。

    无生老母身上的光焰随着一卷,呼地吹向了何妙田,何妙田缓缓从跪凳上站起来,回过头来,只见她脸上含着莫名的笑意,神态竟是有点像无生老母。

    “神不在外,求之于心。”何妙田缓缓说道。那些婴灵娃娃都从案几上跳下来,围在她身边,她拿着案几上的杨柳水一弹,娃娃们即刻“活”过来一样,脸上五官能动了。

    被谢灵涯打歪鼻子那一个,还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试图把凹进去的部分抠出来,可惜只抠出来一半,看起来更奇怪了。

    这些婴灵娃娃扑过来,手中的红绳有意识一般,缠向四人。

    昙行很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惭愧,这时把脖子上挂的佛珠取下来,在手中挥舞,一绞,把红绳都绞在手里,一只手紧紧握着。

    那些娃娃握着红绳向后拽,昙行蹲身,纹丝不动,只是脑门上青筋都鼓了起来,还一寸寸往回拉。

    小娃娃们嘴巴张开,发出尖叫声,活生生被拉到近前,只听昙行一声佛号,它们的尖声更乱了。

    其余三人再往前几步,就见何妙田再一洒露水,地下冒出骨瘦如柴的饿鬼,嘴巴长得老大,骨节分明,在地上爬动。

    “阿波竭,证证竭,无多萨,喜迟比迟沾波沾波伽罗准……”莲谈诵念辟鬼神咒,饿鬼不敢近身,在周身十米处徘徊。

    “试试我们这个。”谢灵涯一说,给施长悬使了个眼神,摸出灵官符撒出去。

    “邪魔归正!”符纸长了眼睛一样,沾在饿鬼身上,一时无法动弹。

    何妙田面现苦色,一伸袖子,袖中竟然钻出来四条蛇。

    莲谈辨认一刻,说道:“这是地水火风四苦,集成蛇身,沾到即生病。”

    那四条蛇朝着四人游来,莲谈刚说完沾到即生病,自己却上手,捉住两条蛇的七寸,放在一起,两条蛇竟然互相吞噬。

    剩下两条蛇,被施长悬一剑串起来,钉在地上。

    整个过程也不到一分钟,何妙田回身看了一下无生老母。

    无生老母沉默了一下,大约觉得莲谈、施长悬他们都不好欺负,昙行也被娃娃困住,就对之前才差点也乱心志的谢灵涯道:“汝学道为何?”

    谢灵涯胡言乱语:“赚钱。”

    无生老母一笑:“礼诸天曹求福,拜北斗星祈寿,学道以索金银,是禽兽之秽术。”

    谢灵涯大怒:“禽兽秽术那你们还盗版?出去教人咒枣术说是你们的,要脸不要脸?”

    无生老母还待再说什么,谢灵涯已不耐烦地挽起袖子捏了天雷诀,抛出一把雷符,口中诵念道:“雷府诸将,云集坛所,真君降现,谴去邪精!”

    雷符连成电光,一道闪着紫电的霹雳“轰隆”一声打在神像上!

    泥塑的神像霍然开裂,神光不复,坍塌下来,一阵灰尘飘动,只见神坛上一堆泥石之间,还有一尊金色的古旧无生老母像,以及莲谈那把剑。

    谢灵涯都有点吃惊,他之前用雷诀打那青衣女鬼,威力可没有这么大,竟然出现了电光雷鸣!

    何妙田震惊地看着谢灵涯:“你的雷法……”

    自古流传了许多擅长雷法之法师的事迹,但到了现在,人们画雷符只觉得它能杀死妖邪,但还未有看到真的霹雳。

    这自然是萨祖借谢灵涯泄愤,所以威力才这么大。

    谢灵涯片刻后也想明白,愈发兴奋了,“等等,都先别过去,我再补个雷。”

    他怕没劈死无生老母,过去前先补刀。而且神像塌了他才发现,外头的泥像其实还是碧霞娘娘的,只是腹内放了一尊无生老母像,刚才的变化大概是幻觉。

    何妙田惊叫一声,扑向他们,生怕谢灵涯再劈无生老母。

    谢灵涯一伸手把她推开了,从包里拿出几十张雷符,“都是给你准备的!”

    靠,不是盗版咒枣术么,给你们尝尝萨祖另一项绝技,雷法。刚才那些小鬼他憋着没用雷符,就想让无生老母全都享用。

    “……”何妙田震惊地看着那几十张雷符,用看禽兽的眼神看谢灵涯。

    这时无生老母的神像埋在灰堆里,又发出了声音,只是没有刚才那么中气十足:“何妙田,还不护法。”

    她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为什么刚才要捏“软柿子”……这“软柿子”也早不说自己雷法已到如此境界。

    何妙田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地往回跑,趴在神坛上,用身体护住那无生老母像。

    谢灵涯摇摇头,真是没救了,他抬手一连引动数张雷符。

    “谴去邪精!”

    “谴去邪精!”

    随着电光闪动,几声轰鸣,何妙田紧闭着的眼睛睁开,发现自己毫发未伤,连周围的泥土也没有焦色,偏偏怀里的神像已经焦黑破碎,脸孔裂开,唯有唇角还剩了一点点金色。

    何妙田愣住,然后放声大哭,捶胸顿足。

    谢灵涯走到那些娃娃面前,它们倒是知道眼下的情形,一个个挨在一起,缩头缩脑。过了一会儿,那两个没头娃娃把缺鼻子娃娃推了出来。

    这娃娃之前和谢灵涯闹得最凶,这时嘤嘤哭着道:“哥哥,不要劈我们……”

    但凡妖魔鬼怪,最怕的就是雷火,何况这是萨祖天雷。

    商陆神气哼哼,在施长悬肩上道:

    “不要脸。”

    “鼻子都没了,还充可爱。”

    “都劈死算完。”

    ……

    谢灵涯从它们手里把作案工具——红绳都取走了,然后用符将不敢反抗也不敢逃跑的它们都定在原地,回身就用红绳把何妙田捆了起来。

    何妙田因为无生老母,心目中的神灵竟然被凡人劈碎而伤心不已,看到谢灵涯就说:“报应,你会有报应的。”

    “报应是佛家的,我不信这个。”谢灵涯随口道,又在神坛前找了找,翻出来几本经书,也是红阳道的,而且看着有些年头了,是布料的。

    施长悬走过来,问道:“你一共挖出来几尊邪神像。”

    谢灵涯心中一动,想到之前那老太太说女道挖出来前人的经书,方才碧霄娘娘腹中藏着的神像,看着也有些年头了,难道都是挖出来的。

    他猛然想到,红阳道原本被打击得都快无影无踪了,在当代的实力也远不如以前,忽然间这么肆无忌惮,难道他把因果想反了。

    不是何妙田祭炼邪神,骗取信仰,而是被打击的古代红阳道人私藏下来的邪神像出土后,影响了他们的心神,就像刚才让何妙田来给自己护法一样,哄他们祭供自己,然后循环恶化……

    像那种人魂装脏的方法,可能也是古时候就用过的,他们见到的上一尊邪佛看着倒新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后来仿照炼的。

    何妙田神情黯然,根本不想说话。

    谢灵涯:“不说我把这经也烧了。”

    何妙田骇然看着他,就是这个人啊,看着清秀漂亮,方才二话不说砸雷,嘴里还不饶人,听他说咒枣术,结合雷法……要说不愧是萨翁传人么。

    她极不情愿地道:“……还有一尊混元古佛像。”

    “在哪?”谢灵涯问她。

    何妙田不肯答了。

    施长悬却若有所思地道:“天虞,是你们所言韩祖得到混元老祖点化的地方……”

    何妙田脸色微变,都没法掩饰,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天虞没跑了。

    谢灵涯忙道:“方住持就是去的天虞,赶紧通知他。”

    说罢,谢灵涯把布制的红阳道古经卷撕了。

    何妙田:“…………”

    ……

    谢灵涯坐在车上,和施长悬肩并肩,他们要连夜赶往天虞。莲谈和昙行留在了漆吴处理后续,毕竟庙里还有其他女道,以及那些婴灵。

    累得很,谢灵涯不知不觉歪着脑袋睡着了。

    施长悬侧头一看,正在沉思之际,忽听商陆神幽幽叹气,那细嗓门饱含沧桑地对柳灵童说:“……现在觉得你还不错了。”

    柳灵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