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讨债鬼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红阳道现在名声不显,但已知至少三地有他们出没的迹象, 不能轻视。谢灵涯回去和其他人一说, 通知了相关部门。

    他手抱阴阳,祭心香一瓣, 暗给祖师爷骂了一下红阳道。

    过了一会儿,老板娘上菜, 还送了一小碟大枣。

    谢灵涯那枣子看了一会儿。

    老板娘讪讪笑道:“还以为你不是道士……唉,我知道你们和尚道士间有矛盾,我也不知道那个方法到底是哪家的,你要是找那和尚,不要提起我来啊。”

    “我们跟和尚没矛盾, 那家伙根本就不是真和尚。再说了,就算他是,”谢灵涯无语道,顺手拿起一枚枣,“吾有枣一枚, 一心算大道。优他或优降, 或劈火烧之。都大道了, 还能是和尚的?”

    老板娘一听他真的会念咒,再一琢磨, 好像是有点那个意思, 但想到那和尚高深莫测的样子, 还是迟疑地道:“我不太了解……”

    “算了, 大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他通知了有关部门,到时就有人来给他们科普,他在这里说一万遍,不如人家官方科普。

    老板娘走后,张道霆凑过来,“谢老师,你给我咒个枣吃吧,这地方干燥,我赶路喝水也不多,感觉有点……嗯……便秘。”

    “哎,这就要吃饭了,张道长你注意一点。”有人不满地道。

    张道霆赶紧抱拳:“我小声点。”

    谢灵涯让了一下身体:“我靠,你也不能就恶心我一个人啊。”

    张道霆:“……”

    谢灵涯把那一碟枣拿到近前来,“你啊,把这些都吃了。”

    张道霆一愣,“便……那个,这么难治吗?咒枣术不是吃一颗枣就行了?”

    “把这些去核煮汤喝了,对你的症状。还咒枣,难道你每次想方便了我都给你咒一颗,自个儿多补充水分。”谢灵涯说道。

    张道霆:“……”

    ……

    饭后继续大约一个小时车程,就到了此行的第二站,天然观。

    谢灵涯看过这里的介绍,也是巧了,刚刚才提起咒枣术,这里也很有渊源。早先说过,萨祖传下法脉,主要形成了三个派系,分别是萨祖派、西河派和天山派。

    天然观正是继承了萨祖西河派的法裔。

    与玉皇宫不同,天然观没有修在山上,反而离城市比较近,占地大约有二十几亩。

    天然观的观主是西河派罗字辈传人,叫夏罗清,一见面后寒暄了一番,就问道:“请问各位道友里,是否也有我萨祖法脉传人?”

    大家都心里疑惑,夏罗清指的当然是抱阳观的人,可他这个问法很奇怪。他问的如果是抱阳观还就罢了,大家只会觉得他听到风声他们要来,但他却是曲折问的。

    “这边。”谢灵涯从人群后头挤过来,指着自己和施长悬、张道霆三人,“杻阳市抱阳观的,供的王灵官。”

    王灵官法脉和萨祖法脉那基本是一回事,很多灵官庙也归入萨祖三派,施法的时候也是萨祖主法,灵祖主帅。

    夏罗清看到他们,打量片刻道:“怎么有三个?难道……”

    “一直是三个人参团啊。”谢灵涯不解地道。

    施长悬忽而道:“我拜抱阳观前任观主为先生,张道霆是后来常住观中,都未受箓。”

    这么说来,只有谢灵涯才是单纯的传人。

    “这就对了,原是真的。”夏罗清面露喜色,“我午睡时梦到一道声音,告诉我下午有一同门来,叫我传他雷法。恍惚间觉得是祖师托梦,没想到真有同门来,果然验证了。”

    谢灵涯一惊,他中午才骂了红阳道,不过他是祷告给王灵官听的啊。

    不过一想,可能是灵祖转告给萨祖的呢……

    萨祖的雷法这雷法虽然萨祖传授过灵祖,但是也许西河派还有什么独到之处。传他雷法的意思,是要他去劈一下红阳道吧?

    谢灵涯心中一喜,说道:“确实验证了,中午我们吃饭时,遇到村民被旁门左道迷惑,还称传村民咒枣术。”

    其他道士也开口作证,又将红阳道的事情说出来。

    夏罗清还不知道红阳道的事情,本来得到托梦欣喜之余有点疑惑,但是谢灵涯如此一说,他就明白了。

    “看来是要灵祖传人剪除妖魔。”王灵官跟着萨祖,本就是奉行法旨的部将,而且夏罗清从其他道士口中听到谢灵涯的名字,一回想,不是前段时间找回都功印那个年轻人。

    夏罗清把谢灵涯带到天然观主殿萨爷殿的耳房中,拿出一本泛黄的书册,上面写着《雷说》,这是萨祖的著作,天然观的这一本上面还有历代先师的笔记。

    “以我身造化,适量五行造化,则道法精妙。”夏罗清在旁讲解了几句,又见谢灵涯一时间看得入神,心中立刻知道不需要自己多言,当即闭口不言,在旁边点起香,贴上“学习经典,诸神回避”。

    谢灵涯看书不知不觉就入神了,口中跟着念,只觉得一字一句自然就刻在脑海中,等他醒过神来,香珠都燃尽了。

    这偏殿中挂着一幅萨祖的画像,谢灵涯拜过之后,才用黄布捧着书出去。

    问道团的道士不知道去哪参观了,谢灵涯从耳房出来,只看到夏罗清在正殿里,跪凳上有一对年轻男女,唯有这三个人而已。

    “夏老师。”谢灵涯走过去,把《雷法》还给夏罗清,称呼已经从观主改成了老师。夏罗清于他有传法之惠,以先生的礼仪对待没什么毛病。

    “看完了?”夏罗清吃惊他看书的速度之快,这过去大约已有三个小时,但是对一本深奥的经典来说,正常人三个小时也不过翻了两遍吧。

    谢灵涯点头。

    夏罗清只知道谢灵涯能拿回都功印肯定很优秀,但不知道他这方面的学习能力强到被叫海绵精,一想,还觉着说不定萨祖有灵,亲自授法。殿内贴的“学习经典,诸神回避”,可不是针对萨祖的。

    夏罗清越发有点惋惜,怎么就叫他老师,如果是他亲传弟子就好了。

    这时候,那对年轻男女已经拜完,起身来好奇地看了谢灵涯一眼后道:“夏观主,我们可以说了吗?”

    他们站起来,谢灵涯才发现那男的脸色青白,像是好些天没有休息好的样子,本来英俊的五官满是憔悴。

    “你觉得好些了就说吧。”夏罗清说道。

    年轻男女又看谢灵涯一眼,觉得他也是这里的人,就不再管了。

    ……

    这对年轻男女是新婚夫妇,男的叫古耀先,女的叫林诗,古耀先家和夏罗清家还沾亲带故,所以出了事后就跑天然观来了。

    至于出了什么事,还要从他们商量婚事开始说起。

    古耀先和林诗谈恋爱两年,开始商谈婚事,这个期间一直遇到很多困难,例如订不到酒店、新房出问题、化妆师生病之类的。

    他们一一克服了,光是领证就去了三回,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成行,最后一想,干脆办完婚礼再领也行。

    到了婚礼前一天,古耀先和林诗都睡在举办婚礼的酒店,当然是分开房间。

    半夜,古耀先习惯性地趴着睡觉,本梦半醒之间在,只觉得一物狠狠拍在自己背心,他浑身一痛一凉,生生醒过来了,只觉得背上的疼痛特别真实。

    可是屋子里只有他啊,古耀先还以为自己被什么毒虫咬了,挣扎着起来,把来参加婚礼、睡在隔壁的外地表亲叫醒,让他给自己看看。

    古耀先的表弟也睡得正迷糊,开了灯掀开他衣服一看,睡意一下清醒了,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怎么有个手印!”

    古耀先:“……别开玩笑了。”

    “真的!”表弟都不敢上手去碰,但古耀先的背上的确有个青色的痕迹,形如手掌。他抖抖索索拿出手机拍了张照,“哥,你看。”

    古耀先本来以为表弟在拿自己开心,正痛着还有点不耐烦,一看那照片,血都凉了,冲到厕所对着镜子使劲往后看。

    可不是么,背上一只手印!

    “这、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古耀先慌了。

    表弟满屋子翻找,“是不是被什么手掌形的东西砸到了。”

    叙述到这里之时,谢灵涯忽然道:“那个掌印现在还在吗?”

    “在。”古耀先把外套脱了,林诗帮他撩起衣服,后背果然有个青色的掌印。

    “古先生平时体检,心脏怎么样?”谢灵涯问道。

    古耀先楞了一下,随即道:“我有些心律失常,一直在吃药。怎么,你看得出来我有病?”

    “我不是医生,看不出来。”谢灵涯意味深长地道,“单是你后背的掌印对应到前胸,好像就是心脏部位,你说那天晚上你是趴着睡的……”

    古耀先冷汗都要下来了,他一直没想到过这个细节,谢灵涯一说他才想起来,如果他不是趴着睡,那一掌是不是就拍在他心口。不管击打会不会导致犯病,想想都很可怕,尤其是这件事……

    “继续说吧。”夏罗清说道。

    “还是我来说吧。”林诗说道。她的表情有点忧愁,又有些不悦,十分复杂。

    那天古耀先没有惊动其他人,和表弟一起跑到附近的医院急诊去了,人家看了说除了淤青没别的情况,他说自己是梦到什么东西打自己,醒来就这样了。医生说那可能你睡着时真有人打你。

    古耀先和表弟都满腹狐疑,也往不科学的方面想过,但一丝痕迹都没有,回去之后,已经天光刚亮,摄影师化妆师都来了,得开始准备婚礼了。

    因为婚礼在即,古耀先也只能暂时不提这件事,好歹举办完婚礼再说。

    就这么又累又困又担心地度过了婚礼,古耀先和林诗到了新房,晚餐和亲戚又吃了一顿,晚上只有两人在新房。

    林诗看古耀先眉宇间一直有忧色,人前时没有表露,单独相处时终于不悦地说:“你到底怎么了?一整天都失魂落魄的。”

    古耀先这才把衣服解开,给他看那个掌印。

    林诗也很吃惊,摸着手掌形的淤青,百思不得其解。

    “我这都可以进世界不解之谜了吧,医生还非说是有人打的,我房间哪来的别人,我快要以为自己幻觉了。”古耀先苦笑一声。

    林诗刚要说话,目光落在卧室的装饰木架上,神情惊恐。

    古耀先立刻转头,只见木架上摆着的一排五只不倒翁,无风自动,前后摇摆,节奏不一。原本颜色鲜艳,憨态可掬的不倒翁,这时候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林诗嘴唇颤抖,紧紧握着古耀先的手臂,这时,不倒翁也一个、两个地接连停止了摇摆。

    屋内寂静得可怕,只有两人沉重凌乱的呼吸声。

    下一刻,古耀先忽然往前一栽,挣脱开林诗的手,摔到了床下,几乎是以从天而降狗吃屎的姿势,摔得鼻血长流。

    “啊——”林诗憋在喉咙里的尖叫终于喊出来了。

    林诗哭得稀里哗啦,竟然不敢动,尤其是往外跑,他们住的新小区,入住率还不高,从窗口往外看,除了路灯根本没什么光亮。

    古耀先爬起来捂着鼻子,也是一脸恐惧,想到了之前那个手印,甚至是婚礼前的种种不顺。

    林诗给她妈妈打电话,老人家对这些比较懂。

    林诗的妈妈听女儿颠三倒四地说完,赶紧让他们点一堆火,阴物都怕阳火。

    林诗在地板上用纸点了一堆火,心跳还未平复,一直到双方家长赶回新房,她才哭着投入母亲怀里。

    想着大约是新房不干净,一家人赶紧简单收拾,回了家里。

    林诗和古耀先一起去他家,两人准备睡在古耀先的房间里,一想到新买的房子,花费了那么多心思装修,居然闹鬼,之后该怎么办……林诗真是满心忧愁。

    古耀先背痛,鼻子痛,又困得不得了,“先睡吧……明天再说。”

    他实在困得不行了。

    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刚要关灯,古耀先又是猛地一下挺身,嚎叫一身跳到地上,“有、有东西刺我的背。”

    他没细说,就好像是长指甲一般的触感。

    那玩意儿居然跟回家里来了,两人又蹿了出去,家里像打仗一般,全都坐在客厅不敢睡了,还点着火。

    在沙发上将就轮流坐着睡了一晚,第二天古耀先就打听起了辟鬼的方法,什么挂镜子、桃木剑之类的。

    又过了两三个晚上,古耀先才发现,和辟鬼的方法没关系,他晚上只要和林诗睡在一起,就会遇到这样那样的诡异事件。

    不得已,他们跑到天然观来了,一进来古耀先就先几个头磕下去,他饱受折磨,一直没休息好,脸颊都要凹陷的趋势了。

    ……

    “看来是有恶鬼缠身啊。”夏罗清正色道,“最好是做场法事,把恶鬼超度了。”

    “只要别让它再缠着我们就好。”古耀先痛苦地道。

    夏罗清看向一旁的谢灵涯,“灵涯,就由你去吧。”

    “我?”谢灵涯也不是天然观的人,但他一想,自己刚学了雷法,夏罗清可能是要他去实践一下。恶鬼缠人,要想超度,要么对方也不想在人间了,要么得先降服,让其愿意到坛前来。

    谢灵涯想想说道:“行啊。”

    古耀先和林诗却是有些不信任的样子,他们听到谢灵涯喊夏罗清老师了,这应该只是夏观主的徒弟,还这么年轻,道袍都没穿,长得漂漂亮亮,身上竟然还挂了一个小玩偶……在这方面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啊!

    古耀先直接道:“夏观主能拨冗亲去吗?我已经准备好法事费用了……”

    言外之意,钱不是问题,不要用小弟子糊弄我们啊。

    夏罗清含笑摇头,意味深长地道:“闻道有早晚,而且不要看他年轻……”

    古耀先一凛,“这样啊,这位先生习道很久了吧。”

    如果是从小开始,到现在那也有十多二十年资历,并不稚嫩了。

    谢灵涯犹豫一下:“……不好骗你啊,我去年开始学的。”

    古耀先:“……”

    谢灵涯:“不过闻道有早晚!我很厉害的!灵光在胸,他人枉费墨与朱!”

    古耀先:“……”

    ……真的没什么说服力啊!

    “先不要急,我和他一起去,可以了吧?”夏罗清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

    谢灵涯不但要自己跟着夏罗清去,还习惯性地拉上了施长悬,问道团的其他人还在天然观交流。

    古耀先和林诗这才发现,新来这个也有个玩偶,俩还是一对的,内心都觉得恐怕是夏罗清给徒弟练手的机会。

    唉,好在夏罗清看在大家亲戚的份上,自己也跟来了压阵了,不然他真不敢放手交给这两个年轻人。

    就这个岁数,这个长相,他们如果是要拍广告,那还差不多,可现在是抓鬼,抓鬼啊!

    谢灵涯和施长悬两个年轻人,自然负责拿法器。谢灵涯的三宝剑让方辙给他快递到天然观,但这会儿还没拿到,仍在路上,只能用夏罗清的剑。

    夏罗清那柄木剑却也不凡,是用整块的霹雳木做成。

    霹雳木就是雷击过后的木头,带有雷气,可以镇鬼,十分珍贵。正一派很讲究这个,因为张天师对霹雳木很推崇。不过一般得到霹雳木,他们都用来刻印。能做成剑,那可是相当奢侈!

    何况夏罗清的霹雳木剑还有些年头了,那时候比现在更难得,可遇而不可求。

    到了古耀先的新房里,谢灵涯把东西都摆出来,然后道:“你们躺床上去吧。”

    其实他有别的引鬼方法,可是一想那鬼每次就趁他们躺一起的时候整治,又何必费那么多心神。

    古耀先只要一躺上床就遭罪,都有阴影了,但这时要引鬼,他们一看夏罗清的脸色,也只好躺到了床上。

    几乎是立刻,“砰!”的一声巨响,从床底下传来,像是有人在用力敲打床铺,灯也跟着闪烁了几下。

    古耀先和林诗吓得抱在一起,闭紧眼睛。

    谢灵涯看到俩人鹌鹑一般,在眉心画上灵官神目,手掐云雷诀,“五雷降灵,锁鬼关精!”

    双目清凌凌看向下方,冷然上前,另一手提着霹雳木剑就往床底下戳:“还躲床底下,死不死啊你!”

    “……”夏罗清本以为可以看到谢灵涯仙风道骨地使雷法,毕竟是萨祖亲自托梦要传法之人,没想到他拿着剑一顿乱穿,像拿扫把赶狗似的,一时眼睛都瞪大了。

    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再看旁边的小施道长,一脸淡定,显然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

    谢灵涯只觉得剑身真的碰到什么物体,那物被附了雷诀又沾了雷气的霹雳木剑一刺,身体一阵哆嗦,然后只见一黑影从另一侧床底迅速爬出来。

    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黑影,而是长着长长头发的鬼物,头发长得能够盖住全身,铺散在地,爬动的姿势敏捷又诡异,不似活物。隐隐透出来头发之下,是绿色的身形。

    这一显形,连古耀先和林诗都看到了,顿时一窒,用力往后退,靠着墙惨叫。

    谢灵涯一看到那长长纠结的头发就觉得不太舒适,身上绿的发光,果然是大凶之鬼,他一走过去那青衣鬼就快速爬来。

    可是整个房间也就这么大而已,施长悬就在另一侧,他抛出两张符,“邪魔归正!”

    青衣鬼被定在原处,扭动了几下,竟是令符纸隐隐有松动的意思!

    谢灵涯赶紧大步往前,剑指着她,“别动啊,再动戳你个对穿。”

    那青衣鬼还真没动了。

    夏罗清:“……”

    古耀先倒是很有安全感,他哪懂那么多,只想果然人不可貌相,谢灵涯并非只有好皮囊而已,之前真是误会他了!

    青衣鬼趴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来,从乌发中显出容颜。虽然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但巴掌大的脸上,一双杏眼如含着一汪秋水,楚楚动人,五官柔弱娇媚,风情动人。

    这与大家心目中的恶鬼形象都不太一样,同她刚才诡异的动作更是截然不同,反差太大,令人一时有些愣住了。

    青衣鬼望着床上,哀伤地说道:“你竟然……请来道士要抓我么。”

    语气中带着令人心碎的哀怨。

    大家都看向古耀先,用看负心汉的眼神。他也呆了。这么漂亮,他不应该没印象啊,可他怎么不记得见过。

    林诗本来一腔害怕,这时也都被愤怒取代了,青衣女鬼美得就连她看了也心中一颤,不安感顿起,不禁狠狠掐了一把古耀先,用眼神质问:你前女友?

    “别这样看我。”古耀先摆手,“我不认识她。”

    谢灵涯蹲下来,剑仍然指着她,说道:“你害人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楚楚可怜呢,什么前缘啊,说来听听。”

    青衣女鬼望了古耀先和林诗一眼,垂目道:“我没害人,这是他答应我的。我与他是前世夫妻,相约在阴间相会,下一世仍做夫妻。可我死后发现他已先去投胎,要与别人结为夫妇,才来要个公道。若不信,可以去城隍处查。”

    不是前女友,胜似前女友啊。

    这可是笔糊涂账,前世犯的错,这世来清算。

    古耀先俊脸上一片难色,苦恼地道:“美女,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放过我吧,我活得好好的,你害死我有意思么,我被害死也不会继续和你在一起啊……”

    青衣女鬼表情冷了下来,说道:“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说的是林诗。”

    古耀先:“???”

    众人:“???”

    青衣女鬼仰着脸看林诗,痴痴道:“虽然你先去投胎,还投作女身。但,但我可以体谅你等待太久,只要你同他分了,我就不计较,也不害他了。我们还在一起过,我在人间陪伴你。”

    林诗被雷劈了一般,“我……”

    女鬼柔美的面容在眼前晃,不知是不是错觉,林诗还真看出几分熟悉感来,超越了性别的美丽,即使是同性也有些心魂荡漾……

    古耀先目瞪口呆,尤其是看到林诗脸上有一丝羞涩之时,更是醉了,“老婆!别看了嘿!!”

    他又喊道,“我去,道长,道长你倒是说句话啊!”

    谢灵涯这才回过神来,他刚刚看戏也看入迷了,“哦哦,那个……人鬼殊途啊!你们不会幸福的!”

    青衣女鬼目光如水,在符箓镇压下颤栗,仍直视着林诗轻喘道:“那又如何。”她又一笑,带上了几分怨色,却更显风情,“这是她欠我的。”

    古耀先都崩溃了,“不是,你俩性别都一样!有意思么?!”

    “喂喂,劝归劝,都什么年代了,你搞歧视这套就有意思了么。”谢灵涯不悦地道,刚说完就发现施长悬看了过来。

    “……干什么,我说得不对吗?”谢灵涯迟疑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