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咒枣术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方虚山刚从幻境中拔离, 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谢灵涯这话的意思,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说道:“我看到恶鬼在鞭打一具腐烂的尸身, 然后有人告诉我, 那是我的前世。”

    谢灵涯想象了一下,这场景比起他那堆积如山的前世白骨, 可能更惊悚一些。

    那幻境太过真实,现在想起来还让方虚山脸色发白, “那邪物蛊惑我,信奉它就得证罗汉果。”

    “什么你还有职称?我问一句有没有五险一金它都给我支支吾吾!”谢灵涯心想果然是骗子,根本不能信。

    道士们:“……”

    “先不说那些,你们还好吧?”谢灵涯问道。

    道士们只是在幻境中精神受到了刺激,也许有心神动摇的, 但好在及时脱离了。

    谢灵涯再去扶施长悬,他用完流金火铃后也比较腿软,莲谈仍坐在地上入定。

    谢灵涯站在窗边,向外一打量,只见原本在树林上空盘旋的一抹身影飘了下来, 正是东方鬼王。他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形, 说道:“方才本王怎么也进不去那房间。”

    “我就说没看到你。”谢灵涯说道, “你能帮忙在周围搜寻一下吗?找找有没有人。”

    他还抱着希望,也许红阳道人没有逃远。

    “什么样的人?”鬼王问道。

    这是个难题, 他们至今还未见过红阳道人的面目。谢灵涯想了想, 把留在屋内的书拿来, “身上可能会有类似这样的经书, 也比较像修行者,不僧不道。”

    “试试。”鬼王点头,腾身而起,须臾又落了下来,“那个……”

    谢灵涯把柳灵童举了起来,“来,给大王打个call。”

    柳灵童:“……”

    柳灵童:“加、加油……”

    鬼王发出阴森森的笑声,卷起几片落叶,旋身飞走了。

    他一离开,柳灵童松了口气一般,面对鬼王的威压,它产生了类似人类屏息凝气的紧绷感。

    另一边,方虚山看着一屋子的魂魄,在里面找了好一会儿,果然看到角落里畏缩的江玉启那一魂。

    “江玉启?”方虚山喊了一声。

    “……”江玉启的生魂脸上只有害怕和迷茫,没答应,但比起周围完全像木头一样的魂魄好多了。他被邪佛纳入体内只有几个小时而已,没像其他魂魄一样完全失去神志。

    方虚山松了口气,还能救,用柳木牌位把他给收了起来。

    这时候,莲谈缓缓苏醒了,他看了一眼屋内的魂魄,还有地上碎裂的佛像与毛发、指甲,“这是……”

    莲谈并不是不认得,而是十分痛恨。

    之前柳灵童提到了“人魂装脏”,装脏,指的其实是一项仪轨,新的神佛像做好后,开光之前,在中空的内部装上象征性的内脏,令其获得神识。

    佛家通常是装上佛舍利或上师衣物、古董佛像之类物品,不同派系装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这尊非佛非菩萨的邪物,里头装的却是人的毛发与指甲,大家一下子知道红阳道是如何夺魂,又为什么害人了,自然是为了增添邪物修为。

    这样的邪佛,不知道最初是如何催生出灵性,但在之后,为了继续供养,让它的能力扩大,就用人魂装在其中,增加“神识”。

    而采用的人魂,也都是有信仰之人,因为红阳道教义糅杂了数个宗教,所以选用的人也各个宗教、派系都有。

    此前它在幻境中展现给大家的,都是佛家手段,莲谈听罢后就说,见故身骨,是传说中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目犍连展示过的神通。

    可见,邪佛的确通晓知识,这些知识到底是红阳道人灌输的,还是体内那些佛教徒的魂魄赋予的?不得而知。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当邪佛有了能力,就能残害更多人,蛊惑更多信徒,它的力量也会更强大。

    谢灵涯难免想到一个问题:“……这样的邪物,他们还有多少?”

    红阳道人把邪佛留下来,不好说到底是自信他们会败在邪佛手下,还是另有其他邪物,并不执着于这一尊。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

    这一尊佛像就够难对付了,外面的尸陀林,要不是莲谈,他们挣脱也得半晌,遇上邪佛本尊后,要么意志力如施长悬、莲谈一样坚定,要么像谢灵涯一样能暴力破法。

    这时,鬼王已回来,蹲身在窗外道:“方圆几十里,都没有那样的人。”

    “跑了啊。”谢灵涯叹了声气。

    “……无论如何,此事太不简单了,我要通报上去。”方虚山严肃地道。之前还以为只是几个受害者,到了这里一看,何止啊!

    而且说到尸陀林……

    众人走出小楼,看了一下林中,只见累累白骨。

    “尸起为毗陀罗鬼,这些毗陀罗鬼没有魂魄,已经被我降服,因此变回了前貌。”莲谈说道,之前急得很,他也没解释完全,“如果邪法修炼得更精深,咒起的毗陀罗鬼也会越凶恶。”

    这些白骨让谢灵涯想到幻境中的场景,撇开目光说道:“该报警了吧,采集一下屋子里的指纹,也许还能找到人。不过,怎么和警方解释?”

    “我先打电话到省宗教局吧。”方虚山喃喃道。这种事当然是官方对官方为好,本来也要向上一级道协通报,看到邪佛后,大家就明白这件事现在还没有闹大,但不及时遏止苗头,后果不堪设想。

    “再多叫些人来吧,还有一屋子的阴魂要超度。”谢灵涯冷不丁道,“和尚道士都得有。”

    ——这里面的阴魂信仰不同,当然不能一概用道家手法超度,得尊重亡魂生前的信仰,不然你说人家信佛,给他送东方去,不太好吧。

    和尚道士们都忙活了起来,往外打电话。

    谢灵涯和施长悬就坐在楼外的台阶上休息,谢灵涯问他:“你还好吧?”

    施长悬摇头,“没什么。”

    鬼王飘在半空中,腆着脸道:“我找了半晌,还招呼了游魂野鬼一起找,怪累的。”

    谢灵涯:“……没问你。”

    鬼王一笑,仿佛在示意,那他也得说啊。

    谢灵涯:“当然还是谢谢了,待会儿给你烧点供奉你就可以走了。”

    “这倒没什么,一回生二回熟,我同谢老师也算有些交情了。”鬼王一副想凑过来聊天的样子。

    谢灵涯把剑一立,撑在身边,“唉……好累啊。”

    “……”鬼王的身体直线上升,匀速飘向了楼顶。

    ……

    市警察局的人惊了。

    他们没办过这么奇怪的案子,内容不明,只知道好像是命案。

    听命令到了地方,一个郊外林子,满是白骨,看样子还有新有旧。让人怀疑是不是地下原来是古代墓地,怎么挖出来这么多白骨,反正这些全得捡了送火葬场去。

    接着,还得查旁边那栋房子的讯息,从房主人到有什么人进出,提取里头的指纹、毛发等物,找出相关人士身份……

    最诡异的是,他们到了后,发现现场有几个道士一个和尚,此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两批人,也是道士和和尚。

    一群道士、和尚,一边占着小楼一侧,开始做了法事。

    大家都觉得,这是在超度那些白骨吧?

    本来大晚上收拾那么多白骨就很可怕了,还有人在旁边念经,更是诡异。

    众人都猜测到,案子有些诡异之处,能理解找些宗教人士来超度,可是,怎么还找两拨人?这两拨倒也够和平的,有商有量,分开做法。

    中间,还有和老和尚和年轻道士坐在一起喝热水,不时交谈几句。

    这正是莲谈、谢灵涯和施长悬三人,谢灵涯正在劝莲谈去医院,“都吐血了,摔那么狠,肋骨没断吧?”

    “我当时为持剑明仙相,伤不到根本。”莲谈说道。

    这和施长悬当时所说的对上了,果然是持剑明仙。

    谢灵涯问道:“莲谈师父,你们这个,一作持剑明仙相,就自动变剑术高手吗?”

    谢灵涯有点羡慕,他就学过太极剑,平时用三宝剑,也都是很普通平实的招数,看莲谈兔起鹘落,身姿潇洒,一点儿也不像老头。

    “怎么可能!”莲谈说道,“我自学的,早年还参加过武术比赛,年轻时别说鬼了,七八个壮汉也不能近身啊!像你这样的,我能打十四五个!”

    谢灵涯:“……”

    谢灵涯郁闷,不服输地道,“我也壮汉啊!”

    莲谈笑而不语,又道,“现在是年纪大了,只有做法时能找到一点当年的感觉。”

    谢灵涯向左看,他的灵官神目还在,只见玉皇宫的道士们正在用柳枝洒水,阴魂们受了后,脸上的表情生动了起来,神智恢复。

    再看右边,和尚们合掌念咒,檀香袅袅,面前的阴魂也双手合十,闭目听经。

    两方喃喃咒声在这一刻交合,却无碰撞之意,各度人超生。

    月亮仍未出来,谢灵涯望了望天,心中总算有一丝欣慰,希望这些无辜亡者能摆脱所受的苦难。有邪才有正,这世上总少不了险恶,但好在还有那么多人愿意守护。

    谢灵涯一歪头,靠在施长悬肩上休息了。

    施长悬转过脸,把手放在谢灵涯脸上。

    这个感觉,令谢灵涯记忆中那天晚上的被压制的异样一下又涌上来。谢灵涯心里猛地跳了一下,想要后退,但不知为何身体僵住了,可能是身体赶不上思想。

    这一次谢灵涯是睁开眼,他看到施长悬的眼神,虽然上次没对视过,可这一次看到,却觉得与自己想象中一样,说不出的奇怪。

    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谢灵涯带着一丝奇怪的心情,看到他的手指向上挪了挪,放在自己额头,摩挲着将红色的朱砂擦拭去。

    施长悬目光认真,将朱砂擦了大半,伸手一看,手指上也沾染了浓浓的殷红。

    谢灵涯这时才能动弹,茫然地坐起来,“……谢谢?”

    施长悬对他一笑。

    擦拭朱砂,这看似只是普通的动作而已,却和上次一般令人心中忐忑。谢灵涯突然觉得,那一点异样可能不是他的错觉,但是到底是什么?

    .

    问道团该离开玉皇宫了。

    江玉启已经醒来,只是记忆力有点受损,正在吃药恢复,他也把自己在市区偶遇传道者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种民间奇怪教派又不少,江玉启当时初听有点道理,后来细看就知道无稽了。但是,他当时也没有注意到,对方还悄悄收集了他的头发,然后摄取魂魄。

    案子也在侦查中,一天两天还没有结果,谢灵涯告诉方虚山,这件事反正已经报给上一级道协,到时有需要的地方,他和施长悬义不容辞。至于现在,他们就先随团离开了。

    离开玉皇宫时不如来到这里那样心情轻松,仍然带着一丝对红阳道的忧虑。

    车上,问道团的成员也问起了昨夜发生的事,他们依稀听到转述,但不如谢灵涯和施长悬在现场。

    谢灵涯就细细讲了一遍,也是提醒大家之后要注意,遇到疑似红阳道的人,小心保护自己。

    “这方面还是和尚方便,修修指甲就好了。”张道霆摸了一下自己那一头秀发,“虽然天气热,但我还是把帽子戴上吧。”

    谢灵涯:“……有道理。”

    ……

    这一路开往下一站,又有一两天路程,半途中下车吃饭。

    谢灵涯伸了个懒腰,接到方辙的电话,“喂?”

    方辙说:“给你把剑寄出去了。”

    “行,谢谢啊。”谢灵涯说道,“我发现出门在外,没带法器还是不方便。”

    谢灵涯除了怕剩下的日子万一还有要用到法器的地方,也在电话里将红阳道的事说了,虽然杻阳现在还没有红阳道活动的迹象,但谁知道呢。

    方辙有些羞涩地道:“……其实我最近在研究桃木人,结合机关与代形之术,令桃木人自动驱动法器,已经稍有成果了,”

    谢灵涯一惊,传说鲁班能造木人,自动赶车,还有施长悬家长辈遇到过的那个《鲁班书》传人,也扬言要研究驱鬼自动化。

    看来,这是《鲁班书》传人们难以避免的梦想,方辙也走上了这条路。如果成功,岂不是一大助力,尤其是在尸陀林那样的情况。

    谢灵涯夸赞道:“了不起啊,现代人都觉得是古人的意淫,木人怎么能自己动。方辙,你用的什么法术?”

    方辙:“……充电电池?”

    谢灵涯:“…………”

    方辙无辜地道:“我自学了一下机器人的制作原理,把装置放在桃木人身上,核心其实是代形术,你应该知道代形术吧?这样就能让木人代替施术者,使用法器了,法器会将其辨识为本体。”

    幸好刚刚没别人听到,谢灵涯左右看了一下,严肃地说:“我当然知道,我问的就是什么代形术!回去我和你一起研究!”

    方辙:“哦……”

    谢灵涯挂完电话还心有余悸,好家伙,真是防不胜防。

    停车的地方有两三间小饭店,这地方很偏僻,饭店是村民开的,也就接待一下路过的车辆。

    道士们分散开进了饭店,谢灵涯几人也一起走入其中一家,老板娘热情地拿来菜单。正在点菜,后厨有个男声粗着嗓子道:“干什么呢你,快点来洗菜!就知道偷懒!”

    “点菜呢!”老板娘赶紧应了一声,又道,“你们写在纸上,我等会儿过来拿。”

    她说着,匆匆去后院了。

    看来店家关系不是很和睦,大家只是念头一闪,自己点了菜,老板娘又来拿了单子。

    “我还是走一走,刚才坐太久了。”谢灵涯在饭桌前坐了才两分钟,就忍不住站了起来,屋前屋后的溜达,手捂着后腰。

    老板娘在后院洗菜,看到谢灵涯就对他淳朴地笑了一下。

    谢灵涯也笑,“我走走,坐久了腰痛。”

    “腰痛啊?”老板娘的笑容更热情了,“喝杯茶啊。”

    谢灵涯还未多想,“不用了,不渴。”

    “不是,我这个茶是药茶,”老板娘擦了擦手,站起来道,“可以治很多病的。”

    谢灵涯脸上淡淡的笑容一下僵住了,随即道:“什么样的茶,还能治病?”

    “这是一个高僧给我的。”老板娘取出一些茶叶,谢灵涯也不懂茶,看不出是什么种类,她捧着道,“我丈夫有风湿,没喝之前犯病脾气就不好,爱打人,喝了后心情好多了。”

    谢灵涯想到之前那个吼她的人,不会就是她丈夫吧,一时无语,又道:“什么高僧送的?哪个教的?”

    “好像是混元派,不都是佛教。”老板娘不甚在意,“这个茶是真的好,而且第一包免费,也不贵。”

    混元派不就是红阳道的别称,看来这里曾经有红阳道的人来传教,而且还真有人产生好感了。而且他们混淆视听,一般人就以为是正宗的道士、和尚。

    这就是他们最担心的啊,红阳道假充正派,以治病、小利等诱惑信众,取得信任,但久而久之,才是他们敛财、施邪法的时候。

    骗子的手段,从古到今就是那几样变来变去,就跟有骗老人买保健品,也会先免费送礼物一样。

    谢灵涯想劝她,又怕打草惊蛇,先问道:“你有没有那个混元派和尚的联系方式?我想买茶。”

    “你和那些道士不是一起的啊?还买和尚的茶。”老板娘诧异,又乐,“我没有他联系方式,而且我听说他要去外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来,要是来了我通知你啊。不过,要买茶你不得先尝尝有没有用?光听我说,你不怕我是骗人的么!我给你泡一杯吧。”

    “不了不了,我现在喝不下。”谢灵涯可不想喝,谁知道茶叶怎么炮制的。和尚去外地了,怕不是就跑到玉皇宫所在之处?可惜了,还以为能在此地找到人。

    老板娘想了想又道:“高僧还教我一个治病的方法,要不我给你试试那个,不用喝茶,吃枣就行。”

    谢灵涯:“…………”

    谢灵涯:“……什么吃枣?”

    “我也就学了几遍,不知道灵不灵,就是拿枣念咒,吹气,然后你把枣给吃了。”老板娘说罢,看谢灵涯脸色不太好看,又道,“哎你们年轻人是不是觉得这个封建迷信啦,其实有些老方子是真的有用哦,我婆婆以前给人看病,也是用芦苇搞……”

    谢灵涯缓缓道:“我不觉得这是封建迷信,因为这是我们家祖师的绝活。”

    老板娘:“???”

    还给谢灵涯吃枣,他十分钟能给咒一篮子出来。

    萨祖行走天下,就是靠所受的雷法和咒枣术,其中咒枣术还是第三十代龙虎山天师传给他老人家的,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完成了萨祖学医时没能做到的事。由他发扬后,也有很多道士学了这一法。

    就这咒枣法,红阳道敢当他们的东西,拿来收买民心,亏心不亏心啊??

    “老板娘,真有个好歹还是得去医院,还有,夫妻矛盾要找主要原因。”谢灵涯对老板娘说了几句便回身要去找其他人,最好再通知一下本地政府,给村民科普一下歪门邪道。

    谢灵涯心想红阳道的人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他祖师爷们脾气是真的很暴烈,不信问四方鬼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