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问道团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鬼王厉害归厉害, 架不住谢灵涯领悟了心印,都功印之下, 鬼神伏首。虽说谢灵涯用都功印很耗费心神, 换了一般人会惧怕反噬,架不住谢灵涯家还有两尊护短的大神。

    鬼王是吃过亏的, 更见识过谢灵涯的行事风格,知道此事不同趴在院墙上偷看之类, 一不小心又要挨雷劈的。因此,一见谢灵涯的脸,脑子转得极快,转身就溜了。

    来也快,去也快, 风一般便不见了,将阴寒的气息也都带走。

    现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宁万籁:“?”

    孙庆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是地上火纸牌位焚烧后的余灰,孙庆祥都要以为刚才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其实他根本就没把东方鬼王招来吧?

    “谢老师……你们不是,有一点点交情吗?”宁万籁茫然地问。

    他想象中谢老师应该上前寒暄, 然后刚才那个气场十足的鬼王认出谢老师, 深沉地说这是我一位小友, 我岂可帮你孙庆祥……

    直接跑了是什么操作?

    “是啊,就一点点。”谢灵涯有点失望, 这个鬼王还真是猴精, 他本来还想劝反一下鬼王, 听宁万籁这么问, 便答道,“打过架的交情,不算多深厚吧。”

    宁万籁:“……”

    他觉得自己也不需要问谁打赢了。

    此时四周寂静无人,二人对话隐隐传到孙庆祥耳中,他从懵逼中惊醒,讶异地道:“你是谢灵涯?”

    谢灵涯反问:“怎么,鬼王和你提过我?”

    那么丢脸的事,鬼王怎么可能到处说。孙庆祥露出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觉得脸很疼,尤其是旁边还有手下看着,但也只能说道:“阳平治都功印失窃,谢先生力挽狂澜,我是听闻过的。”

    这件事因为有旁人在场,在道教界内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使谢灵涯常被劝出家,孙庆祥虽然不是道士,但有些业务重叠之处,也有相识的宗教界人士,所以知道。

    谢灵涯三言两语,他再看外形,一想这里是杻阳,就猜到了七八。只是没想到谢灵涯比传闻中的还要令人吃惊,鬼王见到他怎么有点儿闻风丧胆的意思?

    孙庆祥万分无奈,但也知道自己拼不过谢灵涯,更别提谢灵涯还有俩帮手,一个是生无常,另一个应该就是和他一起找回都功印的正一道施家子弟。

    形势比人强,孙庆祥只能强行转变态度,说道:“那这是误会一场,我久仰谢先生的大名了,如果知道是你,这个面子我不会不给的!”

    宁万籁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都只觉佩服这人的脸皮,五分钟而已,换了个人一般。

    谢灵涯松了口气:“这么说你不打了?”

    打什么打,打得过么。女鬼还可以再找,犯得着和这家伙过不去么,龙虎山还欠着他人情呢。孙庆祥点头,“呵呵,我还想和谢先生把盏言欢,还有那位一定是施道长吧,听说你和谢先生现在也有同门之谊,真是一桩佳话啊!既然陈蔓是你们的朋友,我也不会难为她的!”

    他看着谢灵涯也还好,似乎很爱好和平的样子,有些放心了,只是说着说着,发现施长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

    孙庆祥正在不解,夜空中刺耳的警笛声响起。

    大半夜,郊外陵园怎么会有警笛声?

    孙庆祥:“……”

    谢灵涯把手机举起来:“不好意思,之前我就让人报警了,你偷人骨灰盒,这属于违法吧……”

    孙庆祥:“………………”

    孙庆祥带来的几个人都慌了,那个鬼媒人更是拽着他道:“孙先生,我只是听你的做个媒而已啊。”

    甩开鬼媒人后,孙庆祥难以置信地看着谢灵涯:“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孙庆祥手捏法诀,便要念咒征鬼。

    这就是墓地,按理说孙庆祥这方面业务再生疏,也不至于毫无反应吧,但事实结果就是他怎么念咒也招不来半个鬼魂。

    孙庆祥感觉不对,转身就跑。

    这可让宁万籁找到机会了,也不管孙庆祥带来的几个人,扑上去就压着他。

    宁万籁年轻力壮,孙庆祥还真不是对手,而且警察就在门口了,很快顺着动静上来制服孙庆祥,陈父也跟在一旁,之前正是他报的警。

    人赃并获,骨灰盒就在现场,警察看了也很气愤。

    杻阳是不风行冥婚的,尤其像这种偷别人家骨灰来办冥婚的,就更显得可恶了。

    孙庆祥被拷走前还悲愤地看了谢灵涯一眼,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进局子。

    ……

    等人走了之后,谢灵涯才看看四周,说道:“是哪位无名英雄刚才帮了我啊?”

    过了几秒,鬼王从树的阴影中站起来,讪笑道:“想想直接走不太礼貌,又回来了。”

    刚才孙庆祥施法不成功,正是鬼王在作祟。

    鬼王什么都不必做,宁万籁一看到他就腿发软,没了刚才扑人的英勇,扶着旁边的围栏直喘气,

    “是这么样吗?”谢灵涯冷笑一声。

    鬼王站在四五米开外,一弯腰,脖子又拉长伸出去一米远,盯着谢灵涯肩膀上的柳灵童看,“哎呀,小柳这个芽是不是又长高了一点。”

    谢灵涯双手捂住柳灵童,“走开走开。”

    宁万籁响起之前在谢灵涯肩上听到的那一声叫唤,哭丧着脸道:“谢老师,你肩上那个到底是什么啊!还有施道长也有个同款,不会也能说话吗?”

    “还会骂人呢!”商陆神开始大骂宁万籁也把它和柳灵童弄混。

    没办法,它和柳灵童在一般人眼里,那就是一样的,就好像泰迪和藏獒都统称为狗。

    “耳报神你都不知道?小说里没看过吗?”谢灵涯给宁万籁解释了一番。

    宁万籁听完才算懂了,又忍不住去看鬼王,知道了耳报神是什么,但鬼王为什么盯着耳报神他还是不懂,不会是要吃了耳报神进补吧?

    “谢老师,我要走了。”鬼王说。

    “快走啊。”谢灵涯看着鬼王。

    鬼王指指他,“你就别捂着了呗,我打个招呼就走。”

    谢灵涯看他这样子也觉得好笑,把手松开了。

    鬼王脖子又伸长了一点,凑近了柳灵童,两颗红眼珠转动一下,森森然道:“回见。”

    柳灵童快哭了,憋着不敢说话。

    等到鬼王打完招呼离开后,柳灵童才瑟瑟道:“好、好可怕,你都不怕吗?”

    这句话却是对一旁的商陆神说的,它们耳报神之间,听力敏锐一些,交流距离和人类不一样。

    刚才柳灵童被看得不敢作声之时,商陆神还在骂宁万籁,这时听了柳灵童的话,不屑地道:“我不怕,谢灵涯厉害着呢!”

    柳灵童顿时羞惭起来,它都没有商陆神这个觉悟……

    .

    孙庆祥被抓了起来,谢灵涯给陈家布置了一下,以防孙庆祥被放出来后还想报复,同时陈父和陈母也拜托他给陈蔓做法事,超度她去投胎了。

    再说抱阳观的综合楼和新配殿已经在盖了,这配殿也原来的一般规模,也就是仍然不大,只是为了供奉萨祖。

    加上综合楼也不是什么高楼大厦,修建速度还是挺快的,只是在市区动工,晚上不能扰民,无法日夜施工,不然速度更快。

    谢灵涯每天去盯一盯进度,颇为期待。

    这时市道协却是给谢灵涯来个电话,邀请他参与道协组织的问道团,这应该说是一个参观访问团,组织本市各个宫观的负责人一起去外地的宫观。

    “我去?不合适吧,我给我们观的张道长报个名可以吗?”谢灵涯问道。

    “怎么会不合适,小谢你也是学道之人啊,而且施道长也去的!”

    “施长悬也去?”谢灵涯说,“怎么他也去。”

    这不是本地宫观的人么,非要说的话,施长悬也是代表抱阳观,但现在才通知他啊。

    “哦,施道长是因为学业,所以顺带着一起,他导师过来联系的,刚定下。”道协的道长说道,“小谢,其实我是觉得,这个对你经营道观也比较有帮助,参观其他道观的经验。”

    这一说谢灵涯倒是感兴趣了,而且道长又说,还会去道教学院,他就想到了给舅舅找徒弟的事。其实谢灵涯知道,叫他去路上多半又要劝他出家,所以才婉拒,但一想到出去的好处,又觉得值了。

    “我看行吧,那我再把张道长也带去可以吧?”

    “当然可以了,每个宫观有两到三个名额的。”

    谢灵涯把这件事敲定了,和张道霆说了一声,又告诉施长悬:“那个问道团,你是不是参加?我也去!惊不惊喜?”

    施长悬笑了一下,“我已经知道了。”

    “道协告诉你啦?”谢灵涯乐道,“速度这么快。”

    施长悬:“耳报神说的。”

    谢灵涯:“……”

    对,大家都有耳报神来着。

    谢灵涯说道:“说起来,我还没有去过外地的宫观,对其他派系也不了解,到时就靠你带着了,别让我说些外行话。”

    ……

    初夏的天气正好,市道协包了两辆大巴车,一共有三四十个人,除了谢灵涯这样的,其实不止有道长,也有少量虔诚居士。

    行程远至省外,路途极长,在车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只有在加油站或者吃饭时下来。

    不过既然是出去问道的,就没有享受的道理。车上,道长们就讨论一下经典、科仪,还挺有意思。

    晚上就在普通的酒店,一般是双人标间,谢灵涯和施长悬住一间,张道霆和其他宫观的道长拼着。

    正在酒店大堂等拿房卡时,张道霆看有人在微信上给自己弹视频,他点开一看,是贺樽。

    “怎么了,小贺。”

    “张道长,谢老师在道观吗?打电话都没人接。”贺樽问道。

    “我和他在一起,我们都不在道观,他手机没电了。”张道霆说道,谢灵涯正蹲在大堂一角边等边充电,“你什么事?”

    贺樽赶紧道:“我就是有个事请教啊,我有个同学,最近他家开的店不是很安宁,好像是土地不吉。他们买的那房子,是发生过命案的,这该怎么办?”

    贺樽一直是抱阳观的忠实粉丝,自从和谢灵涯往来,朋友圈还不时会发一些这方面相关的事,导致他朋友有些这方面的问题还会来问他,甚至有外地亲友还会让他代购符。

    遇到事贺樽就转问一下,看自己能念个经掐个决解决,还是要去道观。

    “等等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张道霆经验还是不足,“凶宅我没有处过。”

    他回头招呼了一声:“各位,有个问题请教一下?”

    贺樽只见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张道霆回头喊了一声,然后屏幕里瞬间呼啦啦蜂拥入几十个道士,头叠头地出现在他身旁、背后,从他这儿看,都溢出屏幕了。

    贺樽:“……”

    “一位善信的朋友买了个凶宅,有点不安宁,各位,这个用什么方法最简便有效?”张道霆问道。

    一位道长捏着胡子道:“这要看你朋友的朋友更喜欢哪种方式,是符法还是斋醮,是供三清还是真武大帝,或者比较接地气的本地城隍土地……”

    贺樽狂汗,他们和一大群道长在外头这是干什么啊,光看沙发他还以为在别人家里,“就、就最简单的。”

    “那肯定是符法了,用埋符最好。”另一位道长说道。

    这时谢灵涯也发现这边的动静了,跳起来探头,“谁啊,谁?”

    “师兄,是贺樽,他一个同学家买到凶宅了,刚正说埋符比较好。”

    谢灵涯挤了进来,一看果然是贺樽,先调侃:“你都快成我们代理商了。你回头去观里拿一张镇宅符先顶着,等我回去,再用桃木板给你同学画一个,这个更好。那符的埋法是,清晨日出的时候,主人单独一个人,在家里东方挖个一尺的洞,黄纸铺着,符也对准东方放在黄纸上,然后再盖上土。”

    贺樽顺手就拿着纸记笔记,一抬头发现屏幕里的道长们也在颔首,竟是探讨了起来。

    “……你们玩得愉快。”贺樽一囧,挂了。

    他们这一大群道士,从一进来就十分引人注目,刚刚又比划着讨论凶宅的事,有同家酒店的住客过来打听:“你们是拍戏的吗?”

    道长们哭笑不得,他们这些人,尤其里头的住观道长,都蓄着长发,绑成发髻,一身道袍,看着和常人的确不同,尤其一起出现在非宗教场所。

    其实平时一两个道士上街,路人都不免多看两眼,何况几十个道士,难怪人家有此一问。

    “你看着我像拍戏的啊?”谢灵涯笑问。

    那人一看他,又道:“难道不是啊,你是男主角吗?”

    谢灵涯还没回答,那人又看到了施长悬,“哟,你也像男主角。”

    谢灵涯严肃地道:“你说,我们到底谁像男一号?”

    众人:“……”

    那住客还琢磨上了,摸着下巴道:“不好说啊,都挺像的,不然你们双男主好了。”

    众人:“…………”

    “哈哈哈,开玩笑呢!”谢灵涯也被逗乐了,“这都是真道士,包括这位双男主之一,也是火居道士。”

    住客:“……真的假的?”

    “你看看这都像假发吗?拍个戏那么拼,都留成长发?”谢灵涯捏了捏张道霆的发髻给他看,这人这才信了。

    住客讪讪道:“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拍戏的。”

    到后头,这住客问了是打哪来的,去干什么,还要求和他们合影,感觉特别新奇。

    谢灵涯:“合影让我们张道长来,他特别有经验。”

    张道霆:“……”

    ……

    房间开好后,谢灵涯洗了个澡,趴在床上,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施长悬洗完澡出来见他头发还湿漉漉的,叫了一声,见人已经睡着了,一时顿住。

    商陆神:“嗯……”

    施长悬把它塞床头抽屉里了。

    商陆神:“……”

    很委屈,它才说了一个语气词而已。

    施长悬拿了块毛巾放在谢灵涯头上,手指碰到他冰凉的耳朵,忍不住往下,停留在脸颊上。因为趴着的姿势,脸颊被挤得鼓起来,施长悬在那块软肉上摸了摸,神色也不禁柔和了一些。

    但他很快清醒过来,顺势扶着谢灵涯的手臂推了两下,“把头发擦干了再睡。”

    说罢,施长悬自己也去擦头发了。

    “唔……”谢灵涯翻了个身,看到施长悬背对自己,表情有点困惑。

    谢灵涯这个人,要说迟钝也很迟钝,有的事实摆在面前也会视而不见,但有时又敏锐得不像话,他人一句话中的几个字,也会让他察觉到幕后的真相,便如此时。

    刚才他并未睡熟,迷糊间感觉施长悬碰了自己的脸。

    这个动作让谢灵涯生出了一点异样,明明一张床上睡过,抱也抱过了,但偏偏这个动作让谢灵涯感觉怪怪的。

    他看不到施长悬的眼神,却觉得施长悬手指缓缓滑过时,仿佛带着什么情绪一般。甚至好像正因为看不见,反而感受得更深刻了,让他心里一震,下意识觉得不对。

    应该是睡懵了吧?

    谢灵涯擦擦自己的湿头发,按下了那点异样。

    .

    第二天,问道团继续出发。

    经过半天的车程,终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所处的城市,先下车吃个午饭,再往市郊的山里去。道教讲究天人感应,道观普遍建在山上,像抱阳观那样是没条件,没办法。

    一群道士进了饭店,一下把空座几乎占满了,和以前一样,老被路人看,大家都习惯了。

    正吃着呢,大门外走进来一个老和尚,抬头一看也愣住了,一是好像没座位了,二是占座位的都是道士。

    “那边还有个座位,这位……这位大师,要不去问问能不能拼座?”服务员招呼道。

    这个点,这个地方,吃饭的人真多,老和尚好像也不是很介意,点头了。

    服务员走到谢灵涯他们那桌,问能不能让大师拼个座。

    这桌坐的是谢灵涯、施长悬还有另外一个居士,服务员估计不知道他们也有道士。

    虽说大家不是同一种宗教,但也没有到势同水火的份上,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谢灵涯和其他两人对视一眼,就点头了。

    老和尚过来坐下,还合掌感谢了一声。

    一顿饭吃饭,老和尚又合掌致意,结账走人。

    他才出去一会儿,谢灵涯这边也结账了,他站起来一看,嚯,老和尚座位上还有个手机,这是落下了啊。

    “刚才那和尚手机落下了。”谢灵涯拿着手机一说,大家都出了饭店张望,和尚的僧衣在人群中还是比较醒目的。

    “大师!和尚!”谢灵涯喊了两声。

    不过大街上比较闹,和尚仿佛没听到,其他道士也跟着一起喊起来,还往前追了几步。

    “和尚!和尚别走!”

    路人纷纷侧目。

    老和尚总算听见了,回过头来,再上下一摸索,可不是么,手机掉了,赶紧往回走。道士们也往前迎上去。

    “感谢,感谢各位……”

    老和尚走到近前,他年纪大了,走快了还有点喘。拿手机时和谢灵涯脸冲脸,更是觉得有点眼熟,刚才在饭店惊鸿一瞥就有这种感觉,这时对脸一看更觉得了,还扶着腰想,哪里见过么?

    ——正是这一幕,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路人看到了,拍照上传微博:

    “卧槽,路过xx路,看到一和尚被道士们包围,我是该继续回家,还是留下来看火拼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