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结阴亲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宁万籁不知道谢灵涯为什么突然一脸冷漠, 他还以为说出来谢灵涯面色会更凝重,“呃, 谢老师, 所以你觉得……?”

    “我觉得挺巧的,我和鬼王也有一点点交情。”谢灵涯低调地道, “你是怎么想,先去找女鬼的父母吗?”

    宁万籁惊喜, 没想到他最担忧的事在谢老师这里并没什么的大问题,谢老师太厉害了,居然也和鬼王有一点交情,而且巧得很,鬼王不是有四个么, 谢老师也和东方鬼王认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孙庆祥交情深。

    他忙不迭道:“是,我已经问过地址了。”

    “那就去找吧。”谢灵涯道。

    冥婚也叫结阴亲,早年未婚男女去世,家里就会操办冥婚, 为双方并骨同葬, 好叫在地下不孤单。

    而且旧时候女性都葬在夫家祖坟, 未婚去世自家祖坟也不让埋,家长不忍心孩子孤零零葬着, 就找一门阴亲。

    其实就算在古代, 这种习俗也是被抨击过的, 认为冥婚“既违国禁, 又乱人伦”。

    冥婚陋习现在很少见了,但并不是没有,尤其在比较偏僻的乡间。谢灵涯小时候还听舅舅说,有人要给病逝的孩子结阴亲,打出打听哪有卖自己叠、念过经的元宝。

    这还算是好的,有的地方陋习复苏起来,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有人还会盗取尸骨、购买尸身,转手卖去配阴亲。严重者,还出现了没有尸身就残害无辜的犯罪行为。

    而且孙庆祥的情况本就与旁人不同,思想更不同。

    他想要给儿子娶的那个女鬼本名陈蔓,父母是普通工人,陈蔓这个女儿前些年去世后,失独家庭太难过,陈母本来想自己再要一个孩子,身体不允许,就领养了一个。

    谢灵涯和宁万籁商量后,他先带宁万籁到陈蔓父母家走一趟,这一趟就不必麻烦施长悬也去了。

    陈蔓父母住在老城区,两人坐公交车到了小区,因为是老小区,安保也不严,径直进去。

    在陈蔓父母楼下,正看到一个阿姨从车上往下搬箱子,谢灵涯看着就问了一句:“阿姨要帮忙吗?”

    “谢谢你啊,我东西也不重。”那妇女对谢灵涯非常友善地笑了一下,她一手抱起一个纸箱便往楼下大门走。

    路过谢灵涯身边时,谢灵涯一垂眼就看到了,她那半开口的箱子里,金灿灿一片,装的尽是纸元宝。

    谢灵涯当时就灵光一闪,对宁万籁说:“这不会是陈蔓的母亲吧?”

    宁万籁也没仔细看阿姨的脸,想不起来是不是和陈蔓相像了,但也道:“有可能,除非那么巧一栋楼的邻居办白事。”

    他们跟在妇女后头,上了五楼,见她停下来,果然是在陈蔓家里。

    陈母开门看到那俩小伙子在身后止步,还不解。这小区很多房子租出去了,她看到他们也上来都没在意,还以为是新来的租户,怎么停在他家门口。

    “请问,您是陈蔓的母亲吗?”宁万籁问道。

    陈母面露异样,“……我是,你们是?”

    这两个人她绝不认识,陈蔓去世也几年了,难道有生前的朋友,这时候才找来?

    “方便进去聊聊吗?我算是陈蔓的朋友。”宁万籁说道,看陈母有些不信任的样子,又道,“有些关于她的事想和您商量。”

    陈母本来还觉得这俩小伙子精神帅气,楼下还想帮忙,应该不太像骗子,可是宁万籁这话一说,她立刻觉得像是诈骗了,脸色一沉,伸手关门,“你怎么不打听清楚,我女儿前几年已经去世了,你还想商量什么事!”

    谢灵涯一抵门,说道:“当然是商量她的婚事!”

    陈母动作一顿,疑惑地道:“是孙先生让你们来的吗?”

    他们要给陈蔓结阴亲的事,只告诉了少数亲戚,因为办冥婚时还要人做送亲吃酒的贵客。

    “我说了,我是陈蔓的朋友。”宁万籁又强调道。

    这时候,一个男子从屋内出来,“这怎么了?谁啊?”

    “他们说是蔓蔓的朋友,想商量蔓蔓的婚事。”陈母说着,心中仍是惊疑不定,不过看丈夫在家,也没那么紧张了。

    陈父看看他们,倒是没想那么多,这光天化日的,能做什么,“那就进来说呗。”

    陈母只好把他们让了进去,但没关上大门。

    谢灵涯看到他们家中还摆着一些纸扎的房子、电脑之类的,按照习俗这些应该是男方送来的。

    另外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正趴在沙发上睡觉,想必是后来领养的小孩了,陈母把孩子抱进了房间才出来。

    “你们是蔓蔓生前的朋友?”陈父问道。

    “是朋友,但不是生前交的。”宁万籁说道,他有点紧张,到底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陈父和陈母一下无语了,觉得宁万籁胡说八道。

    “他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谢灵涯在旁解释道,“所以认识了二位的女儿,也是陈蔓告诉他自己要被迫结阴亲的事情。”

    谢灵涯这个“被迫”两个字,让陈父陈母一下没了猜忌他们的心思,非常没底气地说:“蔓蔓去世了,一个人怪孤单……孙先生说这个……我们也是为了蔓蔓好。”

    “据说二位根本就不迷信鬼神,连超度都没做过,又怎么会因为考虑孩子孤单,操办这种事情呢?”宁万籁一提起来就有些不悦,“恐怕你们心里觉得人死如灯灭,放着也是放着,办了还能赚点钱。”

    他们不迷信的事情是陈蔓告诉宁万籁的,这时脸色都是一变,“你胡说什么!”

    陈父本来还让他们进来聊,这时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想赶人。

    “你们自己心里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陈蔓亲口告诉我,你们根本不信的,只是拿了人家的好出去。”宁万籁说道,“就算她去世了,也不能擅自用她的婚事牟利吧!”

    谢灵涯按了按宁万籁,说道:“二位,你们之前可能不相信世上有鬼魂,所以孙庆祥没花什么力气就让你们同意了。我们来也是想说明,陈蔓确实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而且她内心十分不愿意和孙庆祥的儿子结婚。你们是否能考虑一下,暂停婚事,我们相信你们二十多年感情,应该不会忍心让她死后那么痛苦吧。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设法让你们见到陈蔓,亲口问一问她。”

    陈父和陈母脸上烧得慌,谢灵涯的话比宁万籁委婉一些,但还是那个意思。他们又怕谢灵涯说的是真的,又想知道陈蔓是不是还有思想,而且不愿意。

    没错,最初孙庆祥找他们时,他们是觉得很无稽,拒绝了的。但是孙庆祥提到愿意给一笔彩礼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家里还有个小孩,想着办个冥婚,可能没什么影响,最终就还是同意了。

    对那少数亲朋他们都说改变了思想,还是怕女儿孤单,但是被宁万籁说穿,不管世界上有没有鬼,都实在难堪。

    谢灵涯看他们神情,好似也松动了,就对宁万籁耳语几声。他那灵官神目不能给别人开,因此借宁万籁的身体召唤陈蔓来。

    宁万籁是个生无常,很适合请鬼上身,他虽然没做过,但是谢灵涯提前传授了他方法,按部就班就是。

    宁万籁点了三炷香,口中含上七粒糯米,口念咒语,点出陈蔓葬身之地,然后猛然昏死过去,浑身僵直发凉。

    陈父和陈母其实都在犹疑之间,看宁万籁一下厥过去了,死了一般,吓得都想叫救护车了。

    “没事,等等。”谢灵涯说了一句,刚说完几秒,“宁万籁”就缓缓苏醒了。

    “宁万籁”翻身起来,左手手指在右手上捏了几下。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把陈父和陈母都看呆了。陈蔓生前有腱鞘炎,手经常疼痛,所以平时有事没事就揉揉手。

    “宁万籁”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态,都和陈蔓几乎一模一样!

    这时,“宁万籁”看到他们,也神情复杂地喊了一声:“爸,妈。”

    陈父陈母都有些不敢答应,“你,你真的是蔓蔓?”

    “嗯。”陈蔓对父母的态度有些别扭,说她心里没有怨肯定是不可能了,但平静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我小的时候,咱家住在老房子,妈妈带我到邻居奶奶家做客,她家的门是松的,我一个用力,整个就摔了出去,在下巴上磕了个口子,当时妈妈还笑了,后来才发现我脸上都是血,邻居奶奶就拿了创口贴来。”

    这件事没什么人知道,陈蔓下巴现在还有细细的疤痕,她把细节说出来,陈母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了。

    即便给陈蔓结了阴亲,他父母也不大相信人死后会变鬼,直到这时候陈蔓上了宁万籁的身。

    从那些外人不知道的细节,到说话的速度、节奏,分明就是他们的女儿。

    陈父陈母的三观被颠覆之余,也不禁大为愧疚,陈母哭了出来:“蔓蔓,妈妈对不起你。”

    陈蔓神色还是有些冷淡,她已经哭了太久,这时候实在哭不出来了,只吩咐道:“妈妈,我真的不想嫁给孙庆祥的儿子,我知道我死了,没有真金白银可靠。但你们如果能记着二十多年的情分,就放过我吧,我会真的感激。”

    说完,那三炷香也差不多燃到了尽头,宁万籁的身体往后一倒,陈蔓离开了。

    等宁万籁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就看到陈母已经泣不成声了,陈父也一手捂着脸,十分愧疚的样子。陈蔓的话,让他们心里太难受了,恨不得现在就把收的定钱还出去。虽然一时财迷心窍,但夫妇俩到底还是对女儿有感情的。

    宁万籁刚才也能听到他们说话,这时问道:“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陈母低声说:“老陈,我们还是……”

    “不要了不要了。”陈父一脸痛苦地道,“不结这个亲了。我把东西都退了。”

    谢灵涯问道:“他就送了这些纸扎吗?”

    陈母说道:“还有几张纸。”她从抽屉里翻了出来,拿给谢灵涯看,“好像是婚书。”

    那是几张手写的冥婚文书,都是毛笔写的,谢灵涯翻开一张文书,只见上面写着双方姓名、证婚人等信息,还有几行字:

    尔既早逝,独寝泉宫。未经婚聘,死亦孤零。两姓和许,以结冥婚。择卜良时,礼就合吉。

    后面还写明了吉时的具体日期,双方合葬。

    另有祭墓文、敬告鬼神等文书,全都是文言写的,应该是孙庆祥的手笔,全文悲凉又肃穆,将婚礼与冥仪的气息融为一体。

    “已经下了婚书?”谢灵涯神色严肃,“幸好婚书还没烧了,要赶紧取消,这只差最后一步迁葬了,放在以前,你女儿都是半个孙家鬼了。”

    “应该没事吧,我现在就给孙先生打电话。”陈父把手机摸了出来。

    谢灵涯看他们也不像知道孙庆祥真实职业的样子,看陈父要打电话,暂时也没说。

    陈父拨通电话后,向孙庆祥表达歉意,想要解除婚约,东西钱财他都退回去。那边大概是问了为什么,陈父和谢灵涯他们对视一眼,说道,“……我女儿给我托梦了,她,她有喜欢的对象了。”

    然后也不知道孙庆祥说了什么,陈父拿开手机。

    “怎么说?”宁万籁问。

    陈父表情不怎么好看,“挂了。”过了会儿才又道,“……说东西让我们自己留着烧。”

    “这……”陈母觉得不舒服,虽然他们出尔反尔是不好,但是这个诅咒挺恶毒的。

    谢灵涯却上了心,孙庆祥这是记恨上了啊,“把这些折算成人民币,和之前的定金一起打回他帐头,宁可多算,不要短缺。”

    他又摸出三张护身符,“家里人一人一张,佩戴在身上,除了洗澡外不要取下来。”

    陈父和陈母不明白为什么,谢灵涯这才道:“孙庆祥本人也通晓风水法术,怕他怀恨在心报复你们。不过也没事,我这个符很灵的。”

    陈父拿着符一看,外头胶皮上有三个小字:抱阳观。

    “原来你们是抱阳观的人。”陈父想起自己还听过这里,也是有人和他说这地方的符很灵之类的,但他没信罢了,这会儿倒是多了几分安全感。

    ……

    陈蔓的父母叫他们留下来吃一顿午饭,这件事多亏了宁万籁走无常时遇到陈蔓,否则以他们之前的思想,别说陈蔓无力托梦,就是真的托了,他们也不会当真。

    可开席前陈父又打了个电话,慌慌张张地说:“陵园的人告诉我,蔓蔓的骨灰盒不见了!”

    因为本是准备迁葬,和孙庆祥的儿子合葬在一处,所以陈父早就联系了陵园,要迁移。可是刚才打电话想通知不迁了,那边告诉他,原来已经把墓翻开,准备起出骨灰盒,现在发现骨灰盒不见了。

    才刚通知孙庆祥多久啊,说这件事和他无关,大家都不信。

    谢灵涯本以为他会对陈蔓父母,或者陈蔓自己下手报复,没想到直接去挖墓了,这根本就还是想把陈蔓娶回去。只不过这次打算来强的了。

    “可恶!给他打电话!”宁万籁气死了。

    “没用的。”谢灵涯冷静地道,“没事,我先把陈蔓的魂魄带回抱阳观,他就算仪式办成功了,也拘不走陈蔓的魂。然后,我们再去取陈蔓的骨灰。”

    孙庆祥大概料不到背后有人在指点,谢灵涯把陈蔓带到抱阳观,王灵官在上,谁也没法从这里带走陈蔓。

    看到谢灵涯胸有成竹的样子,陈父陈母才安心一些,将事情托付给他。

    谢灵涯把那些文书拿走了,上面写了“冥婚”的举办地点,就在原定合葬的陵园,时间是晚上。要找孙庆祥人难,去这里守株待兔就容易了。

    .

    谢灵涯要去陵园找孙庆祥,约上了施长悬。本来不想带宁万籁,他刚做生无常,什么也不太懂,但是宁万籁憋着要去骂一下孙庆祥,谢灵涯就给他多塞了几张符。

    仨人晚上打车去陵园,因为大门处有保安,还是跳墙进去的。

    陵园是依山而建,谢灵涯借着月光半摸黑找孙庆祥儿子的墓地,施长悬也在帮忙,一看宁万籁腿都软了。大晚上的在墓地里转悠,心确实虚。

    “我都说你别来吧,你看你来了又害怕,不然你坐这儿等我们?”谢灵涯道。

    “我不我不!”宁万籁脸都白了,他哪敢啊,跟着谢灵涯还好,一人坐在这儿才是真的要死。

    谢灵涯无语,继续找。

    不多时还真给他们找到了,墓碑是平放在地上的,等待入葬,很明显,也更说明了孙庆祥今晚要来这儿。

    “走,我们躲上头去。”谢灵涯领着他俩到上头,躲在别的墓后,背靠墓的挡墙,坐在地上。

    宁万籁看到周遭都是墓碑,瑟瑟发抖,“谢老师,你觉不觉得有点冷啊?”

    谢灵涯:“我跟你说了晚上有点冷吧。”

    “……”其实宁万籁是觉得怪阴寒的,墓地阴气太重了,但谢灵涯又特别正直地扯到了天气上。

    宁万籁此时心里确实后悔了,当时怎么就一腔热血要求来了,本来就挺怂的,真是被孙庆祥气到了。

    宁万籁想着,把脑袋往谢灵涯肩膀上搁。

    刚一放上去,就见施道长冷冷地看了过来,看得他一个激灵,刚想说有什么不对吗,就听到一片寂静中,一个细细的声音在耳朵边上响起。

    “你压在我身上了。”

    “我——”宁万籁一下蹦了起来,一身冷汗都下来了,手死死得捂着嘴,就怕自己喊出声来。

    那声音又细又冷,放在耳边响起,宁万籁眼泪飙出来,不住地对前面的墓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谢灵涯被他吓一跳,整个往旁边一翻,栽施长悬怀里了。要不是施长悬接着,他大概就扑街了,这时黑线地道:“你吓死我了。”

    宁万籁带着哭腔,指着前面的墓道:“……呜,他说我压着他了。”

    “你靠的是挡墙,怎么可能压到人家的墓。”谢灵涯指了指肩膀上的小木人,“那话,它说的。”

    宁万籁:“…………”

    宁万籁两只眼睛几乎凸出来,木人说话,那他妈比墓主人说话也没好到哪里去,也很恐怖啊!!

    谢灵涯还要说:“我不早跟你说了么,我这木人是个耳报神,跟肚仙一样会说话的。”

    宁万籁:“……”

    他刚想说什么,谢灵涯神色一凛,“蹲下来,来了。”

    宁万籁赶紧蹲下来,只是不敢再靠近谢灵涯了——以后打死他,他也不要再靠近了!

    谢灵涯从施长悬怀里慢慢爬起来,刚刚柳灵童提醒了他,此时盯着下头一看,果然没多久,一行五六个人上山来了。

    他们和谢灵涯肯定不同,是从正门走进来的,手里还拿着很多东西。

    结冥婚最后一步,就是到合葬的墓地来,备上果酒,小幡等物,举办仪式。那几人手中,还有两张椅子。

    谢灵涯听过宁万籁转述孙庆祥的形容,现在辨认出来他正是为首的中年男人,只见他们站在目前,摆放好祭品、座位和小幡,骨灰盒也放在两张椅子上。

    孙庆祥一颔首,“开始吧。”

    旁边一个女人便拿出一把文书,开始诵读,她应该就是这场冥婚中的鬼媒人了。现在要读奠文,招男女双方前来就坐。那两面小幡就插在座位后面,仪式中,如果夫妻相见,都很满意,小幡就会飘动起来。

    鬼媒人念着奠文,孙庆祥却是面无表情地叫住了,四下一看,“不对,陈蔓怎么没来。”

    鬼媒人迟疑道:“不会吧,我一个字没念错啊。”

    孙庆祥眉头紧锁,“等会儿,我来算算陈蔓为什么没来。”

    “不用算了,陈蔓不会来了。”谢灵涯从后头站起来,缓缓说道。

    黑暗中谢灵涯把那孙庆祥以外的几人都给吓一跳,“你谁啊?”

    “啊蹲麻了……”谢灵涯嘀咕一声,幸好施长悬站起来扶了他一把,他便道,“我们受陈蔓所托,打击你这种强娶女鬼的不道德行为。”

    孙庆祥发出一声冷笑,“你算什么东西。”

    宁万籁也爬起来,骂道:“你才不是东西,人渣,人家陈蔓不愿意嫁给你儿子你不知道么?告诉你,我是给阴间当差的,我,我告你状!”

    “我儿子愿意就行了。”孙庆祥淡淡道,“不要怪我没给你们机会,现在就离开,否则,就算你是生无常也没用。”

    他倒是一下听出来了,宁万籁是个走无常的。不过这又如何,几个小年轻,都没被他放在眼里。别说是生无常,就算是真冥差,也管不了他办的这桩阴亲。

    宁万籁看了谢灵涯一眼,只见谢灵涯对他肯定地一点头,又尽量很有底气地道:“少废话,把骨灰盒留下,你滚。”

    孙庆祥抬眼扫了他一眼,冷笑数声,不愿误了吉时,也没心情和小辈纠缠,他摸出一个火纸折成的牌位,一下点燃了,“生无常,那便看看活鬼王吧。”

    火焰转瞬吞噬火纸牌位,在黑暗中极为醒目,孙庆祥一抛,火纸牌位还未落到地时就都成了灰烬,随风打了个圈飘向东方。

    墓园内顿时阴风大作,宁万籁禁不住抖了一下,“……谢老师,你待会儿好好和鬼王商量啊!”

    谢灵涯点头:“我尽量。”

    ……

    墓园内的植物被吹得沙沙响,一阵阴风从东边滚滚而来,落地而成一抹巨大的黑影,浑身散发的阴寒气息,叫在场人如临地狱。

    “本王正在饮酒,何事扰我?”鬼王冷冷道。

    孙庆祥拱手一礼,说道:“犬子今日冥婚,请鬼王来吃酒。顺便和那个生无常说一说,叫他别管我家闲事了。”

    孙庆祥眉宇间颇有得色,十分享受这一刻震惊众人的快意,如此一来,衬得上方的宁万籁愈发显得不安了。

    鬼王一转身,红红的眼睛看向后方,“哪个不——”

    他才说到一半,目光落在施长悬身上,又挪到旁边的谢灵涯身上。

    鬼王迅速道:“打扰了打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