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他谁都摸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谢灵涯哪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已经不知不觉有了些许改变, 他正专心看张道霆的科仪。

    张道霆穿着法衣, 用针在神像的眼、耳、鼻、嘴、手、脚各点一下,然后还要用毛笔沾朱砂在五官再点一下, 意为开窍、通灵。

    信众都在两旁的拜凳上跪着,因为配殿比较小,外头也满是人,有信众也有围观的。

    上一次的开光仪式是谢灵涯自己办的,这一次办得比较大,所以在供桌上还放了很多小一些的神像。

    抱阳观时没有法物流通处的,但是基于众多信众的要求,这一次开光法会便放了一些本地工厂定做的小神像,开光法会时一并沾染灵气,之后就可以结缘给信众。

    “开光以后, 神无不应, 试问, 天下光明否?”张道霆朗声道。

    刘伯合等人也在殿内一起操持法事,这时谢灵涯就低声跟着他们一起念出来:“天下光明, 神光普照。”

    一声喊得信众们心境澄澈, 更为专注地看着张道霆接下来的仪式。

    开光法会结束后,大家都把供桌上的小神像往房间里搬,程杰夫妇过来道别。

    其实刚才他们也商量过, 要不要结缘一尊神像回去,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虽说真神和邪神不一样, 可是上次独脚五通实在把他们吓得不浅, 而且平时工作忙,也怕自己保证不了清香供奉,反而怠慢了神明。

    “走了啊?”谢灵涯跟他们打了个声招呼,“下回见。”

    “嗯,哈哈,下回见……”程杰说着,忍不住八卦地道,“你和施道长……挺好的哈?”

    樊芳在一旁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她刚才还和程杰说,人家这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公开的意思,他们看出来了但也别嚷嚷。这个成绩,还八卦上了。

    “啊?”谢灵涯不明所以,“好啊……”

    他和施长悬看起来像是吵架了的样子吗?

    这时候,小量抱着快递盒过来,“谢老师,这是施道长的快递,放你房间吗?”

    “嗯,去吧。”谢灵涯应了一声。

    程杰眼睛顿时睁大了,“你们住一块儿啊?”

    “是啊,道观太穷了,哈哈哈哈。”谢灵涯还开玩笑呢,现在的抱阳观比起很多大道观可能差多了,但真不能说穷啦,只是住宿条件不大好,这不是也在改善中么。

    程杰、樊芳:“……”

    谢灵涯没笑几声就干巴巴地闭嘴了,这俩人也不笑,搞得他好尴尬。

    程杰意味深长地看了谢灵涯一眼,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哥们儿,加油。”

    谢灵涯大大咧咧地道:“谢谢,我会的。”

    他肯定会加油把抱阳观越办越大的!

    ……

    过了两日,市道协又通知到太和观开会了,本来谢灵涯想叫张道霆去,但是那边特意通知让他过去,没办法,谢灵涯只好出门。他又不甘心就自己去听会,把施长悬也拖上了。

    反正啊,现在施长悬都拜了王羽集为先生,真正算是抱阳观的人了。

    海观潮看他们出去,还笑眯眯地招呼:“回来时帮师爷买点牙膏啊,我要薄荷味儿的。”

    谢灵涯:“……”

    施长悬:“……”

    ……要说施长悬拜王羽集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那应该就是终于让海观潮逮着机会长辈分了。

    谢灵涯还试图从施长悬没学太素脉上来辩驳一下,但是海观潮已经自说自话地认下了这个身份,还老说:“以你和施长悬的关系,不得跟着一起叫我师爷吗?”

    “去去去,没人承认你!”谢灵涯心想要这样说的话,和施长悬同辈论处的人都沦陷了,他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就看下回你要见着施长悬的父母,敢不敢让他们叫你师叔。”

    海观潮:“…………”

    海观潮看着他背影直嘀咕,海绵精还真是不服输啊!

    .

    到了太和观,谢灵涯看到很多其他来参会的道长,这个会的规模还挺大,下边各县宫观的道长都来了。

    “小谢啊,又见面了。”这是热情和谢灵涯打招呼的道长,明明谢灵涯不是第一次来开会,但是大家这次格外热情,谢灵涯都成了人群的中心。

    想想可能是因为找回都功印的事,这件事让整个杻阳道教界都觉得脸上有光啊。

    “小谢,回头到我们观里来,交流一下道学吧。”

    “哎,先到我们那里坐坐,最近我们请了本派著名法师来讲经。”

    谢灵涯最近都忙着抱阳观扩建的事,哪有心情去交流,搪塞完了后又觉得不对,小声和施长悬说:“我怎么觉得怪怪的,都是要来熏陶我的。”

    施长悬眼底泛起一丝笑意,正是如此,这都是自上而下接到的暗示,这些道士都憋着想把谢灵涯给熏陶皈依了,给熏陶得转去宗教学专业……

    会议开始,主持会议的是道协的副会长史道长,他拿着一份文件说道:“各位道友,互联网等新媒体迅速发展以来,为我们道家文化传播提供了更大的平台,这次的主题是如何更好的利用网络开展工作,推进和谐宫观的创建。”

    谢灵涯:“……”

    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太了解这一行,连和谐宫观都出来了。

    不过,他倒是知道,在比较大的城市宫观里,都有专门的新媒体管理人员了,比较大的法会,还会通过手机直播。

    杻阳比较小,也就没有那么高的宣传意识。现在看起来,好像是要鼓励大家了。

    果然,史道长接下来说的,都是倡导大家培育一下社交平台账号,利用网络倾听信众的心声,传播古老文化。

    还有一些现代化的设施,比如扫描二维码听宫观讲解,也要推行到所有道观,此前是只有作为景区的太和观才有的,现在要统一撰稿、录音制作。

    谢灵涯心想,这个可以啊,之前文化局出的书,他还编了故事,刚好可以用上。

    “这一点,抱阳观做得比较优秀。”冷不丁,史道长提到了抱阳观。

    谢灵涯抬头看去,只听史道长说道:“我听说,抱阳观的张道霆道长,就在咱们本地论坛颇有名气。”

    谢灵涯憋笑:“……对对对。”

    可不是么,简直堪称杻阳第一网红模特啊!

    别说,这家伙耳濡目染之下,那天谢灵涯让他拍个抱阳观的外观,他还知道调什么灯光,调整什么构图。

    道协早有一个公众号,这次让大家也都建起来,他们再弄一个微信矩阵,联系起整个杻阳的宫观。

    谢灵涯记下了所有需要做的事情,回去后先是把上回的稿子电子版找出来,又另外写了一些正经一点的介绍,抱阳观的修建历史、文物故事之类的。

    然后就是做媒体号的事情,他想了想,还特意去和舅舅联系了。

    整个《抱阳笔记》其实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道术类,还有一个则是那些道家典籍的注释、理解。他们希望能够把后者整理一下,挑选一些也放到网上。

    谢灵涯会后问过了别的宫观的道士,他们都说,开了后每隔两天转载一些内容就行了,什么道教节日、礼仪科普之类的,原创内容就发一发活动通知。

    ——开会是一回事,真做起来又是一回事,很多宫观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去做网络号,他们又不是什么大道观,也没那么多推广资金。

    谢灵涯则是觉得,既然做了,就多用点心呗。

    就像上次小量问他“渐耳”,实际上是误传,《抱阳笔记》内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像最早谢灵涯处理的“飞尸流凶”,也有人不了解丛辰择日这门方术,将客鬼解释为“会飞的尸体,行走的凶怪”。

    道家对古代很多文化都有影响,又比如他们用的法印。道家法印那么多种,谢灵涯所受的提举城隍司印,以前有实物文物出土,专家看到了因为不了解道家传统,还以为是古代的官印。“道经师宝”印,也被误解为“道统法宝”,其实道经师是道家三宝嘛。

    外人误解也就罢了,有的知识,连内行都因为考据不全面而误解。

    王羽集没有什么意见,他对互联网一窍不通,但也觉得分享读书笔记是好事。从前信息不发达,同道交流有限,有的知识他知道了,发现了,也没法告诉太多人。

    “就是这样,我准备给咱们抱阳观建一下微博和微信号,平时整理一些这方面的内容放出去。”谢灵涯说道。

    张道霆深以为然,“能够为大家纠错释疑,也是功德一件。”

    海观潮道:“我就说抱阳观哪来的资金和人手操持公众号,道协说得倒是轻巧,你还算好的,准备分享一些读书笔记,这也不费太多功夫。要把道家文化通俗有趣地阐释,吸引感兴趣的网友,哪有那么简单……”

    “不不不,我不止准备放读书笔记,也会放一些吸引人的东西。”谢灵涯说道。

    海观潮幽默地道:“你准备转载冷笑话吗?”

    谢灵涯扬了扬手机:“我加了杻阳的摄影爱好群,准备以后经常放张道霆的日常写真,带大家以图文形式生动了解道士的生活。”

    张道霆:“………………”

    ……

    谢灵涯把公众号给创建了起来,第一期除了读书笔记外,确实放了大量张道霆的写真,这都是杻阳的摄影爱好者提供的,还修过图了。

    因为经常来抱阳观拍张道霆,从来不用给模特费,所以他们也免费授权抱阳观公众号使用图片,标注作者就行。

    当然,写真下面要配上一些注释,说明这位道长是在做什么法事之类。最后再来一些道观的环境图、游客喝茶图等等。发出去后,那些摄影爱好者就主动帮忙转了。

    谢灵涯分享到自己朋友圈后大概一天吧,就发现点击涨到了几千,他觉得很奇怪,刚刚建起来的号,就算那些摄影爱好者转了,也不至于这么多点击吧。

    ——这内容又不是特别新奇,难不成是张道霆的颜粉蜂拥而来了?这么快?

    谢灵涯在后台查了一下阅读者的分布情况,发现有很多来自某地的ip,再一看新增长的关注者,好多名字、头像都是与道家有关,或者干脆某某道长。

    谢灵涯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那地方是张天师家所在地啊!

    后来谢灵涯问了一下省道协的赵道长,果然是天师后人从赵道长那里看到了他分享的朋友圈,也帮忙转发了一下。毕竟之前谢灵涯帮忙找回了一剑一印。

    天师家族的影响力不是抱阳观能比的,难怪一晚上涨了几千点击,听说还在同行里转开了,当然不是因为张道霆的写真,而是因为读书笔记,这个对内行人比较有吸引力。

    他们很积极地转发,与自己所学的印证,或是呼吁信众同道都来看看干货。

    这个反馈说明这件事的确很有意义,谢灵涯也就继续整理笔记了。

    网络的力量是强大的,谢灵涯在作者那一栏写了舅舅、师祖们的名字,一时间知道他们名字的人,比过去靠口耳相传多多了,抱阳观在业内的名气,也一下子大了起来。从前那是明珠蒙尘,现在有了机会,一下不就发光了。

    除此之外,谢灵涯也让赵道长推了一下名片,加了天师后人,这一代的张天师也不过中年,微信玩得还挺溜。

    谢灵涯和张天师道谢,要不是他帮忙转了一下,扩散得也不会那么快。

    天师也客气了几句,又十分诚恳地道:

    谢灵涯:“……”

    当代天师都来卖安利,他有点醉了……

    天师:

    谢灵涯汗道:

    天师:

    谢灵涯:[抱拳][抱拳][抱拳]

    谢灵涯擦擦汗,刚才还真有一丝激动,不过是因为吃惊天师都来邀请,但并没有动摇。

    话说天师说“我家”说得倒是轻巧,他家不就是整个正一道的祖庭龙虎山?去他家,没有道士证还得买门票的……

    .

    谢灵涯现在不用复习了,除了盯着扩建的事之外,就是整理一下笔记,管理公众号。

    这天施长悬告诉他,自己要出去两三天,联系好了去邻市的县城参观立尸祭,这是他的作业。黄进洋不去,据说另有作业,走得更远,要去外省了。

    小量正在帮谢灵涯一起整理,听到后好奇地问:“立尸祭是什么?听起来有点诡异啊。”

    “立尸祭是一种祭祖仪式,远至先秦就存在了。立尸而祭,这个尸指的不是尸体,而是巫,是代替祖先被祭祀的活人。”施长悬解释道。

    也就是让祖先降临到尸的身上,亲自享受祭拜。

    谢灵涯也依稀听过这种方式,“是不是要戴鬼头那种?”

    施长悬点头。

    立尸祭中的法师都会戴上鬼头面具,这个就象征祖先,他们端坐在堂中,子孙便在下面跪拜。除了请各代祖先,还有请土地之类神明到场的。

    “这、这样也行?能请来真的吗?”这种民间法术听起来十分有原始色彩,小量听了又是脑补得害怕,又很感兴趣,想见识一下。

    谢灵涯摇头,“这我就不知道的,但应该有真本事的吧。”

    小量弱弱地道:“谢老师,我们可以也去看吗?”

    谢灵涯说:“看什么,回头你看施道长的作业不就行了,那地方在邻市呢。”

    海观潮在旁边道:“你这个人就有点不厚道了,平时上个山,开个会都让徒孙陪着你,他去做个作业,你就不能陪了?”

    谢灵涯:“…………”

    施长悬:“……”

    谢灵涯目瞪口呆,“现在是说让我去的事情吗?我是劝小量别去啊!”

    海观潮也不服输:“那你陪不陪着去啊,小施一个人去两三天,寂寞不寂寞?”

    施长悬:“……”

    他想说点什么,又闭嘴了。自从拜了王羽集,他在海观潮嘴里就从施道长变成小施了。

    小量继续弱弱道:“那不如谢老师带着我,陪施道长去?”

    谢灵涯看了一下施长悬,还挺不好意思的。虽然海观潮是胡搅蛮缠,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以前每次都是他拉着施长悬陪自己,这次施长悬就一个人去做作业,他陪一陪好像也无妨啊。

    反正只是两三天而已,公众号早就编辑好了,可以用手机发。谢灵涯只思索了一下,就说道:“那行吧,去就去呗!”

    ……

    走之前,张道霆在院子里帮小量清点行李,怕他迷糊了没带齐在外头不方便。

    这会儿谢灵涯还有个手续没办完,让他们等等自己,弄完再回来,施长悬便也坐在后院等待。

    小量特别开心,小声说:“张道长,你说,谢老师答应带我,是不是觉得我还是有希望的?”

    “你别太期盼了,我觉得他只是被海哥挤兑的。”张道霆看他两眼。

    这又不是去别的道观参观,如果是去别的道观,那还差不多,但这只是陪着施长悬去做作业,看看民间宗教活动,估计心里当做是旅游了。小量虽然年纪不小了,在大家心里也就是个半大孩子,脑子不怎么好用,谢灵涯可能当领孩子玩儿。

    小量的肩膀顿时塌了下来,说道:“其实我知道,我没什么天赋,看书也看不懂,光是背都要背半天。那天,谢老师还摸了我的胸口和背,然后叹气……”

    “哇,也摸了你?”张道霆说道,“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他摸完我和刘伯合他们也没什么好脸色。”

    一旁的施长悬听到,却是忽然怔住了,原本平淡的神色略带微妙,他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一时未能捕捉到,可是下意识的心惊了一下。

    小量听了却是一喜,“真的吗?”

    “你开心什么啊!”张道霆拍了一下他的头,“你谢老师摸谁不得叹气?”

    小量:“……”

    小量嘀咕道:“那摸施道长就不一定吧。”

    差点忘了施长悬了,张道霆看看一旁的施长悬,“唉,这倒是。”

    施长悬的天赋,那是不必说的,他们反正也比不上。

    施长悬被张道霆看了一眼,如梦初醒,表情竟是有些茫然地道:“……他也摸了你们?”

    “对啊,也?还摸了您啊?”张道霆乐起来,“哈哈哈,说起来一开始我还误会了,不知道他摸我干什么,怕得要死。后来发现,嗨,谢总其实见人就摸,连侯虚中、刘伯合他们这样的大叔也摸……”

    施长悬:“???”

    过往种种浮现心头,最初的善意与注意,王羽集生前无徒,拜先生,邀请入观,祭祀……所有他忽视的、没有忽视的细节和着方才张道霆和小量的话全部涌入脑中。

    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的画面,挤得施长悬脑内纷纷扰扰,但也越来越清晰。

    仿佛所有的画面和语句,最后都渐渐消失、低落,最后只剩下张道霆的一句话格外清晰:

    “嗨,谢总其实见人就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