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41.跨年法会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此为防盗章, 可购买超过30%v章或等待24小时后观看  “你留这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谢灵涯把三宝剑从匣子里拿出来,提在手里就从后门往外走。

    即便不是抱阳观少人,他也不好带张道霆一起去,张道霆没学什么本事,太和观的人又不乐意宣扬这事。

    从那个商户过来已经过去一会儿了, 等谢灵涯赶到现场的时候, 救护车也来了。

    谢灵涯挤进去一看,医护人员正在把老道士抬上担架, 他腿都变形了,腰上还有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

    “道长, 你没事吧?”谢灵涯问那老道士。

    老道士还醒着,但是神智好像不怎么清醒了,满嘴胡话。

    旁边的围观群众都以为这是个疯老头,趁着工地停工跑进去, 然后失足掉了下来。

    这就是上次贺樽他们见鬼那个工地, 最近不知怎么的已经停工好几天。都这么一会儿了, 也没见太和观其他人来找老道士,看来里头确实出了点事。

    “这是太和观的道长, 你们待会儿打电话到太和观就行。”谢灵涯拉着一个医护人员说了一句,没等人家反应过来就溜了。

    ……

    天色已经渐渐暗淡, 太阳没入西方。

    谢灵涯提着剑三宝剑, 趁施工方还没反应过来这边出了事, 从工地一处空隙钻进去。这里是要建一个大型商场的,早就封了顶,现在没有一个工人。

    商场内部还没有开始装修,都是水泥地、水泥墙,因为没人动工,一丝灯光也无,往里走更是一片漆黑。

    里头很大,谢灵涯一时也听不到什么响动,灵机一动,把三宝剑一放,从口袋里拿了一小包朱砂出来,口中念咒。

    “……何劳妙手图吾像,但要君心合我心。我今祈请望来临,附体圆光通事意!”

    念罢手蘸朱砂在眉心画了一道曲线,形似阿拉伯数字的2,但弧线圆润,上钩也更弯,上圆钩中心画一圈如同眼珠。

    这是王灵官急祈请咒,可以在紧急情况下请王灵官附体,不过现在谢灵涯只要借祖师爷的神通而已,所以在眉心画“目”。王灵官神像就是额生三目,单借他老人家这道神通。

    一般请神上身也不是每个道士、每一次都能成功,不过谢灵涯的情况又有些不一样,他除了天资之外,现在还给王灵官修着神像……王灵官不应他说得过去吗?

    当谢灵涯把手从眼前挪开,便能看到一道道阴气,或浓或淡。这个工地所在位置,比别处阴气都多一些,对活人来说风水不太佳啊。

    他把电灯按亮了,在昏暗的灯光下环视一周,却是发现某个柱子处阴气格外浓,便大步冲了过去。

    谢灵涯一转到柱子后面,就看到一个短发男人,正垂头站在那儿。

    男人一抬脸,露出一张青白的面孔,七窍流着污血,眼睛毫无光彩地直视谢灵涯。

    谢灵涯吓得退了一步,“卧槽!”

    “啊——”与此同时,男鬼也一脸惊恐地张开嘴凄惨尖叫一声,瑟瑟发抖。

    谢灵涯:“…………”

    谢灵涯:“我靠你有什么好叫的啊!”

    男鬼猛摇头,不敢和谢灵涯眉心朱砂画就的第三只眼对视。王灵官司职雷火驱邪,至刚至勇,谢灵涯突然开始请王灵官神通时就给它这孤魂野鬼吓得躲起来了。

    谢灵涯还没有和鬼交流过呢,或者说他本来就没见过多少鬼,这时候把剑提起来,打算砍了这鬼。

    男鬼吓破胆,疯狂摆手,身体都控制不住地飘了起来。它就是个孤魂野鬼,变成鬼都没多久,所以最多叫几声,没法自己以魂体和谢灵涯用言语沟通。

    “嗯?等等……你是不是之前在这儿失足的那个啊。”谢灵涯看到男鬼点头,心想这鬼胆子和贺樽也就差不多大,还不如他叔叔家的宅鬼,搞得他都不好意思下手了,“你有没有看到几个道士?”

    男鬼指了指黑暗深处。

    一物降一物,这男鬼以前还吓过贺樽,但是遇上谢灵涯,就怂了。

    谢灵涯说道:“那好,你给我带路。”

    他虽然请了灵官神目,但是毕竟不如人家天天住在这里,对路况熟悉嘛。

    男鬼赶紧转身往里走,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谢灵涯的错觉,寂静的空间内飘过一声若有似无的哽咽。

    ……

    谢灵涯跟着那男鬼深入工地内部,爬楼梯上了第四层,才到楼梯口就看到了浓浓的阴气,给人一种湿哒哒、黏糊糊的感觉。

    同时,还有细碎的人声传来,谢灵涯分辨出是那几个太和观道士的,他精神一振,走到门边。

    这时那男鬼一脸惶恐地在谢灵涯面前飘了两圈,示意自己想走了。

    “去吧。”谢灵涯挥了挥手,握紧三宝剑走出去。

    只见空旷的四楼之内,情况十分复杂,月光从窗口照进来,情形若隐若现。角落里坐着一个老太婆,口中念念有词,旁边躺着一个老头,脑袋枕在她怀里,毫无生气,显然已经是个死人了。两人身周还放着七个罐子。

    不远处,施长悬手里拿着木剑与符纸,有五道鬼影正缠着他。

    和刚才那胆小的男鬼不同,这五道鬼影不是红色就是绿色,一般说红色的鬼魂凶,其实绿色也一样,愈鲜艳的颜色愈凶,而它们不但是非红即绿,且颜色浓极了。

    施长悬以法器和符箓,左右支绌。谢灵涯现在附了王灵官的神目,所以非但能看到鬼影阴气,还看到了施长悬符箓上的灵光。

    厉鬼在他的符箓下尖利地惨叫,可旁边三个道士,有两个都疯了一般拼命往他身上扑,脸色狰狞,剩下那一个拦了这个拦那个,也是焦头烂额,大家打成一团。

    “施道长!”谢灵涯喊了一嗓子,往前跑。

    施长悬抽空看了谢灵涯一眼,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澜,惊讶之色闪过。

    这时那老太婆也看到谢灵涯,嘴唇张合的速度加快了。

    ——瞬间,那原本围着施长悬的五只厉鬼一顿,全都调头往谢灵涯这里冲过来。

    谢灵涯:“…………”

    谢灵涯差点刹不住车,一个急停,迅速转身往后跑,破口大骂道:“我去你大爷啊!”

    虽然他是来帮忙的,但是也不用全都追着他跑吧?!

    谢灵涯回头看了一下,那五只厉鬼跟在他后面,阴风阵阵,离得近还能看到一个个面容惨不忍睹,而施长悬也没闲着,被鬼放过后,和那两个明显应该是被鬼上身的道士搏斗起来。

    这商场就算再大,也有个头,谢灵涯都怀疑之前那个老道士也是被追到跳楼的了。

    谢灵涯被追至尽头的窗口处,猛然一个回身,横剑于前,大喝一声:“普在万方,道无不应!”

    三宝剑剑气四溢!

    张牙舞爪的五鬼惨叫数声,飞出去一丈远。

    五鬼被剑气所伤,身上多了条条灼烧的痕迹,看上去倒是更凶残了。

    这便是三宝剑的第二剑,俭剑。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慈剑是单体攻击,威力大能波及到周围,比如谢灵涯一剑串死七客鬼。但俭剑才是真正的大范围攻击,像现在的情形厉鬼自各处袭来,更适合用俭剑。

    不过这第二剑谢灵涯也是第一次用,不太熟练,方才还酝酿了好一会儿。

    不过这五只厉鬼分明是被老太婆祭炼过的,也不知上哪找来的这么凶的阴魂,受了伤后又在催动下继续扑向谢灵涯。

    那一头,施长悬喊道:“过来!”

    谢灵涯一剑当前开路,往回跑,手也在兜里掏了起来。

    施长悬单手将其中一个被附身的道士按在地上,另外两个道士还在缠斗,他咬破指尖,在道士脸上画了一道符。

    被附身的道士惨叫一声,身上蹿出一只绿色的鬼影,躲进了老太婆身前的罐子里,然后他也头一歪晕过去了。

    施长悬起身在剑身上又画一道血符,一剑打在另一个发狂的道士背上,将他身上的厉鬼也拍了出来,那厉鬼还飘在空中冲着施长悬尖叫。

    老太婆笑了两声,用粗哑的声音道:“符用光了?你还有多少血可以用?”

    施长悬眉宇之间现出冷色,挽袖露出带着血迹的手。

    这时,已跑到不远处的谢灵涯终于从口袋里把东西掏了出来,差不多五六十张灵祖护身符被他一扬手撒了出来,雪花般飘落。

    老太婆:“…………”

    施长悬:“……”

    施长悬反应极快,一剑挑起一张,迅速辨认出这是什么符,念道:“众神稽首,邪魔归正!”

    符纸倏然飘向厉鬼,粘在它身上一般,厉鬼翻滚之中身形都化作了阴雾,痛楚的面孔不时浮现。

    后方,谢灵涯也现学现卖,剑挑符纸,飞贴在那些厉鬼身上。

    而且他比较大方,不像一般人用灵符时的谨慎,以批发商的豪气,一只贴个七张,不信它们还能动弹。

    唯一清醒的那个太和观道士和两个被附身的同道肉搏很久,眼看情形好转,这才松了口气,虚脱地坐下来,看谢灵涯的眼神充满感激。

    “小畜生!”老太婆咬牙切齿,极为痛恨,不知道谢灵涯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似是道家子弟,但她竟看不出来历。

    道家派别极多,从流派分就有全真、正一、茅山、崂山等等,还不算各自的分支,按供奉的祖师爷、创始人,又有正阳派、纯阳派、自然派等等。

    谢灵涯奉的是王灵官,属于少数中的少数,这老太婆一时当然认不出来。

    但是谢灵涯听老太婆骂人就挺不开心的了,“你怕是畜生都不如吧,老巫婆,人家死了已经够惨了,你还拘役起来。”

    他心里知道这人多半就是给钱上下恶咒,又和太和观观主陈三生斗法之人,但还要装作不知道,对施长悬还有太和观道士说道:“我听说这里有个道长跳楼,觉得不大对,就进来看看。”

    “多谢你了,谢先生。”太和观道士坐在地上,拱了拱手。

    “你们别高兴得太早。”老太婆目露恶毒之色,双手绞在一起结了个复杂的手印,又要念咒。

    谢灵涯眼疾手快,弯腰捡了块装修剩下的砖头砸过去。

    “砰!”一声闷响,老太婆猝不及防,虽然闪避了一下,但脸上还是蹭出了血。

    谢灵涯:“咦?身体还挺棒!”

    施长悬:“……”

    太和观道士:“……”

    谢灵涯莫名其妙:“看我干什么,我总不能等她读完条吧?”

    多少前辈的经验告诉大家,千万不能等敌人的技能读完条,不然你就歇菜了。可惜他没想到这老太婆年老力不衰,反应还挺快。这要是砸中了,他不就carry全场了?

    老太婆被砸了一下表情更加怨恨了,把脸上的血抹到了膝上那老头的尸体脸上,她自己却是肉眼可见地委顿下来。

    谢灵涯只见尸体身上的阴煞之气越来越浓,然后一下坐起来了,脸部好几处都迅速腐化,浑身散发恶臭。

    太和观道士脸色一变,骂道:“丧心病狂,竟然连自己丈夫的尸体也炼。”

    谢灵涯半懂不懂,但听道士的语气,尸体被炼化控制恐怕对阴魂也不是什么好事。

    老太婆靠在墙上,已经没什么力气说话了,刚才那一招把她的精力也耗光了。

    施长悬眉头一皱,也没想到她如此疯狂,低声对谢灵涯道:“你把这里封起来。”

    谢灵涯本来不懂该怎么做,见他目光看向地上那些符纸,立刻反映过来,点头俯身把符纸都收拢,往旁边跑。

    这里地处繁华的商业区,他把这些灵祖护身符贴在门窗、出口处,灵祖护身符用处颇多,驱邪镇鬼,护身保健,十分万能。

    也得亏他带了好些符,这地方太大了,本来可能要做超市,一层楼里头大半全是打通的,贴一张都不够。

    施长悬和太和观道士提剑和走尸肉搏,谢灵涯一处处贴符,最后还差了几张,他一急,索性掏出剩余的朱砂,并指蘸着朱砂往墙上写。

    这里装修没做完,好几处都没封窗,谢灵涯背身写符,只听那个太和观道士一声大喊“小心!”,身后阴气袭来,赶紧回身提剑格挡。

    一团绿影正正撞过来,结结实实压在谢灵涯的三宝剑上,伴随一声惨叫,身形都直接消失了。这正是之前唯一逃回养鬼罐里的厉鬼。

    谢灵涯感觉到一股冲击,身体往后一栽,半边身体都跌到窗外去了。他心想完了,待会儿去医院和那位道长一起作伴了。

    可就在此时,一道力量托在谢灵涯后背,将他顶了起来!

    谢灵涯愕然,回头一看,竟然是之前给他带路那跳楼鬼,这会儿正扒在窗台上,战战兢兢地看他。因为刚才施力,身形好像都暗淡了一些。

    “谢了!”谢灵涯赶紧把符书补完,此时再看,施长悬二人还和走尸僵持着。

    走尸力大无比,一手抓着太和观道士的胳膊,已经抓出几个血洞,另一手被施长悬扳着,桃木剑抵在他腰上,却前进不了分毫。

    谢灵涯冲过来,一手抱住走尸的脖子,把他往后一搂,三宝剑戳过去,分明是木剑却深深陷入他背心一寸。

    走尸吼叫一声,手放开了施长悬和太和观道士。

    施长悬抽手后立刻行云流水一般一剑横穿走尸腰部,剑尖从另一头顶出来!

    走尸口中逸散出大量阴煞之气,整个失去了原先的硬挺气力,往后一倒。

    三人喘着气,室内只剩下厉鬼们在符箓镇压下幽幽凄厉的哭泣声。

    ……

    太和观的增援终于到了,十来个道士进来,扶伤员的扶伤员,收拾尸体的收拾尸体,还有那被走尸抓了一下道士,手上几个血洞都乌黑了,正在拔毒。

    这个太和观道士叫毛正清,是太和观管理委员会的委员之一,可以用比较老的概念理解,相当于什么武林门派的长老。

    他一边用糯米拔毒,一边对施长悬和谢灵涯再三感谢,要不是谢灵涯来帮忙,施长悬以血画符,可能要元气大伤了,而施长悬从一开始就是在帮他们。

    毛正清以为谢灵涯不清楚内.幕,还对他道:“那对老夫妇是‘师娘’,你知道吧?”

    谢灵涯点头,师娘就是巫的别称,在民间不管男女一概称师娘,擅长请鬼念咒。但并不是每个师娘都像他们一样,下恶咒赚钱的,很多都是给民众治治病、问问先人。

    “上次那位贺先生捡到的钱上,就是他们下了咒。外省来的,在鹊山已经做了多起这样的事,为了赚钱,害了几条人命了。”毛正清解释道,“那道恶咒被施道长破了,老头遭受反噬,我们才察觉原来还有一人,于是找到这里来。”

    他省略去了陈观主破咒不成自己出事的事情,谢灵涯也没说破,感慨道:“原来是这样,看我那一砖头真没砸错。”

    毛正清:“……”

    说实话,这个年轻人用符的豪气,出手的粗暴,都给他留了深刻的印象。看样子都是擅长符箓,但是这位和施道长完全就是两种行事风格啊!

    虽然毛正清心里很有点想法,但是现在这焦头烂额的,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谢灵涯恍若未察,待毛正清走开后,他还悄悄问施长悬:“陈观主没事吧?”

    施长悬摇头,顿了片刻又道:“多谢。”

    谢灵涯摆手:“谢什么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说完发现施长悬盯着自己手里的剑看,又改口道:“拔剑相助,拔剑相助。”

    他的手指十分修长、白皙,握着剑柄时,与陈旧暗色的剑柄一处,更显得月光下的手指玉石般莹润,带着透明感。但是方才在楼上,剑指点符时又是另一番利落果断。仔细一看,指尖上残余着鲜红的朱砂,与眉心一般……

    施长悬低垂着凤目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来:“……还是谢了。”

    谢灵涯被看得莫名想把手缩回来了,干笑道:“呵呵呵,真的不客气。”

    虽说孙老太儿子还在这儿开店,她本人对小谢的印象也很好,但是不得不说,他请的这个年轻道士,卖那什么驱蚊符,一听就不靠谱!

    王老太很不服气,“那你说他们这里怎么没有蚊子?”

    “呃……”孙老太一时竟是语塞。

    ……

    王老太家是老居民楼了,在一楼,门窗封得又不是很死,蚊子是灭了一批又一批。

    她儿子买了电蚊拍,每天晚上王老太和丈夫没事就在家打蚊子,刺啦啦蚊子被电死的声音不绝于耳。饶是如此,晚上不小心还是容易被咬。
小说推荐